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分配任务
    狄玮安排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他们斗蟋蟀比赛的那个会所。

    “刘老大!”几人下车后,潘佩宇跟站在门口的中年男人热情的打着招呼,话说这男人挺酷,虽说岁数不小,但是穿着摩托骑行皮衣,一头长发系着马尾巴,看上去艺术范十足。

    “欢迎欢迎。”刘老大走了过来,看着萧鹏和杨猛问道“这是有新朋友?看上去挺面生啊。”

    潘佩宇介绍道:“刘老大,这是萧鹏和杨猛,前段时间的促织大赛,狄玮不是拿了个冠军么?用的就是萧鹏的虫,杨猛打的草。鹏哥,猛子哥,这是刘庆龙刘老大,这个会所的主人,也是我们圈里的带头人,咱们这里的老玩家了。”

    刘庆龙笑着跟两人握手:“没他说的那么夸张,都是朋友给面子跑来玩玩而已。”

    杨猛和他握手后,突然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我明白了,你就是当时促织大赛的时候潘佩宇说那个犯痔疮不能来的刘老大!”

    众人瞬间石化,杨猛绝对熟练掌握随时随地把天聊死的特异功能。

    刘庆龙倒也见惯了大场面,一愣之下哈哈一笑:“杨兄弟好记性,走走走,别站在这里聊了,里面都给你们安排好了。”

    刘庆龙把几人引进一个房间,跟几人敬了一杯酒就离去了,没在这里多待。

    萧鹏看着餐桌上的菜式:“看不出来,这里还很讲究,正经八经的淮扬菜啊!这里的厨师水平不低。”

    蔡俊伟伸出大拇指:“鹏哥,行家啊!这里的主厨可是曾经可是参与过国宴的,这淮扬菜水平能差了?”

    众所周知,国内最著名的四大菜系,是以鲁菜为首,但是在我们中国的国宴,却永远是淮扬菜为基准。

    提起淮扬菜,人们首先想到的词就是‘精细’,‘讲究’之类,其实粤菜的华丽珍美程度却不亚于淮扬菜,但是粤菜有些菜用料太过于奢华,有铺张浪费之嫌,国宴其实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样奢华。而淮扬菜虽说工序复杂精致,但是食材几乎都是普通的禽肉河鲜,毕竟淮扬菜的一大特色,就是‘就地取材,土菜精做’,又好看又普通,比较适合国宴。

    而鲁菜,一方面是那玩意太接地气了,给外国总统端上去一盆大葱蘸酱?再说了,大锅大碗的端上来,那是吓死外宾?另外鲁菜口味偏重,外宾一般习惯清淡一些的菜肴,鲁菜并不适合他们。

    至于川菜?呵呵,想象一下,国宴会场上来一份重庆火锅,最后吃完后,大家一起浑身大汗‘吃光喝光脱光’。。。。。。

    而且吃川菜确实非常爽,但是你得考虑一下,万一外宾吃了拉肚子怎么办?拉肚子的时候菊花疼怎么办。。。。。。

    所以,在正式场合,最受欢迎的菜肴,还就是淮扬菜。

    谁让这是一个看颜值的时代呢?淮扬菜可是所有菜系中最重视外形的,刀功和摆盘的都有很多讲究。适合各种装逼的场合。

    比如这样的私人会所里。

    不过有一点蔡俊伟倒没说错,这里的厨师水平确实很高,不管是红烧狮子头还是平桥豆腐,都做的美味无比。而萧鹏最满意的是其中一道大煮干丝。

    这大煮干丝可是淮扬菜里的传统名菜,也可以说是淮扬菜的看家菜,是淮扬菜讲究刀工的体现:把淮阳方干切成干丝,融合多种佐料烹制,让人根本吃不出这是豆腐干做成。味道鲜美无比。

    萧鹏感叹道:“就凭这一道菜,此间主厨堪称大师。”

    潘佩宇听后哈哈大笑道:“刘老大听了你的这句话,肯定会把你视为知己。当年他为了拉拢那厨师,可是花了大钱了。”说完歪头看了一眼杨猛,补充道:“前提是你和刘老大在一起,猛子哥不能在旁边。”

    让杨猛在旁边,你张嘴:“你痔疮犯了!”什么样的天也聊不下去好吧。

    杨猛两眼一瞪:“你啥意思?”

    潘佩宇吓了一跳,赶紧解释道:“我的意思是猛子哥你风采卓越,你一起去的话肯定会抢了鹏哥的风头。。。。。。”

    杨猛哈哈大笑着拍着潘佩宇的肩膀:“小潘是个好同志,看看人家多会说话。”小潘?亏你叫的出来!人家比你大好不好。。。。。。

    潘佩宇让杨猛拍的肩膀生疼,还强笑着:“猛子哥,你说的对。”都说你说的对了,能轻点么?那拍的狄玮是呲牙裂嘴的。

    还是萧鹏救了潘佩宇:“行了猛子,放过小潘吧。这菜可真不错,多吃点。”

    杨猛耸耸肩:“好吧好吧。你说的对,吃饱了才有力气。”潘佩宇听了杨猛的话,却觉得身上莫名的打冷战起来。吃饱了才有力气?有力气干什么?他现在就想抽自己大嘴巴,没事招惹这个人形核弹干啥?

