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黄鹤的邀请
    萧鹏坐在床边,拿着厚厚的一摞文件,跟母亲解释自己怎么养马驯马,怎么参加比赛,怎么拿的奖金,反正就是各种胡编一气,但是文件都摆在那里,这才打消了萧母的担心。

    知道萧鹏拿回来的钱都是正经八经的收入后,萧母从刚才的担心变成了欣喜:“哈哈,我的傻儿子终于长大了,晚上想吃什么?红烧肉?酱猪蹄?今天我来犒劳一下我的宝贝儿子,这是挣大钱了。这钱来的也太及时了,如果咱这里拆迁的话,算上我的存款,再加上你这些钱,看看买套好房子,给你结婚用。”

    天下绝大多数母亲都一样,眼里只有自己的孩子,当然也有少数奇葩,那还是少数。萧鹏和杨猛约好了,统一口径,都给家里二十万。没敢给家人太多,害怕家人担心,可就这样,这数目也让自己母亲激动坏了。

    看着母亲在厨房里忙活,萧鹏伸了个懒腰,躺在床上,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还是家里最舒服。

    萧鹏刚躺下,就听到有人砸门,萧鹏火大不已,这是二叔又回来了么?结果一开门,却看到杨猛站在门口,两个眼睛被人打了个乌青,活像个熊猫一样。萧鹏看到这,愣在原地:“呃?你这是怎么回事?”

    “猛子来了?”萧母走了出来:“呃?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杨猛哭丧着脸:“阿姨,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萧母一愣:“啊?这是萧鹏把你打成这样?不可能吧?”

    萧鹏一脸无语的看着母亲,你到底是不是我亲妈啊?一点不信任我啊,在你心目中我到底什么形象啊?

    杨猛对着萧鹏伸出手:“把那赛马的文件给我。我刚才一回家,直接转给我爹二十万,我还指望我爹能表扬我呢,结果他二话不说抽了我一顿,也不听我解释,非说什么人可以穷,但是不能没有骨气。”

    萧鹏让杨猛进屋,问道:“你没跟他解释解释?说这钱是参赛的奖金?”

    “我说了,结果他抽的更狠。说我还会撒谎骗他了,你说我冤不冤?你快把那些文件给我,我回去堵他嘴去。我这憋屈啊,给钱送钱还送出错来了。。。。。。”杨猛一脸委屈。

    萧母听着笑的不行:“这老杨啊,怎么做事这么冲动呢?也不听听孩子解释,你看打的这样,算了算了,我一会儿给老杨打个电话,跟他说说这事。”两家关系倒是很好,萧母和杨母是老同事,在加上孩子的关系,也算是世家交往了。

    萧鹏在一旁听了直撇嘴:“也不知道刚才是谁,也不相信我,还以为我这钱是搞诈骗搞来的。”

    萧母白了他一眼:“猛子,我这就给你爹打电话说说这事,你留在这里吃饭吧,我做了红烧肉和酱猪蹄!”

    杨猛听后两眼一亮:“阿姨,我和萧鹏在外面最想的就是你做的酱猪蹄和红烧肉,谁也做不出你做的味道来。”

    萧母笑道:“你们两个小馋猫。”说完直接拿出手机,打开免提,拨打了杨猛他爹的电话:“喂,老杨,你干什么呢?你看你把人家杨猛揍的,二十多岁的人了你说打就打?”

    电话里传来杨父的声音:“哼,他就算八十岁了,我还是他老子,你不知道他做事多气人!他今天回来带了二十万回来!就他这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样子,十年能赚下二十万就不错了!他怎么赚来的这钱?我们老杨家人穷可是志不短!走上弯路我就给他掰回来,免得还要进监狱看他!”

    萧母一脸无奈的看着杨猛,有这么一个父亲,杨猛能健康活到这么大,这已经可以算是生命的奇迹了吧。

    萧母干咳一声:“那个,老杨啊,你误会了,孩子们这是真挣钱了,他们兄弟俩投资了一匹赛马,夺冠好几次。奖金加起来一百多万呢。不过还有马场的份,所以两人每人分了一些,那些获奖证明和马匹所有证明都在我这里呢。你这次可真是错怪猛子了。”

    “呃。”杨父听了萧母的话,沉默了一下后,干咳两声:“好吧,这确实冤枉了那小子了。让他滚回来吧,我不揍他了。”

    杨猛听后倒喊起来了:“什么叫不揍我了?你要跟我道歉!不然我不回家。”

    杨父听了后嘿嘿一笑:“行啊,反正你小子钱都拿回来了,你爱回来不回来,于健姐,这浑小子就扔你那里了,你看着办吧,对了,别忘了让他掏饭钱。这小子不是有钱了么?”说完也不等萧母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众人大眼瞪小眼,萧鹏想了想,问出了自己这么多年来一直想问的问题:“猛子,其实我真的很好奇,你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猛子哭丧着脸:“别说你了,从我出生到现在一起都在考虑这个问题。”

