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六章 闲的发慌
    “啧啧,这就是中国效率。”狄玮感叹道。

    “这样的效率也就中国有,必须要点赞,在台湾可永远看不到这样的情况!”李晨赞同道。

    “怎么说话呢?说的你好像不是中国人似的。”杨猛瞪了一眼李晨。

    “这简直是中国的高多芬养马场。根据我专业眼光来看,设计师绝对是借鉴了高多芬的建筑方案。”说话的是潘佩宇。

    “可是咱们现在已经欠了三千万了。”杨猛愁眉苦脸说道。“他们的这算什么事?莫名其妙成了千万负翁!我如果回家跟我爸说我欠了几千万,他能吃了我。”

    “知足吧,三千万均摊一下,每人才欠几百万,你玩橄榄球赢的那些钱就能把账顶上,兄弟,咱们这次算是占了国家大便宜了,我觉得压力很大。”蔡胖子一脸愁容“玩砸了咱们可就惨了。”

    杨猛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蔡俊伟指着远处的一个房子:“看到那spa房了么?里面的spa机就要二百多万。咱这马场建设费用加起来,算上这么多人工,起码要上亿。”

    萧鹏挠了挠头:“国家的便宜不好占啊,现在我的压力可很大!我现在可有点紧张了。特么的瓦哈卜这手做的真漂亮。本身是玩玩而已,现在倒好,成了国家大事了。。。。。。”

    “鹏哥,咱们马场到底是一鸣惊人还是臭名昭著,可就看你了。”黄鹤下了结论。

    在萧鹏的小木屋门口平台边上,一群大老爷们穿着绿色军大衣蹲成一排,看着建设的热火朝天的马场。怎么看怎么是一群民工,说他们都是什么小开富二代?脑残才会信!

    这军大衣是杨猛买来的,和萧鹏一人一件,大冬天的在马场里,穿这个最压风。开始其余几人注意形象,都不屑于穿军大衣,而现在呢?形象是什么玩意?一人一件军大衣狗蹲在门口嗑瓜子。

    杜玉林跟萧鹏谈好合作事宜后,直接离去了。第二天一早,几只建筑队同时进驻马场开始建设:有专门负责马场办公楼的;有专门负责英式马房的;有专门建设赛道的;有专门负责绿化的;两个大型室内练习场,专用的马匹spa室、浅水慢跑室等一应俱全。这要建设起来,原来的马场那只算是小马窝。。。。。。

    “咱这算不算是跟着瓦哈卜沾光了?”黄鹤问出一个问题。

    “算,必须算!”杨猛起身伸了个懒腰:“别在这里狗蹲着了,我说你们都凑这里干什么?反正这段时间都没事干,该干嘛去干嘛去把。”

    “问题是现在能干什么去?”萧鹏点上一根烟:“这么冷的天,哪里也没有家里舒坦。”

    狄玮一脸嫌弃的看着萧鹏:“鹏哥,你别这么宅好不好?我发现跟你们混在一起后,我的人生失去了很多乐趣,我已经多久没去写生了?我已经多久没拿起我自己的画笔了?我的画室里面的灰尘能有三尺厚了吧?”

    萧鹏还给狄玮一个中指:“你别侮辱写生这个词好么?你画过穿衣服的画么?”丫的狄玮专画人体,认识妹子就说‘让我用我的画笔记录下你最美丽的时刻吧’。不过每次都能把《蒙娜丽莎》画成《呐喊》,画完后还美其名曰,他这是‘抽象表现主义’。。。。。。

    “那叫艺术!”狄玮冷哼道:“我决定了,晚上咱们集体活动去,总不能和社会脱节吧。”

    “去哪?”杨猛好奇问道。“不是又要去那什么刘老大的会所吧?我可不想再去了,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就尿不到一个壶里。”上次去刘老大的会所里的雪茄吧,最后结果不欢而散。

    “哈哈,今天可有个好玩的,晚上有个艺术沙龙,在林家院那边,鹏哥,晚上一起去瞅瞅去?”狄玮一脸狡狯的笑容。

    “艺术沙龙?”萧鹏听了一愣。“那么高大上?”

    在萧鹏印象里,所谓的艺术沙龙都是那些艺术家们自发组织的各种艺术节目,沙龙现场将建筑设计与公共装置相结合,看起来典雅无比,一群艺术家喝着红酒互相交流艺术心得共同进步的地方。

    狄玮干咳两声:“咳咳,那个,鹏哥,你好像有点误会,今天是个行为艺术沙龙。”

    萧鹏毫不犹豫的拍了拍狄玮:“晚上我去,这样的热闹我怎能不参加!我靠,行为艺术沙龙?这不热闹了?原来顶多看着几个人犯二,现在可以看到一群人犯二了!”

    狄玮瞪着萧鹏:“鹏哥,我对这话可就不满意了,你这是没有艺术眼光!这行为艺术可是从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出现的现代艺术形态!艺术家们把现实本身作为艺术创造的媒介表现出来的艺术形式!当年甲壳虫乐队主唱约翰列侬和小野洋子两个人就有过行为艺术作品。他们两人光着身子在床上躺了两星期,告诉大家‘床上请求和平’,来抗议对战争的不满。”

    杨猛接过话茬:“擦,给我个漂亮妞,老子能在床上躺一年,话说那个小野洋子好看不?”

