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分赃
    “鹏哥,这是什么啊?”看着萧鹏手里厚厚的一摞文件,不解问道。

    萧鹏也是一脸迷糊,看着杨猛:“你跟黄鹤怎么谈的?他明明赢了钱,怎么溜得比兔子还快?”

    杨猛耸肩:“谁说他溜了?他应该去看热闹去了。你不想看看那个魏琛和雀斑脸的故事?至于你手里的文件,打开看看不就知道是什么了?”

    萧鹏打开文件夹,抽出里面的文件一看,吹了声口哨,狄玮问道:“到底是什么啊?你这么开心?”

    萧鹏递给他:“自己看。”

    狄玮接过文件一看:“美系纯血马?两岁?所有者萧鹏和杨猛,寄养在黄骠马场?获得国内竞速冠军两次,两次三项赛冠军?总奖金额一百二十万人民币?这是证明和获奖证书。”狄玮对‘夺冠’一词非常敏感。输太久了,碰到什么都想赢。

    萧鹏跟杨猛击掌示意:“狄玮,那些获奖证书啥的都是以黄鹤马场名义开的。你想开多少开多少。猛子,这事办的漂亮。现在咱们可以衣锦还乡了。”

    “你们要回去?”狄玮不解。

    萧鹏点头:“当然要回家看看了,赚到钱了不回家显摆显摆?那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快中秋了,几年中秋都没回家了,今年回去看看。”

    狄玮略一思考:“既然如此,鹏哥,我送你一份礼物。”看着萧鹏疑惑的表情,狄玮把那辆牧马人的车钥匙递给萧鹏。“你们路上总要有辆车不是?一会儿咱们去过户去。”

    萧鹏接过车钥匙:“那你呢?”

    狄玮晃了晃手里的车钥匙:“我有新入手的骑士十五世!”

    萧鹏笑道:“那可是个喝油的祖宗,百公里五十八个油呢。有那钱干什么不行?用在给车加油上?跑不到三百公里就没油了,叫谁能受得了这玩意?”

    狄玮笑着摆手:“猪头都有了,还买不起葱花么?不冲别的,就冲这是从魏琛手里得来的车,我也要给我爹好好显摆一番,玛德让他欺负了二十多年了,终于让我找回一次场子来!对了,我刚给你转了一百万,算是今天的奖金提成。一会儿还有三十万冠军奖金,绝对够你们回家潇洒了。”

    潘佩宇这时候走了过来,直接递给狄玮一个玻璃奖杯“拿着,这就是冠军奖杯,咱们撤退吧。你还想在这里吃午餐么?”

    “这么简单就结束了?”萧鹏不解。

    狄玮点点头:“就是找个理由聚聚见见面,比比谁带的妞漂亮,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合作的生意,聊聊最近有什么好玩的。每次我们的见面都是如此而已。如果是正规的聚会,我们会选择晚上而不是现在。这就是个碰头会而已。走吧,说不定还能看到魏琛的囧态呢,这可机会难得。”

    几个人一起说笑走出房间,却看到黄鹤拿着手机站在原地。看到狄玮等人出来,他微微一笑:“你们怎么才出来?好玩的事情都没看到。”

    萧鹏笑问:“有什么好玩的事情?”

    黄鹤晃了晃手机:“我已经录像了,加个微信,我发给你们看看。你们不知道,刚才魏琛刚一出来,大嘴巴就抽在季雯脸上了,把季雯都给打傻了。不过季雯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挠的那叫一个爽快,魏琛脸上那几乎都成了围棋棋盘了,横横竖竖都是血条呢。”

    黄鹤虽说嘴上这么说,但是萧鹏知道,这给看录像是借口,加个通讯方式才是真正目的。黄鹤这一下可赚了不少,这是准备进一步深交呢。

    不过即使是深交,应该也是和狄玮蔡胖子他们,而不是自己。不过他还是客套了一下,加上了微信。

    “狄玮,不知道你的蛐蛐割爱不?”黄鹤一边给狄玮发视频文件,一边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道。

    狄玮指着萧鹏道:“这可不是我的蛐蛐,是鹏哥的。”

    黄鹤这才重视起萧鹏:“哦?原来是萧鹏先生的?不知道萧鹏先生是否割爱呢?我会给你一个好价格的。”

    萧鹏耸肩:“不好意思,我如果要卖,早卖给狄玮了,也轮不到你。你想高价拿走这蛐蛐不就为了一个赌字么?黄鹤,你今天看我下注了么?”

    黄鹤倒一愣,回想一下,萧鹏今天还真没下注。

    萧鹏耸肩笑道:“你问狄玮就知道了,我是标准的劝赌不劝嫖的男人,我不喜欢赌博,今天我拿的钱都是我的出场费而已。这几只蛐蛐的使命已经完成了,一会儿我就会把他们放回大自然好好生活去。”

    “放了?”听了萧鹏的话,所有人都是一副吃惊的样子,这三只蛐蛐能给萧鹏带去多少财富?怎么说放就放了?

