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六章 纳林湖畔的美味
    “鹏哥,你可真能睡啊。”萧鹏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正躺在骑士十五世的沙发上,杨猛和蔡俊伟正在那里玩着游戏机。看到萧鹏起床,蔡俊伟跟他打着招呼。

    他们没有开牧马人,而是直接坐着狄玮的车踏上了旅程。

    临出发之前,萧鹏用‘诺亚方舟’戒指触碰了‘银子’,他可不想在赛马大赛上丢人。想要给‘银子’强化一下。这结果就让他困得不行,上车直接就睡了。

    “咱们到哪了?”车子并没有前进,而是停在那里。

    杨猛答道:“这里是纳林湖,在乌兰布和沙漠东北部。这次赛马比赛就在这里举办。我说,你小子没事吧?以前你也没这么能睡啊。”

    萧鹏伸了个懒腰:“我没事的。”说是这么说,他心里也是紧张,这一强化动物就要睡觉恢复?对身体没什么问题吧?

    萧鹏走下车,眼前的风景让他有点震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萧鹏绝对不相信,在沙漠的腹地竟然会有这样一幅江南水乡的奇观!

    这个纳林湖是由黄河古道风蚀作用而形成的自然湖泊,也是内蒙古西部面积最大、保护最好的淡水湖之一。湖面生长着茂密的铁杆芦苇,这里也是水鸟和黄河鱼类生长繁殖的重要基地。杨猛拿着个水杯直接从湖里盛了一杯湖水递给萧鹏。

    “这能喝?”萧鹏接过水杯,问杨猛道。

    杨猛点头:“这里的湖水达到了国家二级饮用水水质,你尝尝味道如何?”

    萧鹏尝了尝,味道还真不错:“狄玮呢?”

    蔡俊伟也走下车,说道:“他去买鱼去了。”

    谁说内蒙古只有牛肉羊肉骆驼肉?这里的渔业产业也是不得了的,古语说得好,黄河九曲,唯富一套,指的就是这河套平原。纳林湖的渔业资源可是丰富的很。

    没过多久,就看到狄玮拎着一条约有十几二十斤重样子的黄河鲤鱼走了回来:“鹏哥,你醒了?看看这鱼怎么样?”

    萧鹏吹了声口哨:“这可确实是好鱼!野生黄河鲤,这可是中国四大名鱼之一。”

    “四大名鱼?”蔡俊伟听到吃的两眼就放光了。

    萧鹏道:“松江鲈鱼、兴凯湖鱼、松花江鲑鱼还有黄河鲤鱼。特别是这黄河鲤鱼,自古以来负有盛名,什么‘岂其食鱼,必河之鲤’、‘洛鲤伊鲂,贵如牛羊’都是来形容这黄河鲤鱼的。像白居易等古代吃货,哦不,是古代诗人都曾经为黄河鲤鱼写诗做赋。”

    蔡俊伟眼睛都亮了:“鹏哥,这鱼怎么做最好吃?你不露一手?”

    萧鹏耸肩:“什么调料工具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做?”

    “谁说没有?鹏哥,你看那边!”萧鹏顺着蔡俊伟手指的方向看去,呃。在车的另一面,已经不少车辆停在那里,有的车旁支着帐篷,有的直接直接住在车上。有人在骑着马慢跑,适应环境,还有人干脆拿着烤炉吃起了烧烤。

    啧啧,这些玩赛马的还真都不差钱,这是出来旅行来了?

    黄鹤正在和马夫牵着马熟悉气候环境,看到萧鹏走出来挥手致意:“萧鹏,你也太能睡了。这倒舒服,睡一觉就到目的地了。”

    萧鹏尴尬道:“这段时间太累了。正好休息休息。”

    黄鹤看着狄玮手里拎着一条大黄河鲤鱼,笑道:“萧鹏,一直听说你厨艺很好,今天可算有机会品尝一下了。车里有个小厨房,调料什么的都有,就辛苦你了。”

    萧鹏笑道:“好说好说,蔡胖子,帮忙去打点水来!”

    蔡俊伟听后,屁颠屁颠的打了一桶水来,只有跟吃有关的时候,蔡俊伟才有干劲,萧鹏拿出刀,熟练的把鱼鳞刮下清洗干净,找到一个不锈钢锅,在里面加了一点水,加上料酒和葱姜盐,又加了一点盐放火上烧开,烧开之后把鱼鳞放入锅里,猛烧三分钟之后开始小火慢炖起来。炖到锅里只剩下‘鱼胶’的时候,萧鹏把鱼鳞捞出,给‘鱼胶’里加了点酱油上色后,把‘鱼胶’盛出,放入冰箱里冷藏起来。

    做完这一切后,萧鹏跟当地蒙古老乡借来一个大铁锅,在地上用砖石支起一个土灶,里面烧好柴火:“我今天给大家做个巴彦淖尔的名吃:湖水煮湖鱼,就用这本地的锅,这湖里的水,做这新鲜打捞上的鱼让大家尝尝。这是最好的味道。”

    纳林湖的湖水清澈纯净,可以直接饮用,水中含有人体需要的多种微量元素,这道湖水煮湖鱼也成了当地一道必吃的名菜。

    其实这湖水煮湖鱼的做法并不考究,但是烹饪有度,别具一格。像黄河鲤鱼这样的河鲜在内蒙古并不常见,而所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生活在纳林湖边的渔民也有一套自己的饮食风格。这湖水煮湖鱼就是这里人最传统的一道家常菜。

