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省试大幕拉开
    在人参的神奇功效帮助下,省试这天,李大寿终于勉强能爬起(床chuang),强打精神准备去参考了。

    天不亮,便有人给他们送来早饭,匆匆吃了早饭,五更时分,三人来到旧曹门客栈,这里是一个出发点,住在旧曹门附近的所有考生都在这里集中,由牛车或者驴车送往北城外的考场。

    “大寿,行不行?”范宁见李大寿脸色蜡黄,精神不济,不由有点担心他。

    李大寿点点头,“休息两天,感觉好多了,应该能支撑下来。”

    范宁又看了一眼苏亮,“小苏,检查一下浮票,看看带了没有?”

    苏亮摸了一下内衣口袋里的浮票,点了点头,他显得有点紧张,连话都不想多说。

    三人来到旧曹门客栈,只见客栈门口灯火通明,门口站满了等着上车的考生,足有上千人之多,一辆辆牛车迅速驶来,坐满人就走。

    客栈还烧了(热re)水,几名伙计招呼考生们喝碗水再上车。

    省试比解试更严格,连水壶也不准带,每人只能携带浮票,也就是准考证,而且省试没有午饭和水供应,主要是防止考生趁机作弊。

    有的考生实在口渴难耐,只能喝墨汁,出考场时,嘴唇都变成了黑色,咧嘴一笑,满口大黑牙。

    这时,一辆牛车停在他们面前,车夫喊道:“去东考场,还可以坐三个,你们三个要不要坐,要坐就赶紧上车!”

    他们正好是去东考场,范宁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热re)水摊,问道:“你们要不要喝碗水再走?”

    两人摇了摇头,“出门前已经喝过了,上车吧!”

    三人付了车钱,随即掀开帘子上了牛车,牛车左右各放一张长凳,每一边可坐四人,已经有五个人坐在车上了。

    “大家坐好,出发了,到了地方我会报考场,大家注意下车!”

    车夫长鞭一甩,牛车缓缓启动,向北城门驶去。

    牛车出了旧城,进入新封丘门大街,只见大街上几乎都是牛车,几乎整个京城的牛车都动员起来,形成了浩浩((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牛车大队,每辆牛车上都挂了一盏灯笼,远远望去,俨如繁星点点,银河璀璨。

    马车里时明时暗,每个人都抿着嘴一言不发,使车厢内的气氛显得压抑而安静。

    出了城,又走了数里,牛车转了弯,进入考场去,很快第一个考场到了。

    “甲童考场,有没有要下的?”车夫高声问道。

    “有!”范宁和苏亮喊了一声,牛车停了下来。

    范宁对李大寿道:“估计考完试我们遇不到,回住处见吧!”

    李大寿点点头,“范宁、小苏,祝你们发挥出色!”

    “彼此!彼此!”

    范宁和苏亮跳下牛车,向李大寿挥了挥手,便离开车道向考场大门走去,路边有士兵举着考场牌子,大声叫喊,提醒每一辆经过的牛车。

    还没有到进场时间,但大门处已经开始验(身shen),排了长长十几支队伍,每人根据自己考号选择队伍,验(身shen)通过后,可以进去等候,但不能进考帐。

    省试科目和解试一样,考四门,对策题、议论题、默经题和作诗题,一共考三天,第一天考议论题,第二天考对策题,第三天考默经和作诗。

    以前是三天连考,就睡在考场内,但考虑到现在天气正是乍暖还寒,夜里还比较冷,士子们携带被褥不方便。

    而且夜里很容易感冒,每次科举都有大批考生感冒,严重影响科举,在大家的反复呼吁下,从这一届开始有了改变,考生们每天都可以回城休息,有利于考生保存体力。

    范宁来得还算早,他们很快便排到门口,一名验(身shen)官道:“下一个!”

    范宁行了一礼,将浮票交给考官,考官看了浮票道:“报姓名、籍贯、家庭详细住址。”

    “在下范宁,平江府人,家住平江府吴县木堵镇蒋湾村。”

    考官点点头,又根据浮票上面目特征,对照着仔细看了一遍,又道:“转过(身shen)去,给大家看看!”

