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嗜睡症?
    萧鹏骑着‘银子’,悠哉悠哉的来到尹崇德等人面前:“谢谢几位的马。”

    尹崇德一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你一定作弊了!我没有看到比赛过程!”

    萧鹏对着身后喊起来:“猛子,录下来没有?”

    猛子点头:“当然了!”

    萧鹏喊道:“拿来给这几个玩不起的土鳖看看!这里特么的几百人在这里看着,说我作弊?真特么的输不起了!你们真是给赛马丢人!”

    听了萧鹏的话,围观的人爆出起哄声。在内蒙这边,赛马是神圣的,在这里玩赛马输不起耍赖?那就相当于去挑战噩梦难度的游戏副本。

    “喂,血统证书什么的赶紧给我,别墨迹,我还要睡觉呢。”萧鹏冷哼道。

    杨猛走了过来:“怎么?他们想耍赖?”

    他的嗓门更大,听到‘耍赖’两个字,周围的蒙古族壮汉倒来了精神。充满敌意的看着尹崇德等人,跟着杨猛一起走像尹崇德。

    尹崇德一看这架势,急忙摆手:“你们想干什么?”

    杨猛冷哼一声:“你说我们想干什么?愿赌服输的道理都懂吧?”

    曹逵讪笑道:“我们这只是一个玩笑而已。你不会当真吧?”

    “玩笑?如果我输了的话,还是一个玩笑么?”萧鹏冷哼一声。“猛子,我困得不行了,帮我把两匹马要过来,挂你名下就行了。”

    说完萧鹏直接马交给黄鹤,略微踉跄的走回运马车,往休息室里的床上一躺,沉沉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萧鹏才醒过来,揉了揉自己发涨的脑壳,“尼玛这样下去不行啊,每次给动物使用能力都会沉睡好久,玛德,为什么开始有这个能力的时候我没有想过要睡觉呢?”

    萧鹏回想起从拥有这戒指的时候,呃,好像先是在医院躺了好久,难道那算是自己睡了么?也不对啊,为什么自己使用狗狗嗅觉寻找走失狗的时候就没有睡意呢?萧鹏是百思不得其解。

    最烦这种没有说明书的高科技工具了!差评!

    萧鹏伸了个懒腰,走出了运马车。

    “嗨,睡美人,王子把你亲醒了?”杨猛和蔡俊伟正坐在运马车的门口,吃着手把肉,看到萧鹏出来,杨猛笑着调侃道。

    萧鹏伸出中指:“鄙视你这个无知的人,睡美人可不是被亲醒的!”

    杨猛哈哈大笑,继续调侃道:“那你也是痛醒的么?请问,是谁啪啪啪的你?”

    睡美人的故事是出自于格林童话,现在无数家长都会把这个故事讲给孩子们做睡前故事。在故事里睡美人是被王子的吻唤醒的。而真相是:这么说的人都没有看过原版的格林童话,原版的格林童话里,睡美人可真不是被王子的吻唤醒的。

    准确的说,原版的格林童话里,也没有王子,而是有个国王。当睡美人塔丽亚手指中毒陷入昏迷的时候,邻国的国王来到森林里,结果看到了昏睡的塔丽亚,直接把她给啪啪啪了,更可恨的是,啪啪啪完后,国王提了裤子就走了。

    塔丽亚在昏睡中生了对龙凤胎。而孩子出生后找不到奶吃,去吸塔丽亚的手指头,把毒吸出来,睡美人才重新苏醒过来。

    萧鹏更愿意相信,塔丽亚是疼起来的,一下生两个孩子还能睡的着?疼都疼死了!

    蔡俊伟一脸好奇之色:“鹏哥,你这又能吃又能睡的,怎么就不胖呢?”

    萧鹏耸肩:“天赋吧。我睡了多久了?”

    杨猛递给萧鹏一把切肉的小刀:“反正你的比赛是让你睡过去了。你应该去医院看看,我去咨询了一下,他们说你这是嗜睡症的表现。”

    萧鹏送给杨猛一个白眼,话说这还真是一个好解释,因为嗜睡症可以说是最神秘的病症之一了,到了今天医生也不知道这病症的病因是什么。说道比赛都睡过去了,萧鹏无语了,这次睡了二十个小时么?

    杨猛擦了擦手,递给萧鹏一个文件夹:“两匹马的血统证明身份文件都在这里。两匹马都在华天的运马车里。他并没走,等你起来呢。”

    萧鹏接过文件看了看:“干的漂亮啊,你是怎么做到的?”

    杨猛撇撇嘴:“反正最好的做法就是再也不要碰到他们。他们走到时候可说了,绝不会放过我。”

    萧鹏无语了,天知道杨猛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尹崇德他们这么记恨他?萧鹏把小刀放到一边,点上一根烟:“你说华天没走?”