    萧母耸肩:“好吧,你们兄弟俩先坐着,我去做饭。”

    萧鹏拿出烟递给杨猛:“看来咱俩这次回家都是不顺,我这次回来也够闹心的。”萧鹏把自己回家时候发生的事情跟杨猛说了说。杨猛听后也气的不行:“特么的这都是什么亲戚啊。”

    萧鹏叹气:“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想要赚钱,赚更多的钱,带着老妈离开这个鬼地方。离这些乱七八糟的亲戚远点。”

    杨猛苦笑道:“咱们现在的钱凑一起还不够到大城市里买个卫生间呢。再说了,人人都想赚钱,可是咱们现在怎么赚钱?我说那几只蟋蟀你卖钱也好,你却把它们都放了。现在怎么办?咱们再去宁阳买几只蟋蟀么?”

    萧鹏白了杨猛一眼:“你怎么眼睛里就想着蛐蛐呢?你就不会眼光放长远一点?你这样的人永远不会发达的。”

    杨猛对着萧鹏竖起中指:“靠,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萧鹏苦笑着摇头:“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咱们该做什么。”

    “那你还好意思说我?”

    “不然这样如何?反正咱们手里还有点钱,不如自驾游去吧?说不定就能找到什么赚钱的事情了?”萧鹏提议道。

    杨猛听后两眼一亮:“这主意不错,准了!”

    萧母走了出来:“你们说什么呢?什么主意不错?”

    萧鹏急忙说道:“刚才他们联系我,说过几天有场马赛,我们要回去参赛去。”

    萧母一愣:“刚回来就走?”

    萧鹏点头:“妈,我要玩命挣钱了,买个大房子孝敬你。”

    萧母哈哈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没白养你。不过儿子,妈不求你大富大贵,只要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那就比什么都好。”

    萧鹏点头:“放心好了,我们有数。倒是我二叔那边你放心好了,他再来捣乱你就不用鸟他。玛德摊上这样的亲戚也算咱们倒霉,这房子就算今后卖了也不给让他!让他做他的白日梦去吧。”

    萧母撇撇嘴:“我嫁给你们老萧家,就没捞着个好,你爹走的早,家里也指望不上别人,就靠你自己了。”

    萧鹏竖起个大拇指,示意老妈放心。杨猛叹口气:“阿姨,我先回去了。”

    “嗯?猛子,你不留在这里吃饭了?”萧母问道。

    杨猛点头:“嗯呢,我要回家跟我老爹讲讲道理去。咋说回来一趟,不陪陪家人不像那么一会儿事。再说了,我还没看到我妈呢。回去多陪陪他们去。”

    萧母听了点点头:“那行,你早点回去吧,多陪陪家人也好。你们兄弟两个在外面也不容易,互相也有个照应。”

    杨猛点头:“阿姨,放心好了。有我在,萧鹏走到哪都吃不了亏。”

    萧母听后转头数落着萧鹏:“看看人家猛子多懂事,再看看你,整天就知道玩玩玩,多跟人家猛子学学。”

    萧鹏:“。。。。。。”呃,这才反应过来,杨猛在萧鹏的成长过程中,也是属于‘别人家的孩子’。不过萧鹏对杨猛没有倒没有那么大的敌意。原因非常简单:在杨猛家,萧鹏也是‘别人家的孩子’。两家人都觉得对方家的孩子好,互相吹捧着乐此不疲。

    杨猛冲着萧鹏咧嘴一笑:“行了哥们,我先走了,明天我们见面再说。”

    萧鹏道:“行啊,明天我去接你去。咱俩做点准备。”萧鹏语音刚落,手机却突然响起,萧鹏一看号码,是黄鹤的?他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黄鹤?有什么事情么?”萧鹏接通电话,一脸不解之色。

    杨猛刚要走,听到是黄鹤打电话,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想知道黄鹤给萧鹏打电话干什么。

    没多久,看到萧鹏挂上了电话,脸上依然是迷茫之色。杨猛急忙问道:“他找你什么事情?”

    “黄鹤说内蒙那边有场竞速赛,问问我们去不去参加。”萧鹏不解的问道:“他为什么这么主动邀请我呢?这没有理由啊。”

    杨猛却哈哈大笑起来:“谁说没理由?他这是封咱嘴呢。他肯定不担心狄玮他们把他那晚上的事情说出去,毕竟他们都是一个圈子里的,可咱俩不是啊!”

    萧鹏一拍额头:“嘿!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意思不就是可以使劲宰他了?”

    杨猛露出一个邪笑:“你说呢?”

    萧鹏也笑了:“有人送上门让自己宰,哈哈,我喜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