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二章 紧急救人
    只片刻,也换了一身小厮服徐绩匆匆走出,手中也拎着个食笼。wwΔw.『ksnhu『.la

    范宁看得清楚,他心中暗骂一句,‘毫无创意,拾人牙慧!’

    隔得比较远,范宁听不清徐绩在说什么理由,只见他指指食笼,又指指外面。

    一名士兵忽然指着他怒喝一声,一把将他的帽子打掉,又从他手中食笼中抓出了一件士子服。

    徐绩被当场揭穿,他不顾一切地向外奔逃,却士兵拦腰抱住,摁倒在地上,隐隐听他愤怒得大喊大叫。

    “刚才有人也这样出去,你们不抓,白白让他走了,现在却要抓我,你们简直是混蛋!王八蛋!”

    一名士兵被骂得恼羞成怒,狠狠一拳向他脸上打去,徐绩顿时哑火了。

    .......

    不多时,数十名被抓获的士子垂头丧气走出来,被带去开封府衙登记处置,范宁终于看到了苏亮,他满头满身尘土,像是钻到什么洞里,他身后是程泽,低着头一言不发。

    苏亮沮丧得快要哭出来,走出门便四处张望,范宁知道他在找自己,这时,范宁又看到了徐绩,他是最后一个走出来,也在东张西望,寻找着什么?

    这个时候范宁不好露面了,他很了解徐绩这个人,他若看见自己,一定会把自己拖下水。

    范宁转身便向巷子深处奔去。

    .......

    中午不到,一辆牛车抵达了朱佩家门口,范宁跳下牛车,便向朱家大门奔去。

    愿意帮助他的欧阳修成了主考官,已经被隔离了,其实就算不被隔离,范宁也不好意思用这种事情麻烦欧阳修。

    另外还有包拯可以帮忙,但范宁只知道包拯六月份时被调回京城,具体在朝廷哪个部门他不知道,家在哪里他也不得而知。

    此时救兵如救火,他现在能找的就只有朱佩。

    范宁奔上台阶,向门房抱拳道:“请替我禀报贵府小主人朱佩,就有范宁有急事找她!”

    门房笑道:“我认识范小官人,但很抱歉,我家小主人一早出去了。”

    范宁一怔,连忙急声问道:“她去哪里了?”

    门房摇摇头,“小主人的去向不是我该知道的事情,但她是和父母一起出去的,小官人改天再来吧!”

    范宁心中一阵失望,只得退下台阶,朱佩居然不在家,这可怎么办?

    程泽的死活他不关心,他只关心苏亮,万一苏亮因此事被取消科举资格,自己真没法向苏亮父母交代了?

    可想来想去,他又无计可施,一时间,范宁心中焦虑万分。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洪亮的声音,“是范少郎吗?”

    范宁一回头,只见朱元丰从府中走出来。

    范宁内心简直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激动。

    他连忙上前行礼,“老爷子,我来求你帮忙!”

    朱元丰微微笑道:“我们一两年没见,好容易才见一次,你就抓我壮丁?”

    范宁拱手道:“我现在急得焦头烂额,无论如何请老爷子先帮我这一次,回头我再陪老爷子喝酒。

    朱元丰见范宁急得满头大汗,看来他真是有什么急事,朱元丰便笑道:“你说吧!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

    “是这样,今天一早,我和一个朋友去妓馆赎人......”

    范宁便将他和苏亮去妓馆赎程泽的经过,详细给朱元丰说了一遍。

    朱元丰听得有趣,最后忍不住笑了起来,“你们心肠很好,可惜运气太背了,正好碰见礼部清理妓馆,你是侥幸逃脱,你那个朋友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运气。”

    “问题是他才十二岁,过了年才十三岁,他会上妓馆找女人?”范宁抑制不住心中的愤怒道。

    朱元丰摇了摇头,“礼部的官僚们从来不会管你有多少岁,只要在妓馆抓住,一律视同嫖娼,取消科举资格,这是他们一贯处理方式,简单粗暴。”

    范宁忍住气道:“现在不管那么多,我要把朋友救出来,恳请老爷子帮帮忙。”

    朱元丰看了看天色,现在正好是中午,便点点头道:“现在正好是中午吃饭之时,或许你真有这个运气。”

    .......

