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九章 卖假酒有理?
    “假酒!”李晨接过酒瓶,还没拆瓶就说了这么一句,打开后喝了一口:“果然如此。”

    “行啊,还能分清楚真酒假酒。”杨猛在一旁感叹道,在中国一千个喝洋酒的,九百九十九个分不清真假。

    萧鹏则在一旁风言风语:“谁让你来这样的地方装逼呢?还点轩尼诗vsop喝?难道你不知道普通酒吧里四种洋酒不能喝么?”

    “哪四种?”李晨好奇问道。

    “芝华士十二年、人头马vsop、人头马特优-香槟干邑白兰地和轩尼诗vsop。这四种酒假酒数量在市场上是真酒的十倍以上。这些酒都特么的被假酒给毁了。安徽宣城那边卖原料,每吨八千块,根据不同洋酒品牌和色调按比例勾兑后装瓶出售。其实在中国酒吧里面,卖假酒的永远比卖真酒的多。”萧鹏淡淡说道:“酒吧里一瓶芝华士12年都能卖到八百,一瓶假的成本不到五十块。里面的利润你自己算。”

    李晨听了目瞪口呆,萧鹏继续说道:“正规洋酒代理商都会请人去酒吧,回收酒瓶砸掉防止造假,可是这又能砸碎多少?现在不说别的,一个03年的拉菲瓶子就能卖到几百块,路易十三瓶子都能上千。买回去瓶子干什么?造假呗!中国90%以上的酒吧里面都是真假混卖。在酒吧里消费洋酒尤其要主意第二瓶酒,这瓶酒是最容易‘掉包’的,但是这也忒扯淡了吧?一上来就给上假酒?”

    李晨问道:“这么明目张胆的事情就没人管么?”

    萧鹏微微一笑:“怎么管?现在全国酒证不统一,监管容易留白,现在一些城市监管部门大多是向超市、大商场等酒类销售商发许可,但对进入酒吧等其他渠道的洋酒监管出现空白。难道你让监管部门天天去酒吧里上夜班?所以说,记住,想要喝洋酒,一定要去大商场和超市买酒,去酒吧喝?装逼可以,想喝真酒?还是算了。除非你去的是高端会所顶级酒吧。”

    杨猛更是干脆,把手伸进吧台,直接抓住侍应的领子,提到众人面前,指着酒瓶子:“马上换成真的,不然别怪我给你开瓢!”说完把侍应扔回到吧台里。

    这里的骚乱引起人们的注意力,狄玮赶紧跑了过来:“鹏哥,怎么回事?”

    萧鹏一指李晨:“你大舅哥说这是假酒。”说实话,萧鹏也分不清真假洋酒,但是既然李晨都这么说了,他选择相信李晨。

    杨猛愤愤说道:“外面一千多的酒这里卖四千多我特么的也就认了。你给我们上来瓶假酒?我们的面子特么的都丢光了!赶快拿出真酒来,不然我拆了你们店!”

    狄玮捂住额头,这真是来砸场子了,赶紧拦住杨猛,小声说道:“那个猛子,你先别激动,你确定这是假酒么?”

    杨猛一愣:“我特么的怎么知道?问你大舅哥!”

    狄玮看向李晨,李晨点头:“我不会认错的。”

    郭烈走了过来:“诸位,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萧鹏一指桌子,简单意骇:“假酒。”

    “假酒?不可能吧?我们这里不可能有假酒!”郭烈一脸震惊之色。

    “你自己尝尝。”萧鹏把酒杯放到郭烈面前。郭烈将信将疑的举起酒杯闻了闻味道,轻抿一口,眉头一皱:“还真是假酒!小唐,这是怎么回事?”说这话时,对着让杨猛扔到地上的适应使了个眼色。

    小唐从地上爬了起来,看了眼郭烈,低下脑袋:“老板,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我财迷心窍,这段时间家里有了点事情,我老妈病了急需要钱,所以我今天私自换了瓶酒。烈哥,你原谅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我这就把钱退回去。。。。。。”

    郭烈叹了口气:“小唐,你也跟了我那么多年了,怎么能这么糊涂呢?唉,小狄,你看这事?”说完看向狄玮,让狄玮拿主意。

    狄玮耸耸肩,他怎能不明白郭烈的意思,这是准备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狄玮想了想,一瓶酒的事而已,没有多大的事“赶快换一瓶酒上来。”

    小唐一听,赶紧拿出一瓶没有开封的酒,刚想拆盒,李晨却一手把把盒子接了过来,自己拆开了包装,把酒捧在手里看了两眼:“还是假的。”

    “唉吆你瞧我这暴脾气!”杨猛直接站了起来。“丫的你们逗我们玩呢?”

    郭烈一听,表情尴尬不已:“我说这里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没误会,所有的洋酒封口都有铝封或者铅封,轩尼诗vsop是铅封。你这酒根本就咩有铅封。而且你看你这酒,底下还有沉淀,色泽黯淡,谁家的vsop是这样的?在看着包装,字迹陈旧模糊,一看就是小印刷厂自制的,而且商标编号和轩尼诗vsop的编号也不一样,这怎么可能是真酒?”李晨语气平淡解释道。“我从13岁开始喝这酒,喝了这么多年我还能分不清个真假?”

