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二章 流失的文物
    “那个,猛子,昨天晚上喝大了,真不是我只想着自己玩。”萧鹏一脸歉意,

    杨猛倒很潇洒,贱兮兮的说道:“没事,我肯定也没闲着,昨天晚上我和那个跳舞的妞一起回来的,当然了,哪像你似的,啧啧,有钱人啊,俺这个是两情相悦。”说到这里,杨猛还提高了音量:“最关键的,俺昨天那个是地地道道的英国人!”

    萧鹏把自己重重的摔在沙发上,捂着额头:“这特么的赔大了!千里迢迢跑到英国,找了个来自东欧的职业从业者。”

    杨猛补刀道:“最关键的是,价格忒贵了。是市价的几倍!你找的是专门服务高级酒店的高级应召女郎。不过我看了看,你找的这个还算是便宜的,三千五千英镑的也有。”

    萧鹏感觉自己都有点抓狂了:“啊啊啊啊啊!”

    不得不说,英国是一个集死板和前卫为一体的国家。比如说按照法律来说,英国是不允许开j院的,但是又允许j女独门独院的做生意,但是不许去街上揽客。当然,这不是说明街上就没有了,只不过英国的站街女孩和别的地方不一样,别的地方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而英国是穿的越普通越好,免得引来警察。

    不过英国法律并不禁止**业。去soho区看看就知道了,到处都是俱乐部。当然,也有警察突击检查,不过却是税警去查,抓到的男人也就放了,而女人则要面临偷税漏税的指控。呃,这个办法是跟瑞典学的,瑞典一直都是这么做的,直到1999年,瑞典对男人也开始追究责任了。于是这一法律规定成功的带动了邻居丹麦的**业:瑞典男人都跑丹麦去找女人了。。。。。。

    萧鹏一副无奈之色:“我去洗个澡,等我洗完后,咱们去吃午饭,吃完了回来睡一会儿,养足精神看阿森纳对热刺。华天给咱们弄票去了。”

    “阿森纳对热刺?那还等什么?走吧,去了那里再说,我饿着肚子也要去看那场球!”听到可以现场看英超,杨猛兴奋地不了的,恨不得现在就拖着萧鹏赶紧走。

    萧鹏伸了个懒腰:“现在也没票不是?行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去洗澡了。”

    萧鹏洗完澡一出来,瞬间无语了,桌子上已经放着两大包炸鱼薯条了,还有两杯咖啡,杨猛一脸兴奋的说道:“快点吃,吃完了去看球!”

    萧鹏感觉自己快要抓狂了:“那也要有票才行!你再着急也没用!玛德,你倒心急,买了这么多炸鱼薯条,你非要学英国人,吃一辈子的炸鱼薯条?”

    杨猛喃喃道:“吃这个最节约时间不是?”

    萧鹏叹口气:“我就不该跟你说看球的事,得,咱出去溜溜去吧。”

    “去哪?老老实实等着华山不好么?”杨猛楞道。

    “去波特贝露市场!他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呢!走吧走吧!”萧鹏把杨猛的外套扔给他。

    “唉。”杨猛叹着气,抓起一包炸鱼薯条,一边往嘴里塞着,跟在萧鹏身后,两人离开了公寓。

    话说伦敦有三个很棒的跳蚤市场,一个是旧斯皮塔佛德二手市场,那里是伦敦很重要的设计师集散地,许多艺术家在那里等待发掘,有二手服饰、杂货旧物。也有自创品牌古董珠宝等等。

    另外一个则是红砖巷。这是一个满是旧货的地方,当然也是各种特色小店和甜品店聚集的地方。现在的伦敦年轻人很喜欢去那里。

    而最著名的,自然要数诺丁山的波特贝露市场。电影《诺丁山》让这里名气大振,超过一千五百家店让你吃喝玩乐一次到位。二手衣店、古董商、英伦时尚潮店、饰品、家具、各类食物应有尽有,基本上是一天无法走完全程的。

    尤其是今天还是周五。每周的周五开始,这里都马路中间会出现很多的临时摊位,使得这里更加热闹。

    “嘿,那不是电影《诺丁山》主角开的书店么?现在怎么成了个鞋店了?”萧鹏指着一个鞋店说道。

    “啊?你说了些什么?”杨猛一脸迷茫之色。

    萧鹏摆了摆手:“算了,当我没说。”指望着杨猛看爱情片?还是饶了萧鹏吧。

    “靠,这里还真是卖什么的都有啊。”杨猛看着手里的炸鱼薯条,才发现这市场上有很多小吃出售。萧鹏就买了两个苏格兰蛋,一手一个往嘴里塞呢。

    苏格兰蛋是一种英式小吃,大体上就是用肉馅包裹着蘸了面粉的糖心蛋,再裹上蛋液和面包粉炸到金黄色的一种食物,继承了英国食物一贯的看上去让人没食欲的丑陋外表,但是味道倒出乎意料的美味。反正萧鹏蘸着辣酱汁吃的是津津有味,看的杨猛是口水直流。

