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没能力千万别玩马
    全世界所有从顶级学府里出来的人都是一个毛病,那就是骄傲,自己上过的学校那就必须是最牛逼的。而同级别的学府之间,说是互有敌意都不过分。

    比如牛津和剑桥,比如清华和北大,呃,也比如伊顿公学和哈罗公学,也就是萧鹏嘴里的‘草帽学校’。

    哈罗公学和伊顿公学一样,同属于英国‘九大公学’。排名靠前。和伊顿公学一样,哈罗公学也是名人辈出,什么诗人拜伦,英国首相丘吉尔、印度领导人尼赫鲁、约旦国王侯赛因、前伊拉克国王费萨尔二世等中东王室成员都是毕业于哈罗公学。

    和许多历史悠久的学校一样,哈罗公学也拥有自己的特殊传统,他们最著名的代表就是学生的硬草帽。时至今日,哈罗本校学生上课还必须戴着这样的帽子。

    不过和伊顿公学不一样,哈罗公学现在在世界各国都建立了分校,来提升自己的影响力。在北京就有一所分校,在这里的学生和英国公学的学生学习同样的课程,中学毕业后直接参加英国‘高考’。在这里学习学费高的吓人,纯粹的贵族学校。

    但是凭心而论,北京的分校和英国本土的哈罗还是有很大的差距,据闻那只是哈罗公学的一个二级校,好像是泰国曼谷哈罗国际的一个分校,类似于加盟性质。但是即使如此,也让中国的家长趋之若鹜。反正中国有钱人多,也不差那一点。

    而中国马术‘天才美少女’申晴,就是北京哈罗公学的学生。四岁上马,六岁拥有自己的第一匹马,十一岁开始进行专门的马术训练,现在已经参加了多次国际比赛了。

    不过她今后的马术之路还是前途未卜。毕竟这个运动太烧钱了。想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棋手,除去自身素质过硬外,也需要赞助商和专业的团队专门为她服务。尽管申晴年少参赛,但是成绩只能说是中等。赛马这个运动和经验挂钩,还真不是越年轻越出成绩。像她这个年龄段优秀骑手其实很多,比她小的王桢石天洋等人跟她比也都不差。所以寻找赞助商对这些年轻骑手来说,那才是最大的难题。

    不过赢一个玩票的黄鹤,倒还真不难。

    从这方面也看出来华天的厉害之处:年纪轻轻取得那么多的成就,这就堪称恐怖了。

    萧鹏听了华天的回答,露出个嫌弃的表情:“狭隘!”

    华天却很坚定:“换做任何一个中国骑手,我都不介意帮他,除了这该死得哈罗生。”

    萧鹏听着华天的话,突然想起主持人撒贝宁在某娱乐节目里一脸贱样的说到自己当年被保送北大的事情:‘北大也还可以,万一你要不小心收到个清华的入学保送书,你人生就毁了。’

    虽然这里有调侃的成分,但是也能显示出这些名校毕业生之间的关系。。。。。。

    萧鹏耸肩不说话,从锅里捞出一块羊肉:“要尝尝么?”

    华天毫无意外的摇头拒绝了。萧鹏耸耸肩,自己大口朵颐起来。华天忍不住了:“那个,萧先生,我想问你一下,曹逵的马现在已经属于你了,你计划怎么处置它?”

    “处置?你这说的就太吓人了,要说安置!”萧鹏无语道,这华天的中文,还真是。。。。。。别有风情?

    “那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萧鹏反问华天。

    华天两眼一亮:“萧先生,我建议你把这匹马放到我的马场,我的马场是马主会员制,绝对是你最好的选择,我也向你保证,这匹马的训练培训交给我自己亲自来做,我会把它当做我今后的赛马来培育。我也不要饲养费,我只要它今后60%的繁育权,你觉得如何?”

    萧鹏微笑起来:“华天,你是真的很看好这匹马啊。你这样不是等于做了一次长线投资么?万一赛不出来,你可就血本无归了。”

    华天叹口气:“没办法,我是真的喜欢这匹马。”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华天,你这是真不容易。行吧,这匹马就交给你了。你马场的会员身份给我一个。没事我也去骑马玩玩。有寄养合同么?有的话现在签就好了。”

    华天一脸狂喜之色:“有,有,我这就去车里拿!”

    黄鹤在一旁一脸抱怨:“鹏哥,你这偏心了,我这也有马场,这样的好马养在我这里多好,我的马场里还没有汉诺威马呢。”

    曹逵的马是一匹汉诺威温血马,这是一种目前世界范围内最受欢迎的比赛用马,在障碍超越和马场马术比赛中经常看到。萧鹏看了血统证明,才知道这匹马的名字叫‘张飞’,呃,很有华天的马起名风格。

    华天的马几乎清一色是中国名字:忽必烈、穆桂英、杨先生、乾隆、孙悟空、梁山、铁木真、武松、木兰、单于等等等等,现在倒好,又多了一个张飞:黑色的汉诺威温血马。

    听了黄鹤的抱怨,萧鹏比出个中指:“人家把马拿去是训练步伐准备参赛,你呢?拿着马去给游人骑玩?好马到你手里也毁了!‘银子’这么好的马你都说送人就送人,你说说你是不是眼瞎?”

