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萧鹏谈《聊斋》
    话音刚落,杨猛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捧着一本书,看都不看萧鹏二人,往床上。

    萧鹏揉了揉自己眼睛:“卧槽,我看错了,你在?猛子,你从哪找到的小黄书?”

    杨猛白了萧鹏,不知道是谁留在我房间里一本《聊斋志异》,我看了看,啧啧,还真的挺有意思呢。”

    萧鹏听了杨猛的话,长出一口气:“原来你在看《聊斋志异》啊,那我没说错,你还真是在看小黄书呢。”

    这下连狄玮都听不下去了:“喂,《聊斋志异》不是讲解鬼怪故事的么?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小黄书了?”

    萧鹏一脸嫌弃的看着狄玮:“你没看过《聊斋志异》吧?”

    狄玮点头,萧鹏笑道:“《聊斋》才是古今第一污书,什么《金瓶梅》之类的,那才叫弱爆了!不然你觉得猛子能看得进去?”

    “啊咧?”狄玮瞪大眼睛:“《聊斋》是污书?你不是逗我吧?”

    “《聊斋》我们都知道,以鬼神之事隐喻世情,但是里面什么黄暴、大尺度博眼球的艳谭疑问,那更是多的不得了。”萧鹏道。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狄玮摇头道:“我读书少,你可别骗我。”

    “我骗你什么?”萧鹏道:“《聊斋》里面很多故事都很吓人,放到今天,肯定要被和谐的,比如《韦公子》,这个故事中的老司机,车速堪比西门庆,一生炮友无数,而且男女通吃,但后来遇到的娈童和ji女,竟然分别是自己的一对儿女,这可真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最过分的是,当他知道自己犯下这样的大错后,这个丧心病狂的老司机,竟然把亲生女儿杀死了!”

    狄玮听了目瞪口呆:“靠,这样也行?”

    “当然了,而且在《聊斋志异》里,妖怪也不全是拥有怪力不可靠近的邪物,也有人性,也知冷知热,并且还会和人类发生不可描述的交集,你说那是不是小黄书?”萧鹏一本正经的说道:“啧啧,从某种意义上说,蒲松龄还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呢。各种花式降妖技巧,与其灭妖不如降妖,就像《伏狐》这个故事里,一个被狐狸纠缠的倒霉小哥哥,遇到个老中医,说我能救你,开出的药引子竟然是一枚春药!于是小哥吃下后开始跟狐狸滚起了床单,雄风八面威风凛凛威慑伴侣,自然也不会被狐妖加害了。”

    “对对对!”杨猛接话道:“我刚看完这个故事,还有蒲松龄的注解呢,说他老家有个朋友,小丁丁有秦朝嫪毐那么大。”

    “嫪毐?”狄玮皱眉不解。

    “对,就是传闻里秦始皇的野爹嫪毐,假装阉人,但是小丁丁却能转动车轮,号称有‘车轮艺’‘转轮之术’的那个嫪毐。在《伏狐》里,蒲松龄是这么说的:昔余乡某生者,素有嫪毐之目,夜宿孤馆,忽有奔女,扉未启而已入;心知其狐,亦欣然乐就狎之,衿襦甫解,贯革直入。狐惊痛,啼声吱然,如鹰脱韝,穿窗而去。此真讨狐之猛将也!”杨猛拿着书念叨。

    萧鹏解释:“大体意思就是说,他有个老乡,小丁丁特别大,在外住旅馆时,一个女的没开门就近到自己房间里了,他那老乡知道这是狐妖,不过还是直接把狐妖给啪啪啪了,啪到狐妖受不了,落荒而逃。看看人家蒲松龄,这小典故用的多溜?他认识的这个器大活好的老司机,就这样让狐狸不堪重负,还堪称‘讨狐猛将’呢。”

    狄玮听了目瞪口呆:“我怎么觉得这么多年,我看的都是假聊斋?你们说的这些太毁三观了吧?”

    萧鹏冷笑:“这就毁三观了?这些只是开胃菜,不然我说聊斋是天下第一污书?还有更重口味的故事呢,比如《青城妇》,传闻在当地经常出现丈夫婚后暴毙的怪现象,犯罪嫌疑人都是蛇与人生出的孩子。这些善良的女孩并不知道,自己在欢爱的时候下体会无意伸出蛇舌,会通过男人小丁丁吸取阳气。让男人‘阳脱立死’。”

    杨猛接话道:“狄玮,你可要小心点,这个死法可有点惨呢。你万一碰到个《青城妇》,那可就不好玩了。蛇舌头顺着小弟弟伸进去,靠,光想想都让人毛骨悚然。”

    狄玮伸出胳膊:“你们别吓我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你们看,你们看。”

    萧鹏哈哈大笑:“你看你这个小胆子吧,我跟你说,在聊斋里面,各种各样的小故事多了去了,这蒲松龄放到今天,绝对会因为三观不正被查水表!”

    狄玮来了兴趣:“还有什么三观不正的故事?”

