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巧遇前老板
    狄玮快疯了:“这么多材料还是对付对付?”

    萧鹏正在喂‘小强二等兵’,听了狄玮的问题,笑着答道:“真要做的话,茭白、毛豆、紫菱、黄瓜、河虾、梨都要有,鸡蛋也不是最好的选择,不如鸽蛋,所有有皮有壳的全部都要去皮去壳,去除农药残留,还要根据季节不同考虑添加剂,什么蛋白质、花粉、蜂王浆粉、复合氨基酸水、、葡萄糖溶剂和电解质水等,这里学问也深的很,什么季节加什么都很有讲究,加错了也不行,比如蛋白质就不适合早摄入,容易让蟋蟀退食减少斗性等等,这里水太深了,三句话两句话真说不明白。”

    “那个。。。。。。两位大神,你们帮我出战蛐蛐比赛如何?我掏出场费!”狄玮可算找到了赢得比赛的好办法了。“冠军可是三十万奖金呢。我只要个冠军名头,奖金都是你们的。你们觉得如何?”狄玮道。

    杨猛耸肩:“狄玮,你觉得我们手里拿着这么一只虫王,在宁阳县呆两个月能赚多少钱?”

    狄玮却摇头:“你们在这里跟人斗蛐蛐,这都不是长久之计。不是正规的比赛,人家说你们给这小虫喂兴奋剂赖账怎么办?”

    萧鹏一愣,这倒是真的。万一有人不认账怎么办?

    看着萧鹏思考的表情,狄玮趁热打铁道:“其实那些奖金不是最重要的,中间比赛的时候都是带彩头的,别忘了,去参赛的也都是不差钱的主不是?那么多参赛者里,我算穷人呢。”

    萧鹏想了想,这办法倒也不错,总比非法赌博强多了:“你们的比赛什么时候举行?”

    狄玮一看有戏,急忙说道:“两周后比第一轮。不过好像要求每人最少有一把蛐蛐。”

    萧鹏道:“那行吧,不过所有的蛐蛐所有权都要是我的,我去买蛐蛐。”

    “行!没问题!”狄玮答应了。

    杨猛在一旁吃饭,听到这话也有点不解:“萧鹏,怎么答应他了?”

    萧鹏笑答道:“合法的比赛总比非法赌博强吧,放心,收入少不了的,最起码安全许多,不用担心有人说咱们非法聚赌不是?明天早晨,咱俩挑两把蛐蛐去。”

    杨猛皱眉:“他们如果是比一把的,咱们这里就一只‘小强’,能行么?”成把的比赛一比就是十只,那可是团体赛,只有一只虫王可是不够的。

    萧鹏笑道:“相信我好了,明天早晨你去去挑两把虫,到时候比赛的时候你去打草。咱们去大杀八方去。”

    “我挑虫?”杨猛皱眉。

    “嗯呢,还是你教我怎么斗蟋蟀呢,当然你去挑了。”萧鹏道。

    杨猛哭丧着脸:“咱们的钱够么?现在兜里一共三千多块钱,买一只八厘虫都买不起呢。”

    狄玮笑道:“买什么八厘虫,超过五十块一只的不买,凑两把就行。”他现在可是有秘密武器,自己这个神奇的戒指,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没有开发?其实他都想随便回去抓几只蛐蛐就行了,不过考虑到狄玮在身边,还是在这里买点虫吧。

    第二天一大早,杨猛就出去挑蟋蟀去了。萧鹏起床后,推着狄玮一起去了集市,看看杨猛的收获如何。

    狄玮问道:“我们没有大虫能行么?”

    萧鹏笑道:“有小强去战大虫不就可以了?别紧张,我不可能跟钱过不去不是?”

    狄玮还在担心,却听到蟋蟀集市上响起了鞭炮声。“这是什么意思?”狄玮问道。

    萧鹏答道:“当卖出价值上万的蟋蟀,或者收到价值上万的蟋蟀的时候,就会放鞭炮庆祝一下,同时也是为了吸引客户,一种宣传手段而已。”

    在宁阳集市上,有两种摊位,一种是卖蟋蟀的,一种是收蟋蟀的,送到外地转手销售,每年至少十万人在蟋蟀最火的两个月来到宁阳县购买蟋蟀。有人干脆直接在这里摆摊收购蟋蟀回去卖钱。

    “咱们去看看热闹去?”狄玮提议道。

    “行啊。”萧鹏也想去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蟋蟀买了过万。还没走到地方,就听到又放起鞭炮声,放眼望去,还是刚才放炮的那家蟋蟀摊。萧鹏两人没到地方,那边已经放了三次鞭炮,看样还要继续放下去。“这是来土豪了啊。”萧鹏感叹道。

    两人还想往前凑,杨猛却一脸怒色的走了过来:“猛子!怎么了?”

    杨猛冷哼道:“你知道我看到谁了?”

