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萧鹏的小窝
    “不就是个木屋么,搞得那么神秘干什么。”萧鹏嘴里嘟囔道。按照潘佩宇的要求,他被蒙上了眼睛。“为什么只蒙我一个人?”杨猛就没让人蒙上眼睛。

    “木屋是我帮着盖的,蒙个屁的眼睛。”杨猛的声音传来。

    萧鹏也是无语,关键是下车后听到同行的朱冰洁大呼小叫的惊叹声,更是让他抓耳挠腮,别看这是木屋,但是好歹也是萧鹏的第一个房子,他怎能不激动?终于有了自己的窝不用租房子了,这就是进步!

    潘佩宇扶着萧鹏走了上一个小楼梯后,说道:“到了!”说完帮萧鹏揭开了蒙眼布。萧鹏看清木屋全貌后,倒也吃了一惊。

    在他想象中的木屋,要不然就是挂在树上的,孩子待在里面做自己秘密基地的树屋;要不然就是森林里一个小屋,用来作为狩猎之类户外活动的歇脚之处,总而言之,都是简陋至极的。

    但是眼前的木屋,彻底改变了他对木屋的印象,这尼玛哪是木屋啊,简直是豪宅!

    木屋并不大,大约只有四十多平方的样子,是个正方形尖顶木屋,没有地基,所谓的‘地基’就是那大挖掘机的履带。但是在木屋的两面,延伸出两个和木屋齐平的平台。一边延伸到湖里,可以在这里喝个啤酒钓个鱼之类,另外一面则有个餐桌,餐桌尽头则是由耐火砖建设的烤炉,可以在这里吃个烧烤什么的。

    进入房间后更让萧鹏赞叹不已,这设计简直太棒了!进门右手边一个小吧台,吧台上已经放着各种各样的美酒,看上去倒不像是住人的木屋,而更像是一个传统小酒吧。

    另外一侧,则是一个书架,简单的长布艺沙发和房屋风格非常的搭配,还有两个吊椅,可以坐在上面,一个小壁炉能保证冬天这里有适宜的温度。

    而卧室则是在房顶处,需要爬梯子上去,这是充分利用了房屋每一分空间。

    最有意思的设计是房屋正中间,有一个小型方台,方台上方平躺着一个老式铁梨木的轮舵。萧鹏指着那个轮舵说道:“老潘,这是什么意思?你别告诉我这木屋还能开走,给我整个方向盘在这里?”

    潘佩宇微笑着指着轮舵:“你转转试试呗。”

    萧鹏满是好奇的转动着轮舵,惊奇的事情发生了,整个木屋开始旋转了起来!潘佩宇指着木屋的窗户说道:“早晨,你可以从这里看到朝阳,傍晚的时候,木屋旋转到另外一面,就可以看到夕阳了!”

    萧鹏吹了声口哨:“不愧是mit的毕业生,这样的设计都能想到。这构思简直太棒了!”

    潘佩宇问道:“鹏哥,不知道你喜欢不喜欢这份礼物?”

    “喜欢,我特么的爱死这里了!”萧鹏美滋滋的说道,当他爬上二楼时,突然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咦?怎么这里怎么只有一张床?”他记得这房屋是要送给他和杨猛二人的,这是几个意思?萧鹏恶狠狠地看了眼潘佩宇,你丫的敢说我和杨猛有一腿我就把你扔河里清醒清醒去。

    潘佩宇怎么不知道萧鹏的想法,急忙举起手:“鹏哥,这可是猛子哥的建议,他说不能跟你住一起,要不然。。。。。。”说到这,看到朱冰洁不在这里,压低声音说:“猛子哥说,如果跟你住一起,不好意思往回带妞。所以这房子就给你自己住了。”

    萧鹏听了很是感动,杨猛这哪是不好意思往回带妞?也是和大家一样,给自己一个惊喜呢。想到这,萧鹏看了眼杨猛,还想感谢感谢他。

    哪知道杨猛像是知道萧鹏想要说什么,直接摆手道:“用不着瞎感动,我是真嫌弃和你在一起住,脚臭磨牙打呼噜不说,你说我领个妹子回来,就这么个小房间,我怎么好意思啪啪啪?呐,看到那边没?”杨猛说到这往窗外一指,萧鹏这才发现,不远处还有一个木屋,是延伸到湖里的高架木屋。

    “我住那里,咱俩是邻居。”杨猛懒懒说道。

    “你特么的才脚臭磨牙打呼噜呢!”萧鹏的感动之心瞬间没了,这尼玛猛子的嘴真损,这是毁自己形象呢?

    潘佩宇小声对萧鹏说道:“鹏哥,其实你这房子早就应该盖起来了,是猛子非要拖着工程队先给他盖,所以你这木屋才刚弄好。我们想先给你弄好的,可是这猛子发起混来,我们可真扛不住啊。”

    萧鹏挠了挠头,嗯,这倒确实是杨猛的风格。

    杨猛却也不介意,走进吧台,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递给萧鹏:“呐,别说哥不仗义,这是送你的礼物,庆祝一下你的乔迁之喜。”

    萧鹏接过盒子一看,倒有点吃惊:“我勒个去,兄弟,你这是大吐血了?”手里的盒子,赫然是一支库克安邦内黑钻香槟!