    萧鹏把鱼洗净掏尽内脏后,直接用刀在鱼身上斜着切开几道,再从中一切为二,鱼头一段、鱼尾一段。

    做好这一切后,萧鹏把铁锅里放入油烧开,再放进整根的红干辣椒和大块的葱姜蒜热锅,当香味都出来后,加上酱油,把鱼放入铁锅翻炒。当鱼两面鱼肉都炒至泛黄之后,萧鹏把湖水倒进锅里,盖上锅盖焖起来。不到十分钟。萧鹏掀开锅盖,一道正宗巴彦淖尔风味的湖水煮湖鱼就这么出锅了。

    “都来尝尝味道如何。都来吃点暖暖身子。”九月底的巴彦淖尔还是很冷的,白天晚上温差很大,白天能到二十多度,而到了晚上,也就是五六度的样子。这用辣椒熬制的黄河鲤鱼,还是很能驱寒的。

    蔡俊伟早就忍不住了,端着碗直接夹了一块鱼肉开始吃了起来:“唉呀妈呀。这味道也太棒了!”蔡俊伟感叹道:“这鱼肉好劲道,一点也不软,忒有嚼劲了。而且配上这湖水来煮,味道又鲜又香,一点也吃不出淡水鱼常有的土腥味。味道真的很棒!”

    萧鹏点头:“野生黄河鲤鱼可不是养殖的,每天的活动量大,所以鱼肉比较紧,吃起来自然有嚼劲,大家都来尝尝味道如何。”那么大一条鱼,只要杨猛别玩了命的吃,怎么的也够了。

    蔡俊伟对吃绝对有发言权,他都说了好吃,旁边人肯定也忍不住了,就连黄鹤,也不顾形象,蹲在地上抱着碗大口朵颐起来。这天已经很冷了,可是几人吃完鱼后,竟然头上都开始放汗了。

    黄鹤叹口气:“刚才我还特意让小陈去买了些刚宰的羊肉,以为晚上咱们吃羊肉,现在倒好,吃鱼吃饱了。”

    蔡俊伟两眼一亮:“谁说的?我还能吃啊,黄鹤,那羊肉在哪?贡献出来呗。鹏哥,你再露一手?”

    萧鹏点头:“行啊,你去把锅刷出来,我教给你个最简单也是蒙古族最喜欢的吃羊肉的做法。”

    蔡俊伟听到萧鹏这么说,屁颠屁颠的跑去刷锅,没一会儿,抱着大铁锅回来,放到土灶上。

    萧鹏笑道:“你们都知道蒙古族人爱吃羊肉,不过你们知道不知道他们最爱的是什么做法?”

    众人一起摇头,萧鹏答道:“手把肉。你几乎可以在所有的蒙古族同胞家中吃到这道菜,其实不管羊、牛、马、骆驼,都可以做手把肉,但是最常的做法,就是这羊肉。其实现在在城市里很多地方也能吃到这手把羊肉,不过说实话,口味都不正宗,先不说羊肉不是这内蒙羊,做法也不一样,在城市里那些卖手把肉的一般都是煮好之后再进行二次加工,将大块羊肉分解成小块,然后加上盐面、米醋、花椒、八角之类的调味料进行特殊烹制之后再食用,而在内蒙,你们可吃不到那样的做法。你们说吧,到底想吃正宗的手把肉,还是想吃那改版的手把肉?”

    “必须正宗的!想吃改版的咱们可以回去吃!”蔡俊伟发表了意见,众人也都赞同。萧鹏笑道:“那你要帮个忙了,去老乡那边买点酸奶回来。”

    “酸奶?”蔡俊伟不解,但是还是去买了酸奶。

    黄鹤把买来的羊肉交给萧鹏,萧鹏洗净切块后,直接放入凉水锅里,在里面调入适量的酸奶和盐后,开始煮了起来。这加酸奶煮羊肉可是一个小技巧,这样煮出来的羊肉香味更浓,口感更筋道。

    盖上锅盖焖煮半小时后,这道传统手把肉就正式完工了,做法就这么简单。

    萧鹏把羊肉找个盘子盛出,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一边切着一边说道:“这就可以吃了,如果嫌味道淡可以蘸点盐。”说完把切下来的羊肉放在嘴里:“呃,味道还行。”

    “这就是手把肉?”狄玮有点不解:“这不就是清水煮羊肉么?”

    萧鹏道:“对啊,这名字的由来是因为你吃的时候要一手把着肉,一手拿着刀,你割也好挖也好,反正把羊骨头上的肉吃的干干净净,所以才得名叫做手把肉。行了,都来尝尝吧。”

    黄鹤注重个人形象,还不好意思下手,蔡俊伟却不管这一套,有样学样的拿着刀子切下来一片羊肉放入嘴里嚼起来:“哎呀?这味道和想象中确实不一样啊,也太香了吧?这个香味都能往脑仁上冲!不行,我要再来块肥的,这羊肉不吃肥的等于白吃!只有配上肥肉吃的才香!这才是地地道道的草原羊肉!”

    他刚说完,杨猛却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上:“你就不能闭嘴多吃点?他们少吃点你就可以多吃点,这样的道理都不懂么?”

    “。。。。。。猛子哥,我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