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九十一章 国强才是最重要的
    马丁道:“事情是这样的,你也看到了,伊丽莎白今天在滑雪道上老老实实的滑雪,却被人伤害,身负重伤。我们想要起诉伤害她的那个人,而你是这次事故的目击者,同时又是伊丽莎白的朋友,我希望你能出庭作证,帮我们指认那个行凶的人。”

    萧鹏目瞪口呆,沉默了一会儿,萧鹏反问道:“为什么你们不找亚莉?”

    马丁脸上有点难色:“你也知道,亚莉是虔诚的天主教徒,她如果上了法庭的话,她的供词可能会对伊丽莎白不利。”

    萧鹏气笑了,感情你们也知道这个事情是伊丽莎白的责任?萧鹏皱眉:“哦,你们的意思是伊丽莎白不能撒谎所以找到我么?这是什么意思?”

    马丁讪笑道:“不是让你撒谎,而是让你美化一下语言,说一些有利于伊丽莎白的供词。据我所知,你们华夏人都是无神论者,所以这么做没什么心理压力的,当然,我们可以给你一些合理的经济补偿。”

    萧鹏深吸一口气:“我们华夏人是无神论者比较多,但是不代表我们没有做人的原则!就算我不信宗教,我也知道‘人无信不立’的道理,你们脑子抽了认为我会为了钱撒谎?”

    马丁不死心:“萧先生,你可别这么说,我们是朋友不是么?朋友就是该互相帮助的不是么?”

    萧鹏冷笑道:“我可没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请你们离开吧。”

    马丁笑道:“萧先生,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格,你报个价吧。”

    萧鹏冷哼一声:“你很有钱么?”

    马丁一脸得意:“我知道你是这次亚莉旅行的司机,亚莉应该给你挺丰厚的薪资,但是相信我,我会给你更让你满意的报酬,我们要为伊丽莎白的伸张正义!不能让她白白受伤”

    萧鹏目瞪口呆,自己是亚莉的司机?好吧,这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明明是伊丽莎白的责任,你们这摆明了就是想诈钱的,怎么就成了伸张正义了?

    还要不要那碧莲了?

    这样的人还是敬而远之的好,特么的神经病啊!

    正在这时,房间门打开,冯志走了出来:“萧鹏,这么冷的天你在外面干什么?叫着你朋友进去一起喝两杯去。”

    萧鹏冷哼道:“他们可不是我朋友。”

    “哦?”冯志听后看着来人,当他看清楚来人后嘴巴却都气歪了:“怎么是你?”

    萧鹏一愣:“疯子,你认识?”

    冯志咬牙切齿说道:“就是这个孙子在铁路上说我是恐怖分子,害得我被抓了起来!最特么的可恨的是,到最后他也没跟我道歉!”

    “哦?”萧鹏听后一脸阴冷的看着马丁,这尼玛就是作死了。

    萧鹏一揽冯志的肩膀:“马丁,伊丽莎白,你们走吧,我没有你们这样的朋友,这才是我的朋友!疯子,咱们走,喝酒去。”

    “五万欧元!五万欧元行么?”马丁看着萧鹏要走,急忙喊道。

    萧鹏头也不回,直接竖起中指,回到房间里关门送客!

    马丁和伊丽莎白看到房间门关闭,愣在原地。

    伊丽莎白皱眉问道:“马丁,这个萧鹏怎么不像你说的那样会按照我们的安排来啊。”

    马丁也是一副不解的样子:“奇怪啊,我认识很多华裔,为了钱干什么都行,这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

    “难道他觉得钱少?”伊丽莎白问道。

    “这还少么?五万欧元啊!都够他辛苦一两年了!”马丁反驳道。

    马丁想了一下:“别担心,这钱他不愿意赚,肯定有人愿意赚,我就不信当时现场那么多人,我一个也找不到!不是所有人都跟他那么傻的。我们走,玛的,为了这个傻缺在这里挨冻了半天!真特么的不值得!”

    而回到了房间里的萧鹏也被冯志追问道:“萧鹏,那俩人是谁啊?”

    萧鹏喝了口啤酒答道:“女的叫伊丽莎白,听说是个滑雪运动员,不过是千年最后一名的那种,那个男的我不认识。叫什么?马丁?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那个伊丽莎白在滑雪道上让人撞了后摔了一跤,这是准备控告那个人呢。”

    “那他们找你干什么?”冯志问道。

    “丫的那次碰撞事故明明是她自己的责任却要告别人,这是摆明了要去诈钱去。他们也知道事故责任在他们自己,想让我去做假证呢。”萧鹏答道:“还尼玛奥运会参赛选手呢,干事够下作的!”

    戴博隆突然问道:“你说的滑雪运动员是伊丽莎白斯沃尼么?”

    萧鹏一愣:“你知道?”

