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萧鹏的条件
    “我真不骗你,你可以试试。”萧鹏淡淡说道:“我们马场有专业骑师亨特艾伦。他体重、骑术都比我好很多。可是他却没法骑‘银子’,只能由我来骑着参赛。”

    “这个好说!”瓦哈卜却也不在意:“大不了你给我做骑师不就行了?”

    萧鹏彻底无语了,这瓦哈卜是走火入魔了么?非要‘银子’不行?

    “瓦哈卜,你不了解我这人,我属于宁当鸡头不做凤尾的那种人,我喜欢一切事情都在自己掌控的感觉,让我去给别人做骑师,我真做不到。”萧鹏道。

    饶是瓦哈卜脾气好,听了萧鹏这么说,也忍受不了了:“你是不是傻的?你这马就算把全年所有赛事的冠军都拿了,那奖金也不够油井盈利的零头吧?难道你不喜欢钱么?”

    萧鹏撇撇嘴:“我很喜欢钱,但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只会拿我想赚的钱。”

    “疯子,你真是个疯子。”瓦哈卜感觉自己要疯掉了,他从来没有碰到过像萧鹏这样的人,这尼玛的是不是脑子有问题?“你要搞清楚一件事情,‘银子’只是一匹马,只是两岁多点!它能不能保持竞技状态?能不能保持健康?这都是问题!我给你的价格全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再给你!”

    “冷静,别激动好么?要不然你也抽根烟?”萧鹏递给瓦哈卜一根烟,呃,按照道理来说,瓦哈卜是不能抽烟不能喝酒的,但是萧鹏才不相信瓦哈卜不抽烟呢。

    果然,瓦哈卜愤愤的接过烟,狠狠抽了一口。让自己情绪冷静一下。

    “你自己没有赛马么?”萧鹏突然问道。

    瓦哈卜一脸得意之色:“沙特王室里,还没有没有赛马的人。”

    “那你为什么不培养自己的赛马?”萧鹏好奇。

    瓦哈卜苦笑道:“我养的马都是阿拉伯马,不是纯血马。我们沙特王室,之所以在赛马场上落后于卡塔尔也是因为这点,我们更在乎我们中东本土马种的保护培养。那是我们民族的骄傲。”

    阿拉伯马是地球上最古老的马种,现在几乎所有的优秀马种都有阿拉伯马的血统,是现在在赛马场上叱咤风云的英国纯血马的祖先。也是全世界最温顺的马种之一,虽说体格偏瘦小,但是体力很棒,长跑能力优秀。

    可惜的是,赛马场上可都是很少比长距离的,现在世界赛马五千米以内的世界纪录,都是英国纯血马。迪拜赛马世界杯一共七个奖项,第一项就是阿拉伯马精英赛,是两千米泥地赛事,但是和同为两千米泥地的迪拜世界杯比起来,完赛时间差距可不小。

    萧鹏挠了挠头:“其实我有个事情不明白。”

    “你说。”瓦哈卜深吸一口烟,一脸烦恼之色。

    萧鹏问出自己的疑惑:“纯血马赛你们赢不了卡塔尔也就认了,为什么阿拉伯马你们也赢不了呢?”

    瓦哈卜一脸苦笑:“阿拉伯马都是长跑健将,可是短跑就为难了,就像迪拜赛马世界杯,最长的赛事才是两千四百米。在这个距离下,所有的阿拉伯马差距都不大,任何一匹经过严格训练的阿拉伯马都有机会获胜的。说实话,迪赛赛马世界杯七个奖项,我最想拿的,就是阿拉伯马精英赛冠军,这才是阿拉伯世界的象征马。可是这里的偶然因素也太多了!中东所有国家的阿拉伯马都有机会获胜!”

    “如果我有办法拿下阿拉伯马精英赛冠军呢?”萧鹏突然问瓦哈卜。

    “什么?你不是逗我吧?”瓦哈卜听后一愣。

    “你敢把你最好的阿拉伯马交给我,那我就有办法取得胜利。”萧鹏淡淡说道。“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

    瓦哈卜脸带狂喜之色,突然又冷静了下来:“华天说过,你是一个玩马的天才,比他还要天才的天才,他说过‘银子’是你一手从劣马调教出来的。但是我相信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要付出代价。你告诉我我要付出什么代价才能得到这一切?”

    萧鹏想了想:“第一,共同马主。我要那匹阿拉伯马一半的马权。我还是那句话,我只喜欢给自己做事。”

    瓦哈卜挠头摇得像拨浪鼓:“这不可能。我们沙特皇室怎么可能和别人一起共享马权呢?”

    萧鹏笑了:“去年迪拜世界杯两千米泥地赛,一共十二匹马参赛,表面上看是三只迪拜马,五只美国马,香港法国日本沙特各一只,但是这里面有五匹马的背后都有卡塔尔王室的影子,这点你们不否认吧?卡塔尔王室可以做到,你们做不到?如果今年卡塔尔把他们所有有关联的马都拿回来参赛,你们这些国家有获胜的机会么?”

