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殷勤过头
    罗大娘猪蹄店的卤猪蹄是店中一绝,但它还有其他多达数十种酒菜,光各种饮料就多达七八种之多。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真正让食客们喜欢的原因是罗大娘猪蹄店比较宽阔,除了一楼有两张桌子外,二楼也摆了五张桌子,瓦子里几乎都是一层楼的平房,只有少数二层楼的房子,大多是被客栈、赌馆、妓馆这类店铺占据,或者比较大的酒楼。

    罗大娘猪蹄店正好租到一家两层楼的店面,给了店铺发挥的余地,所以生意一直很不错。

    众人上了二楼,范宁见程圆圆的小丫鬟站在店门口不进来,便向她招招手,“这里不是家中,没有那么多讲究,上来一起吃饭!”

    小丫鬟怯生生地看了一眼程氏兄妹,毕竟他们才是自己的主人。

    程圆圆向兄长点点头,程泽便笑道:“既然范小官人已经说了,你就上来吧!以后都这样,在外面不用讲那么多虚礼。”

    小丫鬟这才跟他们上了楼,此时午饭时间还没有正式到来,店里的人不是很多,五人找到一个靠窗的大桌子坐下。

    程泽好奇地问道:“大寿怎么不来?”

    “他今天去报名,感觉到很大的压力,所以回来就要发愤读书,可以理解他的心情。”范宁稍微含糊地介绍道。

    “那就回头给他带点吃的回去!”

    苏亮摇摇头,“不用麻烦,他和一家食铺专门定了饭菜,每天会有人送去。”

    “这是怎么回事?吃饭大家不在一起吗?”程泽更加不解。

    旁边他妹妹程圆圆小声道:“大哥,别问了,人家肯定有原因的。”

    范宁笑了笑解释道:“倒不是有什么特殊原因,主要是大寿练习书法时停不下来,又不好意思总让我们等他,所以他自己在食铺订了饭菜,住的时间长,大家都会有自己的习惯,像我和小苏也不是每次都一次出来吃饭。”

    “这倒也是,我这人也有些坏毛病,希望大家多多包涵!”

    不多时,一名伙计给他们上了酒茶,今天是给他们兄妹接风,苏亮点了米酒,他很细心,又给程圆圆和小丫鬟杜鹃点了梨汁,主菜是上好的卤猪蹄,已经切成小块,还其他冷菜、热菜和时蔬,足足有十几样。

    苏亮正要招呼吃饭,范宁却轻轻踢了他一下,目视酒杯,苏亮顿时醒悟,连忙端起酒杯起身道:“今天是给程大哥和程姑娘洗尘接风,程大哥要专心备考,我就不多说了,我祝愿程姑娘在京城玩得开心,住得顺心,来!大家喝一杯。”

    众人举杯喝了酒,酒桌上变得随意起来,程泽坐在范宁身旁,他欠身对范宁笑道:“我的学业距离进士还相差甚远,这次来京城,也主要是来见识一下科举,重在参与,考上进士之类,我从不敢奢望。”

    范宁也笑道:“其实我们也是一样,第一次参加省试嘛!都是在参与,不敢指望能考上进士,而且我和小苏都是参加童子试,难度会更大一点。”

    “今年童子试的情况怎么样?”程泽又问道。

    “只录五十名,各州府的贡举士大概有三千人左右,差不多六十人录取一人。”

    “那也比正常科举要好一点,正常科举可是十万人参考,大概录取五百人左右,两百人中录取一人,我是望而生畏了。”

    “都不容易!”

    这时,坐在程泽另一边苏亮却在笑眯眯和程圆圆说话,“我是第三次来京城,前两次来年纪太小,什么风景点都没有去过,这次我也打算去看看汴梁八景,程姑娘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

    程圆圆抿嘴笑道:“我听说京城的水质不太好,而城南梅园的水质不错,我想过两天去看看。”

    “说得对,京城的水质是不太好,想点壶好茶,只能花钱去买城外的水,程姑娘也精通煎茶?”

    “谈不上精通,只是一点兴趣爱好而已,苏大哥喜欢煎茶吗?”

