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九章 水源游记(下)
    京城的水质不好,一直是权贵士族的心病,就算皇帝也不可能让人天天背着水从水质甘甜清冽的江南跑来。

    为了获得优质水源,京城的权贵们也绞尽脑汁,有的人家就想办法过滤井水,有的人家则将冬天的雪扫在瓮里储存起来,等夏天再拿出来享用。

    但真正解决问题的,还是靠山泉水,在汴梁以南有一片低缓的丘陵,叫做栖凤岗,山岗长约五十余里,宽约数里,山岗上有大大小小数百座小山头。

    从后周时代起,朝廷便严禁百姓在栖凤岗以及周围数十里伐木狩猎,连打柴也不允许。

    经过上百年的封山育林,整个山岗变得郁郁葱葱,山谷幽深。

    到了冬天,这里便成为汴梁著名的景色之一,百岗冬雪,京城百姓会携家带口地出来赏雪。

    对山岗的严格保护迎来了收获,甘甜的山泉水终于出现了,这简直让皇族权贵和高官士子们欣喜若狂。

    目前栖凤岗一共有五条山泉,每条山泉的落地水潭中都修建了一座园林,其中最有名的是梅园和梁园。

    梅园是皇家园林,这里面的山泉水水质最好,一般是专供皇宫以及皇族权贵。

    每天清晨都会有专人赶着牛车、驴车来梅园取水,这里被士兵把守,普通人不得入内。

    其次便是梁园,梁园内的泉水水质略逊梅园一筹,但水量却比梅园大不少,朝廷官员可以免费享用,同时也向京城各大茶楼出售,当然,矾楼例外,矾楼被特批在梅园取水。

    再向南还有陈园和柴园,另外还有寄春园,这三座园林属于官府所有,里面的潭水水质要更差一点,当然,比起京城内的井水还是好得多。

    平民百姓可以来这里免费取水,不过有专人看守,不能破坏水质,也不准多取,每人只准取水一壶。

    而街上卖的水主要来自寄春园的山泉水,它从园林中流出,汇成一条小溪流入汴水,卖水人每天凌晨就从小溪中取水到京城售卖。

    一个多时辰后,一辆牛车在梁园门口缓缓停下,在梁园门口,早已停了一辆宽大马车。

    朱佩的马车速度较快,已经先到一步,她的马车坐不下这么多人,只有程圆圆和小丫鬟跟着她同来。

    而范宁和苏亮以及程泽则坐牛车前往。

    “这里就是梁园?”

    程泽跳下牛车,打量着眼前的园林,这是一座占地上百亩的园林,沿着山势而上,四周是高墙,高墙内分布着上百座精致的亭台楼阁。

    一条山溪水正沿着一片石崖流下,在园林外便隐隐可以听见哗哗的流水声。

    范宁也下了牛车,见大门敞开着,十几名工人正在修缮有些破旧的门柱。

    他又看了看远处的马车,便对三人道:“他们应该已经进去了!”

    这时,小丫鬟杜鹃跑了出来,行一礼道:“两位姑娘在里面的茶馆内休息,请你们进去!”

    “这里面还有茶馆?”

    程泽瞪大了眼睛,惊讶地道:“是不是谁都可以进去?”

    旁边苏亮笑道:“听说取水的地方还有一道门,估计那边管得严。”

    三人走进了园林大门,一眼便看见一座两层楼的店铺,店铺上方挑着一面黄底黑边的旗幡,旗幡上写着‘梁园茶楼’四个大字。

    二楼靠窗处,范宁隐隐看见了朱佩的身影,三人快步走进了茶楼。

    茶楼弥漫着一种淡淡茶香,布置得很精雅,四人围坐的小桌,做工精湛的桌椅,大堂里很安静,只有靠角落有两个老者在对坐饮茶。

    一名伙计迎上来笑道:“三位官人请跟我来!”

    三人跟随伙计上了二楼,二楼和一楼的布置差不多,但多了不少屏风,一架架精美的屏风将茶座隔成了独立的空间。

    “你们怎么才来,我们都等了半天了!”朱佩迎上前有些埋怨道。

    范宁手一摊,“牛腿跑不过马腿,我们也没办法!”

    “那你就不能自己跑过来?”

    朱佩白了他一眼,又笑着招呼苏亮和程泽,“快来坐下休息,这里的茶不错!”

