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没有人的天堂(求票求票)
    “鹏哥,猛子哥,黄鹤,欢迎到奥克兰。”走下飞机,亨特艾伦和潘佩宇已经在机场等待多时了。他们提前两个星期到了这里,在这里联系马场,安排几人的住处。

    潘佩宇却表现的很激动,抱着萧鹏就不撒手了:“鹏哥,你可算来了!终于有人来解救我了。”

    萧鹏倒愣了:“你这是干什么?来这里才两星期咋就成这样了?”

    潘佩宇苦笑道:“鹏哥,你是不知道,我也算去过很多地方了,还真没像新西兰这么无聊的地方。”

    亨特艾伦笑道:“你现在理解为什么那么多新西兰青年都选择离开新西兰了吧?”

    杨猛不解:“现在国内不是都在吹新西兰是移民最好的地方么?我看就数着新西兰移民最火爆啊。移民门槛又低,不是好多中国人都往新西兰跑么?你看看这新西兰,空气多好,一点雾霾都不带的。简直是天堂啊。”

    潘佩宇叹口气:“如果只是来这里旅游玩几天,这里确实是个好地方,如果在这里住?还是算了吧。国内那些鼓吹新西兰移民好的,全特么的是在移民公司赚这份钱的,十个里面枪毙五对,绝对没有一个是误杀!”

    亨特艾伦道:“别在这里聊了,咱们先回去再说。先把咱们的宝贝们都带回去。车早就准备好了。”

    萧鹏这才看到两人后面一辆专业的运马车:“好家伙,你这是下了本钱了啊。这么好的运马车?哪里来的?”

    潘佩宇笑道:“在新西兰,马术运动发展的挺好,租辆这个车倒是不难。走吧,咱先去把马接回去。”

    说完潘佩宇直接上车,直接开车到停机场接了‘泰坦’和‘银子’,办了手续几人离开机场。

    “这做货机感觉如何?”潘佩宇问道。

    黄鹤白了他一眼:“特么的下次你坐坐就知道了,老潘,相信我,绝对是一次美好的体验。”

    “还是算了吧?我宁可体验点别的。”潘佩宇道。

    “喂,怎么是你开车啊?你有新西兰驾证?”萧鹏不解问道。

    潘佩宇笑了:“世界上有一百八十多个国家承认中国驾照的,不过需要驾照翻译公证件,一般来说可以合法使用半年到一年,在新西兰,持有中国驾照只要在新西兰交通局认证的翻译机构取得驾照翻译件,就可以在每次进入新西兰时合法驾车一年。在新西兰考驾照也不容易,所以很多中国人也不愿意在新西兰考驾照。还不如用中国驾照呢。”

    杨猛从后排伸出脑袋:“老潘,这几天在新西兰玩的如何?新西兰妞热情不?”

    潘佩宇那表情都快哭了:“猛子哥,你可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你知道新西兰首都是哪里么?”

    杨猛倒笑了:“你这可难不倒我,并不是这奥克兰,而是叫惠灵顿。来的时候我可特意查过。”

    奥克兰曾经做过新西兰首都,后来改到惠灵顿,现在的奥克兰是新西兰最大的城市。而首都惠灵顿则是新西兰第二大城市。

    “那你知道惠灵顿多少人口么?”潘佩宇追问道。

    杨猛这倒愣了:“多少?”

    潘佩宇伸出一个巴掌:“不到五十万!就这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跟北京建成区一般大,这么大的地方人口还不到150万,还特么的是因为这里移民多的缘故。整个新西兰这么大的国家,还不到五百万人,在这里你开车几小时看不到一个人那都是常事!我还去见热情的新西兰妹子?开什么玩笑!”

    “喂,你特么的不是逗我吧?”杨猛问道,新西兰妹子可是他这次来的动力。

    “我逗你?等咱们回马场你就理解了。”潘佩宇一边开车一边说道:“也不用回到马场你也就有数了。。。。。卧槽。”

    “咋了?突发性骂街?”萧鹏不解。

    “玛德,有警察跟上来了,一定是刚才那个环岛我又打错灯了。”潘佩宇给车减速,把车停到路边。

    “什么叫做又?”萧鹏关注点在这里。

    话说在新西兰街头,只有比较重要的路口有红绿灯,其余的地方都是路口中间建里小环岛来维持交通。

    潘佩宇愤愤说道:“你说好好地十字路口整个红绿灯不就完了么?他们就不!丫的路中间砌一个水泥台子,里面堆点破石头那就算是个环岛,特么的如果垒得像西藏的玛尼堆我也就认了,还可以顺道参拜一下。你说这都盖了些啥破玩意!”