    “我当然喜欢,就是煎得不好,我正好可以向程姑娘请教了。”

    旁边,范宁的嘴快撇到天上去了,真被这个家伙打败了,他什么时候喜欢过煎茶?和他一个宿舍两年,就从未见他煎过茶。

    范宁实在忍不住,便笑道:“小苏,先招呼程姑娘吃饭吧!菜都快冷了。”

    “对!对!”

    苏亮这才醒悟,连忙笑道:“尝尝他们家的猪蹄,炖得又烂又香,肥而不腻,是他们家店的招牌菜。”

    程泽已经忍不住捡了块猪蹄放在嘴里大嚼,连声赞道:“不错!味道真的不错!我很喜欢。”

    ..........

    回到住处,李大寿已经把房间空出来,搬到了外面的房间,他住的两间屋倒是有门相通,正好给程圆圆和她的丫鬟居住,整个下午,大家都在忙碌着收拾房间。

    范宁则回到自己书房,给自己煎了一壶茶,他也不得不承认,汴梁的水质确实不太好,碱性太重,略略有一股淡淡的苦味,恐怕这也是京城嗜茶的原因之一,用茶味来掩盖水的苦味。

    所以汴梁街上送水、卖水的人很多,都是从城外取来山泉水,有的是送给各大茶楼,有的是卖给城中的大户人家。

    范宁给自己的汝瓷茶壶里灌满了茶水,又倒了一盏茶。

    这时,苏亮端着一盏茶走了进来,他眉头一皱,对范宁抱怨道:“我发现京城的水质真的不好。”

    范宁无语地看着他,半晌道:“来京城的第一天我就给说过这个问题,你说自己没那么娇气,现在怎么又抱怨了?”

    苏亮脸一红,他关上门小声道:“我今天是不是有点失态?”

    “你自己觉得呢?”范宁笑问道。

    苏亮小声嘟囔道:“我不知道,我就感觉自己好像献殷勤过头了。”

    “这个要从不同的人来看,在我看来,你或许是献殷勤过头,但在程氏兄妹的眼中,他们或许觉得你很正常。”

    苏亮挠挠头,一脸茫然问道:“这话什么意思?”

    范宁笑了笑,“我们举过简单的例子,就拿水来说,你今天非常赞同程姑娘提及的京城水质不好,说自己深有体会,早就对水不满,程姑娘觉得你说的是事实,没有什么异常,但我却知道你小子从不在意水质好不好,你今天一说,显然是讨好程姑娘。”

    苏亮的脸上滚烫,脸皮着实有点挂不住,他只得小声道:“这些话还是别说出去,给我留点面子。”

    “所以你就尽管去献殷勤,只要我不说,谁也不知道你的老底,当然,你需要贿赂我,想尽一切办法来讨好我,堵住我的嘴。”

    说到这,范宁想了想,笑眯眯道:“从明天开始,以后都由你买早饭,顺便也给程姑娘也买一份,我就给程姑娘说,你喜欢早起锻炼,顺便去买早饭。”

    “你这家伙,太过分了吧!”

    范宁手一摊,“那我就没办法了,说不定我会一时说漏嘴,告诉程姑娘,你在平江府有很多相亲,还什么来着,好像你从不喜欢煎茶。”

    “好了!好了!我给你买早饭就是了,算你狠!”

    范宁笑了起来,“就这对了嘛!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陪程姑娘去城外取水?”

    范宁一句话提醒了苏亮,让他想起找范宁的正事,他连忙道:“我打算后天陪她去看看梅园,但我一个人去不好意思,我想让你陪我一起去。”

    “让我陪你去?”

    范宁瞪大眼睛,一脸鄙视地望着苏亮道:“这种陪人泡妞的事情我从来不干,你和她卿卿我我,我在一旁算什么?帮你们掌灯吗?”

    “要不你把朱佩也带来,或者带欧阳倩也可以,反正这次你得帮帮我。”

    “这件事再说吧!”范宁也没有把话说死,留一点余地。

    不过他也发现,自己确实已经很久没见到欧阳倩和朱佩了。

    就在这时,大门外响起了摇铃声。

    ‘叮当!叮当!’这是急脚递送信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