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二章 接风洗尘
    庞籍饶有兴致的打量手中的笔架,他也是一个好石之人,家中收藏了不少名贵的太湖石,但这种田黄石他却是第一次看见。Ωヤ看圕閣免費槤載ノ亅丶哾閲讀網メww w..kan.shu..la

    “这是什么玉石?很细润啊!”

    “启禀太师,这叫田黄石,又叫凤凰暖玉,十分稀有。”

    庞籍仔细看了看,只见这块石头不仅雕工精湛,更重要是是石头本身色泽金黄,很有富贵气息,很符合皇家身份。

    他眼中愈加惊讶,感觉有点不可思议,“这么好的石头只要几百文钱?”

    范宁笑道:“主要是养在深闺人认识,相信再过几年,这种宝石就会成为石中珍品。”

    庞籍笑了起来,“这岂不是一个发财的机会?”

    “可以这样说,我二叔就在做这个生意。”

    庞籍没有说什么,他将笔架放在自己书桌上,和自己深红色的檀木书桌相得益彰,十分搭配。

    “这件礼品我很满意,多谢范少郎了。”

    说着,他给自己孙子使个眼色,庞恭孙会意,转身出去了。

    这时,庞德又缓缓道:“京兆少尹刘晋已经被撤职查办,他替张尧佐做了不少人神共愤之事,张尧佐有贵妃保他,只好由刘晋来替他背黑锅了,不出意外,刘晋将被流放岭南。”

    “那徐家的呢?”

    “徐绩涉嫌修改年龄和假冒户籍,已经被暂停参加月底的省试,御史台已派出监察御史前往池州,彻查这件事.

    至于徐绩父亲徐增益勾结刘晋,栽赃陷害他人,已被贬为都昌县尉,这么给你说吧!徐家这次被张尧佐坑惨了,徐增益被贬当天去求张尧佐,结果张尧佐门都没有让他进。”

    说到这,庞籍冷笑一声,“这也是他咎由自取。”

    范宁也道:“徐增益其实是被他儿子所害,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徐绩这个人傲慢、自大,冲动,头脑简单,他总想用一种恶毒的手段来对付我,他却总忘记恶毒手段一旦失败,就会反噬,这次要不是他心怀恶意,拼命要揭发我,张尧佐又怎么想到利用他?”

    庞籍微微一笑,“官场如战场,很难大获全胜,杀敌三千,自损八百更是常态,所以在官场上做一个决定,要慎之又慎,绝不能草率、冲动,其实考场上也是一样,发现一个好点子,先不要激动,而是冷静下来,放一两天后重新再审视,你就会做得更好更完美。”

    范宁连忙起身行礼,“太师教诲,学生铭记!”

    这时,庞恭孙拿着一个包装精美的大盒子走进,庞籍指着盒子笑道:“这是去年别人送我的寿礼,京城礼文堂做成一套文具,据说是最好的那一种,除了文房四宝外,还有笔架、笔洗和笔筒,听说是钧瓷官窑烧制的,市面上可买不到,我府上已有两套,这一套就送给你了。”

    范宁连声称谢,他见庞籍已有困意,便告辞走了。

    庞恭孙把范宁送走,又回到祖父的书房,见祖父正爱不释手地摆弄范宁送他的田黄石笔架。

    庞恭孙笑道:“祖父好像很喜欢这种石头?”

    “这可是好东西啊!”

    庞籍叹道:“无论色泽还是石肉的润泽程度,都是石中极品,天下居然还有这等美石,我收藏石头几十年,还是第一次见!”

    庞恭孙笑道:“范宁告诉我,这是他在万姓交易市场上买到的,明天孙儿也去看看,能不能给祖父也弄到几块好石头。”

    庞籍微微笑道:“不用去万姓交易市场,范宁手中就有很多这种田黄石。”

    “祖父如何知道?”

    庞籍捋须一笑,“他自己说的嘛!他说他二叔就做这个生意,这小家伙精得很,我怀疑就是他自己在做,送一块石头给我,是要我帮他推广呢!”

    “祖父对他评价很高?”

