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百一十一章 画个鸟
    达尔看着萧鹏,突然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好像萧鹏不仅仅如大家想象的那样,就是个普通的骑师而已,普通骑师谁特么的戴这样的手表?

    可是必须要在亚莉面前展示自己,不能让一个平民在这群贵族面前那么显摆,必须要把他拉到自己擅长的方面。

    想到这达尔问到:“看着这块手表就知道萧先生的艺术品位不同一般,不知道萧先生喜欢什么绘画流派呢?现实主义?达达主义?立体主义?还是。。。。。。”

    萧鹏直接想也不想用中文说道:“画个鸟啊!”

    听了萧鹏的回答,现场不少人都脸色大变。

    达尔冷笑道:“萧先生,不瞒你说,我们这里不少人会中文,知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粗俗的面对我的问题!”

    萧鹏一脸无辜:“我怎么粗俗了?”

    人群里面一个女孩说道:“我们可是和华夏人打过交道的,知道在中文里,‘鸟儿’指的是男人的那个部位!这是一句粗话!”

    呃,你和华夏人怎么打交道才能知道‘鸟儿’是指那玩意?看来你们真是在‘交’啊!

    萧鹏哈哈笑了起来,包括一开始不懂萧鹏中文意思的人,在听到女孩解释后,也都是一脸愤然的看着萧鹏。

    萧鹏微笑着说道:“你们的中文我不知道跟谁学的,但是有一点我要跟你们说一下,我说的‘画个鸟’是我们华夏画家罗中立,哦,他画过一幅《伤痕》被比尔盖茨收藏了。他个人沉迷画鸟二十年,出版了一个画集,叫做《画个鸟》,而其中所有的画题目都是《鸟》,而他也在什么鹰国、高卢、日耳曼、星条国等国家举办过画展,他的《鸟》被全世界多家美术馆收藏!你们这些这么有艺术修养的人竟然没听说过?”

    话说这罗中立,实在是一个让人难以形容的画家,尤其是他画的《鸟》,不知道让多少人吐槽‘我幼儿园的侄女都比他画得好’。

    萧鹏在看到他的画作照片时,也是这种感觉,那不是小学生涂鸦么?但是等到萧鹏真的看到画作原件时,萧鹏傻眼了。首先必须要承认的是,把一张巴掌大的草图誊到一面墙大小的画布上确实是个技术活,还是用眉笔来画,还要使用网格坐标纸,草图上每一个纹理笔触都被细致的描绘出来,一幅画一描就是一年,这尼玛是画画还是个细致体力活啊!

    很多人觉得他这样的事情小学生也能完成的很好,不明白他一幅画怎么动辄就几十万。萧鹏倒觉得他表达的是另外一层意思。

    正如莫言在获得诺贝尔奖时说的那样:‘文学最大的用处就是没有用处’,艺术品也是如此。‘价值’这个东西是个很主观的东西,你不稀罕,那就不值钱,有人喜欢,他就值钱。就像杜尚的‘小便池’、安迪沃霍的印刷品,不管现在多牛逼当时都是备受质疑的,艺术品也是如此。

    甚至可以说是‘没有价值’,正如老祖宗的那句话,叫做‘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和平年代才能体现出这些艺术品的价值。

    罗中立的画可能就是表现这层含义:用特别认真的态度去对待那些本来就不值得认真对待的事情时的荒诞感。这么做没有意义,画出来的东西也没有意义。但是不代表不值钱。能用语言表达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还要画呢?

    索菲亚拿着手机查了一会儿,还真查出来了罗中立这个画家,几个人看着手机屏幕里的画,都有点无语之色。

    萧鹏微笑道:“其实我个人还真收藏一些画。”他说的是‘华夏号’上各个房间里的画,那也不是他收藏的,而是瓦利德王子当年装饰船时候放上的,萧鹏对油画可是一窍不通,也不知道都是谁画的,但是能作为瓦利德王子的收藏品,肯定不是便宜货。

    “不管是立体主义还是野兽派,不管是印象主义还是现实意义,不管是达达主义还是表现主义,各个画派的画我都有所收藏,不过何必非要说出自己喜欢的是哪个画派呢?反正我朋友和沃尔夫冈-贝特莱奇是好朋友,喜欢哪副让他帮我画就行了。”萧鹏淡淡说道。

    他说的贝特莱奇可是假画大王,帕吉欧可是说过可以让他帮自己画画的,萧鹏可没忘记这个事。

    听了萧鹏的话,人群又发出惊呼声:“贝特莱奇?你说的是日耳曼制假大师么?”

    萧鹏点了点头。

    有人好奇问道:“他帮你画一幅画多少钱?”

