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八章 水源游记(上)
    范宁连忙走到大门外,一名斜背着红色包袱,穿着褐色短衣,扎着绑腿,脚穿布靴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他手中拿着一个摇铃,这种装扮,一看就是急脚递的送信人。

    “我找一个姓范的官人,请问是住在这里吗?”

    “我姓范!”范宁连忙上前道。

    “请问小官人尊姓大名?”送信人极有礼貌地问道。

    这是行规,得说对收信人的名字才能收到信,范宁道:“我是范宁,可对?”

    “那就没错了!”

    送信人将手中的信交给范宁,并请范宁在留单上画了押,这才行一礼匆匆走了。

    范宁看了看手中信,居然是两封,而且看笔迹就知道,一封是欧阳倩写来的,另一封是朱佩写来的,这两个小娘子居然同时也自己写信。

    “范宁,没我的信吗?”苏亮探头问道。

    “没有,都是我的信。”

    “是谁写来的,欧阳倩?”苏亮涎脸上前问道。

    “一边去!”

    范宁推开他,又对他道:“还不快出去买点泉水,这种事情还要我提醒吗?”

    苏亮这才醒悟,连忙跑回屋拿着两只大水壶出门了。

    就在旧曹门瓦子门口便有一个卖水的流动小贩,每天赶着驴车从京城南面三十里外灌泉水进城来卖,虽然很辛苦,但收入还不错,每月能赚到四五贯钱。

    范宁拿着信回了房间,他先看了欧阳倩的信,居然是欧阳倩早上写的信。

    欧阳倩的信很短,是仓促写下的,信说她父亲已被初步定为主考官,父亲已经约束她,不再准她出门,也不准任何人来拜访,连信也不能写,防止被人非议,这种‘半软禁’状态要一直延续到科举结束,欧阳倩对之前和范宁约好去百岗观雪之事表示歉意。

    后面欧阳倩似乎还想写点什么,估计已经来不及,只得匆匆收笔,连祝他金榜高中的话也只写了一半。

    范宁将欧阳倩的信收好,随即又打开朱佩的信,朱佩的信更短,只有一句话,‘后天来访,十月初三。’

    范宁笑着摇摇头,朱佩几次前来找自己,自己都不在,这次她索性先预约了。

    这时,院子里传来程圆圆的说话声,范宁慢慢走到窗前,只见程圆圆在院中石桌上煎茶,苏亮坐在石凳上,托着腮望着程圆圆熟练的煎茶,两人不时低声说笑两句。

    范宁心中颇为感概,人和人之间还是真是有缘分,苏亮相亲了多少个小娘都看不上,就不知他怎么和程圆圆对上眼了。

    ........

    天刚亮,范宁便被一阵咚咚的锤门声惊醒,他昨晚看书有点晚,被窝里又那么温暖,困得他眼睛皮都睁不开,咚咚的敲门声令他恼火不已。

    “范宁,朱佩来了,你还不快起来!”

    听说朱佩来了,范宁这才强打精神起身,他打开窗,一股寒风扑面而来,冷得他一个激灵,连忙钻回被窝,可瞌睡已经没有了。

    “朱佩,你到我书房坐一会儿,我收拾一下!”范宁一边说,一边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院子里却没有朱佩的声音,范宁有点奇怪,连忙穿上软绒羊皮比甲,下身也穿两件厚实的紧身裤,这才套上士子服。

    他打开门,院子门没有朱佩的影子,这时,苏亮从他房中探头出来,指了指对面的程圆圆屋子。

    随即,朱佩的笑声从程圆圆房间里传来。

    范宁松了口气,这才端着铜盆去井边打水,忍着冰冷刺骨的井水,他草草洗了把脸,又用砂盐刷了牙。

    这时,穿着一件狐皮大衣的朱佩走了出来,见范宁手和脸都冻得通红,她想了想道:“范宁,你们还是请一个仆妇吧!至少帮你们烧点热水,做点杂事之类。”

    “我们也考虑过,就是住在一起不方便,想要热水我们就去买一点,旧曹门客栈内就卖热水,只是我们懒得跑,用冷水洗习惯了其实也无所谓。”

    “那晚上呢?用热水烫烫脚睡觉更舒服一点。”

    程圆圆笑着走出来,“以后让杜鹃负责烧水,这样大家都有热水用了,今天晚上就开始,回头我让兄长把炉子和大水壶买回来,再买些木材和石炭。”

    话音刚落,只见程泽端着几袋包子从外面跑了进来,“刚出笼的包子,还热着呢!大家快趁热吃。”

    他一抬头,正好看见朱佩,惊得他包子都差点扔掉,天下居然还有这么精致的小娘子?

    如果说欧阳倩的美是温婉俏丽,而朱佩的美就是精致大气,她是典型的江南大户人家女子,有一种水韵的灵气,肌肤晶莹雪白,红润的小嘴和高挺的鼻梁就像是在画中勾勒出来一样,一双秋水般灵动的双眸,闪烁着宝石般的光泽。

    程泽虽然是扬州大户子弟,也没有见过朱佩这样美的女子,一时间他竟看得呆住了。

    程圆圆见兄长丑态毕露,她有些恼火地瞪了兄长一眼,给他介绍道:“大哥,这是朱姑娘,是来找范宁的!”

    她特地把‘找范宁’三个字咬得重一点,暗示兄长不要有非分之念。

    程泽这才醒悟,连忙干笑一声,“大家先吃早饭,吃完早饭就出发。”

    他一转身,却差点撞上刚走进院子的剑梅子,他慢慢抬起头,不由倒吸一口冷气,这是谁啊!怎么高像母夜叉一样。

    剑梅子没有理睬他,直接站在朱佩身后,吓得程圆圆也脸色微变,她虽然猜到这个女子是朱佩的护卫,但也长得太高了一点吧!

    象身材瘦小的丫鬟杜鹃,个头更是只齐剑梅子腰部,她吓得躲在屋里不敢出来。

    既然程泽要跟着妹妹一起去探水源,范宁便不想去了,今天正好有万姓交易,他正好想去逛逛。

    范宁正在床前叠被子,这时,朱佩走到门口小声道:“阿呆,我也想去探探水源,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你叫我什么?”范宁蓦地回头。

    “叫你阿呆呀!我以前不是一直叫你阿呆吗?”朱佩笑嘻嘻道。

    范宁连忙拱拱手,“小姑奶奶,这次我是真诚地拜托您,这个称呼您老人家还是忘了吧!这个称呼已经没有人叫我了,连苏亮都不知度,还是给我留点面子,传出去,要被天下举人笑话的。”

    朱佩想了想道:“那你答应陪我去看水源,我就保证不在他们面前叫你阿呆。”

    “你还是叫我阿宁吧!家里人都叫我阿宁呢。”

    朱佩撇了撇嘴,她本来想说,欧阳倩也叫你阿宁,但想到范宁父母也叫他阿宁,她决定这个阿宁不能让欧阳倩专用。

    “好吧!叫你阿宁也行,那你必须答应陪我去探水源。”

    范宁见她兴致不错,便点头答应了。

    “既然你想去,我就陪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