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八十六章 风雨袭来
    朱元丰的宅子位于潘楼街附近,是一座占地十几亩的大宅,府内仆从众多,各种设施用度都极其奢华。

    朱元丰虽然是朱氏三兄弟中的老三,但他实际上是庶出,他生母是妾,去世得早,当时朱元丰只有七八岁,被正房夫人养大,视为己出。

    正因为他是庶出,他在朱家的地位并不高。

    论爵位,他只是伯爵,远远比不上大哥的吴江县公。

    论官职,他只得一个团练使的从五品虚职,挂一个名,每月区区二十两银子的俸禄,其他都没有了,远不能和二哥的枢密院副使相比。

    不过朱元丰继承了朱家的商业,在他几十年悉心打理下,朱元丰挣得财富越来越大,堪称富可敌国。

    朱元丰的酒已经醒了,他正在书房里试验蒸馏香水,他试验了十几次都失败了,但他还是找到了一点窍门,关键是密封好,不能让香气从缝隙中跑出来。

    这时,有管家来报,“老爷,佩姑娘来了!”

    “朱佩来了!”

    朱元丰自言自语笑道:“她莫非是相亲失败,跑来找三祖父安慰了?”

    管家又小心翼翼道:“老爷,她好像是搬过来了,带了好多行李。”

    这时,外面传来脚步声,只听朱佩气呼呼道:“三阿公,你如果也欺负我,我就回吴江了!”

    “小姑奶奶,谁敢欺负你啊!”

    朱元丰走出来笑道:“是不是对柳家小官人不满意?”

    “别提了!”

    朱佩一肚子火道:“母亲昨晚对我说,一早带我去给前辈拜年,好!我就跟他们去了,最后我才知道,原来是带我去相亲,为什么要隐瞒我?

    我一怒提前离去,二祖父还怒气冲冲斥责我得罪柳家,在他眼中,恐怕我就是用来和亲的工具,我的尊严,我的意志统统不重要,只要我把柳家讨好就行了。”

    “你这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估计你二祖父今天要被你气死!”

    “那是他自己找的,我可没有骂他,我就据理力争,他争不过我,我就走了。”

    和三祖父说了一通话,朱佩觉得心里好受了很多。

    这时,她鼻子闻了闻,奇怪地问道:“三阿公,院子里怎么很香啊?”

    “范宁今天中午教我提炼香水,我一直在做试验呢?”

    “三阿公和范宁在一起?”

    “这小子出了点事情,我去帮他解决,他本来找你帮忙,但你不在,正好遇到我。”

    朱佩有点急了,“三阿公快告诉我,他出什么事了?”

    “其实不是他出事,是苏小哥出事了。”

    朱元丰便将范宁和苏亮去妓馆赎程泽,不料正好遇到礼部清查,苏亮被礼部官员一起带走,范宁跑来求助之事说了一遍。

    朱佩听说不是范宁出事,稍微松了口气,她皱眉问道:“三阿公和开封府有交情吗?”

    “这种事情找他们下面人就行了,给几十两银子的好处,他们偷偷放走一人,上面根本就不知道。”

    “然后呢?”朱佩又问道。

    朱元丰笑眯眯道:“然后我们中午喝了酒,我告诉范宁,你相亲去了,范宁那个脸色难看啊!哈哈!真的很有趣。”

    “你——”

    朱佩急得一跺脚,“三阿公别乱说,我哪里是去相亲?”

    “我已经说了,下次再给他解释吧!”

    朱元丰挥挥手,“你自己找地方住,我还要做试验,就不管你了。”

    说完,朱元丰又返回书房。

    朱佩看了看天色,还是下午时分,她便对剑梅子道:“剑姐,我们出去一趟。”

    她带着剑梅子匆匆走了,朱元丰探头出来,嘿嘿笑道:“小丫头,这下露陷了吧!”

    ........

    范宁一觉睡醒,天色已快到黄昏时分,他来到井边洗了把脸,混沌的头脑顿时清醒了很多,范宁这才发现,靠井边的墙根底下放着五六袋木炭。

    范宁一怔,连忙喊道:“大寿!”

