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大胜回家
    猛子快哭了,从集市上这头跑到那头,挑了接近半个小时,才买回来一只蟋蟀。是一只六厘八毫的枯叶青麻种蟋蟀,取名‘小强三号’。

    王老板这次也没有轻敌,并没有用黄鹤的蛐蛐,而是拿出了自己精心培养的一只‘黑头金赤’,这只蟋蟀是他刚入秋时候抓到的,非常善斗,已经在镇上赢了六场了。要知道,这可是刚入秋,这个成绩可是高的惊人。哪怕在宁阳县,这只蟋蟀也是大名鼎鼎了,曾经有人出价二十万王老板都没有卖这只蟋蟀,当人们知道是这只虫出战时,围观的人群更是发出了热闹的欢呼声。

    不过几分钟后,欢呼声变成了尖叫声。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只价值几十万的虫王,就被杨猛随便挑来的一只蛐蛐直接的咬断了一条腿?

    现在如果说宁阳县谁名气最大,那绝对是杨猛,无数人追在他身后,高价雇他为自己挑虫,不过用杨猛的话说是:“打死他也不挑蛐蛐了。”特别是他知道他挑的虫竟然一共赢了一百万之后,更是吓坏了!

    一百万啊!赢了还好说,输了的话自己的罪过可就大了!现在让他挑蛐蛐,压力太大了。

    萧鹏却毫不在意,他现在可有bug在手,随便挑只虫就能大杀八方,他现在郁闷的是,黄鹤最后一场竟然没压钱,不得不说,黄鹤是个很理智的男人,知道进退,第三场不管王老板说什么,他就是不压钱。事实证明,他是明智的。不然以他的性格,肯定又要掏出一百万!

    对他来说,一百万倒不是拿不出来,问题那面子丢的可就太大了。三战皆负?他退了一步,虽说丢了面子,但是省了一百万!这可不是小数目!

    萧鹏现在倒也有钱了,算上赌约分成,带上‘出场费’,兜里多了四十五万!

    按理说,后来黄鹤和狄玮对赌的五十万,狄玮是可以不给他钱的,但是狄玮还是分给萧鹏十五万!他还指望着萧鹏二人给自己拿冠军呢。反正钱是自己赢来的,他也不在乎。来一次宁阳赚了七十万,他现在恨不得把萧鹏二人供起来!这尼玛是财神爷啊!

    黄鹤非常郁闷,又买了两只虫独自离开。注意,是独自。‘戴文青木’被他毫不犹豫的扔到一边了,本来没什么事,几分钟害自己输了一百万!这价钱够自己去日本找‘大震撼’配一次种了!这女人不能要,绝逼赔钱货啊!

    “哇哈哈哈哈哈,萧鹏,杨猛,我现在简直感觉就像做梦一样!我现在特别感谢那个叫什么来着的女主播和那个单涛的痞子,如果不是他们,我还认识不了你俩,你们简直是我的福星啊!”狄玮现在笑的合不拢嘴,直接能看到后槽牙。“我现在才知道,什么叫走运?遇见对的人就是走运!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挨了一顿揍,遇见两个明白人。啧啧,也该着我走运了。”

    萧鹏开着车,看着坐在副驾驶的杨猛:“卧槽,你点够了没有?瞧你笑的那傻样吧!”

    “点钱点一辈子我也点不够。”杨猛手里拿着厚厚一摞钞票,脸上都快笑成花了。这钱算是两人的额外收入-------通过黄鹤,几人才知道,狄玮他们想参加的比赛只需要三只虫就可以了。多出来的十九只虫带回去也没意思,不如直接卖钱,哪成想一听杨猛的虫要卖钱,差点让人抢疯了,十九只虫卖了小三万。平均一只一千多,要知道,这都是五十块一只买来的,那可是狂赚一笔了。呃,杨猛挑蛐蛐还是很有水平的,那些蛐蛐绝对值五十块,但是值不值一两千,那就要另说了。不过杨猛对赚这笔钱毫无内疚之心,来宁阳买蛐蛐,本身就是个赌博行为。既然愿赌,就要有承担后果的决心。买虫时谁也不知道这虫是什么水平不是?

    萧鹏道:“看你那小家子气吧,咱现在有小五十万了,干啥不行?可以做个小买卖了啊。”

    杨猛白了他一眼:“做什么小买卖,赌蛐蛐咱就能发家了。”

    狄玮也点头:“对啊对啊,就这三只虫,感觉打遍天下无敌手呢!就靠玩虫你就能发达了。”

    萧鹏摇头:“男人劝赌不劝嫖,我对赌没兴趣。”

    狄玮劝道:“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小赌玩玩无所谓呢。”

    “赌就是赌!无所谓大赌小赌。”萧鹏冷哼道“我对赌可没有兴趣。”

    “那你怎么为什么不把我跟黄鹤赌钱赢来的三十万给我?”狄玮问道。

    萧鹏冷哼道:“那是我的出场费,又不是我赌来的,我可是讲原则的人。不是我的我一分不要,是我的谁也不能拿走。”

    狄玮和杨猛:“。。。。。。。”靠,别人赌钱你分成还好意思说自己讲原则?标准的还要当ao子还要立牌坊!特别是狄玮,更是郁闷的不行,感情现在我成了赌徒,你成了不赌的白莲花?

