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五章 狄玮到达
    潘佩宇办事还是很踏实的。预定的酒店环境是真的不错。说这里是酒店有点违心,说白了就是个独门独院的新西兰民居,里面三间木质平房,一共只有五个卧室。但是院子那是相当的大,有一个游泳池,一个网球场。

    听听这里的名字就知道了:休闲公园住宿加早餐旅馆。这老外起名还真简单粗暴。这样名字的旅馆在中国还真找不到。

    但是萧鹏对这里还真是很满意,除了这里距离埃勒斯利赛马场距离非常近之外,还有几个马厩。这才是让萧鹏最满意的地方------尽管现在两匹马都在马场,不在这里。但是有了马厩依然让萧鹏感觉到舒心。

    萧鹏躺在床上,玩着ipad,正在跟朱军视频聊天,还想顺便检查下朱冰洁的家庭作业。到了新西兰,终于找到有免费ifi的地方了。但是这新西兰的网速真是无力吐槽,根本无法能流畅的和国内视频。萧鹏只得打开电视,观看起电视来。

    赛会的验马手续非常繁琐,萧鹏可没时间处理那些,交给黄鹤和潘佩宇他们处理去了,萧鹏嫌那里无聊,没想到回到旅馆感觉到更加的无聊。

    打开电视,几乎所有的电视都在转播奥克兰布鲁斯队和怀卡托冠军队的比赛。谁让这是新西兰的国民体育运动呢?

    不过萧鹏看了五分钟,直接换台了,萧鹏也算是关心过两届橄榄球世界杯的人,可还真的从没看过这样无聊的比赛。

    按理说橄榄球场上最多34个人,三十个场上队员,三个裁判一个主裁判。可是现在场上起码四十一个人------多出了七个医生。英式橄榄球并不会因为场上球员受伤而终止比赛,而是在场上直接治疗。

    萧鹏看了五分钟的原因是,他仔细观察了一下,球场上躺着六个奥克兰的队员,还有一个怀卡托的球员。他是为了搞明白为什么怀卡托的球员会躺在球场上?

    最后还是解说员解答了为什么会如此,萧鹏一脸苦笑关掉了电视。让杨猛去参赛真不明白是对是错。这篓子好像捅得有点大。

    球场上只有杨猛抱着球跑,一次一次的达阵得分。而奥克兰的球员根本不去防守,尝试防守的那六个已经躺在地上等待队医治疗了。

    萧鹏发誓,杨猛的动作很正规,绝对是正宗的冲撞动作,但是一个再强壮的人类和一头大象直接对着冲撞,受伤的永远是人类。地上躺着的六个人已经验证了这一点。

    至于那可怜的怀卡托球员,受伤的原因则是不知道脑子里哪根筋抽了。可能是怀卡托冠军队的老板已经受不了这杨猛一次次的达阵了。到了目前为止,萧鹏已经达阵27次了。场上比分216:0,萧鹏自己就得了135分。这还要感谢萧鹏不会踢球射门,其余的81分都是怀卡托队长射门进的球。不过杨猛倒也不在乎,他只管达阵。

    这样的大屠杀还有什么看头?橄榄球正式比赛的得分记录才188分,结果现在场上比分就是216分了,而且这时候才刚过半场。不管怎么说,波乌图的愿望达到了,这场比赛结束之后,奥克兰布鲁斯队肯定会被钉在耻辱簿上了。

    不过看着地上那一群伤员,萧鹏确定不会再有人找他打橄榄球了。这尼玛忒危险了!

    “鹏哥!鹏哥!看看谁来了?”萧鹏刚把电视换台,门外就传来潘佩宇的呼喊声。

    “这么快就回来了?”萧鹏走出房间,看到几人已经回到旅店。

    “黄鹤在那盯着呢,鹏哥,你看谁来了?”潘佩宇说道。

    萧鹏一看,潘佩宇身后站着的正是狄玮:“狄玮,你怎么来了?”

    狄玮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份文件交给萧鹏:“鹏哥,我是来给你送这个的。”

    萧鹏抽出文件一看,是中国纯血马登记管理委员会的出口证书,萧鹏一喜:“已经办好了?”

    狄玮道:“这可是你临走前安排得头等大事,我怎么能不认真办好这件事?”

    “不错,干的漂亮!有了这玩意,再也不用来回做检疫了,只要确定马的身份就行。”萧鹏高兴道,这可是节约了不少时间。“不过你怎么亲自送来了?你完全可以把这证件传真过来。我可跟你说,我绝对不会给你报销机票钱的,老子和黄鹤他们来都是坐货机来的!你别想公款旅游。想都别想!”

    听了萧鹏的话,狄玮一脸苦涩:“鹏哥,救命啊!”

