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大舅子出现
    在新西兰,处处能看到英国人的痕迹,就拿这赛马节来说吧,在这里参加赛马节的观众也和英国一样,都是盛装出席,就像过节一样。不过也有一点不同,在英国,女人都会带着帽子来参加赛马日,而在新西兰,女性则不戴帽子,顶多在头上别上头花。

    他们这么做可不是闲着没事干,因为每年的赛马节都会评选出现场观众的最佳着装奖,获奖的人可以免费开一年厂家提供的新款宝马。就冲这,来参赛的人也都会打扮一番。

    萧鹏还以为第一天的赛事不会有什么人来看,没想到现场热闹的已经不行了。在新西兰这样无聊的地方,不来凑热闹那不是太无趣了?

    萧鹏穿着骑师服,一本正经的打理着‘银子’,亨特艾伦在一旁一脸紧张的跟萧鹏传授比赛的经验。

    现场更多的是手里捧着花名册研究分析的观众,有人为熟识的骑师加油,有的则在不断对这些赛马评头论足,反正都是新马,也查不到什么战绩。

    来这里看赛马的几乎都是拖家带口集体前来的,就当是在度假了。更多的人是手里捧着马票下注,在这么热烈的气氛下,不赌一把是在说不过去。没钱都没关系,银行直接把移动poss机开了过来,随时欢迎提钱下注。

    “哇偶,我猜就能在这里看到你们。”萧鹏正在那里和亨特艾伦闲聊,却听到背后传来中文。萧鹏一回头:“咦,在这里都能看到你?”

    “这里可是我的主场。泰坦还好吧?”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泰坦’的前主人尹崇德。不过和萧鹏想的不一样的是,尹崇德的态度那叫一个好,一点看不出任何敌意,这可一点也不科学,毕竟杨猛当时把他和曹逵折腾的够呛。不应该这个态度的。

    萧鹏对亨特艾伦摆了摆手,示意他离开,毕竟亨特艾伦看到尹崇德还是尴尬的。亨特艾伦跟萧鹏告别后,直接去了马会那边。

    尹崇德是和几个人一起过来的,都是华人,看起来都是衣冠楚楚。

    “老尹,这是谁?”一个拿着雪茄的男人走了过来。

    “老雷,这位叫萧鹏,是国内的新晋马主,我前段时间回国内时认识的他,泰坦现在就在他是手里。”尹崇德介绍道。

    老雷听到后,一脸坏笑问道:“我听说你在国内把泰坦输掉了?”

    “啥?我把泰坦输掉了?老雷,你听谁说的?”尹崇德问道。

    “国内的那个叫什么的来着?曹逵?对对对,就是这个名字。他传出来的。”老雷道。

    尹崇德摆手笑道:“怎么可能,我们是在内蒙比过一场,不过是萧鹏和曹逵比的,你也知道国内的赛马水平。曹逵输了后,他的那匹汉诺威马变成了这个年轻人的马。我当时觉得这对提高国内赛马很有帮助,就把‘泰坦’赠送给了他,不信你可以问他。你也看到了,这次‘泰坦’也来参赛,你们正好可以观察下‘泰坦’的英姿。”

    “哇偶,尹老板好大的手笔!三次g1冠军赛马就这么送人了?”旁边有人赞叹道。

    尹崇德一脸得意,摆了摆手:“这可是新西兰,永远不缺好马的的地方。哦对了,告诉你们一声,萧鹏的马速度可是很快的,不过也有弱点,你们看到了,萧鹏体重摆在那里,对马负担比较大。所以他的马起步速度较慢,你们能不能利用好这点就看你们的了。”

    萧鹏笑了:“尹老板,你真不厚道,你应该帮我的,不该把这事情告诉我的对手好吧,看来我的新马赛不会一帆风顺了。”他现在已经明白尹崇德在做什么了。

    尹崇德哈哈笑了起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你的起步速度现在应该快很多了。”

    萧鹏笑道:“尹老板,明天的正赛你的马有出赛么?”

    尹崇德微笑着摇头道:“我只是来这里看看‘泰坦’的表现的,要知道,我现在把精力都放在繁育上了,寻找下一匹‘蒙古可汗’。不过我还是好奇现在‘泰坦’的状态,所以才来这里的。我可不想看到‘泰坦’葬送在你的手里。让我再看看它的英姿吧。”

    萧鹏和尹崇德握手:“放心,尹老板,泰坦的状态保持的很好,毕竟亨特艾伦还是很不错的骑手。”

    尹崇德刚走,亨特艾伦就跑了回来:“鹏哥,这是怎么回事?我看你们聊得很开心啊?”

    萧鹏点头,继续打理‘银子’的鬃毛:“我们确实聊的很开心。”

    亨特艾伦一脸诧异:“这不应该啊,我可是看到了那时候猛子在中国做了些什么?鹏哥,我说句不该说的,如果我是他,弄死你们的心都有了。怎么可能会这么客气呢?”

    萧鹏笑道:“你知道他在做什么么?你知道他旁边那些人都是干什么的么?”

