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延续一百二十年的仇恨
    在体育圈里,有个词,叫做‘德比’,现在大致有几种德比之战:第一种是两只位于同一地区的球队之间的对抗,比如曼联和曼城,第二种是两只实力和历史荣誉差不多的球队之间的比赛,比如阿贾克斯对埃因霍温或者对费耶诺德,第三种就是一个国家里最强的两只球队的对抗,比如巴萨对皇马。还有第四种,就是两只球队因为某些历史或者其它因素产生恩怨之后进行的拉锯战。

    而阿森纳对热刺的德比,是第一种与第四种的结合体,是正经八经的敌意。两个俱乐部从老板到球迷到球员甚至到清洁工,那都是水火不容。两个球队的恩怨情仇长达120年!你永远不会再找到一对拥有如此悠久历史不共戴天的死敌了,是全世界公认的最火爆的德比战,没有之一!

    话说这两队好像是天生犯冲!或许这也跟两队的背景有关系:阿森纳是由皇家兵工厂的工人组建,是贫民窟里走出来的。而热刺则是诺斯伯兰伯爵家建立,这个家族拥有托特纳姆地区的大片房产。他们的鼻祖是金枝玉叶的‘龙骑兵’。而阿森纳的创始人是粗枝大叶的‘野枪手’,所以两家气质上从一开始就有天壤之别。

    两个球队历史上第一次交手,热刺就给了阿森纳一个下马威:那是一场发生在1887年年底的友谊赛,比赛到了第75分钟的时候,热刺主场灯光突然‘因故’熄灭。热刺2:1拿下比赛。热刺宣称因为阿森纳部分球员迟到导致天色太暗,而阿森纳球迷坚持认为是热刺在比分优势下故意熄灭灯光。

    三个月后,到了阿森纳主场,阿森纳六比二还以颜色,那场比赛还有三名球员被踢伤,两队的仇恨就此种下!

    其实最早阿森纳并不在北伦敦,而是在泰晤士河东南的伍尔维奇,和伦敦市区隔河相望,那里地区经济非常衰败,发展空间有限。阿森纳陷入了财政危机。正巧那段时间,富勒姆俱乐部董事诺里斯爵士看中了阿森纳的潜力。直接投资了阿森纳,并且把阿森纳迁往北伦敦的海布里。

    这对热刺来说,简直就是欺负到头上了!因为海布里比热刺所在的白鹿巷更接近伦敦市中心!特别阿森纳的球场位置就在地铁站旁边,而要到白鹿巷则要乘十分钟的巴士!特别是阿森纳还得到了至今为止唯一一个以俱乐部命名的地铁站名!这是红果果的抢劫北伦敦的球迷资源了。

    这举动引起北伦敦的热刺、莱顿东方俱乐部以及另一只伦敦球队切尔西的大力反对。三家俱乐部联名向足总抗议,然并卵。神通广大的诺里斯爵士摆平了一切阻碍。通过各个击破的外交手段,诺里斯在各种谈判中无往不利,最后在取得老朋友坎特伯雷大主教的支持下,从圣约翰神学院那里买下了六英亩的空地建立球场。从此,阿森纳完成了这个历史性的搬迁。两队的仇恨进一步加深。

    当然,这还不是两队仇恨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诺里斯爵士曾经狠狠摆了热刺一道!

    在一九一四年八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热刺多名主力球员征召入伍,但是足球联赛并没有停下。最后结束时,排在最后的两位的分别是切尔西和热刺。

    按道理说两队应该降级,但是随着欧洲战事日渐激烈,联赛只能停止,四年后联赛恢复。联赛委员会打算在甲级联赛里增加两队,所以最后赛季里最后两名切尔西和热刺根本不用担心自己会降级。所有人都认为新增加的两个名额,应该是由英乙排名前四名的球队通过附加赛的方式决出,而当时乙级排名第五的阿森纳,是怎么折腾也轮不到他升级的。

    但是人们小看了诺里斯爵士的能力,他和当时的英格兰足总主席约翰-麦肯纳是好朋友,在他的运作下,英足总做出了让足总执委们投票决定那些球队升级,那些球队降级。诺里斯利用各种手腕将英格兰足总的执委们一个个都拉拢了过来。要求他们支持阿森纳升级。

    这对诺里斯来说并不难,因为当时英国兰足球界对托特纳姆热刺大的反感是共同的------热刺一直是个犹太人足球俱乐部。从创立开始,俱乐部的所有权和经营权始终被犹太人控制着,连它们的球衣颜色都和以红蓝为主的其他英格兰俱乐部不同,热刺选择了白色。

    诺里斯就利用了当时人们的排犹心理,把另一个伦敦球队切尔西拉到自己的阵容中,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诺里斯就用这拉一派打一派的方法。获得了大量的支持。