    萧鹏道:“如果我真想用赌博挣钱,你觉得你们今天还有赚钱的机会么?”

    狄玮等人这才回过神来,是啊,如果萧鹏真想赌博挣钱,何必和他们几个在一起?自己赌就是了!赚的肯定比现在赚的多的多。

    萧鹏拍了拍狄玮:“兄弟,外财发不了家。如果不是我现在没办法,我也不会这样帮你赌钱的。”

    狄玮想了想后:“行,鹏哥,你说咋滴就咋滴吧。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走一步看一步呗。”萧鹏答道。

    狄玮也没追问:“那就这样,咱们现在先去给车过户去,黄鹤、潘佩宇,晚上咱一起找地方乐呵乐呵去!”

    潘佩宇道:“那行,晚上你请客。你赢的最多!”

    狄玮叹口气:“我请客倒是没问题,但是要说赢得多,那还是要说黄鹤吧?他赢得才是最多的!那该他请客!”

    黄鹤耸肩:“应该是发起人请客。”

    “得,绕来绕去还是绕回到我自己头上了,我请就我请,晚上咱们大家玩个痛快!”狄玮今天算是大获全胜。自然意气风发,牛的不行。

    萧鹏和杨猛对视一眼,恩,去玩玩也是很不错的。今天萧鹏可是收获巨大,一方面得到了一辆车赚了不少钱,而另外一方面,他对神奇戒指的应用有了新的进步:原来通过戒指可以给动物下达简单指令!今天的蟋蟀每场表现都有所不同,就是萧鹏在暗中下达指令。

    萧鹏也算开心的不行,目前已经知道的这个戒指更能有获取动物能力、强化动物素质、给动物下达简单命令三种作用,今后还要进一步研究探索这枚戒指,没有个说明书什么的,真是最讨厌了!

    几人给车办理好过户后,萧鹏名下已经有了自己的第一辆车:jeep牧马人,虽说这两门舒享版的牧马人车体比较小,但是3.6l的发动机和rock-trac分时四驱系统摆在那里,这车的越野能力不是一般的优秀。这车对狄玮这些人来说真不贵,全套办下来也就是五十万左右。但是对萧鹏来说,原来想买辆这车真是想都不敢想,现在有人直接送自己一辆。

    不过不管怎么说,他现在也算是有车阶级了,心情还真的不错。

    回来路上,他的心情不错,杨猛却不怎么开心,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叼着烟一言不发。“咋了兄弟?你这是让人煮了?怎么一副不开心的样子?”

    杨猛悠悠说道:“我看到黄鹤我就想起来你当时躺医院里的事情,咱也算给那马场干了好几年了,说让咱滚蛋就让咱滚蛋,现在却要玩什么一笑泯恩仇?晚上还要一起喝酒玩乐?老子可真做不到那么大气,不折腾折腾他们我浑身难受。这口气不出,那酒都是酸的!晚上找个机会敲他闷棍如何?没事,这事我自己就办了。”

    他们说好晚上一起去玩,不过除了他们四个外,还有潘佩宇和黄鹤,潘佩宇本身和狄玮是好朋友,一起玩也无所谓,这黄鹤想和狄玮拉近关系,晚上也要一起玩。刚才还很热情的找人帮萧鹏办过户手续之类。但是杨猛对萧鹏受伤就被开除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说实话,萧鹏对这事也很不舒服,自己这算是工伤,结果在医院里,不说赔偿什么的,直接把自己给开除了?没错,一匹纯血马死掉了,但是在你们眼里,我们这些工人的命还没有一匹纯血马值钱么?

    呃。好吧,在那些大老板眼里,一个工人的价值还真没有一匹马值钱。

    想到这里,萧鹏心里也不舒服了。对啊,把我们像垃圾一样扔出来,现在让我们像没发生一样忍了?不好意思,萧鹏的修养可没有告诉他受了委屈还要默默忍受。必须要整整黄鹤!

    不过。。。。。。敲闷棍就算了,毕竟现在都是文明人。

    “猛子,报复是应该的,不过咱就别去敲闷棍了。毕竟现在咱们名下的马还在他们马场呢。闹得太僵不太好。”萧鹏耸肩道。

    杨猛冷哼一声:“不闹太僵?那怎么报复他?让我用眼睛瞪死他?”

    萧鹏开着车,对杨猛做出个抽烟的姿势,杨猛点上一根烟,递给萧鹏。狠吸一口后吗,萧鹏笑道:“这些有钱人最重视什么?钱?女人?都不是!他们最重视的是面子!咱要报复,也不用打他,也不用骂他,让他丢把面子就行了!”

    “你想好怎么做了?”杨猛问道。

    萧鹏狡狯一笑:“我已经想好办法了,一会儿停好车,我去找狄玮,这事还需要他帮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