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雪茄吧
    萧鹏道:“马场需要建设几只团队!练马师、营养师、兽医之类的,都要最好的!这些日子建设马场,不能系统训练,但是也不能让马的状态变差不是?现在我们两匹赛马,一个团队基本就能满足,但是水平一定要跟得上!”

    黄鹤一听,拍着自己胸部说道:“放心好了!这活我肯定办的妥妥的!在马术圈这些年,哪些人水平高我还是有数的。”

    萧鹏道:“这个事情真的很关键!一定要快做!”

    黄鹤点头:“明天我就做这件事情。”

    “那我呢那我呢?”潘佩宇说道,毕竟他是最后一个入伙的,也想好好表现一下自己。

    萧鹏道:“还有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马场建设。亨特艾伦跟我提出过,我们马场的跑道都不正规,有安全隐患,容易伤马,你要去找点专业人士来做这事情。加大工程量和速度。”

    马场的跑道,尤其是竞赛跑道,必须要非常正规才行!不管从土地还是草地,从泥土草种的选择,到水平调整,都需要做到非常细致才行。

    潘佩宇笑道:“鹏哥放心,自己家的活我肯定上心,其实我有个想法想跟大家商议一下。”

    “哦?什么事情?”狄玮跑了回来,正好听到潘佩宇的话。

    潘佩宇分了一圈烟说道:“关于马场的建设,我考虑到一个问题。我们马场今后要发展,那今后肯定不能只靠赛马,那里偶然因素太多。万一马受伤怎么办?没赛事的时候怎么办?如果真要发展别的项目,今后肯定也会采取会员制吧?那我们会提供什么样的会员服务呢?”

    萧鹏明白了潘佩宇的意思,但是语气还是不确定:“你的意思是。。。。。。”

    潘佩宇点点头:“我们是不是该考虑一下会员区的建设方案?”

    黄鹤听后两眼一亮,狄玮更直接:“这确实该考虑一下了,既然咱几个凑一起做一件事,做大做强才是硬道理吧。把会员区弄的奢华点,咱要玩就玩大的!”

    萧鹏瞪了狄玮一眼道:“这里需要的花费太高了,我们现在有那么多钱么?真要照你的想法来,咱们马场那么大,全部弄下来,你要投资几个亿?”

    听了萧鹏的话,狄玮不说话了,潘佩宇道:“我们可以去找银行帮忙,马场那么大的土地摆在那里,算上我们的家事,这个贷款办下来应该难度不大的。”

    萧鹏叹口气:“一口气吃不了个胖子,你们倒是都不缺钱,可是也没那么多钱。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已。如果真的去找银行帮忙,那风险太大了。再说了,咱们现在想参加赛事都做不到。想的也有点太远了。”

    杨猛更干脆,直接说道:“得,我现在觉得自己像上了贼船了,还以为有大腿可以抱,没想到找到一堆腿毛。”尬聊神功再次开启,留下小潘几人面面相觑。

    潘佩宇转移了话题:“狄玮,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狄玮明白潘佩宇的意思,急忙说道:“我刚才在后面的雪茄吧订了位置,我们去后面喝两杯去。抽几根雪茄,咱们边喝边聊。”

    “这提议不错。”萧鹏道:“走吧!”

    所谓雪茄吧,最近几年倒是很流行,不过雪茄吧的主营产品是雪茄,提到雪茄吧首先想到的就是价格昂贵,一般都是几个高阶层朋友跑到雪茄吧谈谈天,喝两杯红酒咖啡,没事玩玩桌球,归根到底,也是个装逼的地方。

    萧鹏几人跟着狄玮到了雪茄吧。这里装潢的非常有英国建筑特色,显得很是庄重,从沙发的式样到灯具装饰,无不透露一种复古的风格。

    里面人不多,只有几个客人在一个角落里抽着雪茄低声交谈着,一位雪茄侍者引导几人到了一个沙发区。并且给每人一杯矿泉水。

    “请问各位继续需要点什么?”雪茄侍者问道。

    潘佩宇道:“把十八号保湿箱里的罗密欧与朱丽叶的‘丘吉尔’拿过来。”

    “那不知各位想喝点什么?”雪茄侍者又问道。

    潘佩宇问萧鹏道:“鹏哥,你想喝点什么?”

    萧鹏无语,你这是准备给我难堪么?这雪茄吧我都是第一次进来,你问我喝什么?我怎么知道?

