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说一套做一套
    迪拜并不是一个国家,而是阿联酋里的一个酋长国。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省或者一个城市。很多人都以为迪拜是阿联酋的首都,其实也不是如此,阿联酋的首都是阿布扎比。

    在阿联酋迪拜其实并不属于最富有的,因为这里石油储量很低。或者这么说吧,阿联酋90%的石油都在阿布扎比。只不过迪拜的酋长很有传略眼光,大力发展服务业,把迪拜打造成一个供有钱人享受的旅游城市,虽说阿布扎比比迪拜富裕的不要不要的,但是现在人们只要提起迪拜,脑子里面首先想到的词就是:‘壕’。

    说这里‘壕’也是有道理的,迪拜的福利那是相当的好,不过只是针对迪拜人来说的。一个迪拜本地人一个月什么也不做,每个月就可以领七千迪拉姆或者更多。结婚送七万迪拉姆,送房子,生了小孩学费政府负责,出国留学的话还给薪水,稍微做点工作一个月六万迪拉姆打底。

    所以在这里,本地人的生活那叫一个惬意,天天就是买买买,迪拜的政策就是让歪果仁来投资建设迪拜,养着本地人。

    迪拜既然说‘壕’,必须要有个‘壕’的样子不是么?这迪拜赛马世界杯,就号称全世界最昂贵的比赛。只要你有资格来这里比赛,迪拜方面承担每位参赛者到达迪拜后的食宿费用。包括马、练马师和参赛骑师都可以在七星级泊瓷酒店,也就是俗称的帆船酒店里免费入住一个星期。这帆船酒店名字倒也贴切,因为它就建在海里的人工岛上,远远望去确实很像船帆。

    瓦哈卜当然不会去住那免费房间了,人家住的是皇家总统套房,一个房间780平米,还是复式结构,这帆船酒店所有房间都是复式结构,非常大气。萧鹏二人还没那个待遇,不过安排的也很不差,一个四百多平的复式套房,放到任何一个酒店里都是妥妥的总统套房了,在这里却只是个高档套房而已。

    “猛子,你在想什么呢?”萧鹏放好行李,看到杨猛正站在落地窗边看着波斯湾的风景一动不动,像个石雕一样。

    杨猛听到萧鹏的回答,叹了口气:“萧鹏,我怎么感觉现在就像做梦似的,去年的这个时候咱们还饥一顿饱一顿的,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咱们又是出国,又是住这样的豪华酒店。我这好像跟着你占了大便宜了。”

    萧鹏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还知道占我便宜了?上帝啊,杨猛突然良心发现了,这是不是世界要毁灭了啊?”

    杨猛两眼一瞪:“擦,我一直都知道好吧,我只是嘴上不说,不代表我心里没数好吧?”

    萧鹏拍了拍杨猛的肩膀:“我当然知道了,我从来不看别人说什么,只看别人做什么。咱们俩人从小长大,一起这么多年了,说那么多好听的干什么?咱们中国什么都缺,就是不缺只会说好听的却不办人事的。比如朱熹、比如李绅,一个个都是这个德行。”

    “呃,他们是谁?”杨猛瞪大了眼睛。

    萧鹏无语了,跟这样的文盲说话真累。于是解释道:“‘存天理灭人欲’这句话听说过吧?这就是朱熹说的!”

    杨猛点头,这句话可是太出名了,他怎么能没听过?

    萧鹏继续道:“就这个朱熹,把自己儿媳妇肚子搞大了。然后告诉别人‘存天理灭人欲’。”

    “噗。”杨猛刚从冰箱里拿出一瓶饮料,直接喷了。

    萧鹏很满意这个表情,笑道:“还有那个李绅,更猛。咱们上学时候都学过悯农诗吧?就是那个‘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

    杨猛点头:“废话,咱们国家有几个不知道这首诗的?”

    “李绅就是这首诗的作者。那你知道为什么这首诗这么出名,李绅却默默无名么?”萧鹏继续问道。杨猛摇了摇头。

    萧鹏道:“其实这首诗呢,还有下半句,叫‘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其实后面这首写得更好,更有深意,但是容易让官家产生不舒服的联想,所以在当时入选课本时,这首诗就被阉割了一半。就是这个李绅,后来官居宰相,生活过的那叫一个奢侈,你知道成语‘司空见惯’吧?这个成语来自于刘禹锡写的诗,诗名叫做《赠李司空妓》,这里的李司空就是李绅。就是因为刘禹锡参加李绅家的酒会,在那里玩的叫一个嗨,和李绅的一个家妓玩的那叫一个意犹未尽。走时李绅直接把那家妓送给刘禹锡,刘禹锡一高兴一感激,写的这首诗。刘禹锡说李绅对这种香艳场面早就‘司空见惯’了。”

    听到这,杨猛道:“照你的说法,咱们国家被打的那些‘苍蝇老虎’不都是这个德行?净干些说一套做一套的事。”

    萧鹏点头道:“所以说么,你永远别去看别人说什么,咱俩一起长大,谁不知道谁啊,说那么多好听的干什么?说的再好不如自己亲眼所见不是?一会儿咱们下去看看马,去玩玩去!到了这里呆在酒店里,简直是暴殄天物。”

    “好嘞。”杨猛把自己的东西往房间里一扔“我准备好了!”