    吐槽归吐槽,潘佩宇还是拿着驾照翻译件之类的下车对着跟来的警察赔笑解释什么。过了没多会儿,潘佩宇拿着一张罚单走了回来,狠狠的摔在驾驶台上:“特么的,这要是在中国,我整不死他我。”

    萧鹏不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佩宇发动汽车,继续前行,跟众人解释道:“你们也看到了,这新西兰跟英联邦一样,在马路左侧行驶,右舵驾驶。所以在路过环岛的时候有个让路原则,叫give ay,所有的车辆都要给右边的车让路,进环岛时候要打右转灯,出环岛要打左转灯,你这左转打右转向灯让这人怎么能适应得了?刚才就是因为打错灯,接了这么张罚单。黑!真黑!这特么的是第三次了!”

    萧鹏看着车往城外方向走:“老潘,咱这是去哪啊?”

    潘佩宇道:“咱去怀卡托镇。哦,那是属于蛤蟆屯的一个小镇,咱们找的做适应性训练的马场就在那里。”

    “蛤蟆屯?”杨猛对这个称呼有点好奇。太有中国乡土气息了。

    潘佩宇解答道:“汉密尔顿。特么的只要有英国人住的地方,肯定有这么个地名,英国有汉密尔顿,苏格兰有汉密尔顿,加拿大有汉密尔顿,美国有汉密尔顿,澳大利亚有汉密尔顿,这新西兰,也有一个。华人喜欢叫他蛤蟆屯,倍感亲切。咱们住的地方距离奥克兰也就八十公里不到,咱这车速一个多小时就到了。”

    还没等车出奥克兰市区,萧鹏就已经倍感荒凉了,半天都看不到一趟车,用潘佩宇的话说,两个人从怀卡托镇开车到奥克兰,一路上跑了七十公里才看到一辆车。这样的情况在中国简直无法想象。

    “喂,老潘,你怎么在那边找的马场?在奥克兰找个马场不是更好?”杨猛问道。

    潘佩宇愤愤说道:“在奥克兰找马场?我们当然去找过!那边的租金是怀卡托那边的十倍!狄玮还相信那些什么新西兰姑娘等待中国男人解救的傻逼新闻?真应该让他来这里看看,别的地方咱不说,在奥克兰,敌视华裔的永远比喜欢华裔的多。”

    这句话倒把萧鹏给说楞了:“这是为什么?”

    潘佩宇道:“房价。全球房价最高的城市排行里面,奥克兰排在第九。而这里的房价都是被咱们中国人炒起来的。现在虽说国内新政策规定,境内个人购买外汇不得用于境外买房和证券投资,导致现在奥克兰房价有所下跌,但是跟暴涨的幅度比起来,简直是微不足道。这里几乎70%的房子都被华人买家买下。就说蛤蟆屯吧,距离奥克兰只有一百公里多点,房价还不到奥克兰的一小半。这直接导致很多新西兰人在奥克兰都买不起房,你觉得他们能给华人好脸色?”

    萧鹏撇嘴了,这事情就这样,华人走到哪里首先想的是买房,外国人是习惯于租房。等到外国人回过神来想要买房的时候,却发现房子都让华人给买了,房价已经高的不行。全世界只要有华人定居的城市,都有这现象。

    车子开了一个多小时,来到了怀卡托镇。倒不是距离远,而是因为带着马匹,要保持速度,不能开太快。

    这一路上萧鹏可算见识了新西兰那美丽的风光了,浓密的森林、绿油油的草地、美丽的怀卡托河,在国内还真看不到这样的景色,快到怀卡托镇时,更是一路美丽的海滩。那叫一个风景优美,你想有的自然景色,在这里几乎都能看到------除了人。

    对着佛祖发誓,从离开奥克拉市区到怀卡托镇停车为止,这一路几乎都是走的新西兰三号公路。除了看到两辆新西兰北岛巴士以外,萧鹏没看到任何一辆车。丫的拍《生化危机》系列电影,就应该到这里来拍!根本不用怕扰民,因为根本就看不到人。。。。。。

    进入怀卡托镇,潘佩宇介绍道:“欢迎来到怀卡托镇,美丽的度假胜地。现在正好是来这里度假的最好时间,也是一年之中这里最热闹的时间段。”

    萧鹏下车看着眼前的美景,有点膛目结舌:“这就是你说的热闹?”

    不远处的沙滩上,有人正在那里冲浪,也有在那里晒日光浴的,萧鹏点了好几遍,那么长的海岸线上游玩的也不超过五十人。

    潘佩宇露出一个苦笑:“鹏哥,我就这么跟你说吧,蛤蟆屯是新西兰第四大城市,人口还不到二十万,这个镇子算是规模比较大的了,人口不到五百人。你现在理解这新西兰到底多无聊了吧?我在这里这两个星期,整天就和亨特大眼瞪小眼,你们说我容易么我?”

    “好吧,老潘,确实辛苦你了。”萧鹏已经想象的出潘佩宇这段时间怎么过来的了。确实不容易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