    库克香槟又叫克鲁格香槟,是世界上最著名的香槟之一。

    杨猛耸耸肩:“我想没有什么酒能比这个更适合今天的日子了,难道不是么?”

    香槟酒是一种富含二氧化碳的白葡萄起泡酒。因为出产自法国香槟地区,所以才叫这个名字。

    并不是所有的起泡酒都叫做香槟酒,只有法国北部香槟地区选用指定葡萄品种,并且采用传统酿造的起泡酒,才能叫做香槟酒。就像库克安邦内香槟的葡萄,都是采用自安邦内村里的小葡萄园,按照法律来讲,也只有这样的起泡酒才可注标为‘香槟’。我们平时喝的,只能叫做起泡酒。而库克香槟从1843年建立以来,一直是高品质香槟的象征。

    萧鹏从盒子里拿出黑瓶包装的库克香槟。看清酒标后一愣:“98年的年份香槟?猛子,你没事吧?从哪整来的这玩意?”他后面的话没说完,你丫的不过日子了?这玩意也忒贵了吧?不过想了想旁边的黄鹤和潘佩宇,还是不露怯了。

    在大部分情况下,市场上售卖的香槟都是无年份香槟,这种酒是使用不同年份的基酒混合而成的酒款。特点就是品质稳定,风格统一。很多酒庄都会主营这种无年份香槟,一来是因为这样的做法有助于创造出风格独特的香槟,让人一喝就知道这是出自于哪个酒庄。另外呢,则是为了抵御自然条件变化带来的风险:香槟地区气候恶劣,霜冻、冰雹这样的自然天气在那里时有发生,在那样的环境下想要每年都有新酒出产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说不定葡萄的产量就变成了渣,没点存货可真不行。

    而年份香槟则是与无年份香槟的概念有相当大的区别。虽然两者在酿造工艺上保持一致,但使用的基酒却完全不一样。顾名思义,这年份香槟就是只使用当年采收的葡萄压榨取汁酿造而成的香槟。而且这样的香槟都是采用当年采收的最好的葡萄来酿造,所以品质更好,价格也更高。

    而库克年份香槟,历来都是酒类拍卖的常客。凭心而论,98年的库克年份香槟品质不如96年的库克年份香槟。不过考虑到适饮年份等问题,98年的库克年份香槟的市场价是高于96年的,就这么一瓶,起码要四五万块。杨猛这次是真的大吐血了。

    “可惜狄玮和蔡胖子不在,他们是没这口服喝这个了。要不然咱们把酒留一下,等他们回来再说?”萧鹏道。毕竟蔡俊伟和狄玮正在为了马场奔波,不想着他们不像那么一回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突然木屋外传来蔡胖子的笑声:“掏钱掏钱,我赢了!”

    “靠,你这是耍赖,万一他只是客气一下呢?”这是狄玮的声音。

    果然,两人吵着嘴从屋外走了进来。

    “呃?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萧鹏好奇问道,这两人在香港,没说要回来啊。

    “下午就回来了,你这房子我们还帮忙装饰过的呢。”狄玮道。

    萧鹏不解:“那你们怎么不找我?”

    蔡胖子笑道:“猛子不是弄来瓶好酒么?狄玮非说你喜欢喝酒,不会给我们留的。我们就藏起来打了这么一个赌。嘿嘿,还是我赢了。”

    萧鹏哈哈大笑:“我怎么可能不想着你们呢?”说是这么说,萧鹏的心里可是满满的尴尬,刚才他想的还真就是客气客气,这么贵的酒他还没喝过呢,多一个人喝自己就少喝点不是么?

    黄鹤不知道从哪里搬出一个保鲜箱:“哥几个,今天咱们都在,开个烧烤趴体呗,试试这新的烤炉!”打开保鲜箱后,里面满满的都是各种烧烤食材。

    萧鹏笑道:“你们这是早都商量好了啊,就把我蒙在鼓里?难怪刚才在食堂,猛子磨蹭半天也不叫吃的,原来是因为这个。行,我去找点木炭来,咱们吃烧烤庆祝一下。”

    哪知道黄鹤却摇了摇头:“不用去找了,早就准备好了。”说完递给萧鹏一本书。木质的封面显得很厚,封面上写着《烧烤圣经》。

    这下萧鹏傻眼了:“兄弟,我说我去找木炭,你倒好,给我一本书,难道你是让我把这本书点着了吃烧烤么?”

    黄鹤一听,倒是一脸惊奇:“嘿,鹏哥,你确实聪明,这本书还真就是用来烧着吃烧烤的。”

    萧鹏:“!@#??%?……”专门用来烧着吃烧烤的书?出版这书的人是要有多蛋疼啊?话说就这么一本书,能把肉烤熟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