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一百二十一章 回家
    到了机场的时候,萧鹏拖着杨猛走了出去,这丫的跟那空姐光吻别都吻别了十几次了,等到他完事,机场特么的都关门了。

    “鹏哥,你们怎么才出来啊!”黄鹤在门口等待多时了。拿着两件外套递给萧鹏两人,两人还穿着短袖呢。

    “还是你细心。”萧鹏接过外套,指着一旁的杨猛道:“你要问这孙子,特么的不是我拖着他,我们现在还出不来呢。”

    黄鹤想了想:“除了里面有女人外,我实在想不出他还有什么理由赖在里面不出来。”

    萧鹏竖起大拇指:“这丫的一路空震回来的。下了飞机还不算完。抱着在那啃个不算完。”

    黄鹤对杨猛道:“喂,既然如此,你直接领回马场不就得了?”

    杨猛嫌弃的看了黄鹤一眼:“喂,我爱吃猪肉,总不可能养头猪吧?意思到了就行了。真让她跑去跟我一起我不要烦死?”

    黄鹤想也不想:“拔吊无情!”萧鹏也认为,这四个字用来评价杨猛,太合适了。

    “你怎么说话这么脏?这样的词也往外说?我鄙视你!”杨猛反而鄙视起了黄鹤。

    黄鹤咧嘴一笑:“最早说这句话的人,可是诺贝尔奖获得者莫言先生。哪里脏了?是你自己想的脏。”

    萧鹏笑道:“行了,别在这里说了,有什么事去车上说。还有好远的路要走呢。”

    黄鹤点头:“对对对,上车再说。车上还暖和。”

    回去的路上,萧鹏好奇问道:“黄鹤,怎么是你跑来接我们?”

    “别提了,鹏哥,我这是出来避难呢。”不问不要紧,这一问,黄鹤开始吐苦水了:“你们这在迪拜出了大风头。这一下国内也乱了套了,记者也要来,那些各地玩马的也都来凑热闹,现在马场里一团乱,我烦都烦死了。”

    杨猛叼着烟,不屑的说道:“你就吹吧,如果真这么出名,我们回来怎么没有记者在机场接机?让我们也体验一下当明星的感受呗。”

    黄鹤开着车,笑道:“你们没跟狄玮和老潘一起回来,他们已经成功吸引了火力。现在你看看报纸头条,都是小冰洁的照片,什么‘天才练马师震惊世界’,现在小冰洁牛着呢。”

    萧鹏还在那里拿着易拉罐啤酒往肚子里灌,一听黄鹤的话,直接喷了出来:“这些媒体整体就是瞎胡闹,这特么的还让小冰洁怎么上学?”

    黄鹤道:“现在算是满了小冰洁的意了,天天在马场里待着不上学。”

    萧鹏气坏了:“朱军呢?他也不管管?”小冰洁上学可是萧鹏自己安排的,结果现在倒好,小冰洁不去上学了?这不是打算气死自己么?

    黄鹤道:“他那个马痴,看到自己女儿这么喜欢马,高兴还来不及呢。现在天天教小冰洁怎么骑马呢。你这次带回来的安达卢西亚马现在成了他们爷俩的宝贝了。”

    萧鹏听后拉着脸,冷哼一声,没有说话。黄鹤继续道:“不过现在也有好消息。马场里来了不少职业骑手,想要加入咱们马场。”

    “国内骑手?”萧鹏问道。马场来一些专业棋手这可是好消息,如果有成绩的骑师那就更好了。

    “哪里的都有。都希望在咱们马场有所发展。”黄鹤问道。“我让他们在那边等着,等你回去面试一下。”

    萧鹏想了想:“行吧,我回去看一下再说吧。”

    黄鹤道:“还有这么个问题,有人一直在马场等你。”

    “谁啊?”萧鹏问道。

    “鲍勃-巴费尔。”黄鹤答道。

    “那是谁?”萧鹏没听过这个名字。

    黄鹤道:“就是茱德蒙特马场的鲍勃巴费尔”

    结果萧鹏听到这个名字,更糊涂了,黄鹤解释道:“鲍勃-巴费尔就是巴富达!”

    萧鹏吹了声口哨,这人他倒熟悉,传奇赛马‘鸠占鹊巢’的练马师。由于赛马在香港那边发展的好,很多练马师和骑师都用香港那边的翻译方式。比如谢尔曼,就被翻译成薛爱文,很有中国特色。

    说起来这鲍勃巴费尔也是个狠角色,一匹当时谁也看不好的澳大利亚马‘鸠占鹊巢’,生生在他的调教下,出场八次,七个冠军一个季军,被誉为全世界最好的赛马。也是史上第一匹‘泥地三冠王’,连赢两次美国马王‘闪亮加州’,也是本届赛马世界杯的冠军,绝对可以说是全世界最好的赛马之一,同时也是奖金最高的那匹。它的职业总奖金超过一千七百万美金。

    只可惜碰到了横空出世的‘银子’,即使‘鸠占鹊巢’这次夺得了冠军,拿到了奖金,还是很多人对它的胜利不屑一顾。原因很简单,‘银子’没有参加迪拜世界杯比赛,而且‘银子’的总奖金比它高多了。

    有了第一,谁还记得第二不是?什么意思?老家伙是来找麻烦的?毕竟今年因为‘银子’,他的马算是丢了脸了。

    萧鹏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这鲍勃巴费尔来找自己干什么,干脆不想了,反正一会儿就知道了不是?

