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雷恩的私仇
    “波乌图!”看着壮汉被球打到,众人纷纷围了过去。萧鹏叹口气,他知道自己惹了麻烦,但是受气可不是自己风格。唉,又冲动了。

    刚才被萧鹏打倒的波乌图,应该是个有社会地位的得毛利人,原因很简单,他有纹面,而且是整张脸的纹面,这在新西兰,叫做moko。对毛利人而言,moko会让部落里的勇士对女人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对他们而言,头是一个人最神圣的地方。于是,所有高阶级的毛利人都会纹面。没有moko,就没有社会地位,纹moko的毛利人,在毛利人中的地位都不低。

    那个波乌图被球砸的不轻,哼哼了半天也没有清醒过来,跟他一起打球的一群人已经开始有人包围萧鹏二人了。

    “这下我可以动手了吧?”杨猛活动了活动脖子,问萧鹏道。

    萧鹏叹口气:“别太过分,别让他们伤害到‘银子’就行,下手也有点分寸,毕竟咱们是来比赛的。别特么的还没比赛就给遣送回去了。”

    杨猛笑了笑:“我跟他们打场橄榄球不就得了?”刚说完,一个壮汉已经冲到杨猛身边,冲着杨猛脸上就是一拳!

    只见杨猛一低身,直接沉肩一个标准的橄榄球冲撞动作,正好撞在壮汉肚子上,只见他抱着壮汉双腿,直接把他举得双腿离地,重重的平摔在地上,好么,正规的美式橄榄球的抱摔!幸亏这是在沙滩上,如果在硬地上,一个不小心那壮汉也就废了------脊椎就摔断了!

    看到杨猛摔倒了自己同伴,剩下的人更愤怒了,纷纷冲了过来,萧鹏的戒指又变成了人形,不断的给杨猛加力。只见杨猛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来一个摔一个来两个摔一双,不一会儿的功夫,地上已经躺下十多个人了。剩下的人像看怪物似的看着他!

    “玛德,一起上!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还按不住他!”有人喊了一嗓子,所有人成个包围圈一样围住了杨猛。杨猛倒也不紧张,直接抓住喊话的那个人,抓着他的脚开始抡起了大风车!这下根本没人能靠近!

    “住手!”有人大喊了一声。萧鹏一看,正是那被砸到昏迷的波乌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萧鹏对杨猛说了声,杨猛直接一松手,那个被他当做大风车的人已经飞了出去。摔得倒不是很疼,就是吐得厉害,那是被杨猛转晕了。

    波乌图脸色复杂的看着萧鹏两人,突然发出一声长啸!听了这声音,现场的毛利人都是一愣,陷入了一片寂静之中,包括旁观的家属孩子,也都站了起来,男女列队站成两排。一动不动。

    现场一片寂静,萧鹏也搞糊涂了,这是搞什么鬼?

    沉默了半天后,波乌图突然又是长啸,然后。。。。。。他竟然开始唱起歌来了?而现场的女子也开始跳起舞来,倒不是哈卡战舞,而是一种类似于夏威夷草裙舞的舞蹈,舞姿优美。和狂野的哈卡舞截然不同!其余的男人则在一起唱着歌。这是什么鬼?

    歌词是毛利语,萧鹏倒能听懂,毕竟毛利语也是新西兰的官方语言之一。亨特艾伦会一些毛利语,萧鹏所以也差不多能听明白,倒不是充满敌意的意思。

    就在萧鹏还摸不到头脑的时候,歌舞结束了,现场的毛利人走向两人。

    “卧槽,这是还要打?萧鹏,这么多人一起上我可真下手没数了!”杨猛嘀咕道。

    萧鹏拍了拍他:“别紧张,现在看他们没有敌意,他们刚才跳的不是哈卡舞,不是进攻前的舞蹈。我们静观其变。”

    毛利人越来越近,一个女孩走到萧鹏身边,突然给了萧鹏一个拥抱,并且用鼻子碰了碰萧鹏的鼻子,反复碰了三下。然后又去拥抱杨猛,又是碰了三下鼻子。

    这就把萧鹏搞得更迷糊了,这算什么意思?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更有意思:所有人都走到两人身边,和他们碰了三下鼻子。最后就连那个波乌图也和他们碰了三下鼻子。然后全场都开始欢呼起来。

    尽管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但是萧鹏也知道,这应该是好事,应该没事了。这应该是毛利人的礼节?

    萧鹏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一辆车却快速行驶过来,仔细一看,正是雷恩的老丰田。

    车子停到众人面前,雷恩从车上走下来,一看到是波乌图,两眼一瞪:“我一猜就是你这棒槌脑袋,你带这么多人围着我老板大呼小叫干什么?有种冲我来!”