    萧鹏:“。。。。。。”他给瓦哈卜打了个电话,说了一下自己要出去玩。瓦哈卜直接让穆尔台迪来给两人做导游,呃,这也是怕两人走丢了吧。

    穆尔台迪来了之后,三人一起,先去了酒店的赛马房。船帆酒店有专门的赛马房,自从发生了兴奋剂事件后,现在两匹马的安保工作做到了极致。这次瓦哈卜带来的大部分的安保都是为了保护这两匹马。

    确定两匹马没有意外之后,萧鹏和穆尔台迪一起来到停车场,上了一辆路虎揽胜。穆尔台迪解释道:“这辆车是上次王子来这里时玩冲沙买的。”

    整个阿拉伯地区,最受欢迎的民间趣味运动,恐怕就是这冲沙了。整个中东地区沙漠多不是么?开着四轮驱动越野车,沿着沙丘从上而下冲下,在冲向别的沙丘,然后再沙峰沙谷间滑行,自由的穿梭往来,很是惬意。在迪拜,这是一个很受欢迎的休闲运动,要玩这个运动,要做好两样准备:第一,寻找到合适的沙丘,这个好说,中东到处都是沙漠。第二,找到一个不怕折腾的车,坏了也不心疼那种。。。。。。

    “怎么样?你们想去冲沙么?”穆尔台迪问道。

    萧鹏摇了摇头:“我可不喜欢浑身沙子的感觉。”

    穆尔台迪微笑道:“我们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了!对了,王子让我把这个交给你们。”说完递给萧鹏两张小执照:“你和杨猛的。”

    “什么玩意?”萧鹏接过一看,乐了:“这是‘喝酒执照’么?”

    穆尔台迪点头:“在迪拜,游客可以在特许餐厅、酒店以及酒店内的酒吧饮酒,但是不能在公共场合喝酒,而且买酒也需要持有许可证,你们要有这证件才能买酒。”

    萧鹏把穆尔台迪的话翻译给杨猛,杨猛吹了声口哨:“这瓦哈卜终于办人事了,我以为他要让咱俩憋到赛马世界杯之后呢。一会儿赶紧去买点酒回去。我现在就像泡在啤酒里洗个澡。”

    萧鹏笑了:“这主意好像不错,回去有机会试试。”

    可以买酒喝了!这对两个憋了两个多月的男人来说,这是个好消息,所以萧鹏和杨猛心情都不错。可惜的是,他们俩是开心了,有人却不开心了:刚开出酒店没多远,他们的路虎揽胜,竟然抛锚了!?

    “开不烂的丰田,修不好的路虎。”杨猛抱怨道,直接下车打开发动机盖。他曾经在汽修厂工作过,一般小毛病倒是能修理的。只见他检查一会儿后,把发动机盖重新盖上,对着萧鹏摆了摆手:“这缺心眼的,买了印度货。变速箱有问题,没法修了,让人拖车吧。”

    萧鹏把话告诉穆尔台迪,穆尔台迪点头,去打电话求助去了,萧鹏转头看着杨猛:“卧槽,猛子,这话你可别在这里说,迪拜的印度人比迪拜人都多,这里半数以上的人口都是印度人!迪拜十大富豪里面有一半是印度人。在迪拜,印度人可比中国人混得好多了。你在这里说印度的坏话,这不是闹呢么?”

    杨猛一副不屑的说道:“擦,实话不能说么?英国人都说‘路虎是球员和球员妻子才会卖的品牌’,结果到了中国就成了公路之王,正经八经说,是中国这巨大的市场拯救了频临倒闭的路虎也不为过。当年印度人买这车品牌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虽然已经收购了捷豹和路虎品牌,但不会考虑在印度建立捷豹和路虎的生产工厂,就是怕影响到这两个英国汽车品牌的国际声誉和形象。换句话说,印度人自己对自己的生产水平都不乐观。后来一发现,中国富人们对路虎的崇拜与日俱增,这本身都要倒闭的路虎,活生生让中国土豪顶成了世界顶级品牌了,要销量有销量,要名气有名气,印度人一看这情况,直接在印度本地建立路虎工厂,为啥?傻子都知道印度人工成本多低,而且从印度向中国出口路虎,会节省运费不是?每年印度生产路虎80%卖给中国。其余的才来别的地方。这印度生产水平也真是没谁了,造的飞机没事往下掉,造的汽车没事就抛锚,自从印度自己生产路虎后,年年中国315晚会路虎都上榜,就因为这印度货的破质量。没想到他们坑完中国人还不够,还来坑迪拜了?”

    萧鹏四下看了看:“我觉得他们想坑迪拜的可能性不大。你看这里,全特么的是日本车,我刚才看了一下,起码半数都是丰田吧。”

    杨猛不解:“网上不是都说,迪拜到处是豪车么?有钱人都把豪车到处扔么?警车也都是超跑,豪车都拿来当出租,怎么到这看压根不是这样?”

    萧鹏笑了:“豪车当出租是有,那都是酒店里面的出租,给房客们服务的,马路上跑的出租几乎都是丰田。而你说的那个超跑警车,是面子工程,专门在各个旅游景点门口放着让人拍照的!为的就是宣传迪拜形象。所以还是那句话,说的和事实永远不一样。”

    “我屮艸芔茻,我现在真想抽那些无良媒体的大嘴巴!真特么的能胡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