    在两个月后,英国足总的投票结果让所有人震惊:乙级联赛第五名阿森纳直接升入甲级,而热刺降级、切尔西保级。

    热刺也争气,第二年就以破纪录的成绩回到甲级联赛。但是1928年时,他们因为元气大伤,又面临保级局面。阿森纳这时候又跳出来落井下石:故意输给热刺的保级对手,导致热刺降级------他们这么做可不是损人不利己,热刺降级了,他们才能招揽更多的北伦敦球迷。也因为这个事情,诺里斯被足总勒令禁止参与俱乐部的管理。

    虽说诺里斯受到了惩罚,但是两队的仇恨已经到了无法修复的地步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阿森纳和热刺各自的运程此起彼伏,从未出现过双双高飞或者一起倒霉的时候。阿森纳再也没有离开顶级联赛,成为世界上最成功的俱乐部之一。而热刺则曾经三度降级,先后15年在乙级联赛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看成绩比起来,热刺比阿森纳差远了,但是热刺在海外绝对不缺拥趸者。热刺的风格非常吸引人:强调地面配合,胜负未必重要,但是一定要打的漂亮!进攻和娱乐是热刺极盛时期的传奇人物尼克尔森的执教规定,任何违背组训的热刺主帅就算夺得锦标也不会善终。对热刺来说,胜负不重要,但是一定要好看!而且热刺还是第一只拿到欧战冠军的英国球队,一直有着‘英格兰五大传统豪门’的称号。

    而阿森纳的风格和热刺截然相反,意志无比坚强,一切以胜负为目标。场面表现未必有美感,但是绝对实用。防守极为出色,重视身体对抗,作风勇猛到了粗野的地步。也被批评者诟病。直到温格执教后,风格才好看很多。

    不管怎么说,这两只球队碰到一起,那绝对是火星撞地球,永远少不了火花,尤其是现在热刺的成绩也上来了,去年的联赛亚军,可以参加欧冠。目前联赛也排在前三,而阿森纳只能参加欧联杯,目前联赛第五。随着两个热刺水平越来越牛,两队的德比越来越激烈,越来越好看。

    别的不说,两队球迷凑一起,那就代表着两个字:冲突。用英国人本地话说的好‘每次两队交锋时,海布里和白鹿巷外面的街道和酒吧就成为了非常危险的去处,赛前赛后,双方球迷都会大打出手,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这两个队的球迷可都是死忠级的,见面就往死里怼那种。所以也爆发出不少笑话。

    如果说谁是史上最不幸的球迷,那一定是一位叫做里奇的阿森纳死忠了。这家伙闲着没事干,和自己朋友约什跑去参加一档名字叫做《我们的纹身》的节目,这个节目要求选手们在搭档不知情的情况下,在其身上纹身。当纹身环节结束后,里奇摘下眼罩,直接傻眼了:约什在他的胸口纹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托特纳姆热刺的队徽。

    里奇当时就傻眼了,直接表示:“我们以后再也不能去现场看阿森纳的比赛了。。。。。。”对于阿森纳球迷来说,热刺只能是谩骂、诋毁的对象。而将热刺队徽纹在自己身上,那对他们来说无疑是莫大的耻辱,就连英国《太阳报》都感慨:这是每个阿森纳球迷的噩梦。

    可惜萧鹏现在想去白鹿巷看热刺也看不到了,热刺这个赛季因为白鹿巷球场翻新重建,把主场搬到了新温布利大球场。不过去酋长球场看球赛,也是很不错的选择。

    华山递给萧鹏两张球票:“我把你们送到这里了。晚上我还有事情,就不陪你们看球赛了,没关系吧?”

    “当然没关系了!我们又不是小孩子了。”杨猛一脸兴奋的答道。

    华山却有点尴尬:“那个。。。。。。”

    萧鹏好奇问道:“还有什么问题么?”

    华山点点头:“好吧,今天的球票是南看台的下层票。你们不介意吧?帮我买票的朋友是阿森纳的死忠,所以习惯性的定了这个位置。”

    现场看球,根据球场位置是有不同的体验的。上层票价格高、视野开阔,但是距离太远了,没有望远镜别指望能看清人脸。而下层价格便宜,视野低平,现场感很强。特别是酋长酋长北看台6-11区,那就是阿森纳死忠粉聚集的地方。

    不过华山递给两人的南看台23-27区看台,在萧鹏眼里,那才是死忠粉才能坐的位置。

    因为那里紧靠着客队区,可以跟客队球迷互相谩骂,互相唱歌讽刺对方。而阿森纳和热刺这样的死敌凑一起,骂着骂着就打起来了。这才是勇敢者才能坐的位置。

    听了文山的话,萧鹏和杨猛对视一眼,一起哈哈大笑起来,萧鹏开心的说道:“华山,不得不说,认识你这么久,这件事做的最漂亮!就冲这事,等咱们回国,我一定请你吃大餐。”

    杨猛也拍着文山的肩膀:“兄弟,回国后晚上大保健我请了!”

    华山一脸尴尬:“我有女朋友的。。。。。”

    “不让她知道就没事了!”杨猛一脸向往:“都说英国足球流氓大名鼎鼎,今天我们去开开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