    “哎呀?这里还有鲍勃龙虾呢?”萧鹏看到一辆餐车,兴致冲冲的跑了过去,这鲍勃龙虾也算是英国难得的美味吧,就是流动餐车,炸龙虾卷、炸金枪鱼肉。炸虾肉、炸土豆球,反正就是裹着面粉炸,全世界都一个口味,倒也不难吃。

    杨猛哭丧着脸:“早知道就不带炸鱼薯条出来了。”

    萧鹏耸耸肩:“我就没带。你快点吃不就得了,也不是吃不完。”

    这点炸鱼薯条也就够杨猛塞牙缝的,但是有一点需要注意,英国炸薯条虽说粗,应该叫炸薯‘棍’,但是那也不能在马路上大把抓着往嘴里塞吧?说到底还是要一根一根的吃。浪费时间啊。

    杨猛郁闷不已,看到街边有个长椅,他一屁股坐了上去:“我不走了,吃光了再走。”

    萧鹏耸耸肩,也做了下去,在那里吃龙虾卷。

    “嘿,萧鹏,瞧那里有卖啥的?批发水龙头么?”萧鹏顺着杨猛手指的方向看去,也乐了起来。

    只见一个地摊上摆着一整套圆明园十二生肖兽首铜像!这可应该是中国人最了解的圆明园文物之一了。还被成龙拍成电影讲述关于兽首的故事。

    杨猛说它们是水龙头,倒也没说错。因为这十二生肖兽首当年就是圆明园海晏堂外的红铜喷泉,是清朝乾隆年间宫廷西洋画师意大利人郎世宁设计、法国人蒋仁友主持制作的。

    当时郎世宁想要建造具有西方特色的"luo  nv"雕塑,让乾隆直接给否了,忒有伤风化了!勒令他重新设计。郎世宁心思了半天,就拿出了十二个穿着袍服顶着动物脑袋的坐像呈八字形对着喷水的最终设计。

    不过这十二生肖喷泉可不仅仅是喷泉那么简单,在当时可是被人称为‘水力钟’,是按照我国十二生肖设计的喷泉时钟,每到一个时辰,属于该时辰的生物钟就会自动喷水,到了正午十二点时,十二生肖则同时喷水。设计极为精巧。堪称当时设计制作的顶级作品。可是在1860年八国联军火烧圆明园时,这十二个铜像脑袋被人割下来带走了。最近几年,在各方努力之下,十二兽首其中已经有八个回归中国,不过还有鸡、狗、羊、蛇四个下落不明。地摊上卖的,正是十二铜首像的仿制品。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这绝对是世界上最贵的水龙头了,如果这些都是真的,那可就真发了!”这十二生肖兽首的价格,说是翻着跟斗涨都是谦虚了,那是坐着火箭涨!

    从1985年,一个美国古董商从加利福尼亚一处私人住宅中无意发现了马、牛、虎三个铜像后,这位古董商以每尊1500美金的价格买下了这三个兽首。在1989年出现在拍卖会上时,最高价格是马首,价格就到了25万美元。

    十年之后的香港佳士得和香港苏富比的拍卖会上,牛首、猴首和虎首同时现身。三个兽首加起来拍出三千多万港币。

    而2007年苏富比拍卖更是以‘八国联军-圆明园遗物’为主题拍卖马首,这种公开拍卖流失文物的做法,引起了抗议,但是然并卵。最后还是港澳爱国企业家何鸿燊博士花费6910万港币买回马首,捐赠给国家。

    而就在两年后的2009年,这数字更是又一次翻番,鼠首和兔首更是达到了1400万欧元的天价!这圆明园铜首像,24年涨了1.2万倍!绝对是世界历史上涨幅最高最快的文物了。

    当然,如果仅仅是从纯粹的艺术品拍卖市场角度看,这价格是太贵了。这十二兽首说白了也就是建筑构件,如果不是跟圆明园联系起来,如果不是跟英法联军联系起来,价值不可能很高的。而现在联系在一起,就成了国耻的象征,自然价格也就飞涨起来。

    杨猛好奇,凑上去用蹩脚的英文问了问价格,一会儿撇着嘴回来了:“就特么的纪念品还告诉我五百英镑一个,这丫的是穷疯了吧?”

    萧鹏笑道:“谁让现在都知道中国人有钱了呢?卖给中国人卖高价绝对没错的!”

    杨猛一听,调侃起来了:“恩,就是,有的人钱多的没处花,跑到英国花钱找东欧妞,便宜的还不要,非要挑贵的。”

    萧鹏老脸一红:“不提这事咱们还是好朋友!再提我可真翻脸了。”

    杨猛看着萧鹏的表情,乐得更是不行,不过还是没有继续说这话题,而是指着那些假兽首说道:“你说就这么一些青铜脑袋,怎么就值那么多钱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