    听了萧鹏的话,黄鹤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昨天要说赛马结束后最吃惊的人,肯定是他!这匹‘银子’可是黄鹤送给萧鹏的,著名的懒马一匹,没想到昨天这一鸣惊人,他后悔的肠子都青了!这样成绩的马,就算作为种公马后代不优异,可是如果能保证这个身体素质这个成绩的话,我勒个去,光奖金都能累积出个天文数字来!

    昨天比赛后,这‘银子’可算大出风头,今天无数人到现场就是想一睹‘银子’风采,哪成想萧鹏直接睡过去不参赛了。很多爱马之人失望的不行。黄鹤想要说让别人骑它参赛,却让杨猛直接给否了。

    黄鹤一脸委屈的说道:“如果我能知道‘银子’这么强,我怎么会送你呢。谁能想到十几万买来的便宜纯血马能有这么大的能力?说瞎眼也不是我一个人!这匹马原来的马主、饲养员、训练师全部都瞎了眼了!”

    萧鹏笑道:“行了,别难受了,起码‘银子’还是需要养在你的马场不是?”

    黄鹤叹口气:“我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不过我要澄清一下,我的马场也是有马术培训业务的,只不过参加的人不多罢了。现在开马场都不容易,能赚钱的机会谁肯放过?”

    随着生活水平提高,热爱马术运动的人群不断扩大,原来公认不赚钱的马场近几年像雨后春笋般的成立起来。但是水平也是参差不齐。

    在很多人的想象中,马场老板都应该是西装革履的在会所和vip客户喝茶品酒谈股票,要不就身着名牌马术服装英姿飒爽的骑在马背上,很多人开马场的初衷就是如此。

    可惜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中国绝大多数马场主,都忙得连马都骑不上了。

    身在马场,脑子里面想的都是这个月的水电费是多少?城管来查违建、检疫来查传染病、消防来查防火、草料进的如何?还剩多少?够不够过冬?储存的会不会变霉?饲养员马工喂草喂料喂水做的如何?多少会员续卡了?有没有学员落马?多少马工离职连招呼都不打?教练跳槽带走了几个马主?如果要参加比赛,事情就更多了。虽然说钱包鼓了,脑袋也大了!

    还西装革履呢?不用自己亲自下场捡心爱的马粪你就谢天谢地了!

    哪个马场没有学员落马?哪个马场没死过马?哪个马场没有教练马工不辞而别还带走几个会员?做马场老板,绝对是挑战‘老板’这个职位的地狱难度。

    没有会员为会员发愁,有了会员却更发愁:要知道,这些会员或者马主,几乎都是什么霸道总裁、霸道总裁夫人,和他们打交道那更让人头疼脑大!

    像黄鹤这样开马场的,那是玩票。自己不差钱,赔了就赔了,反正一年赔个几百万还赔得起,玩的开心就行了。

    但是你想指望马场走上正轨盈利,那你需要付出的心血,那就大了去了!各种盈利点都不能放过的。

    很多人认为,开个马场赢利点还是很多的,例如跑圈、骑马观光、野外骑行之类,拜托,说的简单,你需要多少教练来做准备工作和保证游客安全?野外骑行对马的伤害有多大?所以现在很多所谓的马场,充其量也就是让人在场内骑马跑跑圈,把马儿租给婚纱公司拍个婚纱照整个仪仗队之类的也就得了。用的马越便宜越好。黄鹤的马场就这德行。

    当然,黄鹤马场也开展马术培训、vip会员、马主、跑速度、马术三项等业务,但是这些业务是要跟你们马场的成绩挂钩的,你什么成绩也没有,就敢开展培训?谁会加入你的俱乐部?而且真要认真做这一点的话,从马场建筑风格到马匹选购,教练员招聘马匹调教马匹用具,全都要大换血了。那就意味着无穷的资金投入。

    华天的马场如果开展这些业务,倒肯定会非常火爆,毕竟人家的成绩摆在那里,全中国没有比他成绩再好的人了。但是华天玩的更高端,直接实施马主会员制。不对外,就是自己人玩。

    华天的马场三十多匹马,这就意味着马场差不多有三十几个会员。各个身价不菲,每个月的寄养费赞助费训练费加在一起,那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哦,现在萧鹏倒也会是华天马场的会员了,但是绝对会是里面最穷的那个,可能连寄养费都掏不起。

    真以为马主买匹马就行了?每个月光饲料都要上万!还不算训练费寄养费等,每个月没个十万八万的,还是别玩马做马主了。

    黄鹤嘟囔道:“我也想把马场做好啊。。。。。。。”

    萧鹏还没回答他,华天已经拿着几张a4纸跑了回来:“萧先生,我们现在可以签寄养合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