    “救命?怎么了?”萧鹏倒一愣。

    “我这日子没法过了啊!”狄玮那是快哭了。

    看着狄玮的表情,潘佩宇在一边偷笑。“老潘,你知道什么对吧?有什么笑话,说出来让大家一起乐一乐。”

    潘佩宇止住了笑声说道:“好吧好吧,咱们刚走,某人的大舅子就从日本到了咱马场,抓住了某人,那可是千里送马场啊,非要把自己的马场过到某人和他未婚妻名下。前提是两人必须要结婚。”

    萧鹏一愣:“这是什么情况?这是好事啊,千里送钱啊。狄玮,你这是要踏上了人生巅峰。自家有钱,媳妇家也有钱。还有个那么好爽的大舅哥,这样有多少人会羡慕你的人生啊!”

    潘佩宇哭丧着脸:“鹏哥,你别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了,我这么年轻,我还不想结婚啊,还有那么多妹子等待我的追求呢。”

    “那你这句话应该跟你大舅哥说。勇敢告诉他你的想法。告诉他你不想结婚,而不是对着我们发牢骚,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这话如果说给别人听,信不信别人会用口水喷死你?”萧鹏一脸嫌弃的看着狄玮。

    狄玮揪着自己头发:“我倒是想拒绝他,可是他带着八个保镖!特么的他又不是国字号领导,带那么多保镖干什么?一个个长得凶神恶煞的,我如果说个不,我恐怕没法活着来见你了。”

    “哈哈哈哈哈,狄玮,你真让我瞧不起你,现在是法治社会,又是在国内,你怕什么?害怕他们咬你?冬瓜再大也是菜!人多就有用?你那些朋友呢?不是更多?”萧鹏乐得不行道。

    狄玮哭丧着脸:“他的那群保镖看起来都是专业的。万一埋伏我怎么办?我今后不出门了么?再说,他们在马场堵着我,非让我把婚事日期订下来,说他父母挺着急的。那架势是我不订下婚事我可就出不了门了。天天逼着我要跟我去见我父母,那简直要命啊!”

    萧鹏对着狄玮竖起中指:“都进来吧,都在门口干什么?”

    几人进屋,萧鹏把啤酒扔给众人:“那你是怎么跑出来的?你不是说他们堵着你出不了门了么?”

    狄玮狠灌了一口啤酒:“我这么聪明,当然有办法脱身了。我想出来了一条妙计。”

    “什么妙计?”萧鹏很感谢兴趣。

    萧鹏喝了口啤酒:“说说看,什么妙计?你小子又想出什么鬼主意了?”

    狄玮邪邪一笑:“我跟他们说,我的婚事要听我大哥的安排,只要他能说动我大哥,那我就结婚。”

    “你大哥?你还有大哥?你不是只有一个姐姐么?”萧鹏倒疑问起来了。

    狄玮点头:“其实我有个大哥,一直在新西兰,我让他帮忙搞赛马的事情,也是因为我大哥需要帮忙。”

    萧鹏听后一愣,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说的大哥。。。。。。不是说我吧?”

    “ngo!”狄玮乐呵呵挥舞着手里的文件说道:“他也看到了,我到新西兰要给我大哥送纯血马出口证明,所以才让我离开的马场。”

    萧鹏无语道:“你小子倒会推卸责任。直接把麻烦扔给我了啊?”

    “鹏哥威武!”狄玮及时的拍起了马屁。

    “行,老潘,翻翻黄历,看看最近时间的黄道吉日,把这家伙嫁出去得了!”萧鹏对着潘佩宇说道。

    “嘚来,交给我了!”潘佩宇说道。

    “别介,两位哥哥,我可是不想那么早结婚啊。”狄玮喊道。

    萧鹏笑了:“那你就在新西兰多留一段时间吧。躲着点他就行了。”

    “呃,鹏哥。。。。。。”狄玮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事情是没说的?”萧鹏问道。

    狄玮喃喃道:“那个。。。。。。明天李晨也会来新西兰,说是为咱们的赛马加油。”

    萧鹏听后瞪着狄玮:“好家伙,你这家伙甩锅甩得还真干脆,直接把事情推我头上了?”

    狄玮耸肩:“鹏哥,我可是真没办法了。。。。。。”

    “行了,我知道了,明天看看情况再说吧。算了,好歹你也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了,喝杯啤酒好好休息下吧。那里有电视,如果能听懂就打开看看。”萧鹏无语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狄玮打开电视:“谢特,什么破节目?332:0?这是什么比赛?橄榄球比赛还有那么大的分差?这是吉尼斯世界纪录吗?”

    “恐怕你说对了,新的世界纪录诞生了。。。。。。”萧鹏捂着额头:“但愿明天猛子到这里不会让人给崩了。这可是奥克兰的主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