    不过萧鹏深知一件事情,那就是不懂就问,世界上最丢人的事情就是不懂装懂,装作‘老手’只能让人笑话。不过这问话也有学问,萧鹏微微一笑,对雪茄侍者说道:“不知道您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服务他们的雪茄侍者是一名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听到萧鹏的话,很有礼貌的说道:“鉴于你们抽的是‘丘吉尔’,那就不建议你们品尝鸡尾酒了。鸡尾酒只能搭配味道很淡的雪茄,而葡萄酒和雪茄在一起,会让舌头变得异常的干。‘丘吉尔’味道清脆,和朗姆酒搭配也不错,但是我还是建议配威士忌更为合适------还没有一种酒像威士忌那样和雪茄绝配,他们是天生一对,都是极具男性魅力的东西。”

    “那你觉得什么威士忌更合适呢?”萧鹏问道。

    “考虑到你们所抽的雪茄,我个人认为,最合适的是尊尼获加绿方威士忌,但是现在已经基本停产,我们这里目前并没有这款酒。不过我推荐另外一款酒应该很合适,格兰哥尼25年单一麦芽威士忌。这种格兰哥尼25年熟成于全欧洲最优秀的雪莉橡木桶之中。沉浸在传统铺地式仓库中达25年!未经冷凝过滤,瓶装酒精浓度为48%,最能表现出融合橡木,肉桂、炖煮水果和塞维利亚橘柑果酱的风味,是一款完美的餐后威士忌酒,几位客人刚刚吃完饭,这酒非常适合,而且和雪茄口味也搭。能让‘丘吉尔’雪茄的味道锦上添花,碰撞出1+1大于2的效果。”雪茄侍者非常专业的介绍道。

    萧鹏点头道:“那就它吧。”既然人家介绍的这么专业,听人劝吃饱饭,根据萧鹏的经验来说,这雪茄侍者介绍的酒肯定很贵。但是又不是自己请客,贵就贵呗!

    雪茄侍者却并没有直接离开:“不知道几位需要什么巧克力?瑞士莲?吉利莲?马克西姆还是迪克多或者乐飞飞?”

    萧鹏不明所以,但是想了想,马克西姆这个名字不错,话说那不是弹奏《克罗地亚狂想曲》《出埃及记》的钢琴演奏家么?怎么就成了巧克力了?“马克西姆。”

    雪茄侍者笑道:“非常明智的选择。各位稍等。”说完转身离去。

    看着雪茄侍者离去,潘佩宇压低声音:“我靠,鹏哥,行家啊,你到底是做什么的?是不是哪个大门大户出来体验生活的?原来没少来这样的雪茄吧对吧?”

    萧鹏白了一眼潘佩宇:“擦,你小子坑我,猛子,帮我记下来,一会儿好好收拾他!”

    潘佩宇高举双手:“鹏哥,我投降!我真不是这意思!这里小圈子就那么些人,别看我们哥几个出了钱,可是真想闹出点动静来,还真要靠你来带我们一起玩。说实话,我们哥几个谈过这事,你像我们哥几个,看起来人模狗样,可是特么的活的憋屈!”

    “憋屈?”这话倒让萧鹏愣了下“你们憋屈什么?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老爹老妈给你们创下那么好的条件,你们憋屈什么?”

    潘佩宇看了一眼黄鹤,黄鹤点头:“鹏哥,这事我来跟你解释吧。你说的对,我们哥几个家里都有点钱,可是这也要看跟谁比!我们这个城市,因为靠近北京,是北京的卫星市,所以当年政策给的好,富起来一批人,我们几个的老子都是有能力的。给我们创下了不错的条件。可是我们也只能窝在这小地方!你问我有没有香港马会的会员,我说不是,你以为我不憋屈?我喜欢玩马,香港马会我进不去,北京马会我总能进去吧?可是事实是,我进不去!”

    听了黄鹤的话,萧鹏倒是一愣,黄鹤家里也算有钱的,远近闻名的灯业大王,他的孩子想去北京马会为什么进不去?

