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不欢而散
    朱佩上了马车,吩咐车夫道:“回府!”

    马车刚走了几步,朱元骏快步走出来,高声喊道:“等一等!”

    车夫连忙拉住了马匹,朱元骏走上前不满道:“佩儿,你怎么说走就走了?”

    朱佩拉开车帘道:“回禀二祖父,我身体不太舒服,想回家休息!”

    “在这里一样可以休息,为什么一定要回去休息?”

    朱佩摇摇头,“我怎么能躺在别人床上休息?”

    “你这孩子!”

    朱元骏恼火起来,“你是怎么说话的?什么叫躺在别人床上休息,柳家有客房,你在客房里休息,不是一回事吗?”

    “二祖父为什么一定要我在柳家休息,我回家不行吗?”朱佩言语也变得锋利起来。

    “这对人家不礼貌,你明白吗?”

    “堂堂的柳家会和一个小孩子计较?如果我走了,朱家就会得罪柳家,那柳家也未免太不把我父母放在眼里吧!”

    朱元骏被朱佩的伶牙俐齿驳得哑口无言,他只得忍住气低声道:“今天是你来相亲,你才是重要人物,晚饭时,你还要给柳家长辈敬酒,所以你不能走!”

    “什么?”

    朱佩顿时勃然大怒,“要我来相亲,这么重要的事情居然不告诉我,把我骗过来,你们有没有问过我,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佩儿,这种事情父母做主就行了,你只管听父母安排,别的事情你不用知道?”

    朱佩眼睛顿时红了,“既然如此,你们做主就行了,让我来干什么?我有什么必要来?”

    她随即吩咐道:“启动,回府!”

    马车夫却不敢启动,朱佩气急,从另一边推开车门,跳下马车道:“剑姐,我们走!”

    “你给站住!”朱元骏怒吼一声。

    朱佩不理睬他,大步向前走去,朱元骏大怒,冲上前伸手便要抓朱佩,剑梅子却一把将他推开。

    “你!你竟敢推我?你好大的胆子!”

    朱元骏气得暴跳如雷,一肚子火撒向剑梅子。

    剑梅子冷冷道:“大老爷给我说过,包括他在内,任何不得强迫小娘子,这是我的职责。”

    “我是他祖父!”

    “大老爷的命令中没有例外,你想要有特权,去给大老爷说。”

    说完他转身跟随朱佩快步离去了。

    剑梅子一推之力,朱元骏只觉膀子隐隐作疼,他心中怒火万丈,却不敢真的追上去,只得眼睁睁看着朱佩走远了。

    这时,朱孝云和王氏闻讯赶出来,朱孝云上前问道:“二叔,发生什么事了?”

    朱元骏满腔怒火,回头对侄儿一阵怒骂:“看你生的好女儿,根本就不把长辈放在眼里!”

    .........

    朱佩走了,朱孝云也没有留下吃晚饭,不久便告辞而去。

    朱元骏气得脸色铁青,又无可奈何,只得安慰柳云,“小孩子有点情绪很正常,好在婚事都是由父母和长辈做主,两个孩子的婚事我已经答应了,我会慢慢劝说大哥,这件事不急,反正他们年纪还小,过几年再谈也来得及。”

    柳云连忙笑道:“既然有世叔做主,我们就放心了,以后有机会让孩子们多联系,培养感情,过几年就水到渠成了。”

    “是要多联系,今天只是刚开始,以后来日方长。”

    朱元骏心中舒服一点,又对站在一旁的柳然笑道:“你是堂堂男儿,心胸要放宽一点,要主动一点,脸皮厚一点,记住我的话,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你持之以恒,她一定会被你的诚意感动的。”

    “可是她今天.......”柳然一脸沮丧道。

    “今天应该和你没有关系,她也没和你翻脸吧?”

