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送财童子
    狄玮不解:“鹏哥,那就是个玩玩的妞啊,对我们这些人来说,这样玩的妞根本不会放在心上,都说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我们圈里可是深信这句话的。”

    萧鹏笑道:“女人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呵呵,你特么的到底是不是男人?就算女人真是一件让你穿过的衣服,你不穿了换成别人穿,你看着就是不舒服!男人就是这么贱!相信我,现在绝对是拉拢黄鹤的好机会,猛子,这事交给你了。”

    杨猛身手做出个ok的手势:“没问题。”说完像黄鹤走去。

    几分钟之后,就看到杨猛和黄鹤已经跑到一边坐着细聊了。

    狄玮目瞪口呆:“我靠,这猛子哥还真是猛子哥,他怎么做到的?”

    萧鹏耸肩:“你就当做是说话的艺术吧,反正他肯定有办法。回头我们看结果就行了!”

    “叮叮叮。。。。。”就在几人说话的时候,一个人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三角铁,敲了几下,声音还很清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各位先生女士,很高兴大家来到这里,我是今天的主持人潘佩宇。”拿着三角铁的男人自我介绍道。

    “切,老潘,啥时候轮到你来主持了?不嫌丢人啊!”狄玮在一旁起哄道。

    他的话语引起了共鸣,无数人哄笑起来:“对啊,老潘,你小子闲着蛋疼?在上面凑什么热闹?快下去吧。”

    潘佩宇听到后气道:“你们这些没良心的,你们以为我想干这闹心的活?要不是刘老大痔疮犯了,我才不接这活呢,狄玮,我听出来了,就你小子叫唤的起劲!我跟你说,再起哄的话老子可不管了!你来接这个烂摊子!”

    狄玮一本正经的说道:“算了,我想了想,这活还真就适合你干:没人比你还能白活!别废话了,快点开始吧,我今天就是冲着冠军来的!”

    旁边的人听了狄玮的话倒有人喊了起来:“小玮,几天不见,你倒越来越会吹牛了啊,一会儿咱俩先来场,从你这里赚点零花钱也好啊。”

    “别跟我抢,狄玮交给我处理。小慧,一会儿看哥赢点钱,给你换个新包包。”

    “别啊,送财童子是我的,今天该轮到我小发一笔了!”

    萧鹏听了歪头看向狄玮:“小玮,你到底咋混的?你这都是什么形象啊?送财童子?”

    狄玮脸一红:“那都是他们胡说八道开玩笑呢。”

    蔡俊伟毫不犹豫的给狄玮拆了台:“鹏哥,你是不知道,狄玮被人称为送财童子是有道理的,他的运气已经出名了,哥几个一起,只要玩赌的,他就从来没赢过。石头剪刀布都能连输二十七场,玩骰子连输三十八场的男人你真伤不起啊。”

    “这么看输的也不多么,最后还是赢了呗?”萧鹏道。

    “哪赢了,每次最后是他自己输太多,把自己灌醉玩不下去了。”蔡俊伟道。

    萧鹏看着狄玮:“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把这次比赛的冠军看的这么重了,奖金一点也不要,原来你这混的这么惨啊!是不是做梦都想赢一次?”

    狄玮却也不在乎了:“没错!今天我就要来大杀八方了!鹏哥,猛子哥,我能不能翻身就指望你们了。你们可要尽全力帮我啊。”

    萧鹏笑道:“放心好了,我们这是帮自己,毕竟我们可是需要这钱的。”

    狄玮讪笑道:“我们这是双赢,双赢!”

    几人还在那里小声聊天的时候,分组已经结束了。一共十六人参赛,狄玮是第三个上场的,他的对手不是别人,正是刚才做主持的潘佩宇。

    看起来今天来这里的人很多,其实核心圈子也就那么不到二十人。十六组参赛选手,已经不少的了。不过没想到潘佩宇也参赛,他不是主持人吗?

    “老潘!你不是主持人么?怎么也来参赛了?”

    “靠,老潘,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做主持人了!你这是名正言顺的想要作弊啊!”

    “没错,你特么的就是为了和狄玮对战才当主持人的!你丫的这是以权谋私!”

    “到了下一轮等哥来灭了你!你狄玮多少钱我让你吐出来多少!那钱是我的!”

    “我提议干脆来个败者组比赛吧,这样可以多坑狄玮一笔。”

    “附议!这个提议不错。最好都跟狄玮来一场。”

    “喂,真那样的话,就算一场输十万。十五场下来也就是一百五十万呢。你们这是让狄玮大吐血么?”

    “怕什么?反正小玮穷的就差钱了。拿不出来也没什么关系,他画廊那房子我可盯了好久了。把那房子卖给我行了。”

    “你肯定要趁机杀价了,狄玮,画廊卖给我,我不杀价,给你个好价钱。”

    “喂,你们话题转移的太快了,我们不是在鄙视老潘营私舞弊么?怎么扯到画廊身上了呢?”