    波乌图看到雷恩,也毫不客气:“我要做什么什么时候轮到你这死鱼眼来管了?”看来两人是熟识了。

    “谢特!”雷恩下了车,倒也不客气,一拳打在波乌图脸上,波乌图也毫不示弱,直接还了雷恩一拳,两人就这么在沙滩上厮打了起来。

    萧鹏还想赶紧拦下两人,和波乌图一起的一个毛利人却拦住了他:“让他们两人打吧,哪个星期他们不打一架难受。”

    “对对对,我这里带了三明治,谁要?”

    “给我一个,尝尝我家自酿的啤酒。这次酿的味道还不错。”

    人们一边说着,一边四下散去,纷纷拿出吃喝,围着厮打在一起的雷恩和波乌图,一副看热闹的样子。

    萧鹏无语了,看来这两人有隐情啊,再一想雷恩曾经说过毛利人的坏话,这样看来,更像是私人恩怨?

    推了一把在旁边看热闹看的津津有味的杨猛:“别看热闹了,快把两个人分开,打伤了的话去哪找马工?”

    杨猛听到萧鹏的话,不情不愿的走到两人身边,直接把在沙滩上扭打在一起的人给分开。这让旁边一时口哨声四起,雷恩和波乌图都是壮汉级别的,结果这么轻松的就被杨猛分开了。

    “雷恩,到底是怎么回事?”萧鹏问道。“虽说我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但是好像是他们在欢迎我,不是在攻击我。”

    波乌图喊道:“你这个死鱼眼白痴!我刚才在用毛利家庭式欢迎方式欢迎我的中国朋友!”

    雷恩却不领情:“谁知道你这个棒槌脑袋是不是要坑我的老板,老板,相信我,这个棒槌脑袋的人品有巨大的问题!”

    波乌图毫不示弱:“你还说我人品有问题?你不是‘新西兰优先党’的忠实党徒么?现在却叫中国人老板!你的人品不是更有问题?”

    “喂,波乌图,雷恩,你们也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这样下去有意思么?”旁边有人喊到。

    听到这话,两人一起转头看着喊话的人,异口同声的说道:“谁特么的和他是朋友?”

    “打住打住!”萧鹏制止了两人:“你们谁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

    两人听了萧鹏的话,忽视一眼,一起冷哼扭过头去。

    “嘿,像两个闹别扭的孩子一样。”刚才说话的人走了过来,扔给萧鹏一个易拉罐啤酒:“我叫卢达,我的朋友,让我告诉你是怎么回事吧。”说完就把两人的恩怨告诉了萧鹏,萧鹏听后,倒笑的不行。

    卢达讲完后,扬了扬自己手里的啤酒,喝了一口后问道:“我的朋友,你觉得这事是谁的对错?”

    萧鹏眨眨眼,小声说道:“从个人角度来讲,我认为波乌图做得好。”雷恩听到后,更是气的跺脚了。

    两个人的矛盾,说来话长了,这应该是源自于波乌图的一个恶作剧。

    有一点没错,波乌图和雷恩两人,确实是发小,一直都是好朋友。不过有一点问题,就是两人政见不合,雷恩是新西兰优先党的党徒,而波乌图支持新西兰工党。

    这新西兰优先党并不是新西兰最大党,但是也不能小觑,现任新西兰政府班子中一共121个席位,优先党占据了11个席位。

    这个党派推崇的政策一直是保守的。他们要求政府限制移民,尤其是那些留学生,最好来新西兰留学后赶紧都回到各自的国家,不要留在新西兰。原因很简单,因为优先党认为,新西兰年轻人没工作都要归结于外来人口。

    而且这两年,随着中国经济在全球影响力不断提升,这优先党更不爽了。就拿新西兰最大的城市奥克兰来说吧,你不会说英语、不会说毛利语都没关系,你只要会广东话就能在那里混得开。整个新西兰90%的商品日用品都是来自于中国,优先党认为现在的新西兰太依赖中国了,这样做是不对的。

    于是这优先党的老大温斯顿就整天各种给中国捣乱,可惜都是无用功,甚至越捣乱两国关系越紧密,咱们中国一带一路政策下,新西兰直接邀请中国为新西兰在北岛修建公路!这可是大好事,要知道中国的建设水平世界领先,而新西兰。。。。。。新西兰有建设么?

    可是这温斯顿又蹦出来了,说这么做会让更多的新西兰工人失业,因为中国会带着他们的廉价工人来新西兰,而新西兰工人将会没有饭吃!

    为了他的这些谬论,他也付出了行动,直接参加了新西兰大选,四处造势,希望得到更多选票,更多人支持。

    没想到出身未捷身先死,还没等到他大展宏图,就被现实狠狠地甩了一巴掌。

    而甩他大巴掌的,不是别人,正是这波乌图。

    而这一切的开始,都源自于一个恶作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