    苏亮被带回开封府衙,和其他一百多士子一样,众人都蹲在府衙内的大院内,等待处置。

    处置主要是一一辨别身份,登记造册,然后大家就可以回去了,等待礼部最后通知。

    不过现在是午饭时间,官员们都去吃午饭休息,先让这些士子们悔过一阵子,下午才开始登记造册。

    当然,根据前几届的处置违规考生的记录来看,他们这批人恐怕凶多吉少。

    大多数士子也心里明白,有的士子蹲在地上嚎啕痛哭,有人站在墙边悔恨万分,用头撞墙。

    也有部分士子本身胸无大志,朝廷处罚只是停止省试资格,并非剥夺他们举人称号,反正也考不上进士,有个举人称号就心满意足了。

    比如程泽就是这类人的典型代表,他就是来京城玩的,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还能考上进士。

    不过程泽还是有点愧对苏亮,苏亮是来赎他,最后却把苏亮连累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这个未来的妹夫。

    苏亮蹲在墙角无声地哽咽着,他早已泪流满面,一想到自己的前途就这样毁了,他就忍不住悲从中来,再一次潸然泪下。

    这时,一名衙役快步走到苏亮身后,拍了拍他肩头。

    苏亮慢慢回头,见身后是名衙役,他愣了一下。

    “你是报考童子科的苏亮吗?”

    “正是!”

    衙役向他一招手,“你跟我来!”

    苏亮一脸糊涂,茫然地站起身,跟随着衙役向一座小门走去。

    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到这一幕,程泽却愣住了,眼巴巴看着苏亮跟随衙役进了房间。

    苏亮走进小门,这是一间衙役房,还有一扇门直通府衙外面,衙役打开门,对苏亮道:“你快走吧!”

    苏亮愣住了,半晌结结巴巴道:“我可以…..走吗?”

    “废话,有人保你,赶紧走,等那些官员回来,你就走不了。”

    苏亮心中顿时激动万分,他连忙向衙役行一礼,慌慌张张出门去了。

    走出开封府衙,苏亮感觉自己就像做梦一样,他捂住脸喜极而泣。

    这时,不远处传来范宁的调笑声,“在里面有没有挨鞭子?”

    苏亮看见了范宁,他鼻子一酸,上前紧紧拥抱住范宁,哽咽着哭出声来。

    “真受不了!”

    范宁一脸恶心饿推开他,“快别这样,我不喜欢被男的拥抱,走吧!我们去喝酒压惊。”

    “范宁,我真没事了?”苏亮抹去眼泪问道。

    “你在里面登记了吗?官员知道你叫苏亮?”范宁笑问道。

    苏亮摇摇头,“还没有来得及登记。”

    “那不就得了。”

    范宁拍拍他肩膀笑道:“走吧!朱老爷子花了大钱才把你赎出来,呆会儿你要好好敬老爷子一杯酒。”

    “哪个朱老爷子?”

    “朱佩的三祖父,以前和我做酒那位。”

    “我知道了,他人在哪里?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

    范宁带着苏亮上了一辆马车,苏亮看见车里坐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他倒头便拜,“晚辈感谢前辈救我出来!”

    朱元丰呵呵一笑,“这个人情是范宁欠我的,你不用太感谢我!”

    范宁挠挠头,“老爷子,你什么意思?我欠了你一个大人情?”

    “难道不是吗?”

    朱元丰笑眯眯望着范宁,“你小子想过河拆桥?”

    范宁无奈道:“晚辈不敢,咱们先去吃午饭,晚辈好好敬老爷子几杯!”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宋超级学霸》,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