    柳然连忙摇头,“没有,朱姑娘对我很客气。”

    “那就对了,她今天不高兴,只是因为她父亲事先没告诉她,有点伤了她的自尊,她是在生父亲的气,和柳家没有关系。”

    这样解释,柳家父子心中都舒服了很多,柳云笑道:“想不到朱佩性子很烈啊!”

    “她是被我大哥宠坏了,随心所欲习惯了,在别人家做客也是想走就走,哎!阿然,以后你要多多包容她。”

    柳然连忙表态,“世叔祖放心,我一定会百折不挠,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朱元骏赞许地点点头,“这样就对了,接下来你全心备考,争取考上科举,让她对你刮目相看。”

    柳然默默点头,他想起了在吴江时,朱安对自己说的话,考上科举才有希望,考不上科举,一切都是枉然。

    .........

    朱孝云今天的心情也很糟糕,女儿固然有点不懂事,但二叔也未免太强势,和一个十岁的小娘子较真,有这个必要吗?

    马车内,王氏在一旁颇有微词,“你好歹也是朝廷命官,二叔却一点面子不给留,在大街上怒斥你,这未免有点过份了。”

    朱孝云哼了一声,却破天荒地没有反驳妻子,显示他内心同样不满。

    王氏看了丈夫一眼,又道:“我不觉得柳然有什么绝顶天资,若论才学,他也只是童子试第二名,只不过他是柳家的子弟罢了,二叔一心想让佩儿嫁给他,他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感受?”

    朱孝云叹了口气,“朱柳两家世代联姻,柳然本身也不错,是个很优秀的少年,他又喜欢佩儿,一心想娶她,就算佩儿嫁给他也无可厚非,这些我都能接受,关键是老爷子不同意把佩儿嫁给柳家,二叔应该去劝老爷子,不能总敲打我,逼我和老爷子翻脸,这让我真的很为难。”

    “那官人是怎么回答二叔的?”王氏又问道。

    朱孝云闷闷不乐道:“我能怎么回答?我只能说佩儿年纪还小,现在考虑婚事太早,等过几年再说,可以让他们多接触,多交往,增加彼此的感情,说不定以后根本就不需要大人的操心。”

    “我看够呛!”

    王氏摇摇头,“今天我特地给他们创造机会交流感情,但不知怎么搞的,柳然就把佩儿惹恼了,后来我特地问了一下在场的使女,好像是柳然想送佩儿一方砚台,但又怕佩儿把砚台送给别人,为这件事两人争执起来。

    我就说这个柳然不够大气,你要送女孩儿东西,又要限制别人使用,这种心态佩儿可不喜欢。”

    “这些都是次要的,关键是柳然自己要争气,考上进士,有出息了,老爷子未必不会答应,自己没出息,恐怕柳家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这时,马车在府门前缓缓停下,朱孝云夫妇刚下车,刘管家便奔了出来,躬身道:“启禀官人,小娘子收拾东西走了!”

    王氏一愣,连忙问道:“她去哪里了?”

    “她好像是去三老爷那边了。”

    王氏顿时急了,连忙问丈夫,“佩儿走了,这可怎么办?”

    “她是去三祖父那边了,就让她去吧!等她消消气,过几天再劝她回来。”

    王氏心中对朱元骏的不满终于爆发了,她恨恨道:“他怎么不嫁自己的孙女,把我女儿逼走了,他要不要给我们什么说法?”

    朱孝云阴沉着脸,他见刘管家脸有点肿胀,便问道:“你脸怎么回事?”

    刘管家捂住脸低下头道:“我本想拦住小娘子,但被她......被她抽了一记耳光。”

    朱孝云一时不知怎么说才好,半晌道:“以后你不要管她的事情了,今天她和二老爷大吵一场,连二老爷都不敢管她,更不用说你。”

    刘管家还指望主人替自己做主,现在看来,连主人夫妇拿小主人都没有办法,自己这一耳光算是白挨了。

    刘管家心中郁闷之极,别人家的小娘子都怕父亲,怎么自己府上这位小主人就这么厉害,连祖父都敢吵架,以后自己还真不能惹她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