    “谁啊?”萧鹏问道。

    “咱原来老板!”杨猛冷哼道。

    “老的小的?”萧鹏追问。

    “小的,如果是老的我肯定藏起来敲他黑砖了。”杨猛满脸不屑说道:“不过,就算是小的也不愿意看他,爷俩比j8------一个吊样,说白了爷俩是一丘之貉!”

    他们原来马场有两个老板,父子两人,大老板叫黄光耀,要不然说老人会起名字,他就是做灯具生意的,别小看这灯具,你架不住人家做的强做的大,狠狠发了一笔,是绝对的灯具大王。

    而大老板年轻时曾经在西部插队,所以十分喜欢马,现在有钱有闲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了,就开了一个马场,不管是三项赛,还是速度赛马都有所涉猎。

    不过毕竟岁数大了,还有自己的生意,所以马场那边生意无法完全顾及,成绩只能说是一般,现在他儿子大了,就交给他儿子打理。

    说到他儿子,有个十分响亮的名字:黄鹤!

    黄光耀当年也算是文艺范的男人,给儿子起名单字一个鹤,毕竟鹤在中国文化中有崇高的地位,特别是丹顶鹤,是长寿、吉祥和高雅的象征,常被同神仙联系在一起,所以又称为仙鹤。

    而配上他的姓,这就更有深意了,要知道,在武昌蛇山的黄鹤楼,那更是被誉为江南三大名楼之一,自古以来文人墨客写了无数的诗词歌赋歌颂黄鹤楼。黄鹤从小一直被人夸奖有个好名字。

    这一切直到一首《江南皮革厂倒闭了》流传大江南北,黄鹤的噩梦就开始了,就连朋友都调侃他:“喂,你小姨子呢?”时至今天,黄鹤听到‘小姨子’一词,都气的浑身发抖。

    黄鹤从小被父亲送到英国留学,现在毕业回国,也因为英国是全世界马术三项赛比赛最白热化的地方,所以就直接打理起父亲的马场了,准确的说是一边参赛一边养马,专攻马术三项赛。不过受制于水平有限,每次参赛也就是凑凑热闹。不过即使如此,仍然乐此不疲。萧鹏被电伤的呃时候,他正在日本寻找好的种-马。

    这次萧鹏受伤,赔偿金什么的连给也不给,直接把萧鹏给fired了,气的杨猛也离职,虽说这事是黄光耀办的,但是萧鹏二人能给他们好脸子看么?

    看意思他这是又要开始玩斗蛐蛐了?该死的富二代,还真不差钱呢!什么贵买什么。

    狄玮好奇追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听了两人的解释,狄玮想了想:“黄鹤,你们说的是黄鬃马场的黄鹤么?”

    萧鹏倒不怀疑两人认识,有钱人有他们的圈子,或多或少都认识。于是萧鹏点头:“恩,是他。我和杨猛原来都是在黄鬃马场工作。怎么,你们认识?”

    狄玮也没问为什么两人离开:“哦,原来朋友办轰趴,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萧鹏听了直撇嘴,还轰趴,说白了就是美国人最喜欢的home-party,其实就是凑齐一群人回家瞎胡闹,还美其名曰是:时尚,有钱的在在家别墅玩轰趴,没别墅的租个别墅也要凑个热闹。

    去他妹的时尚吧,根本就不是一个国情下的产物,完全就是照猫画虎,那感觉就像是书里写的,最早的中国裁缝学做西装,上面有个补丁也要照着做上去。在中国所谓的轰趴,就是一群人胡乱折腾房子而已。真以为起个洋气的名字,参加个几次轰趴,就算自己进入上等社会了?

    偏偏让人无语的是,在中国只要有人举办轰趴,绝对不怕没人去凑热闹,特别是妹子们,如果听说有人办轰趴,削尖脑袋也要往里钻。要不然傍大款,要不然赚大钱,某盛宴不就是这么个情况么。

    知道是黄鹤买的蛐蛐,萧鹏也没兴趣继续凑热闹了:“你都买好了蛐蛐么?”

    “恩。”杨猛扬起手里的编织筐:“两把多点,还有一堆雌蟋蟀,好好比一次是够了。”

    “那行吧,咱们回去吧。”萧鹏转身准备离开。

    “好嘞。”

    就在两人刚准备回家的时候,却听到背后有人叫住了他们“猛子!萧鹏!你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两人对视一眼,连看都不用看,在这里能叫住两人的,肯定是黄鹤了。两人回头,果不其然,黄鹤站在他们背后,身边还有个女孩挽着他,个子不算矮,但是顶着一个大饼子脸,长得特像日本模特戴文青木,就连脸上的雀斑都像!真不知道他是什么审美观。

    杨猛还板着脸,萧鹏倒微笑着答道:“哎呀,黄老板,在这里也能碰到你啊,没办法,自从让你们马场一分不拿扫地出门,我们也要混碗饭吃不是么?”

    黄鹤一愣:“我们什么时候把你们扫地出门了?我还以为你在医院里呢,原打算从这里回去后去看看你呢。”

    萧鹏倒不相信黄鹤的话:“是么?那正好我们在这里见到了,不用劳烦黄大少爷再跑一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