    萧鹏一脸呆滞的样子:“一起吃顿饭热闹热闹就行了。哦,我们华夏人不像你们那么高雅,谈钱伤感情,一般都在酒里了。再说了,不就是张假画么?假的有什么值钱的?只有那些冤大头才会拿天价买假画不是么?”

    现场里不少人脸上都有尴尬,萧鹏连想也不用想,那肯定是有受害者。贝特莱奇专业制假三十年,画了无数假画,而购买这些假画的大多数都是这些贵族们。。。。。。

    当然,萧鹏说什么假画不值钱,这绝对是误区。

    比如说大名鼎鼎的国画画家张大千,他其实就是画假画出名的,他仿的石涛画作尤其出名,1968年,密歇根大学曾经举办过一场石涛大展,其中一位研究石涛的专家邀请张大千去看展览,张大千走到一幅画前说:“这幅画是我画的”,然后又走到另外一幅画前说:“这张也是我画的。”

    他一生中画了接近千张假画,都让人真假难辨。在当时市面上十有六七的名画都是他仿制的,他的好友王季迁曾问他为什么要卖假画,他的回答很个性:“反正这帮有钱人又不懂,卖给他们真画也是浪费,不值得!”翻译过来就是------钱多人傻速来!

    当然,张大千出名之后就不作假了。张大千的画作价值呢?现在一副《桃源图》卖了2.7亿港币,堪称华夏最贵的画家,可是谁也不能否认,他就是画假画出名的!

    而贝特莱奇也类似,隐姓埋名造假三十年,被抓后一夜成名,现在出书参加电视节目。人家现在随便一幅真画也是几十万欧,谁还画假画?

    萧鹏的话直接告诉众人,自己能让贝特莱奇帮自己画,想画谁就画谁的那种,这可不是有钱就能做到的事情了,这些贵族都做不到的事情萧鹏却能做到。这不是啪啪啪打脸么?你们有地位?地位高有个毛用啊!

    现场沉默了一会儿,旁边有人说道:“萧先生,我听说。。。。。。”

    萧鹏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别跟我说什么华夏人吃狗肉不信宗教之类老掉牙的话题了,这一路来至少有几千人这么问我,让我不得不怀疑欧洲人的智商了。你们这里有好多人不是和华夏人有过接触么?应该不是像他们那么无知吧。”

    听了萧鹏的话,现场好几个人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

    达尔听后笑了起来:“萧先生,我为我们那些欧洲平民为你造成的不快抱歉,毕竟我们不能对平民要求太高。我去过华夏,你们那是个让人惊奇的国家,发展迅速,一切欣欣向荣。跟我们平常印象中的华夏确实非常不一样。”

    萧鹏微笑看着达尔,他知道达尔接下来要说的肯定没好话。

    果然,达尔继续说道:“你们华夏哪一点都好,就是有一点我非常不能接受。”

    萧鹏不解问道:“不知道哪一点是你不能理解的呢?”

    达尔说道:“你们华夏现在也算是发达国家了,也重视教育,重视科学,可是为什么你们华夏人还相信巫术呢?”

    “巫术?”萧鹏一头雾水:“我们华夏只有极少数的少数民族他们的民族传统是信奉巫术的,比较起来好像你们欧洲这边信奉巫术的更多吧?”

    萧鹏以为达尔说的是华夏少数民族的巫术信仰,比如说苗巫,或者东北萨满跳大神之类的。

    而欧洲这边,自从中世纪开始,巫术就很有市场,想想看,不管是《白雪公主》还是《睡美人》,几乎每一个欧洲童话里都会有一个邪恶女巫来串联整个故事,不得不承认说的是,历经了十几个世纪的沧海苍天,巫术在欧洲依然很流行。

    几乎每个大城市都有什么拿着水晶球塔罗牌算命的吉卜赛女巫,还很有市场。罗马尼亚甚至将巫师作为一种合法职业,规定巫师必须‘持证上岗’,还要向顾客提供收据,一旦预言失败,巫婆则可能面临罚款,甚至蹲监狱!

    现在在欧洲,巫术绝对市场!从2005年开始,越来越多的电视台都开始播出一些‘神神秘秘’的电视节目,比如说北极熊的节目《通灵之战》目前就在华夏火的不行,其实那节目从2007年开始就是t-n-t电视台的王牌节目之一了。现在整个欧洲,至少有上百万名‘神秘者’,呃,也就是我们说的什么灵媒、巫师、通灵者之类的。每年整个欧洲,这个行业能创造千亿美金利润!

    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那么火是有原因的!说点比较搞笑的事情是,华夏这么多年以来一直在反封建反迷信,结果向来以科学开明的欧美地区,却越来越迷信。。。。。。极品大玩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