    黄鹤看萧鹏疑惑的表情,苦笑道:“我尝试去申请过,结果我竟然找不到遴选会员推荐我!我们在这里一个个人模人样的,可是到了北京那边,人家混圈的根本就是不鸟我们!在他们眼里,我们只是些不入流的暴发户。也就那时候,我才决定回来玩马场的,自己玩的开心就行了。”

    “不是吧?真有这么惨么?现在有钱走遍天下不是?”萧鹏有点不太相信黄鹤的话。

    在一旁一直闷不做声的狄玮说道:“鹏哥,哥几个说的都是真的。这个道理很简单,各个圈子都有自己的规矩,我们这群人算是咱们市里玩的好的,很多不如我们的也想融入我们这个圈子,那我们能随便就允许别人进我们圈子么?我们的圈子有这么不值钱么?同样道理,当我们要融入更高的圈子,是不是也要面对跟那些不如我们的同样的想融入我们圈子时候遇到的同样问题呢?”

    萧鹏耸肩:“你们整天这个圈那个圈,离开了圈子你们就活不下去了么?”

    杨猛说的更干脆:“我算看明白了,什么叫圈?特么的老子是核心那才叫圈,能玩到一起就一起玩,玩不到一起不强求!何必去捧别人臭脚?”

    萧鹏打了个响指:“猛子,你这次说的有道理!咱们走在哪咱们就是核心!主动拿着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那是弱者的行为。哦。我不是说你们几个。”

    狄玮耸肩:“我爹跟我说过很多话,我都不愿意听,但是有一句话我算记得最清楚:什么走运?遇到明白人就是走运。鹏哥,咱们认识时间并不长,可是我算看明白了,你是真真正正的明白人,说我弱者咋了?鹏哥,这段时间的相处下来,也经历了不少事了,我拍着良心说,我服你!我相信跟着你一起玩能玩出个名堂来!猛子哥说得对,我是受不了低三下四的往别人圈子里凑热闹了。不管咋地咱哥几个一起折腾折腾,输了又如何?谁让咱们年轻呢!老子输得起。”

    萧鹏笑了:“行了,谢谢哥几个看的起,那咱们就一起好好玩玩。不过丑话说前面,哥几个有多少力,谁也别藏着掖着。”

    蔡俊伟举起右手:“我现在有个最重要的问题。”

    “什么问题?”萧鹏好奇问道。

    “鹏哥,刚才那巧克力是怎么回事?”蔡俊伟问道。

    听了蔡俊伟的问题,众人集体无语,靠,刚才大家在说那么感性的问题,你倒好,就关心吃?

    萧鹏耸肩:“你问我我问谁去?我今天才是第一次知道马克西姆竟然是巧克力的牌子。小潘,这是怎么回事?”

    潘佩宇笑道:“在品雪茄和威士忌的时候,别的食物会干扰味蕾,影响雪茄和威士忌的口感。但是纯巧克力可以使舌头和喉咙的感觉更顺滑,像真丝略过皮肤一样修复人的味蕾,所以在这时候,吃点纯巧克力,感觉会更上一层楼,不过千万不要吃果仁巧克力!不然多好的酒,多好的雪茄口味也会变得怪怪的。”

    杨猛听了一脸嫌弃道:“酒这玩意,本身喝着就是为了爽,搞那么多乱七八糟的花样干什么?”

    潘佩宇倒一脸装逼的样子:“在这雪茄吧坐着,就是为了放松。在这一个半小时时间里,坐下来喝点酒,听听音乐,看,想想事情,或者跟朋友一起聊聊天。那是一种享受啊。”

    杨猛下了结论:“也就是花钱买优越感!你真喜欢抽雪茄?你能分出什么样的威士忌好喝?说到底就是为了两字:装逼!”

    不得不说,杨猛这话说得还真没说错。这下潘佩宇等人也无法反驳了。

    雪茄侍者走了回来,拿来一个木质雪茄盒打开后展示在潘佩宇面前:“先生,这是您的‘丘吉尔’,你确认一下有没有品质问题?”

    潘佩宇拿出一根闻了闻,也不知道他是真懂还是装懂,只见他点了点头,雪茄侍者端上来一瓶威士忌,每人还送了一瓶意大利圣培露矿泉水。把东西都上好之后,雪茄侍者问道:“各位贵宾,有几位女士希望我帮她们问问你们,可否认识一下?”

    狄玮点头:“当然没有问题了,欢迎她们来和我们一起分享美酒。”

    萧鹏一愣,小声问道:“狄玮,这是什么意思?”

    狄玮小声回他道:“中国特色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