    杨猛笑道:“他怎么能走啊,那个曹逵的马现在可是你的了,他那么重视那匹马,能不问明白你怎么处理这个事情?还有尹崇德那匹‘泰坦’,现在也是你的了不是?那个洋鬼子叫什么来着,亨特艾伦对吧?他还想把马带走,后来发现这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后,现在也留在这里等你。”

    “他等我干什么?”萧鹏不解。

    “还能为了什么?那匹叫做‘泰坦’的马呗,他的成绩都是靠着‘泰坦’得来的,现在‘泰坦’是你的了。他从哪再找一匹这么熟悉的马去?当然要赖在这里了。”杨猛吃着手把肉答道。

    萧鹏一听愣了:“他没有马场么?就这么留在这里?”

    “他是职业骑师,是给马场工作的。指着成绩赚钱的,你倒好,直接把他的宝贝马抢来了,他能不着急么?他的饭票现在在你手上呢。”杨猛笑道。

    萧鹏挠了挠头:“那他人呢?”

    “一直在缠着华天,看那架势想说通了华天一起拐着你的马跑路呢。”杨猛淡淡说道。

    萧鹏听了会心一笑,把烟头一扔,拿着小刀吃起了手把肉。这睡了那么长时间,肚子是真饿了。

    没吃几口肉,就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声和说话声。

    “嘿,睡美人,你终于醒了,是猛子把你吻醒的还是蔡胖子把你吻醒的?”狄玮看到萧鹏醒了,人还没过来就喊了起来。

    萧鹏头也没回,直接比出一个中指:“狄玮,你信不信我让猛子把你扔湖里去?”

    “呃。有话好好说,我们热爱和平,我们热爱人生!”狄玮举起双手做投降的姿势:“你们都是我大哥。”

    萧鹏一回头,看到黄鹤、华天和亨特艾伦一起走了回来。萧鹏指着旁边的坐位:“比赛成绩如何?”其实这问的也是一个多余,黄鹤的眼睛已经笑成一道缝了。看来成绩不错。

    “啦啦啦啦!”带着头盔身穿护甲的黄鹤从背后掏出一个奖杯:“第二名!”

    这参加马术三项赛,对着装可是要求很高的,穿的随随便便是不可能参赛的。不同的比赛穿不同的衣服,这都是有讲究的,参加盛装舞步,除了军警身份的骑手可以穿制服外,所有人都要穿燕尾服。而参加障碍赛,就要穿猎装,外套为红色或者黑色的西装款式,头戴黑色圆顶头盔,白衬衣白领带深色手套。而越野赛要求服装干练轻便,因为比赛危险性强,所以要有保护性:头盔、马靴、马裤和护甲。不用穿燕尾服或者外套,护甲里一件轻便t恤就可以了。

    萧鹏撇嘴:“你还真够二的,华天冠军么?”

    华天笑着摇头:“我没参赛,现在你可是马主,我想你这么爱马的人,不会干出像曹逵那样拔苗助长的事情,所以我就直接退赛了。”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华天,你太狡猾了,明明是你自己不想参赛。不过我同意你的看法。不参赛是正确的。黄鹤,你也真够笨的,华天没参赛你都没夺冠。”

    黄鹤却摇头:“我这次输得不怨,我输给申晴了。”

    “申晴?你是说是‘草帽学校’出来的那个申晴么?”萧鹏疑问道。

    黄鹤点头:“正是她,谁能想到她也能来参加这样的赛事呢。”

    萧鹏白了他一眼:“输给个十八岁的小姑娘,你还有理了?唉,这就是职业的和玩票的差距啊。行了,你们都别站着了,有事坐着说。”

    黄鹤把护甲脱掉,套上一件外套,找了个折叠椅围着煮肉大锅坐了下来,还跟华天和亨特艾伦打招呼让他们一起坐。

    亨特艾伦倒不介意,直接坐了下来,接过蔡俊伟递给他的小刀,拿着一块羊肉吃了起来。而华天犹豫一下,也坐了下来,不过没吃手把肉。

    让从小接受绅士教育的他去手里拿着肉吃,那也太难为他了。他也算小有名气了,可是这么多年来,别说光膀子照片了,就连个露肩膀头的照片你都找不到。。。。。。

    萧鹏也没难为他:“华天,你应该认识申晴吧?这个苗子怎么样?”

    华天想也不想,实事求是回答萧鹏:“那是个好苗子,但是还有很多不足,累计一下经验会有好成绩,不过在赛马这行业里,不是有天赋就能成功的,里面有很多因素影响她:马匹、团队、赞助商等等等等,归根到底一个字:钱。”

    “嘿,既然她是个好苗子,你为什么不帮帮她?让她到你马场里做驯马师也是不错的选择么。”萧鹏说道。“一边帮你驯马,一边跟你学习马术,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不是?”

    哪知道华天听到后,却一反温文尔雅的常态瞪大了眼睛:“让我帮‘草帽’的人?你还是杀了我吧!我宁可去死不会跟他们的人打交道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