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章 感恩拜年(上)
    天子赵祯阴沉着脸听完庞籍的汇报,他有些不耐烦地摆摆手,“朕只想知道,这件事国丈牵涉有多深?”

    庞籍心中暗暗叹口气,这个案子还是太小了一点,想利用这件事扳倒张尧佐还是不现实,只能退而求其次,铲除张尧佐的爪牙。

    “陛下,此案是张国丈被刘晋利用了,刘晋因和范仲淹有旧隙,便想在范仲淹孙子身上实施报复,包括指使人诬陷范宁,威胁人证作伪证等等,他利用陛下信任张国丈这一点,怂恿张国丈向陛下递交报告。”

    赵祯听庞籍将张尧佐撇清,脸色稍微好了一点,便不满道:“国丈有这么蠢,居然会被京兆少尹利用?”

    庞籍轻轻叹口气,“张国丈有时候是不太聪明,耳根子软,被人说几句好话就动心了,否则科举之事明明和他无关,他为什么要出头,不就是想在陛下面前邀功吗?结果被人利用了。”

    赵祯重重哼了一声,用一种严厉的语气道:“传朕旨意,免去京兆少尹刘晋的官阶职务,交大理寺严审!”

    他想了想又问庞籍,“太师觉得京兆少尹由谁来出任比较妥当?”

    庞籍躬身道:“老臣建议包拯暂时兼任。”

    政治斗争就是这样,砍掉张尧佐一只胳膊,自然要给庞籍一颗甜枣,包拯兼任京兆少尹就顺理成章了。

    包拯目前出任天章阁待制、知谏院,从四品官,而开封府少尹只是从五品,所以包拯只是兼代,并不是真正出任,有了合适的人选后,包拯就不再兼任。

    让包拯出任开封府少尹,当然是有深意,包拯目前只是谏官,谏官要发挥作用,必须要由事实案例来支撑,否则很多谏议都只是空话,让包拯沉下去,也是为了掌握更多的事实证据。

    赵祯随即批准了庞籍的推荐,“包拯可以兼任开封府少尹!”

    这时,庞籍又道:“在这次审案中,老臣还发现了一起科举作弊案。”

    赵祯见庞籍转移了话题,不再提及张尧佐,顿时松了口气,便问道:“什么科举作弊案?”

    “就是诬陷范宁那个士子徐绩,老臣发现他很不干净。”

    赵祯回自己位子坐下,喝了一口热茶道:“具体说一说!”

    “他是范宁的同窗,三年前也参加了吴县童子试选举大赛,结果落榜,老臣便可推断他的年纪应该不超过十五岁。”

    “然后呢?”赵祯又饶有兴致地追问。

    “然后他将户籍转去宣州,想钻宣州的空子继续参加童子试,但在年初宣城县的童子试选拔考试中失利,再次无缘宣州童子试,但没几个月,他却在池州报名参加成人科举,在九月考过了池州解试,作为池州的举人进京参考了。”

    赵祯点了点头,“此人涉及到修改年龄和谎报户籍。”

    “事情还不是那么简单,据老臣所知,池州知事徐增广就是他的亲二叔。”

    赵祯愣住了,“原来他是官宦子弟?”

    “他父亲就是工部郎中徐增益,他因为嫖娼被开封府衙抓住,为了给儿子脱罪,徐增益便答应了刘晋的要求,让儿子诬陷范宁嫖娼,就有了今天的事情。”

    赵祯脸上怒容又现,冷着脸问道:“此事当真?”

    “刘晋已经交代,确是事实!”

    赵祯重重哼一声,他对旁边侍诏学士道:“传朕旨意,将工部郎中徐增益贬为都昌县尉,令御史台派监察御史赶赴池州,彻查徐绩解试舞弊之事。”

    ..........