    狄玮摇摇头,把各种奇怪的乱想法扔出脑海:“你们两位回去后有什么想法?”

    “想法?”萧鹏不明白狄玮的意思。

    狄玮道:“我是说,我还不知道你们住哪呢?”

    杨猛道:“我们住在一个只有电没有水的地下室里。”

    萧鹏接话:“回去后首先就换个房子!一定要有热水器!要有空调!要有暖气!要有煤气!我实在受不了那该死的地下室了!”

    杨猛伸出大拇指:“没错,好主意!最好要有浴缸!可以躺在里面一边泡着一边喝啤酒的那种!”

    “好主意!回去我就找去!”萧鹏和杨猛击掌。

    狄玮坐在后座:“萧鹏,猛子,我倒有个建议。”

    “什么建议?”萧鹏问道。

    “反正你们也要帮我去参加促织比赛,可以直接住我画室么,虽然在郊区,但是有车也算方便,独门独院,有浴缸,还是双人的!”狄玮说话时的表情特鸡贼。

    杨猛听后把钱往兜里一装,对萧鹏道:“他说双人浴缸的意思是不是在暗示咱俩有什么关系?我可以先揍他一顿么?”

    “朕准了!如果不是在高速上,我现在就停车揍他丫的。”萧鹏道。

    狄玮急忙解释道:“误会啊误会!我是说可以跟妞一起的,那就是我特别搞那么大的浴缸的原因!”

    杨猛好奇道:“你的意思是住那里还可以带妞回去?”

    狄玮贱兮兮的说道:“那是当然,不然带妞去哪里?去开房?那哪能有自己家里放得开?”

    “走吧,先回去搬家!”杨猛直接拍板了。

    萧鹏笑道:“喂,是不是那大浴缸吸引你了?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现在怎么泡妞?”

    杨猛不屑的说道:“那还用问?用钱砸啊,那多简单。”

    萧鹏疑惑问道:“你不是说泡妞是要靠技术么?不是最看不起那些用钱砸的么?”

    杨猛点上根烟,想看傻瓜一样看着萧鹏:“废话,没钱才这么说,有钱了谁特么的还这么傻?”

    狄玮这时候却插话了:“二位,其实我有个事情一直不明白。”

    “什么?有话就直接问吧。”杨猛道。

    狄玮一脸疑惑的问道:“你们二位也算是有本事的人,为什么之前要屈尊在马场里面给马撸啊撸啊?”

    狄玮的问题倒把萧鹏二人问住了,萧鹏笑道:“我们算什么有本事?现在和平年代,谁特么的还靠拳脚身手闯天下?我们这样的,没有文凭没有学历,做个保安什么的差不多,在马场做取精工有什么奇怪么?职业无贵贱不是?”

    杨猛却接话道:“职业是无贵贱,收入可有差距。特么的咱们在马场呆一个月,辛苦赚的钱还赶不上他们随便买只蛐蛐的。”

    狄玮更不解了:“可是你们这斗蛐蛐的技术那么高,为什么不靠着这个发家呢?”

    萧鹏给出了答案:“首先,对我们来说,我们就不知道玩蟋蟀能这么挣钱。其次,这也只是个运气,毕竟不是每只虫都这么厉害,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有底线,不赌博。”

    狄玮好奇问道:“那像今天这样我赌钱,赌赢了给你分钱,那算不算你赌博呢?”

    “当然不算,我拿的是我的出场费,是合法收入。”萧鹏理所当然的说道。

    狄玮彻底傻眼了:“萧鹏,我也见过了不少人,你绝对是最不要脸的那一个!”

    萧鹏头也不回:“因为我有脸,所以我才不要脸,就你们这些没脸的才要脸呢。不过这次也要感谢你,这次去宁阳,我得到一个结论,完全可以玩着挣钱,我决定了,反正也有钱了,我要四处玩着挣钱!”

    狄玮听后却两眼小星星:“萧鹏,你这个主意真是太棒了!那也是我的梦想啊!你有什么打算么?带我一个呗?”

    “打算?到时候再说吧,现在考虑的是搬家的事。”萧鹏没有直接应下,他自己也没有什么目标,再说了,他可以信任杨猛,可信任不了别人。

    车子下了高速后,萧鹏先开车回到狄玮的小院,狄玮把房子钥匙留给两人后,自己开着阿特兹出去了,他要先找一下狄菁菁,单涛的事情他可没有忘记。狄菁菁办事可是一贯雷厉风行,他毫不意外狄菁菁能把这事办好,现在是他摘果子的时候了。

    而萧鹏二人,则开着牧马人回到了地下室,收拾好行李后,两人并没有急于回别墅,而是先去了菜市场!乔迁新居,必须要庆祝啊,最好的庆祝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大吃一顿。

    呃,杨猛喜欢和萧鹏在一起的原因,其实还有一个,那就是萧鹏的厨艺。

    萧鹏有不俗的厨艺,只可惜,只因为他没有厨师证,大酒店不要他,小酒店给钱少,自己想开饭店又没有本钱,谁让在中国,干啥都要有证呢?不过自己人一起庆祝,让萧鹏下厨,绝对是最明智的选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