    萧鹏在吃饭的时候,把今天跟亨特艾伦聊的话跟几人了说:“黄鹤,你是马会会员么?”萧鹏问道。

    黄鹤一脸尴尬:“鹏哥,我真没有马会会员身份。。。。。。”

    “我去,你玩了那么多年马,连马会会员身份都没有?”萧鹏一脸嫌弃的看着黄鹤:“你丫的这么多年都干啥了?”

    黄鹤辩解道:“我是玩马术三项的,又不是玩速度赛马的。。。。。。”

    “就算你玩马术三项,你就不出去比赛么?”萧鹏质问黄鹤。

    黄鹤小声答道:“我只是在国内比赛好吧。”

    萧鹏彻底无语了:“你花了上百万买了运马车,每次花几万块的油钱过路费就为了参加几万块奖金的国内比赛?黄鹤,你告诉我,你到底图了些啥?你就算没有香港马会的会员,香港马会北京分会的会员你有么?”

    黄鹤这下无语了,小声嘀咕道:“他们不带我玩。。。。。。”香港马会在北京也有分会,目前会员近千人,是北京最高档的私人会所之一。也是有钱都不一定能混进去的地方。

    杨猛落井下石:“还能图了些啥?不就是为了泡妞方便?人家带妞去国外购物,他带妞回马场啪啪啪。还省钱还有档次。”杨猛可不介意给黄鹤递刀子,哪怕黄鹤现在和他老爹翻脸了,那也不代表杨猛会放过打击黄鹤的机会。

    黄鹤彻底无言了。还是别得罪这俩人了,现在他已经和自己老爹闹翻了,今后想混出样子,还真指望萧鹏和‘银子’,这杨猛可是萧鹏的左膀右臂,得罪他等于得罪萧鹏,得,还是忍吧。

    萧鹏想了想:“黄鹤,你和日本那边马场有关系对不?好像你以前都是去日本采购马?”

    黄鹤点头。萧鹏道:“有没有可能找那边的马场让我们去参赛?”

    黄鹤苦笑着摇了摇头:“日本那里很扯淡的,他们可是死讲原则的那种人,想去那里打破他们的规矩,真是太难了。‘泰坦’去参赛还好说,‘银子’想去,可能性真不大。”

    萧鹏捏了捏自己的脑袋:“‘泰坦’和日本马比起来,没有什么优势,只有它自己去的话,万一没有好成绩,那咱们就赔掉裤衩了。我们现在没有太多钱浪费,必须要十拿九稳才行!现在只有最后办法了。黄鹤,你去香港那边找找关系吧。看看我们的马能不能进去参赛。”

    黄鹤面露难色:“鹏哥,我一直跟日本那边联系,香港那边真不熟悉。”

    “卧槽,你这天天在日本马场混,也没见你混出个啥样,光知道给那边送钱,不知道从那边挣钱?”杨猛例行开怼起来。“日本那边帮不上忙,香港那边也不行?”

    黄鹤干脆闭嘴不说话了。

    蔡俊伟干咳两声,萧鹏看着他:“蔡胖子,你有什么话说?是不是你有办法?”

    蔡俊伟点头:“鹏哥,我可能有办法。”看着人都看向自己,蔡俊伟说道:“我父亲的至交,我的伯父,其实是马会的遴选会员,或许能有点办法。”

    萧鹏听了一喜:“你倒是早说啊!”

    蔡俊伟苦笑道:“可是我真不想去找他,去了之后我的人生自由可就没了。”

    “啥?几个意思?你可千万别告诉我他垂涎你的美色,你去了会菊花残满腚伤。”狄玮道。

    蔡俊伟冷哼一声:“你才菊花残满腚伤呢!我爸爸当年和他给我订了个亲事。。。。。。”

    “还有这样的事?那不是祸害人家女孩子么!喂,蔡胖子,你说实话,你到底喜欢不喜欢女人?我这些年一直以为你是喜欢男人的!”狄玮调笑道。

    蔡俊伟根本不理狄玮,而是对萧鹏说道:“鹏哥,我可以去香港做这事,不过我有个要求。”

    “有话你直说!”萧鹏急忙说道。

    蔡俊伟一指狄玮说道:“我要他跟我一起,而且必须全程听我指挥!”

    萧鹏对杨猛使了个眼色,杨猛会意,直勾勾的盯着狄玮:“你会答应的,对吧?”

    狄玮开始还想争辩两句,一听杨猛说话,咽了口口水:“恩,恩,相信我!蔡胖子叫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我去给蔡胖子当跑腿的!”

    杨猛哈哈一笑,抬起了胳膊:“狄玮是个好同志。。。。。。”

    狄玮一听,吓得直接跑了,刚才猛子这么说,潘佩宇快让他拍哭了,现在轮到自己了。他可不想和潘佩宇一样的下场。

    黄鹤在一旁一脸尴尬之色,这活本来是他的,结果他却出不上力。

    看着黄鹤的表情,萧鹏道:“黄鹤,你不去办这事也好,马场最关键的事情还要交给你来做。别人还真做不了这活。”

    黄鹤听了脸上一喜:“鹏哥,有事你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