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赛场风云。
    萧鹏捂头了,这尼玛什么什么脾气啊,赶走了一群小痞子,又来了一群大混子?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节奏?

    也不知道李晨从哪找的这群极品保镖,这是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节奏?真不怕把事情闹大了?每年李晨要掏多少钱给他们从各地警局赎身啊。萧鹏倒是不怕动手,可是这尼玛谁知道他今后到底会不会成为狄玮大舅子呢。现在把他揍了,那气氛就尴尬了。

    可是李晨这臭脾气萧鹏可是真看不顺眼,真想给他点教训。这牛皮哄哄的就是没吃过亏,真以为萧鹏是惯孩子家长呢?带几个人来就天下无敌了?

    “你们这里开趴体呢?”就在气氛紧张的时候,杨猛的声音传了过来。

    众人一起转头,看到杨猛和一群壮汉走了过来。杨猛放到中国也算是‘壮汉’了,可是和这些人比起来,杨猛像个小朋友一般。毫不夸张的说,随便一个人的胳膊比萧鹏大腿都粗。

    “猛子,你怎么来了?”萧鹏看着杨猛和一群壮汉:“他们是?”

    “怀卡托冠军队的橄榄球员们。”杨猛给出了答案。“今天特意来给你加油打气的。”

    萧鹏一愣:“你和他们语言不通,球队给你找了翻译了么?”

    杨猛笑了:“只需要对他们说‘奥克兰’,然后做出这么个手势,他们就都来了。”说完杨猛做出个仰脖喝酒的动作。“狂胜奥克兰后,你让这些怀卡托莽汉不到奥克兰来炫耀?你觉得可能么?我说这些家伙是怎么回事?怎么像是来找麻烦的?”

    萧鹏耸肩,转头问道:“李晨,你是我们的朋友还是找麻烦的?”

    李晨举起双手,一脸笑容说道:“我们当然是好朋友了,还有可能成为亲家不是么?”

    “既然是亲家,那你一定会帮我一个忙吧?”萧鹏微笑着看着李晨。

    “那是当然。”好汉不吃眼前亏,李晨决定忍了。看看那群壮汉吧,都是新西兰本地人,还有不少人毛利人。跟他们起冲突,吃亏的百分百是自己。他可不傻。

    萧鹏拍了拍李晨肩膀,拍的李晨直接就是一个趔趄,他这是报复李晨刚才拍自己肩膀:“我的好朋友,你看到了,我有不少朋友来到了这里,我要赛马,又没法招待他们,所以你能帮我招待好他们对吧?”

    李晨吸了口气,知道这是要宰自己了:“没问题,我会的。”

    萧鹏回头对着怀卡托冠军队的成员大声道:“各位橄榄球明星们,感谢你们不远千。。。。。百里的来给我加油打气,用我们的话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我会让你们感受到我们中国人的热情。”说完拍着李晨的肩膀:“这是我的朋友,今天你们所有的酒水都由他来负责。你们想和多少想喝什么都随意!”

    “耶!感谢你们,我豪爽的中国朋友们!”听了萧鹏的话,怀卡托冠军队的成员们欢呼了起来。萧鹏撇撇嘴,雷恩说的对,和新西兰交朋友真的很简单,有酒就是好兄弟。

    杨猛凑过来:“你刚才说什么?他们怎么这么高兴?”他可不懂英语,更不懂毛利语,他和这些新西兰壮汉交往的手段就靠手势和酒。

    萧鹏笑答道:“有冤大头替你请客了。”说完对着李晨嘟嘟嘴。

    “他是谁啊?”杨猛好奇问道。

    “狄玮的大舅哥。”

    听了萧鹏的回答,杨猛两眼一亮:“我会好好招待他的!”

    “交给你了!”

    正在这时,黄鹤一路小跑跑过来:“鹏哥,要上场了,你怎么还在这里墨迹?到了赛前走圈的时间了。”

    萧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帽子:“兄弟们,祝我好运吧!狄玮,跟我上场。”

    狄玮两眼一亮,屁颠屁颠跟着萧鹏牵着‘银子’,走上了赛马道。

    在正式比赛前,骑师都会和马工一起,牵着马在赛道上走一圈,跟人们展示自己的赛马,方便观察下注。

    话说不管哪个国家的马会,只要是正规马会,只要观众够多,还真是绝对不会赔钱的。因为赌马和别的赌博不一样,所有马匹的赔率都是根据投资总额来下注的。例如这场马一共投注一万块,其中八千块会用来作为奖金,两千块给赛马场、马主和骑师。每匹马的赔率都是根据投注来随时调整的。不管哪匹马,押的资金少,赔率就高。哪怕是一匹永远夺不了冠军的马,如果有人大量投注,那他的赔率也会变低。

    所以在赛马现场,很多人即使看好了某匹马夺冠,也不会直接投注来影响赔率,那些真正的玩家都是选择最后一刻投注,就是害怕提前影响了赔率让自己赚的钱变少。

    新西兰尽管赛马是传统,但是原来的赛马业和今天的赛马业真的是没法比,原来一场赛马下注能有五千新西兰元那就非常不错了。这样的情况都很少见。一般来说还不到一半。那时候的骑师一场下来,能赚几十新元那都高兴地不行了。而赛马场更是赚不了多少,没什么盈利。

