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萧鹏的选择
    “亨特,你想什么呢?马场怎么会没有你的位置?”萧鹏惊奇说道。

    亨特艾伦苦着脸:“鹏哥,我现在真的挺郁闷的,作为骑师,谁不想骑好马?可是你现在咱们马场,我也只能驾驭‘泰坦’。‘泰坦’的成绩只能说一般,参加地区性小规模比赛没有问题,可是到了国际大赛,那就没有成绩了。”

    萧鹏笑了:“亨特,你这是有野心了啊。”

    亨特艾伦也不否认:“当然,人都有野心不是?谁不想获得更好的成绩站在更高的舞台上?”自从见识了‘银子’的速度,亨特艾伦自然动了心思。‘泰坦’是一匹好马,但是和‘银子’比起来,那简直是无法相提并论好不好?

    萧鹏点点头:“你说的没错,人确实要有野心,那这样吧,今后你给做‘银子’的训练骑师。我有办法让你骑上‘银子’的马背,就像小冰洁那样。但是你也看到了,小冰洁根本无法让银子跑起速度来,相信我,如果是你,你也跑不起速度来。你帮‘银子’做日常训练,我给你2%的冠军比赛奖金做奖励。”

    亨特艾伦想了想:“我有没有别的选择?”

    萧鹏问道:“那你想如何?”

    “我的想法?”亨特艾伦想了想:“我想做咱们马场竞速赛马的练马师。”

    好的练马师在马场的地位,那是非常崇高的,每天要把不同的马匹分给各自骑师进行训练,不同的马匹制定不同的训练内容。再根据不同马匹的训练状态决定哪匹马出战,总而言之,一个马场的发展好不好,跟一个好的练马师是分不开的。

    所以练马师的收入可比骑师高多了,一般骑师的收入除了基础收入外,是比赛奖金的5%,而练马师的收入则是比赛奖金的20%,而且练马师的地位比骑师可要高太多了。在顶级马场里的练马师,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油条,倍受人尊敬。

    萧鹏眯起眼睛:“亨特,有野心是不错的,可是你觉得你能担当起这个练马师的工作?你有练马师经验么?”

    这亨特倒是真的很有野心,‘银子’的成绩有目共睹,只要‘银子’能保持状态,那绝对能震惊世界!而亨特艾伦真的成为‘银子’的练马师,那在世界赛马界里,绝对会有亨特艾伦的一席之地。能做‘银子’的练马师,那绝对是名利双收的好事。

    亨特艾伦耸耸肩:“鹏哥,你要相信我,我当了那么多年的骑师,熟悉练马师的工作内容。”

    萧鹏笑了:“练马师最重要的是什么?经验,你有经验么?”

    亨特艾伦语气平淡:“经验都是慢慢累积的,再说了,咱们马场有比我更合适的人选么?说道经验,咱们马场还有比我经验还多的人选么?你们这样是可惜了一匹好马。”

    萧鹏也不生气:“那我为什么不去找个经验更丰富的练马师呢?”

    亨特艾伦微笑道:“你这马场还没有建设起来,去哪找经验丰富的练马师?没人肯来的。我绝对是最好的选择。除了我,也没有别人可以选择。”

    萧鹏微微一笑:“亨特艾伦,七宗罪你应该知道吧?你这一下就犯了贪婪、傲慢、嫉妒三宗罪,你嫉妒朱冰洁可以骑‘银子’;认为马场只有你可以做练马师,这是傲慢;而看重练马师的地位和收入,那是贪婪。你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银子’有现在的成就,有练马师来操作么?没有!只有我一个人!我需要练马师么?”

    亨特艾伦脸上的微笑僵住了,对啊,‘银子’从训练内容到饮食习惯,一直都是萧鹏自己来做的!他只看到了马场没有练马师,觉得这个位置是空缺,自己有机会弥补空位,却忽略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马场需要不需要练马师?

    萧鹏道:“亨特艾伦,我再问你一遍,是否做‘银子’的训练骑师?”

    说实话,萧鹏很失望,他原来倒是想过让亨特艾伦做‘银子’的骑师,毕竟他不可能一直骑马参赛。而亨特艾伦怎么说也是个职业骑师。但是萧鹏还不信任他,所以准备让他从训练骑师开始做起,没想到亨特艾伦已经迫不及待准备上位了。

    亨特艾伦犹豫了一会儿:“鹏哥,我不接受这个条件,这跟我的心理价位相差太多了。”萧鹏微微一笑:“既然你不想做训练骑师,那我们好聚好散如何?黄鹤!出来下!”

    亨特艾伦一愣:“鹏哥。。。。。。”他没想到萧鹏做事这么果决。

    黄鹤走了出来:“咋了?什么事情?”

