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奇葩乌龙事件
    在外国,各个政党在支持选民支持的时候,都会涌上街头,四处宣扬自己的执政方针来吸引支持。而他们的忠实党徒会为之造势,购买并且穿上印有支持该党标语的衣服走上街头,帮着宣传,一来是给自己支持的政党提供资金,二来也是为了自己的政党宣传造势。这情况在西方国家是极为普遍的。

    这波乌图原来年轻的时候,可是当地比较有名气的橄榄球球员,参加过橄榄球super12联赛,也就是现在的super14联赛。退役后,一直在做服装生意。比如制作出售橄榄球球衣和足球队服之类。

    在这次竞选开始时,雷恩把优先党选举委员会的人介绍给波乌图,希望从他这里采购一批t恤,要求灰色颜色,印有优先党的宣传口号。因为需求量不小,所以价格压的也很低。

    波乌图虽说是工党的支持者,但是生意归生意,不能耽误赚钱不是?可是印制这么一大批t恤可是费时费力,要知道,工党自己的宣传t恤也是由他的制衣厂来生产,他的产量跟不上!这该如何是好呢?

    他灵机一动,直接从中国采购了一批成衣,印上宣传口号交给了优先党。这样比自己做成衣还便宜,能赚取更多的利润,而优先党就把这批t恤卖给了党徒,二十美金一件,真特么的黑。

    结果这事让神通广大记者发现了,这下热闹了,一直号称支持新西兰本地企业,不购买国外公司产品,特别是抵制中国的新西兰优先党,他们大选所有的t恤竟然都是中国企业提供的,价格还卖的那么贵!新西兰优先党一直鼓吹抵制中国,一边又和中国企业合作。这可把温斯顿搞了个灰头土脸。

    更可气的是,就连其余的几个不抵制中国的政党都在这时纷纷站出来,表示自己党内所有售卖和赠送的t恤均为新西兰制造。新西兰优先党的支持率一时降为最低。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波乌图。

    优先党找到波乌图却也拿他无可奈何,合同上可没说必须采购新西兰生产的衣服,倒是价格压得很低,特么的不给你们买中国货我还有盈利么?我不可能赔本赚吆喝啊!这可是你们逼我的!

    于是雷恩就成了替罪羔羊,波乌图可是他介绍给选举委员会的。那段时间雷恩的日子可叫一个暗无天日。几乎成了优先党的罪人。他能不恨波乌图?这段时间两个人是见面就打。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是如此,这里人都见怪不怪了。

    不过两人毕竟一起长大的,也不会下死手。所以在众人眼里,就是两人瞎胡闹。

    萧鹏掏出两根烟,递给还在闹别扭的两人:“我说两句话可以不?”

    雷恩接过烟,冷哼一声:“老板,你说。”

    波乌图倒是情绪不错:“我的朋友,你怎么说都行。”

    萧鹏道:“首先,波乌图,我要说你两句,你这事做的不地道。”

    波乌图一脸诧异:“我这件事哪里错了?我那么大的制衣厂,有那么多员工要跟着我吃饭。这是我最好的选择了。”

    萧鹏点头:“你是工党成员,给优先党添麻烦是没错的,而且作为一个商人,你使用中国产品降低成本也是没错的。你唯一错的一点,是没有考虑雷恩的感受。你们是朋友,你这么做的话,你可以获利,你们的政党可以获利,而整个事件中唯一没有任何好处的就是雷恩。你想一下,雷恩为什么会把这个生意介绍给你?原因不就是因为你们是朋友?希望你能有所盈利。结果你却把他陷入不义之地。这是对朋友的做法么?”

    波乌图听后沉默不语。萧鹏又转头看向雷恩:“雷恩,你凭良心说,你支持优先党的执政方针么?”

    雷恩听了一脸尴尬,毕竟优先党是保守党,抵制中国的,现在他却给中国人工作。

    萧鹏看到雷恩不说话,萧鹏耸耸肩,自己说道:“你也看到了,中国的产品进入了新西兰,新西兰人民的生活质量提高了很多,很多原来没有的产品都有了。跟同类别国产品比起来,中国产品价格便宜,质量也好。而且中国人进入新西兰,并不是抢走了新西兰人的工作机会,相反,还是提高了新西兰人的生活质量!各种各样的投资移民来这里的中国人,都是有钱人,别的不说,你们国家的引以为豪的奶粉业、葡萄酒业和赛马业,不都是中国人运作起来的?这给你们国家提供了多少就业机会?”