    而自从中国富豪们到了新西兰后,彻底改变了这一现状,谁让他们都是不差钱的主呢?一场上百万新元那都是小儿科了,驯马师收入也高了,马主收入也高了,马场收入也高了,赛会收入也高了,骑师收入也高了,最重要的是比赛奖金也高了。所以如果真像新西兰优先党所说的那样,新西兰优先。别的不说,新西兰赛马业就会一夜回到解放前。

    溜了两圈之后马工离场。萧鹏进入了马栏,这是一场一千二百米的短距离一圈赛,两岁马的比赛距离都不远。

    “嘿,中国佬,听说你是亨特艾伦的马主?”萧鹏还在马鞍上做准备,突然相邻的小个子骑师转头跟他说话,长得倒是很有特色,萧鹏看到他首先想到了竟然是孙悟空,‘尖嘴猴腮的雷公脸’。。。。。。

    萧鹏歪头看了他一眼:“你是谁啊?我认识你么?”

    “记住我的名字,新西兰最伟大的骑师鲍勃。”小个子骑师得意洋洋的说道。

    萧鹏突然觉得这个名字有点熟悉:“鹦鹉嘴?”这名字不就是那个欺骗亨特艾伦的新西兰骑师么?

    “该死!你说谁是鹦鹉嘴?”鲍勃看起来很反感这个绰号:“中国佬,你等着!亨特艾伦用卑鄙的手法赢了我!夺走了我的荣耀。这次我会把属于我的夺回来!中国佬,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骑师!”

    萧鹏撇撇嘴,懒得和他计较。而是认真做好了冲栏准备。

    随着发令枪一响,八匹马同时冲出马栏!萧鹏骑术不精湛的缺点暴露了出来,虽说比原来好多了,但是起步还是稍慢一点,它相邻的两匹马却直接封住了萧鹏前进的方向。拦住萧鹏前进方向的两匹马,分别是四号和十七号,正是赛前有人去跟萧鹏打招呼的那两批马!

    不得不说,两匹马的骑师都很有经验,在前进的同时,用细小的动作操作马匹,挡住了萧鹏所有能超越的路线!

    “特么的,那两个无赖!我要整死他们!”看台上的杨猛已经怒了,看架势就想冲向赛马场,准备赛完后收拾鲍勃和另外一个骑手了。

    狄玮和黄鹤死死的拦着他:“猛子哥,别激动,等比赛结束后再说!”

    “玛德,让他们再活几十秒钟!一会儿看我不给他们好看!”杨猛狂怒道。

    半程赛道一瞬间过去,萧鹏还是被两匹马夹的紧紧的。这样下去冠军可就真的与萧鹏无缘了!这样下去可不行!必须要有对策才行!

    赛程过了3/4,来到了最后一个弯道。萧鹏直接向着最外圈跑了过去。

    “完了完了,鹏哥跑错方向了!”黄鹤已经不忍直视了!

    “都是那两个混球的错!别拦着我,我去弄死他们!”杨猛又怒了。

    “猛哥,别激动!你快看呐!”狄玮指着赛马场!

    只见萧鹏已经从最外侧跑了个圈,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短短几秒钟之后,‘银子’如一道灰色闪电冲了出去,很快追上了领头的鲍勃。在超过鲍勃的时候,萧鹏还不忘对他比出一个中指!

    “奇迹!今天我们在场的观众都看到了一场神奇的比赛!九号赛马‘银子’在‘珊瑚礁’和‘t90’的双重夹击之下,最终突破重围,获得了比赛的最后胜利!比赛的过程堪称神奇!‘银子’的最后冲刺堪称本世纪最完美的冲刺!”赛场解说兴奋不已的狂喊着。

    “马泽法克!”鲍勃明显气得不轻。

    萧鹏一脸嫌弃的看着鲍勃:“你用这小人行径来比赛,你还生气了?”

    鲍勃瞪着萧鹏:“你懂个屁!当年亨特艾伦就用这样的办法赢得我!不然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萧鹏摆摆手:“得了吧,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纸老虎!你没有实力才会输的。别把原因都归咎于别人!”

    鲍勃还想说什么。却看到一群壮汉冲了过来!

    萧鹏指了指来人的方向:“介绍一下,那是我的朋友,我想他们会对你刚才拦截我的行为不开心。你也看出来了,那都是一群莽汉,我不保证他们会不会做什么冲动的事情。”

    “哦,谢特!”鲍勃骑着马就跑掉了。

    杨猛瞪大眼睛冲了过来:“玛德,你怎么让他跑了?我要整死他!我一肚子火气不知道冲谁发!”

    “咋了?大舅子惹你了?”萧鹏好奇问道。

    “靠!要是让我知道谁最后时刻玩命下注,我特么的不弄死他!”

    “恩?这是什么愤怒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