    “对对对,老潘,你特么的以权谋私!赢了你要请客喝酒的!”

    狄玮看着潘佩宇,倒也不生气:“嘿,老潘,你也忒不地道了吧?”

    潘佩宇耸耸肩:“这几天新泡了个电影学院的妞,花销有点大,这不到处找办法找补找补么?你也泡过不少电影学院的妞,你懂得。。。。。。”

    狄玮无语了,萧鹏又好奇了:“喂,你们为什么整天泡电影学院的妞?就因为长得漂亮?比她们漂亮的多了去了,还难泡花费还多。值得么?”

    狄玮小声答道:“投资你懂么?这也算是投资!你想啊,万一她们今后真成了腕了,再想睡她们不就难了?相比起来,现在容易多了。你想想,万一到最后她们真出名了,你和朋友一起喝酒看电视,电视上突然出现一个女的,你一指:‘这妞我睡过’。啧啧,面子里子都有了!”

    萧鹏捂额头了,真不明白这些人的脑回路,这特么的也太有耐心了吧。难怪现在不少电影学院的学生最后都演不出来,有的还没出校门就变成了别人的金丝雀了,丫的绝逼是目光短浅!

    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钱是好东西,有几个人真正能在金钱面前保持足够的理性呢?都说儿子穷养女儿富养,这女儿富养的原因,就是让她们有足够大的视界,别被眼前的三瓜俩枣蒙蔽,选择错误的路。

    萧鹏为那个被潘佩宇盯上的电影学院的妞点蜡了。啧啧,万一两人亲密的时候拍下点什么,就算今后那妞真的出名了,这要拿多少钱往回买过去。。。。。。

    “开赛了开赛啦!”潘佩宇的声音把萧鹏的思绪拉回到现实:“让我们有请上半赛区第一组选手,强子对陶老三。”

    因为比赛人员并不多,所以今天的比赛是轮流来比的,还分上半区下半区,每人可以多准备蛐蛐,不过只允许三只蛐蛐出战。三局两胜,赢了的进下一轮。大家都是熟悉的人,所以称呼起来也简单,都叫绰号。萧鹏现在算是理解狄菁菁说的那句话了:什么古风促织比赛,丫的就是一群闲的没事的富二代给自己找个乐子而已。萧鹏和猛子两人坐在一起,喝着饮料盯着大屏幕,看着比赛直播,这样看的更清楚。

    “猛子哥,你看这俩蛐蛐哪个强?给我透个底。”狄玮凑过来了,在他眼里,杨猛看虫的水平可是神级的。

    “你想要干什么?”杨猛反问道。

    “有庄家开盘的,我想要押两场。”狄玮嘿嘿笑道。虽说比赛规定每场没人投注只能十万,但是并不拒绝他们去押别人的虫不是?

    萧鹏白了他一眼:“押自己的虫就行了!别瞎押别人的虫!又不是猛子打草,再好的虫也不一定能发挥出真实水平。”

    萧鹏说出这话,自己都为了自己说话水平高而点赞,一方面又断了狄玮的念头,一方面又暗暗捧了猛子一把。

    像萧鹏这样暗捧猛子,其实受益者也是自己。俗话说的好,物以类聚。同类的人才能相处在一起,在外人眼里,猛子水平高,萧鹏自然也不差。所以出门在外,朋友间互相暗中抬轿,好处可多得很。

    说完这话后,萧鹏就一脸认真严肃的样子,去盯着大屏幕看比赛了。

    对他来说,这绝对是装腔作势,让别人以为他是在观察对手情况,认真对待比赛。而事实是:萧鹏根本没把这些对手放在眼里。这几天它研究自己的戒指已经有点心得了,他有信心自己的三只蛐蛐绝对会赢。

    强子和陶老三的这场比赛,就比赛场面来说很是精彩!都是些不差钱的主,买来的蛐蛐档次自然也很高,两只虫都是八厘左右。双方蛐蛐水平接近,撕咬的甚至精彩。最后强子的蛐蛐技高一筹,在最后一场抓住陶老三的蛐蛐的一个失误,咬掉了他的蛐蛐一条腿,由此获胜。

    不过强子却并不开心,因为他赌输了。。。。。。他投注自己的蛐蛐三连胜。结果最后成绩是胜负胜。陶老三虽然输了比赛,但是却笑得合不拢嘴,因为他赢了赌局!他用的是田忌赛马的策略,把自己最好的虫放在第二场,单押这一场的胜利,结果他就赢了!

    玩蟋蟀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就因为里面的投注花样百出。比如说这一场,如果强子三场都是单押注自己的蛐蛐胜,那他是赢两场输一场,还是赢钱的。可是那样赔率太小。每个人都限下注十万不是?他想以小博大,押个三联。结果钱没挣到,十万就这么进去了。

    他能开心么?幸好还可以押别人,再接再厉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