    亨特艾伦摇头道:“不知道。”

    萧鹏对亨特艾伦解释道:“那都是他的客户。新的赛马投资者,都是中国富豪们。”

    看着亨特艾伦不解的表情,萧鹏解释道:“在中国,人们只会看到那些来自于新西兰的名马,比如莱德马业的‘蒙古可汗’为他们挣了大钱,而不会知道那是买了八百多匹新西兰马后得到的结果。尹崇德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本来他有‘泰坦’为他别的马扬名,现在‘泰坦’没了。一时他拿不出更好的马来参赛,所以把目标放在新马上。而那些人都是新马投资人,他能在那些人面前露怯,说出泰坦都是输给咱了?只能说马是送给我的。不然谁会投资他的马?”

    在新西兰,赛马投资有很多种,投资人可以根据自己对风险的把控能力,选择不同的赛马投资方式。

    比较合适的方法有几种,比如投资母马,投资种公马,也有投资一岁马、两岁马和专业赛马不同,每种花费都不一样。每年新西兰都会举办专门的拍卖会,一月底的一岁马拍卖会,十月底的二岁马拍卖会和每年五月的所有年龄段的马的拍卖会。

    投资一岁马和两岁马的好处是投资低,但是风险也大,谁也不知道自己买来的马是什么德行。或许是天才好马,就拿‘蒙古可汗’来说吧,就是从两岁马拍卖会上拍到的,花费22万新西兰元,现在它的身价起码千万。当然,如果跑不出来的话就一分不值。对这些有钱富豪来说,这买马就是一场游戏。

    过程也简单:跑到新西兰,拍下一匹两岁马,参加随后的两岁新马赛,看看马的情况如何,如果有培育的希望,交给马场,每个月交几万新元的饲养费训练费和杂费之类,到了三岁之后参赛。说白了也算是一种新型赌博方式。

    而奥克兰赛马会的举办时间选择在拍卖会后没多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亨特艾伦笑道:“这是聪明的选择,反正新马赛输了也就是输了,既不会让他丢人,又不会损失客户。一边繁育新马,一边寻找好的赛马,这才叫双管齐下。不过你觉得这件事他能就这么简单的翻篇么?”

    “肯定不可能,我们中国有句话,断人财路犹如杀人父母。如果不是失去‘泰坦’,他会赚的更多。他肯定在想如何报复回来的办法的。”萧鹏一脸无所谓:“但是我可不怕他,我倒想看看他能怎么出招。”

    萧鹏刚说完,就看到几个人走了过来,倒是都是华人:“你是萧鹏对吧?”

    “没错,你们是谁?”萧鹏问道。

    “你不用管我们是谁,我们只是来捎话的。新马赛的时候你要给四号马和十七号马表现的机会。”带头的光头男说道,说时还故意漏出自己的金牙,露出一脸凶相。

    萧鹏嗤笑出来:“喂,你这是吓唬谁呢?你觉得你这可笑的样子能吓唬到我?”

    “唉吆?叫板?小子,这里可是新西兰,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让你爬不起来?”光头金牙男面露凶相。听到他这么说,他的手下几人已经缓缓围向萧鹏和‘银子’。

    萧鹏活动了下脖子,刚准备动手,却听到身后传来大笑声:“嘿嘿,这挺有意思,一来新西兰就能看到这样有意思的画面。”

    回头看去,狄玮和一群人走了过来,萧鹏点了点:“一二三四五六七**。。。。。。”好吧,这肯定是狄玮那大舅子李晨和他的八个保镖了。这数字,你带六个也好啊,加上你正好是葫芦娃七兄弟。

    不过萧鹏也算是第一次看到这狄玮传说中的大舅子,三十岁出头的样子,看起来经常健身,体格健硕,和他的那些保镖们站在一起毫不逊色。而他的那些保镖,好吧,狄玮说的对,一看就是专业的------黑道分子。就差脸上写着‘我们真的不是好人’。

    恩,正好八个字。

    “大哥!这是什么情况?”狄玮一边眨着眼一边走了过来。

    萧鹏一指光头金牙男道:“他们不希望我赢得比赛。”

    李晨哈哈大笑走了过来,用力拍着萧鹏的肩膀:“亲家,还真是那句话,在外面最坑中国人的还特么的就是中国人,这事情交给我帮你处理了。”说完他一挥手,手下的保镖们直接围住了金牙男几人“把他们扔出去。”李晨淡淡说道。

    他的保镖们一出现,金牙男等人就知道碰到硬茬子了:“哦哦哦哦,别误会,这里可是赛马会,谁也不想把事情闹大了不是么?我们自己走。”说完几人急忙开溜了。

    李晨耸耸肩,也不理他们:“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晨,等狄玮和小茹的亲事完成后,我们就是亲家了。我这次来就是想谈这个事情,你怎么看?我们什么时候把事情办了?”

    “必须这么着急?”萧鹏好奇问道。

    李晨听了萧鹏的话,脸色一变:“你这话什么意思?想要吃饱了不擦嘴?我可告诉是你,没有那么容易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