    看着雷恩不说话,萧鹏继续道:“就拿你最喜欢的赛马来说吧。退到几年前,新西兰赛马和今天是一样么?最关键的原因还不是中国商人大力注资?雷恩,你是玩马的行家,我问你,如果现在中国人撤资离开,你们新西兰赛马业会如何?”

    新西兰赛马最大的市场,就是中国。但是之前可真不是这样。

    以前的新西兰赛马,只是自己玩乐的大玩具而已。现在则成了一个很正规的产业,而改变这一切的,就是中国商人,他们在这里投资了一个又一个马场。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莱德马业。短短几年从新西兰购买了八百多匹赛马回国竞赛繁育,其中还包括了新西兰冠军和南半球年度马王‘蒙古可汗’,这给新西兰马打响了名气。要知道,在莱德马业到达新西兰之前二十多年,新西兰总共才有不到一百匹马出口到中国!

    新西兰赛马好么?凭心而论,在中场距离上还不错,但是也没有那绝对优势,别说和欧美这些赛马大国比起来,就是跟他的邻居澳洲马比起来,优势也不大。新西兰马最大的优势就是价格便宜。‘性价比第一的纯血马’这称号可不是盖的,‘蒙古可汗’的横空出世更是让让新西兰赛马名声大振。

    现在的新西兰赛马已经成为了产业。无数人投身这个行业,给新西兰提供了大量的就职岗位。而毫不夸张的说,这都是中国商人的功劳。如果真的中国商人离开,好不容易繁荣起来的新西兰赛马业又要回到解放前了。

    雷恩叹了口气:“好吧。我承认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可是老板!你知道外国人的到来,对我们新西兰的影响有多少么?多少年轻人离开了家乡?我的两个孩子现在都离开了家乡,留下我们孤单在这里。这样下去新西兰可没有希望的!”

    萧鹏耸耸肩:“雷恩,人们总是习惯于把自己犯的错误推到别人头上,而不会从自身寻找原因。你说你们的年轻人失业率高,离开了家乡,可是你想过么?为什么他们会离开?”

    “还不是因为他们在这里没有更好的发展?”雷恩说道。

    萧鹏叹口气,说出个关键问题:“那他们为什么竞争不过别人?”

    雷恩听了无言以对,竞争不过别人的真正原因并不是因为别人工资低,最关键的还是因为学历等方面不具备竞争力。而且新西兰地广人稀,只是农业和it发达,这更是局限了年轻人的发展。最后只能选择离开新西兰。

    萧鹏微笑说道:“就为了你们那无所谓的自尊,你要放弃你们国家全体人民的幸福么?非要让你们国家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你们才高兴么?那时候的你们会得到什么?指望每年拍出五部指环王给你们创造经济么?”

    话说新西兰的景色被众人所熟知,好莱坞电影《指环王》可是功不可没,里面的美景确实让人震撼。促进了新西兰的旅游经济。但是还是那句话,来这里一星期,这里是天堂,但是真在这里一个月,这里就是地狱了。

    想想看,最近的邻居都要住到一公里开外。想要找个人聊天都找不到。对热爱社交的中国人来说,这是一种折磨。

    看着雷恩的表情,萧鹏耸耸肩:“行了,你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就为了这些事情搞得这么不愉快,值得么?既然都有错误,那都退一步还不好么?”

    雷恩干咳两声:“好吧,好吧,老板,你说得对,我再也不会支持优先党了。唉,可能也是因为我想念我的孩子们吧。”

    萧鹏微笑道:“他们会回来的,不是么?再说了,你们也可以出去走走,现在孩子都长大了,你出去走走也可以么?行了,我想你有很多话想跟波乌图说。”

    雷恩看到一旁的波乌图,刚想说话,哪知道波乌图先扔给了他一样东西,雷恩一看:“呃?这是?”拿在手里的赫然是一把车钥匙。

    波乌图耸肩:“刚才你的中国朋友说的对,我太自私了,这事情我做的太差了,只考虑到我了自己,我的兄弟,这是我的歉意。你这辆老破车该换了。这是我新买的坦途皮卡,作为我给你的礼物。”

    雷恩瞪了一眼波乌图:“你对我的伤害就用这一辆车就想弥补了?”

    波乌图耸肩:“那你的意思是不接受我的歉意就是了?那把车拿回来!”

    “你想的美!现在那车是我的了!”雷恩直接把车钥匙放进了裤兜。

    萧鹏耸肩,看来这俩人没事了。雷恩白了一眼波乌图:“你这棒槌脑袋,跟我老板套什么近乎?”

    “靠,让你一打岔,差点忘了最重要的事情了!”波乌图来到萧鹏二人面前:“我的兄弟们,你们喜欢橄榄球么?”

    “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