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家门口的闹剧
    “喂,萧鹏,你昨天晚上为什么把黄鹤放进来?让他在外面挺好的不是?”杨猛开着车不解问道。

    第二天一早,几人回到狄玮的住所换好衣服,两人开始往家里赶。现在有本钱回家显摆了,两个人当然在这里待不住了。

    萧鹏乐呵呵的说道:“得饶人处且饶人,就他那个性格,这事已经够他窝囊十年了。”说完放倒了副驾驶座椅“我睡会儿,到了之后告诉我。昨天睡得太少了。”

    杨猛比出中指:“我特么的睡得不比你多,你这是拿着我当苦力了。”

    “你说对了。”萧鹏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躺的更舒服一些。

    杨猛嘟囔道:“我一会儿就把车开沟里去,看你怎么睡!”

    萧鹏回了一个中指,呼呼睡去。等他醒来的时候,车子已经停下了,杨猛站在一旁抽烟,看到萧鹏醒来,杨猛一副开心的样子:“我靠,你终于醒了,我差点打电话报警了。”

    萧鹏愣了:“怎么了?”

    杨猛道:“你已经睡了十个小时了!怎么叫你都叫不起来,可把我吓坏了。你特么的属猪的这么能睡?”

    萧鹏也一愣:“我睡了十小时?你在逗我吧?”

    杨猛道:“我特么的怎么逗你了?你不会看看表,看看天?你看咱们已经到哪了?”

    “呃,我们已经到家了?”停车的地方正是杨猛家附近。

    杨猛把车钥匙扔给萧鹏:“自己开车回家吧,路上开车小心点,我们电话联系。”

    萧鹏迷迷糊糊的接过车钥匙,看着杨猛离去,萧鹏满是不解,我怎么这么能睡?想了一下,唯一能的解释,那就是使用戒指的代价?

    今后有机会在求证这个事情吧,现在他要做的是赶紧回家,恩,还能赶上晚饭呢。

    还没到家,萧鹏远远看到一群人正在堵着自己家门。这是干什么呢?萧鹏按了几声喇叭,人们让开一条路,萧鹏这才把车停下。

    “二叔,二婶,你们干什么呢?”萧鹏一愣,这群人里竟然有自己的二叔和二婶。

    萧鹏有两个叔叔,不过平时都没怎么来往。他们怎么会来自己家?

    说起萧鹏有两个叔叔,都不是让人省心的家伙,小叔萧风国在监狱里,当年判了个无期,后来改成十六年,已经在里面十多年了。

    而这个二叔萧风民也是个奇葩,和二婶已经离婚了,可是离婚不离家。他这一辈子就让萧鹏的二婶吃的死死的。自从萧鹏父亲过世之后,两边就没有任何来往,不知道他怎么来了?

    看到从车里下来的是萧鹏,萧鹏二叔也一愣:“恩?萧鹏?你怎么回来了?”

    萧鹏还没回答,就看到房门打开,只见老妈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冲了出来:“你们有事冲我来,别特么的牵扯到我儿子。”

    萧鹏一愣:“妈,你这是干什么呢?”

    萧母一把抓住萧鹏,把萧鹏往房间里推:“儿子,你回房间里去,这事我来解决。”

    萧鹏无语,停住了脚步:“什么乱七八糟的?到底什么事?等一下,你是说这些人是来咱家找麻烦的?”

    萧母道:“你先回去,回头这事我们慢慢说。”

    “慢慢说什么啊,二叔,这些人都是你带来的?你这是准备来我家找麻烦?”萧鹏转头看向自己的二叔。

    萧鹏二叔没说话,但是站在一旁的二婶说话了:“萧鹏,我们不是来找麻烦,我们是来讲理的,你爷爷奶奶留下的房子归属问题,咱们要再谈谈了。”

    萧鹏白了一眼他二婶:“这是我们萧家事吧?我跟你谈什么?你现在除了是我二叔的前妻,和我家还有什么关系?二叔,你就说吧,你到底想干什么?”

    萧鹏的二叔用一个最合适的词汇来形容,那就是:窝里横。对别人没有什么本事,但是对自家人,那本事还是强横的很,听到萧鹏的话:“萧鹏,你怎么跟你二婶说话呢?”

    萧鹏冷笑道:“你先复婚我再叫她二婶,你先说你找这么多人来干什么?”

    萧风民道:“我们是来谈谈这老房子归属问题的。”

    “呃?”萧鹏愣了,他爷爷奶奶离世的时候,留下两套房子,一套是楼房,一套是这老平房。当时因为萧父离世,小叔在监狱里,二叔毫不犹豫的占下了楼房,把破旧的老平房留给萧鹏,现在怎么他又跑回来要这套老房?再说了,他想要也要不过去不是?遗嘱当时写的明明白白的。老房子是萧鹏的,而且他在楼房那边住了十多年了都,怎么突然又盯上这老房子了?萧鹏觉得自己有点懵。

    萧风民道:“萧鹏,我这次来,就是希望我们重新分配这个房子。”萧风民说出自己的目的。

    拿着住了多年的楼房换自己这都快倒塌的老平房?他脑子进水了么?萧鹏还不明白,突然一个灵感一闪而过!操!原来是这样!