    这下狄玮脸上也不好看了,看着郭烈:“烈哥,你这是什么意思?”

    郭烈干咳两声:“那个,小狄,咱们可以私下聊两句么?”说话时表情有点尴尬。

    杨猛听到抬高音量:“什么事还要私下聊?你丫的别告诉我你们这里就没有真酒?我算看明白了,还要人家小唐帮你背锅,感情你这里就没有真酒啊。”

    郭烈表情更加尴尬了:“那个。。。。。。”

    “别这个那个的了。赶快把真酒拿出来!”杨猛得理不饶人。

    郭烈看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顾客,叹了口气:“那个小狄,你要理解我,玩艺术的可没几个像你这么有钱的,来这里喝洋酒的也都喝便宜的,这么贵的轩尼诗vsop没有几个喝的,我们这里放着真酒也没人喝的出来不是么?”

    “咿。。。。。。”全场嘘声一片。旁边有个人喊了起来:“烈哥,你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我前两天刚买了一瓶好吧。”

    郭烈看了一眼说话的人:“嘎子,你特么的非让我说实话?买了一瓶vsop,你在我这里喝了一个月,天天来坐在吧台上倒一点捧手里装逼,带着妞来的时候生怕别人不知道你在这里有存酒,你特么的买一瓶这玩意比喝啤酒还省钱呢。”

    被称作嘎子的人老脸一红:“烈哥,你这是砸自己买卖呢!我可是顾客!顾客是上帝你懂不?”

    郭烈倒一副无所谓的表情:“爱来不来爱来不来,也不差你一个。”

    嘎子听到这反倒不说话了,有的人就这么贱,这里可是‘圣地’啊,牛的很呢。

    萧鹏听到这,愣愣的看着身旁的杨猛:“卧槽,我觉得你够不要脸的了。这老家伙比你还不要脸啊。”

    杨猛白了他一眼:“要脸能整天换妞?这人吧,只要沾上‘艺术’俩字,就没有个不风流的。如果再有钱再沾上‘艺术’,那脸皮就跟这人无关了。”

    萧鹏点头:“我突然想起两本书,一本叫,一本叫,那是简繁写的一本书,他是刘海粟的学生。他把艺术圈的事给扒了一个干净:各路艺术家纷纷被拉下神坛,穷尽心思沽名钓誉的有;文人只见互相拆台的也有;骨肉亲情互为鱼肉等等等等,从揭秘到揭丑,内容直击人心,虽然丑陋,但是真实。”

    “刘海粟?那是大画家啊!殿堂级的艺术家和公众人物啊!那简繁不是他唯一的学生么?怎么会写这个?”杨猛疑问道。这样的大人物他还是知道的。

    萧鹏点头道:“天知道这些艺术家怎么想的,作为一名杰出的艺术家,刘海粟在绘画技艺、审美鉴赏、美术教育方面那是不容忽略的,而这些里则展示了刘海粟人性的另一面,甚至包括他们不相匹配的某种自私、不光彩的一面:自我吹嘘、自我标榜,绑架故去的名人篡改历史用以自我塑造;抛弃发妻,对几任妻子薄情寡义,与多名学生和做模特的女子有染,最后寂寥的在上海公寓中身亡,身边只有年逾古稀的第四任妻子,而且死后,时至今日其子女的遗产继承案仍尘埃未定。”

    杨猛听了之后愣了半天:“卧槽,这两本书我一定要看看,大师的八卦更精彩啊。这艺术圈就这么乱?我还以为只有这里才那德行,感情大师也都这样啊。”

    “借用简繁书里的台词说的好:‘中国文化人,脱贫容易、脱贱艰难!本来穷的时候还没有那么贱,还能保持文化人的风骨。脱贫之后却犯贱了!’,这句话用在艺术圈也同样。”萧鹏评价道。

    杨猛点头了:“你这话我可是很理解,就跟我看网络小说似的,一开始作者不出名,那叫更新的一个勤快,后来出名了,更新也不及时了,文章也水起来了,读者天天骂,可是还要跟着看,我说萧鹏,你看那些读者像不像刚才喊话的那个嘎子的意思?”

    萧鹏点点头:“有那么点意思。。。。。。”

    郭烈看到嘎子的不说话了,倒也来了精神了,得意洋洋的说道:“你们没事凑什么热闹?散了散了,来这里,要不然干啤的,要不然干白的,特么的喝洋酒就特么的要喝假的。今后还想再这个圈子玩,就要遵守在这里玩的规矩!”

    萧鹏本来和杨猛聊得起劲,没把这郭烈当回事,大不了退钱呗,可听到郭烈最后的这句话,萧鹏倒怒了,几个意思?卖假酒还买得理直气壮了?在你那个圈子玩要遵守你们的规矩?不好意思,我可跟你不是一个圈子。

    郭烈一脸得意的说出这句话,也发现自己这话说得不对了,赶紧歪头对狄玮道:“那个小狄,我不是说。。。。。。”

    只可惜他的话说的有点晚,只看到一个酒瓶子擦着他的鼻子飞了过去,重重的砸在墙上摔成粉碎。瞬间酒瓶子假酒满天飞。

    “李晨,我这个行为艺术如何?”萧鹏手里从李晨面前拿起第二瓶假轩尼诗:“这瓶砸哪里好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