    程泽低声问苏亮,“我发现这个朱姑娘好像对范宁一直没有好语气过?对我们的态度却很好。”

    连苏亮也发现这个程泽对朱佩的兴趣太大,他没好气道:“那说明人家关系亲密,对你越客气,那就越生疏,这个都不懂?”

    程泽想想也对,只得悻悻地摸了摸鼻子,走到桌前坐下。

    “阿宁,你坐这里!”

    朱佩很自然地指指自己身边,范宁的脸有点红,在苏亮偷偷调笑的目光中坐了下来。

    朱佩见范宁给了自己面子,心中高兴,又端起茶壶斟满一杯茶,把茶盏递给范宁,对他笑道:“我也煎了壶茶,你尝尝怎么样?”

    这家茶馆最大的特点,只提供水和茶具,煎茶则由客人自主动手。

    “你什么时候学会煎茶的?”范宁好奇地问道。

    朱佩撇了撇嘴,“我从小就会好不好,只是兴致好时,煎给自己喝喝!”

    “那我今天还很荣幸啊!”

    “要喝就喝,哪有那么多废话?”

    范宁端起茶碗嗅了嗅,一股芬芳的茶香扑鼻而来,他一饮而尽,脱口赞道:“好茶!”

    朱佩顿时笑逐颜开,又给范宁的茶盏再斟满。

    坐在对面的程泽看着心痒,也想讨一杯朱佩煎得茶喝喝,不等他开口,程圆圆已经抢先给他茶盏倒满了。

    “大哥,试一试我煎的茶,这里的水还可以。”

    程泽眼馋地看了看朱佩面前的茶壶,程圆圆却在桌下踢了他一脚。

    程泽只得无奈地端起茶,细细喝了一口,点点头道:“虽然不能和扬州蜀岗的明月泉相比,但比城里的水强多了。”

    程圆圆又给苏亮斟满一盏茶,笑吟吟道:“苏大哥也尝一尝!”

    一声娇滴滴的‘苏大哥’,让苏亮心都要化了。

    他受宠若惊地端起茶盏,闻了闻,夸张地赞美道:“好茶,此茶只有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尝?”

    众人一起大笑,程圆圆顿时满脸娇羞,轻轻白了苏亮一眼,心中却充满了甜蜜。

    苏亮得意洋洋,装作没看见范宁做出的呕吐的样子。

    范宁实在受不了这家伙的肉麻,只得起身走到窗前。

    从窗户可以清晰地看见百步外的水潭,水潭呈青碧色,白花花的水瀑从空中悬崖坠下,使周围水雾弥漫。

    朱佩走到他身边笑道:“这边水还不错,听说陈园和柴园的水质要差很多,我们都不想再去看了。”

    “听说这里的水好象不对外出售!”

    朱佩微微笑道:“这里的水只供应朝廷百官和京城十大茶楼,如果你们喜欢这里的水,我可以用我爹爹的名义来取,分文不用花。”

    范宁不太想用朱佩父亲的名义,他笑问道:“那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那就要花钱买了,刚才茶馆掌柜说,他每天都要给城中的茶馆送水,可以每天顺便给你们送五壶水,直接送到你们住处,但每壶要二十文钱,这个价格你能接受吗?”

    范宁笑道:“事实上我们是五个人,大家分摊一下,每天每人二十文钱,我觉得还能接受!”

    这时,苏亮三人下了茶楼,向水潭奔去,苏亮回头向范宁挥手喊道:“范宁,一起去吧!”

    范宁笑道:“你们先去,我等会儿过来!”

    范宁又对朱佩道:“你知道这个程泽为什么把妹妹带到京城来?”

    “我看出来了!”

    朱佩又笑着问范宁道:“听程圆圆说,你们半路去了扬州?”

    范宁便将镇江发生之事简单说了一遍,最后叹息道:“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劝苏亮,看样子他完全陷进去了,但愿这件事能够有一个圆满的结果,苏亮父母能接受程圆圆,如果最后的结果是棒打鸳鸯,我就对不起朋友了。”

    朱佩冷静地听完范宁的叙述,她一针见血道:“关键是苏亮能否考上童子科,考上了,什么话都好说,考不上,苏亮父母一定会认为是程圆圆耽误了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