    能让萧鹏二叔用楼房换平房,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要拆迁了!像这样的旧城改造,萧鹏家这样的老平房肯定会拆迁,那意味着有很多钱呢。

    萧鹏脸上挂着微笑:“二叔,你这么劳师动众,带着这么多人来,就是希望和我们换房子?你那边房子住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换?回去吧,房子我不会换的。”

    萧鹏的二婶听到又说话了:“这可由不得你,这房子可不是你自己的,还有你小叔的一份。我们这是代表你小叔来说话的!”

    “这里轮不到你说话!”萧鹏快气笑了:“奶奶走时一共留下两套房子,你们要走大的好的房子,还好意思说小叔的户口在我这?再说了,小叔就算户口落到我这里,那也要几年后,现在他还没有发言权!”

    萧鹏小叔进了监狱,户口已经从萧家销户了,要等他出狱重新落户才行,到时候到底是落到萧风民那边还是萧鹏这边,那还是一个问题呢,不过那也要几年后了,现在用小叔的事情来跟自己说话,他们还真能想得出来。

    萧风民听到萧鹏的话,冷哼道:“是不是好好跟你说话没用了?今天这房子你们换也得换,不换也得换!”

    听了萧风民的话,萧鹏的母亲举起菜刀:“我倒想看看你们到底要怎么做?想换房子?先问问这把菜刀答应不答应!”

    这可把萧鹏吓了一跳,赶紧从母亲手里夺下菜刀扔到一边:“妈,你别闹了,事情可没这么紧张。”

    这萧风民看到菜刀落地,反而来了精神:“哥几个别闲着了,咱们一起帮他们搬家,大家都轻点,帮他们把东西搬到我那里去。”

    萧鹏这才留意到,路旁停着一辆卡车,我去,这是都打算好了准备硬来了?

    还没等萧鹏回过神来,一只大手从身后搭上了萧鹏的肩膀,萧鹏头也不回,戒指瞬间变成马的样子,直接后踹一腿,就这样把人踹飞了。

    萧鹏回过头来,冷冷的说道:“你们这是想来硬的么?妈,你进屋里去,打电话报警。这里我来解决行了。”

    萧母掏出手机:“我进什么屋里?我现在打电话报警。”

    看到萧母要打电话报警,有人直接冲了过来,想要制止萧母的行为,结果还没冲到萧母面前,就被萧鹏踹飞了出去。

    看着萧鹏两脚踹飞两人,萧风民叫来的其余人蠢蠢欲动,想要冲向萧鹏。萧鹏却很稳重的摆了摆手:“萧风民给了你们多少钱你们这么玩命?我先告诉你们,首先,你们做的事情都是违法,现在我们之间的冲突,我打你们是白打,你们打我就要赔偿外加蹲监。你们自己决定对不对我们动手。”

    说完萧鹏看着萧风民:“二叔,不是我笑话你,你是不是傻?都特么的什么年代了你还化妆个黑社会?你以为这房子换了,你住在这里今后拆迁新房就是你们的了?你还要房屋过户,产权登记,你觉得我不去过户你有可能拿到拆迁款?有可能分到拆迁房?别特么的搞笑了。看你们还来了这么多人,是不是以为拿着这房子产权证就行了?你们真特么的傻!”

    说完之后,萧风民都愣住了,一脸疑惑的看着她的前妻,他不知道萧鹏说的是真假。不过他们还真以为拿到产权证就行了。他们也就是这么打算的。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指着他的前二婶说道:“这是她给你出的主意对吧?不懂法遇到了个软耳根,你们还真是两口子,行了,我也不跟你们叨叨了,快走吧。别在我家门口碍眼了。再告诉你们一点,就冲着你们在我家门口这一点,我现在就可以打电话报警了,你们这是非法聚众,拘留十五天再说,怎么有谁想进去么?我现在数十下,如果你们还在这里,我直接打电话报警!十!九!八!”

    萧风民脸上也紧张起来,指着萧鹏道:“行,你小子狠!这事没那么简单!我们走着瞧!”说完赶紧带人离开。

    萧鹏从地上捡起菜刀递给母亲:“妈,你看看多大点事情,还用拿菜刀么?菜刀还是用来做菜比较好。”

    萧母疑惑的问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么?什么拘留什么的。”

    萧鹏点头:“我刚才说的所有事情都是真的,不过怎么处理那就是两说了,至少因为非法聚众的原因抓起来可能性就不大。警察来了顶多把门赶走而已。说到底,还是他们胆子太小了。几句话就吓跑了,现在在中国,没有什么比欺负法盲更简单的事情了。”

    萧母听了萧鹏的话,一脸欣慰:“我儿子现在终于长大了。”

    萧鹏哈哈大笑:“不但长大了,还有钱了。可以孝顺老娘了!妈,看到那车没?那是我的!”

    萧母看了眼停在一旁的牧马人,不但没有开心,反而一脸担心之色:“儿子,我教育过你,有毒的不吃,违法的不干,你这是做什么违法的事情了?是诈骗还是什么?如果是骗来的就给人还回去,事情闹大了就不好了。”

    萧鹏眨了眨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