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赵子玉罐
    狄菁菁确实是狄玮的亲姐,这姐弟俩共同之处是:两人都对父亲生意不感兴趣,狄菁菁在市区里开了个宠物医院,是个正经八经的兽医。

    狄玮对狄菁菁的恐惧是与生俱来的------为了锻炼自己的医术,狄玮是他姐第一手实验目标。狄玮想跑都跑不了,各种被针扎,被喂药。

    狄玮虽说人爱玩点,人品还是不错的,在马路上看到一只奄奄一息的小狗,于是救了下来,让自己兄弟小六把狗送到姐姐那边救助一下。哪知道却出了这样的事情,狄玮打电话叫人的时候,小六正好在宠物店,知道这事情,狄菁菁直接来了这里,不让狄玮闯祸。正在那里按着狄玮进行思想再教育呢,杨猛在一旁看的津津有味。

    萧鹏对这些没有兴趣,而是打开狗笼看着那只小吉娃娃,一边抚摸着吉娃娃一边自言自语道:“可怜的小狗,你这真跟错了主人,就这么把你扔了?但愿你下个主人能对你好点。唉。托你的福,我还赚了三千块呢,看你这样,我也不好受,要是我能给你治好病就好了。”

    刚说完这句话,萧鹏就觉得体内一股气体顺着戴戒指的手指涌入吉娃娃体内。这时他胸口一阵剧痛,那感觉就像自己的骨头断了一般:“靠!”萧鹏头上冷汗都流了下来。见鬼!这是怎么回事?胸前的疼痛感让萧鹏感觉站都站不住,扶着车只吸凉气。

    杨猛发现事情不对,走了过来:“萧鹏,你怎么了?”

    萧鹏摇摇头:“卧槽,我觉得我这里几根肋骨好像断了!疼死我了。”说完指着自己左侧胸口。

    杨猛一听也紧张起来,:“怎么突然肋骨能断了,你不是逗我吧?”说完直接给萧鹏检查起他怀疑断了的几根肋骨处。几乎所有的习武世家都是检查骨伤的专家,正所谓久病成良医么?谁练武的时候没断过几根骨头?

    杨猛检查了一会儿:“靠,你玩我呢?你的骨头没事!”

    “怎么可能?我都快痛死了!”萧鹏脸上疼的直抽抽。

    “那我再检查一遍。”杨猛伸手再次给萧鹏检查起来。正在这时,狄玮使劲干咳起来,两人歪头一看,狄玮姐弟俩,正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萧鹏二人。

    狄玮看到两人看自己,急忙摆手:“不用看我不用看我,我不介意你们的性取向的,咱们中国大约有几千万同志,谁朋友里面没有个这样的,那只能说明是朋友圈不够广。不过,我还是建议你们回家再说,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做不太好吧?也太猴急了。。。。。。”

    狄菁菁则满脸小星星:“异性恋都是异端!异性都是繁殖,同性才是真爱!我支持你们!”

    听了两人的话,萧鹏脸都黑了,再一看,杨猛的手正摆在自己胸前,赶紧推开:“靠,你们想什么呢!我可是纯直男。”

    狄菁菁点头:“每一个同志在遇到自己真爱之前,都说自己是直男。”

    杨猛脸都绿了,两个拳头攒的嘎吱作响:“萧鹏,我不打女人,男的交给我。”

    萧鹏苦笑:“我也不打女人好吧。”

    狄玮赶紧摆手:“冲动是魔鬼!千万别冲动,啊咧?姐,你现在医术这么好了?”

    众人不解,怎么话题突然转到狗狗身上了?转头一看,嘿,刚才还奄奄一息的小吉娃娃,现在活蹦乱跳的玩得不亦乐乎呢。

    萧鹏瞬间明悟了,自己不但能获得动物的能力!还能给动物治病!只不过这治疗手法有点坑爹:萧鹏自己要承担受伤动物的痛苦,尽管他的骨头没断,但是那疼痛感,是货真价实存在的。也不知道要疼多久,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自己要疼一百天?那还不得玩死自己?

    不过再想一下,自己因为这只小吉娃娃才发现有了特殊能力,还帮自己赚了三千块,能把它救助好了,那也算是大功一件吧。得,就这样吧。

    狄菁菁乐呵呵的把小狗抱了起来:“这小狗身体素质也太好了吧?行,既然是我亲手救下来的,今后我就养着它了。给你起什么名字好呢?”

    萧鹏白了她一眼,什么叫你亲手救下来的?你还是兽医呢,难道你就不觉得这里面的事情很不科学?刚才奄奄一息现在活蹦乱跳,你就这么容易接受了?你这脑回路要迟钝到什么地步?

    狄菁菁抱着小狗:“狄玮,我跟你说,今天这事你就别瞎操心了,我给你办了。不许你去闯祸,听到没有?”

    狄玮哭丧着脸:“好的,姐,我知道了!”