    省试实行舞弊举报制度,举报他人舞弊,一经查实,举报者会得到奖励,一般是直接通过初选,对考生们极具吸引力,要知道,初审就要选掉八成的考生,有这种考处,自然人人都想做告密者。

    不过故意诬陷别人可不行,诬陷者也会直接取消考试资格。

    范宁对面众人站了五秒,考官一挥手,“进去搜(身shen)!”

    范宁接过浮票和考牌进入了大门,两名士兵从头到脚仔细摸了一遍,连鞋袜也要脱了检查,这才算通过了验(身shen)。

    每个人都轻轻松了口气,和解试比起来,省试的检查要严格多了。

    当然,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考生总是有办法携带的,有人在鞋里做了夹层,还有人直接塞进谷道里。

    曾经发生过这样的趣事,有考生在搜(身shen)时,塞在谷道中的纸卷不慎滑落出来,考生坚决不承认,硬说是旁边考生扔到自己谷道里,考官就问他,‘你谷道朝下,还隔着裤子,你来演示一下,让我看看怎么扔进去?’

    当然,这种(情qing)况并不常见,偶然出现一次便会成为笑谈。

    范宁等片刻,苏亮也搜查完进来,一脸不满地抱怨,“我怀疑这帮搜查的士兵有断袖之癖!”

    “你被调戏了?”范宁目光里充满戏谑地望着他。

    苏亮脸一红,“别提了,想到就恶心!”

    苏亮手中拿着考牌,这会儿他也没有心思和范宁核对牌号是否吉利。

    毕竟这是省试,考上就意味着他们最少能得一个赐同进士出(身shen)。

    省试又叫会试,是科举的第二关,省试结束后,还有第三关,那就是(殿dian)试,(殿dian)试才决定中榜者的档次,是进士及第,还是赐进士出(身shen),或者是赐同进士出(身shen)。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省试,考中省试就算进士了,至于(殿dian)试,对众多考生而言则属于锦上添花恶范畴,目前没有几个人考虑它。

    验(身shen)完毕并不能立刻进入考场,在一块空地上,数千士子正耐心地等待着,而军营外面,越来越多士子从四面八方赶来,在军营外排满了长队。

    卯时正,浑厚洪亮的钟声敲响了,进场时间到了,随着拦住考生的栅栏纷纷撤除,大批考生向各自的考帐走去。

    “范宁,考完试在门口等你!”

    苏亮和范宁约好后便各自去了考帐,大家都预先看过自己的大帐,寻找位子十分迅速,只片刻,范宁便找到了自己的考帐。

    两千七百八十六号,范宁走进大帐,一眼便看见了自己的位子,在右上角的最后一个,这个还好,至少不在中间,稍微轻松一点。

    范宁看到了柳然的位子,他在左上角,和自己隔了三个位子,此时,柳然还没有来,大帐内只有三四个人,每个人都在好奇地打量自己的桌椅。

    桌子比较宽大,和邻座相隔甚远,每张桌上右上角贴着考生的考号,桌上还有一只篮子,上面有笔墨纸砚,所有考试需要的物品篮子里都一应俱全。

    省试不需要自己研墨,每张桌上都有一只瓷盏,里面装满了墨汁。

    这时,范宁目光一转,忽然发现坐在他前面的考生正偷偷地从鞋底夹层中抽出了十几条叠得细细长长的绢布,绢布上写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

    范宁瞪大了眼睛,这个考生很狡猾啊!搜(身shen)时也检查了鞋子,还特地捏了捏,如果夹层藏有纸的话,容易感觉出来,但如果藏着绢布,就很难被发现了。

    不过范宁有点奇怪,今天又不是考默经,而是考议论文,藏纸条有什么意义?

    或许这名考生准备了十几篇议论文,一时背不下来,才想到夹带。

    这名考生紧张得浑(身shen)发抖,一边抽布条,一边向两边张望,他一回头看见了范宁,只见后排的考生正瞪大眼睛看着自己。

    他心中一阵慌乱,目光哀求地向范宁望去。

    范宁懒得理睬他,在自己的位子上坐了下来,耐心等待着考试到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