    “黄鹤,还有什么人找我么?”萧鹏问黄鹤。

    “多了去了,等你回去有你忙活的。鹏哥,今后咱们怎么打算?”黄鹤现在倒是干劲十足。

    “休息。”萧鹏却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我打算先回家看看去,再出去玩玩去。”

    “hat?”黄鹤大吃一惊:“鹏哥,你别闹了,好不容易打下这么好的基础,你说要出去玩玩去?”

    萧鹏白了他一眼:“我去你小子的,这几个月来我们俩在那边吃沙,年都没过好。你们这是累傻小子呢?现在马场基础已经打好了,名气也有了,剩下的就该看你们的了。怎么发展那是你们的事情了。”

    黄鹤想了想说道:“可是鹏哥,咱们现在只是开展竞速马项目,马术三项还没有涉足呢。”

    萧鹏白了他一眼:“你特么的要累死我啊?老子随便拿匹马,也能拿个奥运三项赛冠军回来!现在又没有什么比赛,你说你能玩得好马术三项谁信?一步一步来,现在马场有了名气,肯定有马主想来投马。我们现在考虑的应该是练马师和骑师。至于马术三项,没有好的驯马师团队,就让朱军先带人玩着吧。”说到这萧鹏停顿了一下:“不行,我特么的要开了朱军这个王八蛋!”

    黄鹤一愣:“朱军对马场可是好得很,也尽职尽责,你怎么还要开了他?”

    萧鹏冷哼道:“我最烦的就是把自己的希望寄托给孩子身上的父母,你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逼着孩子去做?小冰洁如果玩出个名堂还好,如果玩不出名堂呢?她今后做什么?咱们国家有多少这样的孩子?我一个发小,他爹是个球迷,从小就让孩子踢球,踢到最后也没踢出个名堂。结果呢?现在在超市里做保安。为什么?没有文凭!现在这社会,口口声声说只看能力不看文凭。可是你真没文凭你试试?走到哪里光剩下撞墙了!他朱军自己是大学生,就不考虑他女儿的将来?”

    黄鹤愣了半晌:“鹏哥,你这怎么好像对小冰洁不上学这事特别火大?”

    “废话!”萧鹏情绪激动:“不说别的吧,就说猛子,自幼练武,身手了得,再看看我,我虽说从小调皮捣蛋,但是我一直学习成绩非常好,也算是饱读诗书的那种,结果呢?因为没有文凭,只能在你那破马场给马撸啊撸,还让你爹扫地出门,差点客死异乡。”

    黄鹤听了一脸尴尬:“鹏哥,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怎么还提这事?我现在都跟我爹闹翻了不是?”

    萧鹏哈哈大笑:“你这算什么闹翻了?那是你爹啊,打断骨头连着筋呢。等你们回头和好了,我还不知道怎么对待你爹呢。”

    杨猛冷哼一声:“这还用问?他爹什么时候来,咱们什么时候走。”

    萧鹏和杨猛伸手击掌:“这事我同意。”

    杨猛看着黄鹤:“说实话,也就因为那是你爹,不然早就去找他套麻袋敲闷棍了!”

    黄鹤不说话了,其实他和他爹关系已经和好了,一看自己儿子的马场搞得那么红火,他爹早就和黄鹤和好了。现在还在马场等着和萧鹏说两句软化搞好关系呢。

    结果他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萧鹏和杨猛都是年轻人,年轻人的特点是什么?年轻气盛!这样的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就翻篇?这下倒好,那边还在等着萧鹏二人回去呢。结果这边两人已经决定了,看到黄鹤他爹就散伙,这可怎么办?

    给老爹打个电话,让他快走?这不行啊。再说了,这萧鹏二人也在车上啊,让他们听到了给自己老爹打电话,怎么回事两人能不明白?这下黄鹤觉得自己脑袋都大了。

    他这一边开车一边想对策,可是这车都开到了马厂门口了,也没想出办法,黄鹤这紧张的都快流汗了。

    “怎么那么多人?”萧鹏指着马场门口问道。

    “记者啊,都在这里等一手材料,要采访这世界最出名的骑师和马主呢。”黄鹤道。

    萧鹏一皱眉:“人也太多了,人多了就烦人了,有没有办法躲开他们?”

    黄鹤一听,两眼一亮:“当然有办法了,我们绕道,直接去你木屋那边去,怎么样?”

    “就这样!”萧鹏点头道。

    黄鹤心里听了萧鹏的话,心头像是一块石头落地。这下终于萧鹏和老爹见不了面了,自己算是躲过一劫了。

    萧鹏想起什么,说道:“对了,一会儿把鲍勃巴费尔叫过来吧。我倒要看看他找我想要干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