    “把‘泰坦’在新西兰参赛的所有奖金给亨特艾伦。毕竟没有他我们就没法去参赛,这要感恩。”萧鹏说道。

    黄鹤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知道这里肯定会有问题:“当时比赛完,亨特的奖金已经给他了,这样,给他四万美元算作剩下的可以么?”

    萧鹏点头:“就这么做吧。”

    黄鹤道:“我马上处理好这件事情。”

    萧鹏继续道:“帮着亨特艾伦收拾好他的东西,送出马场。别出了问题让他做嫌疑人。”

    黄鹤点头道:“行了,交给我吧。”

    亨特艾伦目瞪口呆的看着萧鹏,这跟他想象的结果不一样啊:“鹏哥,老板!你别这么冲动,我不想离开马场!让我做训练骑师?我做还不行么?我可是有过大赛经验的专业骑师,一定会是咱们马场里最棒的训练骑师的!”

    他现在满满的都是后悔!因为他知道,银子要去参加迪拜赛马世界杯了!这可是全世界奖金额度最高的赛马比赛!七项内容,每项内容的奖金都高的吓人!最高的迪拜赛马世界杯,去年奖金总额就是一千三百万美金!真做了训练骑师的话,2%的奖金那也是26万美金!那是分分钟发家致富的路子!

    但是亨特艾伦野心更大,他看好了20%的练马师奖金总额。赢一场自己可以少奋斗好几年!也就因为这一点,亨特艾伦才跟萧鹏摊牌,毕竟他是整个马场里唯一的职业专业骑师。在他眼里,萧鹏的骑术那叫一个烂爆了,运气好有匹好马而已。如果他能驾驭‘银子’,一定比萧鹏强很多!

    也就因为这点,他才有了底气,想要来跟萧鹏要地位,没想到萧鹏直接把他给开了?他的奖金这不都没了?四万美金和迪拜赛马世界杯的奖金有的比么?所以他赶紧争取一下。

    萧鹏听了亨特艾伦的话,摆了摆手:“谢谢你的好意了,相信我,这届迪拜赛马世界杯后,会有很多顶级骑师到我们马场来的。呃,包括练马师。”

    “萧鹏!你会后悔的!没有我你们连怎么喂马都不会!我倒要看看这届迪拜赛马世界杯,你们会怎么丢人!”亨特艾伦怒吼道。

    萧鹏耸耸肩:“亨特,给你句中国古话,别把别人太不当回事,别把自己太当回事。黄鹤,把‘泰坦’的奖金都给亨特,也算仁至义尽了。算了,再给他订一张去新西兰的机票吧,这钱也咱们出。行了,你这事交给你处理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回到木屋。看到一屋子人也不玩游戏了,都在看着自己。

    杨猛扔给萧鹏一根烟:“哥们,心够狠的,这样的职业骑师说开了就开了啊。咋说也一起一段时间了不是?”

    萧鹏点上烟,深吸一口:“不开了他留着干什么?”

    “鹏哥,说说你是怎么想的?”蔡俊伟问道。

    萧鹏耸肩道:“人心呗。我们整天被人教育要成为以德报怨的伟人,但是却往往忽略了另外一个词:恩将仇报。斗米恩担米仇,这事情如果答应了他,他会更加贪心,今后会提出更加过分的要求;现在我们拒绝了他的要求,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怀恨在心?今后他想到这事情,总会心里有个小疙瘩吧?万一有一天,他在马场里做点什么手脚,我们怎么办?所以一不做二不休,干脆趁早解决了算完。”

    蔡俊伟伸出大拇指:“鹏哥不愧是鹏哥,杀伐果断!”

    杨猛白了他一眼:“你不用拍他马匹,那也是以为亨特艾伦是男人,你换个女人试试?丫的肯定舍不得开除了!”

    萧鹏比出中指:“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

    “别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讲故事!”杨猛回了他一句。

    “我掩饰你个棒槌!你们丫的一个个都有够闲的啊。天天在我这里待着干什么?马场里的活都干完了吗?”萧鹏急道。

    “今天轮到老潘在那里盯着呢。”蔡俊伟说道:“鹏哥,我不是说不支持你今天的决定,但是你今天的事情确实做得有点极端了吧?对我们的马场发展有点不利。毕竟没有专业赛马骑师对我们想要取得更好的成绩有点不利。”

    萧鹏微微一笑:“蔡胖子,相信我,等咱们参加完迪拜赛马世界杯,什么样的骑师都随便我们挑。”

    “有没有那么夸张啊。”蔡俊伟道。

    “夸张?这次迪拜赛马世界杯,我就是想让全世界看看,中国人才是玩马的祖宗,这段时间你们看好了‘银子’别让它出差池。别的就交给我行了。”

    “鹏哥,放心好了,在咱们马场出不了问题的。小冰洁把‘银子’当做宝贝,谁敢靠近她敢咬谁。。”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