    瓦哈卜思考了一会儿:“你继续把其余的要求说出来吧。”

    “第二,骑师必须是我。经过我调教的马,别人恐怕也不能骑了。马匹必须送到我的马场去,由我指定练马师来训练。”萧鹏继续说道。

    “这个要求可以理解,你继续说吧。”瓦哈卜看着萧鹏说道。

    “‘银子’没有参赛资格,我想让‘银子’去参加迪拜赛马世界杯。”萧鹏道。这才是萧鹏答应帮助瓦哈卜训练阿拉伯马参赛的最重要原因!他想让自己的‘银子’也出现在世界杯赛场上。

    想参加迪拜赛马世界杯?那门槛可是高的很!赛马身价必须要高,而且有资格选派马匹参赛的来自阿拉伯国家王室、酋长及欧洲各国王室和贵族!而且因为参加这项比赛所需的费用实在太高,就算是王室成员也不是每年都来参赛,一般来说,每位参赛者会参加七项比赛中的两项。除了迪拜王室,------他们每年都七项比赛全部参加。

    “你想参加哪几项赛事?”瓦哈卜问道。

    “除了阿拉伯马精英赛之外,其余的六项比赛。”萧鹏淡淡说道。

    瓦哈卜眼睛瞪得溜圆:“你有几匹马出赛?”

    “就‘银子’一匹。”萧鹏淡淡的说道。

    瓦哈卜盯了萧鹏半天:“你说我疯了?我觉得你才是疯了。一匹马参加六项比赛?你考虑到马的体力了么?‘银子’就算再好,也坚持不下来的!萧先生,你要知道,你如果要去参赛,代表的就是沙特王室推荐。如果成绩差了,丢人的可是我们。”

    “瓦哈卜,你要考虑好了,如果去比赛,‘银子’的骑师可是我,如果输了,我也丢人不是?”萧鹏淡淡说道。

    瓦哈卜盯了萧鹏盯了半天才说道:“你确定你有这个自信?”

    萧鹏微笑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

    瓦哈卜思考了一会儿:“你还有别的要求么?”

    “有,还有最重要的一个要求。”萧鹏说道:“‘银子’的国籍是中国!代表国家也是中国。”

    瓦哈卜愣了半天:“这就是你所有的要求?我以为你最后一个要求会跟我要一个油井呢。”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我爱钱,所以我才要参加所有的比赛,但是我更喜欢所有的钱是自己挣来的,而不是靠别人施舍来的。”

    瓦哈卜无语了:“你不想赚更多的钱么?”

    萧鹏听到这话,自己跑到冰箱那边拿了个易拉罐啤酒出来:“想,当然想,但是到底多少钱算多?我说句不好听的,你是有钱,世界上二百多个国家,起码有一半国家一年赚的还赶不上你一天的收入。可是你有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对你来讲,钱只不过是数字而已。你为了这堆数字少了多少生活的乐趣?和你交往的朋友,女人,有几个不是冲着钱去的?你可以嘲笑他们,他们眼里的天文数字在你眼里只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可是他们又何尝不会嘲笑你?从你身上满足自己的要求那也忒容易了。说到底人家只会送你四个字。”

    “那四个字?”瓦哈卜好奇问道。

    “钱多人傻呗。”萧鹏又递给瓦哈卜一根烟,瓦哈卜摆手拒绝:“行了,抽都抽了,再抽一根也没事。瓦哈卜,还不知道你结婚了么?”

    瓦哈卜白了一眼萧鹏:“我三个老婆,大儿子都十多岁了!”

    萧鹏耸肩:“你有一个不知道你的身份而跟你交往的女人或朋友么?”

    瓦哈卜一愣,萧鹏继续说道:“你现在身价那么高,走到哪里身边都一群保镖,这样的生活你是别再想了。正跟你自己说的,你的出身不是你选择的。”刚才瓦哈卜说这句话的时候,可把萧鹏气的够呛,现在好了,用这句话堵他,那感觉可是爽的不行。

    瓦哈卜却陷入了沉默,半晌之后,瓦哈卜打了个响指,他的仆人穆尔台迪走了进来。话说这很多沙特人都有打响指的风俗,尤其是看着那些做了孩子家长的沙特人出去玩,打个响指一群孩子屁颠屁颠凑一起,跟唤小狗似的,特别搞笑。

    瓦哈卜对穆尔台迪道:“去拿瓶酒来。”

    “拿瓶酒?”萧鹏一愣,看来这瓦哈卜也不是个老实巴交的主,不但抽烟,还喝酒,还自己带酒?

    瓦哈卜拿出来一瓶红酒,递给萧鹏一杯,自己则把手里的红酒一饮而尽。

    萧鹏不明所以看着瓦哈卜,这是干什么?

    瓦哈卜看着萧鹏:“别吃惊,清醒的状态下,我是不会陪你发疯的。”

    “什么意思?”萧鹏不解。

    “我就陪你疯一次!我现在就联系家里,把你的要求告诉家里。如果你真的做到了,让我们一起震撼全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