    萧鹏想了想说道:“那简直是太多了,什么《人妖》,讲述了色迷心窍的万宝君掳掠妇女,意外收获一个美女,但却发现是男子乔装的伪娘,原来对方是一个名叫二喜的异装癖,喜欢男扮女装做污污的事情,这俩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在弄巧成拙之下,万宝君竟然被二喜的美色迷惑,将其阉割了留在身边服侍,别问我这是为什么,我只能说,这就是爱情。”

    杨猛继续补刀:“狄玮,你今后泡妞的时候可一定要注意,先检查清楚和你约会的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不然小心中枪。”

    狄玮投降了:“猛子大哥,咱别每次说故事都拿我当反面教材好不?我错了还不行么?我回去给你介绍妹子还不行?”

    杨猛一听,一脸欣慰的点了点头:“你早这么说,我早就放过你了。”

    狄玮欲哭无泪,原来你这么批斗我是因为我没给你介绍妹子啊。早说早找妹子堵住你的嘴了。。。。。。

    萧鹏点上一根烟,继续说道:“有了伪娘,一定也有伪郎了。像《商三官》里面的故事,就是一个富商看上了一个貌美的唱曲少年,百般调戏并邀其留宿。谁知道大半夜还没开始办事,唱曲少年抽出剑就把那富豪怼死了,然后自己上吊自尽。原来那个少年是仇家的女儿假扮的,堪称清朝孝义版的花木兰,你看现在那些电视动漫都兴玩性别转换,其实都是蒲松龄老爷子玩剩下的。”

    杨猛笑了:“蒲老爷子可是玩的都是先锋派,比如说‘形婚’你知道吧?”

    狄玮点头。‘形婚’就是形式婚姻,就是两人办理了法律上的结婚手续,不过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没有实质内容,例如有人为了移民,或者是男同、女同为了掩人耳目组建家庭等。

    “聊斋里的《封三娘》讲述的就是‘形婚’的故事,就是一个富家女范十一娘和狐妖封三娘,两人在盂兰盆节一见倾心交换信物,两位美少女对彼此燃起了熊熊爱火。后来范十一娘在饱受相思之苦、家族阻挠之后,万念俱灰选择自尽,却被封三娘以法术救活,并与一接盘书生成亲。范十一娘虽然名义上已经结婚,但是为了留住自己的拉拉对象,甚至灌醉了封三娘与丈夫同房,说是效法娥皇女英侍奉舜帝,但是真正的原因是希望两个女孩子能永远在一起。”萧鹏淡淡的对狄玮解释道。

    狄玮张大嘴巴:“咱们的老祖宗这么牛叉?这简直是秋名山老司机啊,说开车就开车?”

    萧鹏笑了:“放到今天,蒲松龄的三观也是领导潮流的,什么bl百合双性恋一个都不能少,还有《侠女》,讲的是书生把美丽的男狐收为娈童,又倾心于女侠,干脆玩了个双性恋的故事。还有《嫦娥》,直接描写女狐亲吻仙女的脚:‘颠当仰首,口衔凤钩,微触以齿’,这凤钩就是形容女子小而弯的脚,这画面妥妥是恋足情-色百合大片!《狐联》也很有意思,说两位狐仙姐妹给书生出对联,‘戊戌同体,腹中止欠一点’,‘己巳连踪,足下何不双挑’,啧啧,这是两姐妹想要和书生混战呢。”

    “毁了毁了,我心目中的《聊斋志异》原来就是妖魔鬼怪的故事而已,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剧情?”狄玮瞠目结舌。

    “哈哈哈哈。”萧鹏笑了起来:“里面还有很多故事呢,比如《香玉》,讲的是一个男人和两颗花不得不说的故事,当然,按照我的观点,最猛的还要说是《莲香》。”

    狄玮急忙问道:“《莲香》?那是讲述什么故事的?”

    萧鹏解释道:“其实说起来,按照当年蒲松龄生活的那个年代,在某些方面,蒲松龄的三观还是挺正的。比如很多人说古代是一夫多妻制,其实不是的,准确的说法应该是一夫一妻多妾制。小妾和正妻的地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无论在人身自由上还是爱情上,都没有选择的余地。但是在蒲松龄眼里,爱情是可以多角恋的,也是可以相互平等的。”

    狄玮无语:“靠,多角恋还特么的三观正?你这是搞笑么?”

    萧鹏耸肩:“你要考虑当时他生活的年代不是?比如《莲香》里,就说一个书生爱上了两个女子,一个是有‘倾国之姝’的ji女,一个是‘亸袖垂髻’的小萝莉,前者是狐妖,后者是女鬼,两个人互相吃醋单绝不害命,后来书生因为被女鬼夺去了精气日渐消瘦,狐妖就历尽千辛万苦找到药引。那描写的叫一个香艳,除了狐与鬼共侍一夫的三角恋,还有恋足剧情,结尾还有美女唾液做药引的绮艳情节:狐妖找到的药一定要女鬼的唾液做药引才行,女鬼知道非常害羞,狐妖是这么说的‘此平时熟技,今何吝焉’,意思就是说你平时嘴上技术好的很,今天就不要吝啬了。”

    “别剧透,我还在看呢!”杨猛抗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