    当天晚上,张尧佐被女儿张贵妃宣召进宫,张贵妃将他狠狠臭骂一顿,自己屁股不干净,就老老实实夹着尾巴做人,以免被谏官抓住把柄,同时不准他再干涉范仲淹的事情。

    张尧佐原本想利用嫖娼案做文章,狠狠出一口三年前的恶气,不料偷鸡不成倒蚀一把米,自己最得力的干将刘晋反而被庞籍扳倒,自己又被女儿臭骂,着实令他无比郁闷。

    当然,张尧佐并不愚蠢,他心里清楚,其实是官家借贵妃之口来斥责自己。

    让自己不要干涉范仲淹之事,这说明官家已经下决心要调范仲淹入京了。

    ..........

    正月初三,范宁带着苏亮、李大寿以及程氏兄妹乘坐三辆牛车来到西城外的柳家村,柳家村距离城池只有七八里,是一座小村庄,人口只有三四十户,大多以种植蔬菜为生。

    卖炭翁韦青家位于村北头,一座篱笆小院包围着三座茅草屋,这就是他的家了。

    韦青世代烧炭为生,但他们家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韦青的父亲和儿子都是烧炭时不慎中毒身亡,家里留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孙子,随着年纪渐大,他已经很难再烧炭,等天气暖和后,他就要去树林砍伐木枝进城去卖了。

    院子里,老伴坐在井边洗衣,韦青则在逗孙子玩耍。

    这时,他透过篱笆墙看见三辆停在自己门口,韦青着实惊讶,连忙走了出来。

    却只见范小官人和几个同伴正大包小包从牛车上卸东西,韦青吓了一跳,“你们这是.......”

    范宁上前行礼笑道:“韦老丈,我们是来拜年的。”

    韦青见堆在地上的米面足有十几袋,还有五六匹布帛,以及风干的腊肉,糕点、果子等等,至少要二三十两银子才能买下来。

    他着实有点慌了,“小官人,这使不得,我怎么能收小官人这么多东西。”

    “一点心意,老丈就不要推辞了!”

    众人一起动手,将东西往院子里抬去,韦青的妻子也不知所措,抱着孙子发呆。

    程圆圆走上前,将两串糖葫芦递给孩子,笑道:“小弟弟,这是阿姐送给你的。”

    孩子顿时笑逐颜开接过糖葫芦,一溜烟跑回房间了。

    “老头子,他们是谁?”妻子慌张地问丈夫。

    韦青叹了口气,“就是上次救我命那几个小官人,他们是好人啊!你快去烧茶!”

    老太太急忙进屋烧茶去了。

    范宁对韦青笑道:“若不是老人家仗义出来作证,我就被冤枉背了罪名,今天晚辈特来感谢老丈。”

    “哎!”

    韦青叹息一声,“我只是凭良心办事,也是回报小官人的救命之恩,可小官人又拿这么多礼物来,让小老儿怎么报答。”

    “一点物质的东西怎么能和情义相比,老人家切莫妄自菲薄。”

    韦青点点头,“再说虚言就显得我矫情了,格外请坐下吧!”

    韦青的屋子里太小,坐不下,只得取五六只小凳子放在院子里,请众人坐下,又歉然道:“家里没有什么吃的东西,只好等老伴烧点茶给大家。”

    范宁笑道:“我们都吃过午饭了,稍坐一会儿就走,老丈不要太麻烦了。”

    “那可不行,至少要吃了晚饭再走。”

    李大寿连忙道:“马上就要科举了,还要回去复习功课,实在没有时间多坐,请老丈见谅!”

    苏亮也表示要回去复习功课。

    韦青只得叹口气,“我真的没法子报答大家的恩情。”

    这时,范宁从牛车里取来一只炉子,这种炉子就是用火泥黏土烧制而成,里面是中空的,下方有铁制的炉桥,一般用来烧小木枝或者煤块,用来烧水、煮饭、煎茶、煎药等等。

    由于使用很方便,几乎家家户户都有,甚至出门旅行也会带上一个,又叫行军炉。

    “老人家,这种炉子家里有吗?”范宁笑问道。

    “有!有!”

    韦青连忙从厨房里拿来一只完全一样的炉子,对范宁道:“用来烧细木枝,烧点热水很方便。”

    “老人家,我给你找一个养家糊口的法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