    狄菁菁点头:“这还差不多。呐,你要的东西我给你带来了,你可要小心点!”说完从车里搬出一个箱子,很小心的交给狄玮。

    狄玮听后面色大喜,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打开盒子,萧鹏一看,这盒子还做好了防撞击处理,里面放着两个类似于圆调味品罐的陶罐,顶上有盖。一大一小。

    萧鹏凑过头仔细一看:“赵子玉罐?”

    狄玮听了倒也一愣:“哎呀我去,行家啊!”

    所谓赵子玉罐,其实是指蛐蛐罐,算是蛐蛐罐里的劳斯莱斯了,现在如果谁手里有个正宗的赵子玉蛐蛐罐,大概能卖到几十万,好的甚至几百万。

    至于小的那个,虽说也像是蛐蛐罐,但是准确的名字叫做‘过笼’,做的更为精致,上面满是雕花图案。说白了,这就是蛐蛐的洞房。

    蛐蛐可是著名的‘三反虫’,它有三种特性,和其它昆虫都不一样,是直接反过来的。

    第一个特性叫做‘胜鸣败不鸣’,就拿人来说吧,两个人打架,挨揍的那一个保准叫得欢‘哎呀,疼死我了’、‘你敢打我,你给我等着’诸如此类,蛐蛐不是,两只蛐蛐里胜利的一方才叫,输的一声不吱。正如古代书法家黄庭坚所说:败则不鸣,知耻也。

    第二个特性是‘雌上雄下’,大自然动物昆虫交-配时,都是几乎雄性在上面,雌性在下面,但是蛐蛐是雌性在上,雄性在下,正好反过来。

    而第三个特性呢,则很有意思,别的动物都是越交-配越虚弱,但时蛐蛐在斗之前,交-配次数越多,雄虫越有力量!

    也正因为这一点,才有了这专门的‘过笼’,就是给蛐蛐斗前交-配时使用。

    萧鹏满是好奇:“你这是收藏古董吗?”

    狄玮一脸嘚瑟:“收藏古董?这可是我们文人圈的事,现在正好入秋,我们圈子里要举办古风促织大赛。”

    狄菁菁冷哼一声,直接揭穿了真相:“就是一群闲着没事的富二代附庸风雅斗蛐蛐玩。”

    促织,就是蟋蟀的别称,和蝈蝈、油葫芦一起,合成中国三大鸣虫。因为蛐蛐能鸣善斗,所以中国人自古以来,就有斗蛐蛐的爱好。

    很多人想到斗蛐蛐,首先想到的是玩物丧志,这也难怪大家这么想,像南宋皇帝宋徽宗,就曾经为了斗蛐蛐不理朝政,而被人称为‘蟋蟀皇帝’;也有南宋末年宰相贾似道,可以人称‘蟋蟀宰相’,甚至还专门出了一本《促织经》流传于世;也有很多人也会想起过去北京城里的八旗子弟,天天提笼架不务正业,天天想着怎么玩。

    确实,老北京有很多东西,让这些人玩到了精致到人无法想象的程度,就说养鸟,怎么喂养,怎么让它叫,怎么让它叫的好听,那都很有讲究;再比如玩核桃玩玉器玩手串,那都是当年八旗子弟玩剩下的,讲究的让人咂舌。

    为什么他们玩的这么精细?他们又有钱又有功夫,过去的旗人不管干不干活,清朝朝廷都给他发粮饷,那时候戏称为‘铁杆庄稼’,后来到了民国,‘铁杆庄稼倒了’旗人也要自食其力,就像老舍著名的话剧《茶馆》里的常四爷,过去天天到茶馆里玩,到了民国落魄了,也得卖菜维生。像他们这样衣食无忧又有的是闲工夫,那也得提高生活乐趣不是?那就只能在这玩上下功夫了。

    像这样的八旗子弟,是正经八经玩物丧志把自己玩废了,所以很多人对这些玩意不屑一顾,但是不能否认的是,随着改革开放,现在中国人民的生活水准提高了,日子也好过很多,现在人们更多考虑的是如何提升精神文化生活水平了,看看现在的人们,玩字画,玩古玩、玩玉器、玩木器,千奇百怪的玩什么的都有,现在一对小小的狮子头核桃,能卖到上百万,你说它值么?凭良心说,这些玩意的价值还真不好说,你说它值,它就值,因为它能给人带去愉悦,有人就是喜欢!

    现在就有很多人喜欢上了斗蛐蛐。看着两只小虫在笼中厮杀,这玩意确实好玩。

    不过说实话,大家完全不必用旧社会习俗,以八旗子弟观点看待这个问题。没有那么恐怖,毕竟只有大家都有钱有闲了,才能有人愿意玩这玩意不是?你饭都吃不上了,还斗蛐蛐?现在这么多人喜欢斗蛐蛐,只能说明大家现在的生活质量比过去富足多了,周围一片太平盛世不是?

    不过萧鹏还不忘给狄玮泼冷水:“兄弟,你会拿蛐蛐么?”逮蛐蛐可不叫‘逮’,要说‘拿’。

    狄玮倒也回答的干脆:“我拿个屁蛐蛐啊,花钱买不就是了?”

    萧鹏和杨猛听了狄玮的回答,一起对他伸出右手比出中指:“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