    片刻,李大寿跑了过来,“师兄醒来了?”

    范宁指指墙角的木炭,“这是怎么回事?”

    “早上那个老者送来的,师兄还在睡觉,我不要,他非要留下来。”

    李大寿从怀里取出一张纸条,“这是他留的地址,邀请师兄过年的时候去他家里坐坐。”

    范宁接过纸条看了看,就在西城外不远的柳家村。

    “这么多木炭至少值两贯钱,咱们得把钱还给他。”

    “我赞成!”李大寿举手笑道。

    范宁见他精神不错,便笑道:“那你把木炭分一分,让大家敞开用,夜里睡觉时可不能用。”

    “师兄放心吧!”

    这时,苏亮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范宁,我找你说件事!”

    “你说,什么事情?”

    苏亮把范宁拉到一边,低声道:“程泽对我说,他很对不起你,他想搬出去住。”

    范宁心中冷笑一声,这个程泽很有‘诚意’嘛!想搬出去住,不给自己说,却给苏亮说,他明明知道苏亮不会放他走。

    “那你怎么说?”

    “我给他说,你并没有生他的气,让他不要多心,安心住下去,而且现在外面客栈非常难找,据我所知,城内客栈都爆满了,两三个人挤一间屋,他又带着妹妹,住到哪里去?”

    苏亮见范宁没有吭声,又道:“这件事和圆圆无关,我不想她受到牵连!”

    范宁点点头,“你要留他,我也不反对,但我要告诉你,他其实已经被省试除名了,说得难听一点,他现在就可以回家了,他之所以不肯返乡。恐怕还是和你有关系。”

    苏亮沉默片刻,低声道:“我明白!”

    范宁拍拍他肩膀,“这件事我就不过问了,由你来做决定,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要全力以赴准备科举。”

    范宁转身要走,外面传来李大寿的声音,“师兄,朱佩来了!”

    这句话顿时让范宁心中一块沉甸甸的大石顿时被搬开了,他心中瞬间变得舒畅无比,连忙迎了上去。

    只见朱佩站在门口笑道:“我来给你说一声,我搬家了,搬到三祖父那边,你有什么事,可以去那边找我。”

    范宁笑道:“正好肚子也饿了,走!我请你吃饭去。”

    ...........

    黄昏时分,一名官员骑马张尧佐府门前,官员翻身下马,上前对门房道:“请速禀报国丈,就说开封府少尹刘晋有急事求见!”

    门房迅速飞奔而去,不多时,张尧佐的侄子张群出门道:“我叔父请刘少尹到书房一叙!”

    刘晋跟随着张群向府内走去,很快便来到张尧佐的外书房。

    刘晋是张尧佐推荐上位,是张尧佐的心腹,他有资格进张尧佐的外书房。

    来到外书房门口,张群躬身道:“二叔,刘少尹来了!”

    “请进!”

    张群回头笑道:“刘少尹请吧!”

    刘晋整理一下衣帽,这才提着襕衫快步走进书房,张尧佐正站着窗前喝茶赏雪,刘晋连忙上前躬身道:“卑下参见国丈!”

    “刘少尹,有什么急事找我?”

    “回禀国丈,就是国丈要卑下寻找范宁一事,卑下有他的消息了。”

    “找到他的住址了?”

    “不仅找到住址那么简单?他犯事了。”

    张尧佐顿时有了兴趣,转身笑道:“你说说看,他犯了什么事?”

    “回禀国丈,他嫖娼!”

    张尧佐愕然,半晌大笑道:“刘少尹在开玩笑吧!他最多十三岁,他那话儿硬得起来?”

    “确实是这样,卑下不敢乱说!”

    “那你说说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是这样,今天一早,礼部和开封府联合抓捕嫖娼士子,结果抓获了一百七十余人......”

    “莫非其中有范宁?”

    “不是!其中一个士子叫做徐绩,他为了减轻罪责,便揭发范宁也在妓馆,只是他换了小厮的衣服逃脱了,卑下又特地去妓馆,找到了那个换衣服的小厮,证实确有此事,他答应指证范宁。”

    张尧佐大笑起来,这倒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范宁终于落到自己手上了。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