    “西方人喜欢的类型,你自己想!”萧鹏怼了一句。

    “哦,那就是丑。”杨猛给出了答案。

    萧鹏耸肩:“狄玮,你可以说我土,说我落伍,但是有两种艺术形式是我绝对不会接受的,其中一个就是行为艺术!曾经一个北京‘艺术家’跑到重庆去,找些草绳把自己绑在铁柱上,用水浇了自己俩小时,他说:‘这个作品很个性,仅仅因为我小时候很喜欢稻草人,表现的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这特么的不是扯淡么?绑在那里让水浇两小时你就是稻草人了?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脑子进水了!还有什么把一群男女,把自己身上画上各种动物的样子,一起待在个笼子里伸胳膊撂腿的。号称是为了解救动物。丫的就是在城市里哗众取宠,你真跑到野外看到跑来一只狼你想的不是把它关笼子里我跟你姓!”

    狄玮撇撇嘴:“就像《傅雷家书》说的那样:凡是有利于艺术的,往往不利于生活;因为艺术家双脚他在地下,头脑却在天上,这种姿态当然不适合生活。从这个角度说,艺术家更像是上帝和恶魔打赌的筹码,伟大的歌德所提出的‘浮士德难题’在艺术家身上体现的最为典型:他们都是向往灵魂的生活却面对着世俗的诱惑,灵与肉的冲突、自然欲求和伦理道德、个性张扬和社会责任的矛盾等等,都体现在他们身上。”

    萧鹏耸肩:“说的你好像是艺术家似的。这是不是都是你平时泡妞的台词?”

    狄玮老脸一红,还真让萧鹏说对了,果断换了一个话题:“那你另外一个不能接受的艺术形式是什么?”

    “抽象派的画作。绘画是为了什么?归根到底,就是为了一个字,美。而那些所谓的抽象派画作,你从哪里能看出来个美字?画几个大色块就说自己能从这些颜色中看出什么对世界和平的期望,对人类发展的绝望,对自然环境的关怀,那他妈的不是扯淡么?忽悠,纯属忽悠!”萧鹏愤愤说道。

    狄玮抗议道:“鹏哥,你这么说我可就不愿意听了,那可都是艺术!现在都有中国抽象国画艺术了,你这么说那简直太out了。”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我别的不知道,我光知道这抽象画派都是那些拍卖行在美国炒起来的,跟炒作中国文物用了一样的办法。你想啊,那美国又没有自己的历史,又没有自己的文化,不给自己搞点噱头像话么?”

    狄玮摆手:“好吧,鹏哥,你怎么说怎么有理,这样的争执几十年了,到现在也没有定论,咱两个人也吵不出来个因为所以然,我就问一句,晚上你去不去吧?”

    “去!为什么不去!你们去不去?”萧鹏问其余几人。

    “也行,晚上一起去玩玩,这段时间都在这里憋出内伤来了。”潘佩宇喊道。

    蔡俊伟想了想:“我就不去了,大冷天不愿意到处跑。”

    黄鹤也道:“我也不去了。朱军和亨特艾伦那边我要看看,这几天天冷,几匹马都要盯好了。”

    “行,咱们晚上去玩玩去。”萧鹏把军大衣一脱:“换件衣服去,咱几个穿着军大衣去那里?那咱们也成行为艺术艺术家了!”

    “扯淡吧,这算什么行为艺术?一群人穿着军大衣?那想要表达什么?”杨猛也脱下了军大衣,准备回自己的小木屋去换衣服。

    萧鹏哈哈一笑:“那想要表达的多了,希望人们更加关心农民工待遇;希望人们拒绝被潮流侵袭,反潮流;希望人们关注温室效应;对奢侈品泛滥的无声抗议等等等等,就这么说吧,什么特么的行为艺术,不就是瞎忽悠么?老子能胡扯到他们怀疑人生你们信不?你们真敢穿着军大衣去那什么林家院,明天你们那什么艺术圈里面就会多了我的传说!”

    狄玮举手投降:“鹏哥,你真是我哥,我错了还不行?咱去那里就是泡泡妞,喝喝酒,现在我怎么心里发憷呢,你们这不是要去砸场子的吧?鹏哥,去了那里你可千万别这么说,艺术家可都是杠子头火烧,一个个的不管有没有本事,脾气可个顶个的牛逼!”

    “我是惯熊孩子家长啊?敢叫板我怼死他们!”杨猛拎着军大衣回自己那边换衣服,听着狄玮的话,他的声音远远传来。

    萧鹏笑道:“你也号称自己是艺术家不是?怎么不见你脾气多火爆?”

    狄玮还没回答,蔡俊伟却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一起看着蔡俊伟:“你傻笑什么呢?你知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

    蔡俊伟拍着狄玮的肩膀:“我有个预感,从今天开始,你恐怕不会再号称自己是艺术圈的了。”

    狄玮看了看杨猛远去的背影,再看了看萧鹏:“卧槽,你这么一说我怎么也觉得害怕了?兄弟们,不如这样如何,咱们换个地方去玩吧?”

    萧鹏却直接走回木屋:“别介,好不容易有点新花样了,晚上咱们一定要去那个什么艺术沙龙去瞅瞅去。这可真是刘姥姥进大观园------头一次呢!”

    狄玮捂着脑袋,喃喃说道:“我怎么有种感觉,这也是最后一次了呢?我这贱嘴,去哪玩不行啊,非要去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