    庞籍看了一眼孙子,意味深长道:,“这次审案,我算是看懂这个少年了,别看他才十几岁,但他城府之深,隐忍不发,待到发动时却心狠手辣,毫不容情。

    范仲淹的种种不足,都被他这个孙子弥补了,假以时日,这个范宁必然会成为大宋的梁柱,你和他年纪相仿,要多多和他交往才是!”

    庞恭孙缓缓点头,“孙儿记住了!”

    .......

    随着科举的渐渐临近,京城也变得日益热闹,近十万考生云集京城,几乎每一座酒楼和茶楼都客人爆满.

    至于青楼也同样被士子们挤爆,虽然发生了一百多名考生因逛妓馆被取消省试资格,但禁令依然挡不住士子们分泌旺盛的雄性激素,况且圣人也有教诲,‘食色,性也!’

    有了这道圣上的护身符,士子们逛妓馆也是心安理得,而且大家发现了一个礼部巡查的规律,礼部巡查大多是在早上,只要不在妓馆过夜,那么风险就会降低很多。

    距离省试还有五天之时,京城的热闹也到了*。

    这天傍晚,京城各大酒楼都在流传一个消息,范仲淹被贬黜京城五年后,又重新被天子召回,封观文殿大学士、礼部尚书。

    这个消息震动了朝廷,迅速在京城各地传播,成为京城百姓茶余饭后议论的焦点。

    旧曹门大街的清风楼也是京城的有名酒楼之一,拥有酿酒资格,它酿的酒叫做三清酒,在京城颇有声誉。

    傍晚时分,在清风楼的二楼,范宁摆下一桌酒席,给二叔范铁戈和明仁接风洗尘,这次范铁戈进京是为了在京城筹办开店之事,他将在京城呆两个月,然后回平江府,然后四月份再返回京城,店铺就正式开业了。

    当然,除了开店之事,范铁戈还把范宁请玉郎雕刻的九龙香炉也一并带进京城,另外,他儿子范明仁还带了一千块极品田黄石进京,为田黄石打出名声造势。

    “明仁,你怎么变成黑炭了?”

    喝了两杯酒,范宁开始调侃范明仁,“开始我还真没认出你,还以为二叔带了一个昆仑奴进京!”

    在父亲面前,范明仁不敢太放肆,装模作样的喝酒装深沉,但范宁说得太过份,居然说自己黑成了昆仑奴,范明仁终于忍无可忍。

    “你这臭小子把我们兄弟骗去福州,你在京城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兄弟多可怜,整天喝米糊糊,想吃点肉还得自己带弓箭进森林,我们没日没夜在河边给你挖石头,你居然还嘲笑我脸黑!”

    范宁脸上一点歉疚的表情都看不到,他给明仁斟满一杯,笑嘻嘻道:“太夸张了吧!想吃肉居然要进森林打猎?凭你们兄弟的作风,我估计附近村子狗的数量急剧下降。”

    “去!你以为狗那么好偷,我们第一次偷狗,被几条狗追着咬,差点被它们拖回去下酒。”

    “是不是后来只好去酒馆花钱买酒肉?”

    范宁一句话就揭穿了明仁的老底,开玩笑,身上带了一万贯钱,还没有地方喝酒吃肉,那不是笑话吗?

    这时,范铁戈伸手给了儿子后脑勺一记耳光,骂道:“瘦点黑点有什么不好,阿宁给你们找事情做,你们还这样不满,那样不服,有本事你们也考上举人,进京参加省试,给我争口气!”

    “爹!”

    明仁捂着头满脸委屈道:“我不是在和阿宁开玩笑嘛!好像说得我们一点事都不懂,我们好歹也是秀才吧!”

    “秀才有屁用,秀才就讲诚信了,要不是我盯着你们,那几块最顶级的田黄石你们肯拿出来?”

    范宁瞪大了眼睛,“明仁,你小子想把最好的田黄石吞掉?”

    明仁脸一红,“不是想私吞,只是舍不得卖,我们挖遍了数百亩矿田,才找到三块最好的田黄石,想自己留下来收藏,到时候最大的一块肯定是你的。”

    范宁有了兴致,笑道:“最顶级的田黄石是什么样子,快拿给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