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老婆和小姨子?
    萧鹏往后一看,后面的沙发那边坐着一群男男女女,正在热切的讨论中,萧鹏仔细一听,瞬间对他们的聊天内容觉得无语至极:有人说安塞姆基佛的新表现主义是艺术精华,肯定蹦出来个据理力争的判定安塞姆基佛是垃圾;另外一个说福斯塔夫克里姆的维-也纳分离派的色彩运用很棒,肯定又会很多人跳出来说他不行的理由。

    总而言之一句话,这就跟一群乞丐坐在街头,这个说王首富不会赚钱,那个说马首富不会经商一个道理。就这样还挣得面红耳赤。吵不过对方的时候,眉头一紧,喝口啤酒,抽口大麻,往边上一靠,表情要紧皱眉头,一副‘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姿态。那一群人几乎都这德行。

    “我靠,他们就这么正大光明的抽大麻?”萧鹏傻眼了。

    “谁说正大光明的?他们已经在角落里了好不。”杨猛笑着递给萧鹏一个杯子:“没钱的时候天天想要有钱可以玩,可是现在真不知道为什么好了,就像他们这样?你说现在这年头可以玩什么?ktv?酒吧?还有什么玩的?我们的文化生活太单调了啊。”

    萧鹏耸肩:“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在想,回头在咱们马场里搞个健身区,没事运动运动,总比歌舞升平强吧?咱们总不能像他们这样吧?”说完又指了指后面的角落,多好的反面教材。

    萧鹏看着坐在角落的那群人,一共五男四女,几乎一个个的都像斗鸡场里的公鸡,只有一个女孩除外,那叫一个安静,和环境十分不搭,别人说什么她都在倾听,这倒让萧鹏多看了她两眼。

    “咋了?有目标了?”看着萧鹏看着自己后面,杨猛回头看了看“哪个妞入你老人家眼了?啧啧,什么眼光啊,也没个长得好看的。”

    说起来好像是个通病,玩艺术的女孩可能是因为骄傲,可能是因为不屑,也有可能是懒,很少有浓妆艳抹的,几乎都是淡妆或者素面朝天。玩艺术的女孩肯定不像夜店里的妹子那么吸引人眼球。

    萧鹏苦笑着摇头:“没什么了,就是看到一个妞跟那边气氛不搭而已。”

    杨猛回过头瞅瞅,突然笑了:“擦,这些男的都不是什么好鸟,这是打算使坏心眼了。小尾巴都漏出来了。”

    萧鹏听了杨猛的话,好奇望去,只见一个男的从随身包里拿出几瓶五颜六色的易拉罐出来,看清楚后,萧鹏也笑了:“谈了半天艺术,铺垫了半天原来就是为了这个啊。‘fourloko’都拿出来了,这是下本钱了啊。”

    说起fourloko,很多人不熟悉,说它另外一个名字那就熟悉了,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断片酒。

    其实所谓的‘断片酒’,指的是一些果味啤酒,除了‘fourloko’外,还有‘粉象果啤’,‘布什桃子’‘乐蔓樱桃’等等品牌。共同的特点就是这些酒长得都很好看,看上去完全没有攻击力,所以很容易让人大意喝大了。

    就拿最大名鼎鼎的fourloko来说吧,喝的时候酸酸甜甜的非常好喝,就像喝汽水一般,而让人忽略了它12%的酒精含量和大量的咖啡-因,喝一瓶fourloko大致相当于喝了同样剂量的六瓶啤酒和一瓶红牛外带六杯咖啡。六瓶啤酒你能喝一晚上,一瓶fourloko你能喝五分钟,别说一个酒量一般的女孩了,一个大老爷们这么喝也不一定扛得住!所以拿出fourloko给女孩喝的男人只有一个目的,恩,你懂的。。。。。。

    “你说做了那么多铺垫干什么?说的高大上,为了还不是下半身那点事?”杨猛哈哈笑道。

    “喝了喝了,都喝了?卧槽,吹瓶啊!你们真以为这是在喝果汁?这是打算集体贡献的节奏?”萧鹏也乐了起来:“所以说,出来玩一定要见多识广,要不然让人卖了还不知道。真以为什么都可以喝?”

    杨猛端起酒杯:“你管她们呢,自己出来瞎混,自己就要承担结果。来吧,咱们喝咱们的。”

    萧鹏点头,端起酒杯:“今后不能天天出来玩,但是也不能一直憋在马场,不然少了多少乐趣?不能和时代脱节不是?来,喝。”

    这时旁边却伸过来一只手,直接从萧鹏手里接过了酒杯,萧鹏一看,竟然是刚才那边一直很安静的女孩,只见她捧着酒杯,一只手抓着另外一个女孩。萧鹏这才仔细看了看这女孩,好吧,虽说素面朝天,但是五官标致,倒是一名天然美女,披肩中分的发型很适合她的脸型。而另外一个女孩,一头毛寸,那发型跟萧鹏差不多,倒是另类。

    萧鹏还在不解这女孩干什么的时候,女孩却把从萧鹏手里拿的酒一饮而尽。把酒杯放回桌子上后,直接拉着身边的女孩坐到萧鹏身边,在萧鹏耳边说道:“怎么对我都行,别动我妹妹。算我求你了。”

    萧鹏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听到女孩大喊了一声:“老公。”然后往萧鹏肩膀上一靠,睡着了。。。。。。

    杨猛和萧鹏两人目瞪口呆,半晌后杨猛问道:“鹏哥,你真是我大哥,这是什么情况?”