    戴博隆笑了起来:“在瑞士,谁不知道她?瑞士人热爱冰雪运动,对这样侮辱冰雪运动的人那肯定是极为痛恨的。”

    萧鹏耸肩:“人家有钱啊,还能竞选州长,还能参加个奥运会。”

    “屁的有钱,她早让瑞士人扒了个干净,她家就是个星条国中产,只能用略有资产来形容,自己在硅谷做hr赚的那些钱早就用在滑雪上了,她竞选州长靠的是募集的政治献金,参加奥运会积分赛靠的也是募集的资金。那是个玩众筹的高手,用别人的钱实现自己梦想,然后出了名字给自己揽财。”戴博隆说这话时一脸嫌弃。

    萧鹏眼珠一转:“冯志,你不是绰号‘小疯子’么?告他们去啊!都把你扭到警局里面去了!”

    冯志苦笑道:“哪有那么多闲钱去跟他们打官司啊,不划算不划算。”

    萧鹏噗嗤笑了起来,标准的华夏人行事方法,做事前先衡量得失,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你们在外面那么多年了,做事还这么小心啊?难怪在外国,华夏人好欺负了,赚钱多有什么用?腰杆子软啊!”萧鹏说道。

    冯志耸耸肩:“鹏哥,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咱们华夏人不一直都是这样么?我们这才出来多久?你看看人家那些老华侨,出去几百年了,不是还是这个样子么?闷声发大财才是硬道理!咱华夏人不管到哪里,都是勤劳能干会赚钱的。”

    萧鹏一脸嫌弃:“谁你们真的以为有钱腰杆子就硬?好吧,如果一切和平,确实如此,但是乱世呢?你印尼的事情你们知道吧?”

    冯志说道:“你说的是‘黑五月暴动’么?”

    黑五月暴动是指九八年的时候,印尼受到亚洲金融危机重创,经济崩溃,当地物价疯长,而当时印尼战略后备部队司令普拉博沃为了转移民众视线,延长家族统治而阴谋策划的枪杀学生、残害华人的恶劣行径,通过挑动种族矛盾,把矛头对上了当时相对富裕的印尼华人,五千多家华人商店和住宅遭烧毁,一千多华人死于那场骚乱。

    (呃,用华夏的话说,老天饶过谁?六年后的印尼就发生了人类历史上最恐怖的海啸,死了二十多万人,一百七十万人无家可归。。。。。。)

    萧鹏却摇了摇头:“我说的不是这个。这印尼其实是一个有排华传统的国家,要知道,华人迁居印尼之初就是为了经商贸易,经济实力明显优于当地人,在这种仇富心理下,大规模排华骚乱间歇性就发作一次,1945年的‘泗水惨案’;1946年月的‘万隆惨案’;6月的‘文登惨案’;8月的山口洋惨案;9月的巴眼亚底惨案还有1947年的巨港惨案等等等等,最可怕的是1965年,你们知道杀了多少人?五十万!”

    历史有时候也并不公平,印尼前独裁者苏哈托,也就是发动65年排华惨案的罪魁!

    从196年上台,到98年因亚洲金融危机下台,他在印尼独裁执政二十五年,而就在这些年里,他垄断了印尼全国70%财富。当他下台后人们调查发现,苏哈托在任期间贪污一百五十多亿,他的家族一共侵占资产高达三百多亿!被誉为‘全球第一贪’!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即使下台后也没被惩罚,一直活到87岁。

    萧鹏淡淡说道:“一个国家不强大,个人再强大也没用!跑到别的国家赚钱?那在别人眼里就是养猪。到了时候下刀子毫无心理压力。”

    戴博隆听后叹口气:“我们这些人背井离乡,谁不想挺直腰杆子过日子?可是没办法啊,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 有得便有失。出来混了这么些年,我和老戴也算是出人头地了,可是压根就融入不了本地人的生活,人家还是打骨子里瞧不起你。现在还好多了,咱们国家富裕了,早几年穷的时候,他们更瞧不起我们!”

    萧鹏笑道“既然你都明白这些,还玩什么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告丫的啊!”

    冯志脸色有点尴尬:“鹏哥,你可能不了解西方国家,在这里打官司就是比谁钱多。而华夏人打官司需要付出更多的金钱和精力,官司是真的不能随便打的。”

    萧鹏撇撇嘴:“怕什么?你就学学那个姓黄的体育解说,就是那个‘伟大的意大利’,人家告卡戴珊的时候啥事不干,就说自己抑郁,你也就这样搞,就说自己因为那次报假警抑郁了,而且有了心理阴影,影响自己的正常工作生活,反正就往心理病上扯!我保证你发财,不然咱们这样,你打官司的钱不管多少都是我来出,打完官司你还我,如果没赢的话我不要你钱,你觉得怎样?”

    冯志一瞪眼:“那还废什么话?告丫的!”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