    萧鹏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啊。”

    杨猛突然笑了:“卧槽,这妞酒品不错啊,喝醉了就睡?”说完又指了指短发女孩:“这又是什么情况?”

    这个短发女孩明显也精神不振了,不过倒没像刚才长发女孩那样直接睡过去,而是一屁股坐到萧鹏的另外一面,双手捧着萧鹏的脸:“姐夫?”

    萧鹏还没明白怎么回事,短发女孩用力一吸气,捂住自己嘴巴,杨猛眼疾手快,直接抓起垃圾桶放在女孩的脸前,那架势是要把她脑袋扣进垃圾桶里。

    “噗。。。。。。”女孩吐得那叫一个气势蓬勃。

    “卧槽,这特么的都吃了什么东西,什么味道啊。”杨猛捂着鼻子皱紧眉头“我特么的都快吐了。”

    杨猛都受不了了,更何况坐在女孩身边的萧鹏了,他现在更是郁闷的不行,这特么的都叫什么事啊?

    事实证明,不管多漂亮的女孩,吐的时候都不好看。尤其是这女孩吐两口还不忘跟你说胡话的时候,萧鹏保证,现在的女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萧鹏只得捏着鼻子给女孩拍背,这特么的都叫什么事啊。

    萧鹏还在这里犯愁的时候,旁边桌那几个男的倒是都走了过来,带头的长发青年说道:“那个那个。。。。。。兄弟,不好意思了。这两位是我们的朋友,给你们添麻烦了,让我们照顾她们就好了。”

    几个家伙倒不笨,刚才他们看到了萧鹏摔郭烈酒瓶子的事情了,看到郭烈都不言语,倒是知道萧鹏不好惹,所以说话还是很客气的。他们也在犯愁,这好不容易找到个口子,准备晚上好好乐呵乐呵,结果小妞却把她姐带来了。最后一不做二不休,断片酒一拿,干脆连着她姐一起放倒吧,没成想她姐喝完酒直接跑到这边来了,这不是给自己惹麻烦?

    那边几个人好像不好惹,但是看着到手的妞飞走了?这特么的又不像那么回事,加上刚才大麻一抽小酒一喝,胆子也上来了,什么叫不好惹?弄的就是不好惹的!

    几个人一合计,不行!不能这么算了。过来先礼后兵,不就是两个人么?咱们五个还怕他们?于是几个人跑到萧鹏这里,要把两个姑娘带回去。

    萧鹏听了他们的话,想起来刚才女孩昏睡前跟自己说的话,倒是明白了。这女孩知道几个男的不怀好意,这是准备拖自己下水了。虽说别人利用让萧鹏有点不爽,但是想想女孩的话,也有个当姐姐的样。算了,这个忙帮了。

    萧鹏从杨猛手里接过垃圾桶,拍着女孩后背让短发女孩继续吐。头也不抬的说了声:“滚。”

    几人没想到萧鹏会这么回答,倒是一愣,其中一个一指萧鹏:“你特么。。。。。。”他话还没说完,杨猛已经起身抓住了他的手指头向上一掰,只听一声惨叫,那人的手指头已经变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这下肯定断了。

    其余几人还没反应过来,杨猛已经动手了。他的办法也是简单粗暴:两手一伸,抓住两人脑袋砸在一起,躺下一对;再抓住另外两个脑袋用力一砸,又躺下一对,只剩下那个抱着手的没有晕倒,在一旁惨叫,杨猛皱了皱眉头:“瞎叫唤什么?”说完把他脑袋往墙上一按,彻底安静了,杨猛就跟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坐回沙发,拿起酒杯刚想喝酒,皱了皱眉头:“卧槽,萧鹏,鹏哥,鹏爷,你特么的能不能让你小姨子别吐了?这特么的都是什么味道啊,这酒还怎么喝?”

    萧鹏倒也无语了:“你小姨子!我特么的倒现在还没捋顺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呢。”

    杨猛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几个人,问萧鹏:“得,算你魅力大,天上掉娘们行了吧?现在怎么处理这俩妞?扔这里?还有这几个家伙怎么办?”

    萧鹏还没说话,就看到郭烈一路小跑跑了过来,一脸紧张之色说道:“萧兄弟,别着急动手啊,这又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