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八章 要去警局(求票求票求票)
    ps:新的一个月开始了,求票求票求票票,大家支持老杨啊!

    第二个网鸟贼发现了萧鹏等人,想要逃跑,他能跑的比大狗和小狗还快?让两只狗直接扑倒,杨猛走过去直接给拖了回来。

    萧鹏看到网鸟贼的猎物后,萧鹏冷哼一声,看着萧鹏按着的网鸟贼:“胆儿挺肥啊。你这次跑不了了。猛子,把他捆起来!”

    放猎物的鸟笼旁边的地上,还躺着四只鸮的尸体,准确的说是雕鸮,也就是俗称的猫头鹰。雕鸮其中的一种。

    因为所有的鸮类鸟被网住后,都会拼命地呼救。声音很大,影响别的猎物进网,所以网鸟贼一般都会把猫头鹰给直接杀掉。

    别问为什么不放掉,贼不走空!做成标本还能卖不少呢,特别是雕鸮,是所有鸮类中体型最大的,做成标本卖的价格更高。

    但是在中国,所有的鸮,都是二级以上保护动物!属于重点保护动物。杀死四只雕鸮,外加网了那么多鸟,这已经属于重大刑事案件了。

    “猛子,你看着这俩,我去抓最后一个去!你打电话报警,在这等等警察。”萧鹏道。

    杨猛点头,直接把两个网鸟贼用拆下来的捕鸟网捆成了粽子,打电话报警。警察不知道两人所在位置,杨猛思考了一下,干脆让他们一会儿去马场去领人去。

    “你小心点。”杨猛嘱咐道。

    “放心好了,有大狗和小狗,我没事的。对了,他们网的鸟先别放,这都是罪证。”萧鹏道。

    “好嘞。这样的事情我还是明白的。”抓贼抓脏,如果把这些鸟放走了,没有罪证,这些网鸟贼反咬他们行凶这就搞笑了。

    萧鹏带着大狗小狗去寻找第三个网鸟贼了。萧鹏爬了半个山头,才在一个山窝窝里的小树林里面找到第三个网鸟贼,看到他后,萧鹏气乐了。

    只见那网鸟贼躺在地上,旁边地上放着一瓶‘牛二’,已经喝了小半瓶了。翘着二郎腿在那里晃荡着,嘴里还在哼着京剧《空城计》的片段。萧鹏都走到他面前了还没看到萧鹏。

    “够惬意的啊。”萧鹏冷哼道。

    听了萧鹏的声音,网鸟贼吓得直接睁开了眼睛,一看萧鹏站在自己眼前,一骨碌爬了起来,而且在起身的时候,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土枪来对准萧鹏!

    “你是干什么的?”网鸟贼瞪着萧鹏。

    萧鹏也吓了一跳,怎么还有土枪?萧鹏咽了口口水:“我靠,大哥,你这是干什么?我是带狗来爬山的驴友,看你在这里,跟你聊聊天而已。你怎么这么紧张?”

    “驴友?”网鸟贼咧嘴一笑:“孙贼,别跟爷玩这套里格楞,爷我出来说瞎话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还驴友?哪家的驴友能跑到这山窝窝里?快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萧鹏耸肩了:“好吧。算你聪明。”说完眼睛两下一扫。只见大狗和小狗一左一右向着网鸟贼冲去,网鸟贼一愣,拿着土枪刚想开枪,萧鹏却比他还快。一道黑影冲到他面前。不是别人,正是萧鹏。那速度比两只狗还快!

    网鸟贼还没回过神来,就听到咔嚓一声。网鸟贼低头一看,自己的手已经弯曲成了一个夸张的角度,一种让人无法忍受的剧痛传来。网鸟贼疼的嗷嗷大叫起来。

    “刚才还特么的装爷,现在喊得跟个孙子似的。真尼玛烦人。”萧鹏干脆直接打晕了他。去拆捕鸟网去了。

    此时的网上还挂着几只鸟,萧鹏直接把鸟摘下放走,把捕鸟网拆了下来。

    “汪汪。”大狗在一边叫了起来,萧鹏这才回过神来,去看看这网鸟贼的猎物去。

    萧鹏走到大狗身边,看到网鸟贼的猎物后,萧鹏吹了声口哨。只见两只鵟被用布条包紧。外面又缠了一层胶带。包的严严实实的。

    很多人搞不明白各种鹰的分类,其实所谓的‘鹰’是隼形目所有物种的统称,隼形目又下分几个不同的科,比如鹰科、隼科、美洲鹫科、鹗科等。这鵟就是鹰科中的一种。老百姓分不清鹰科中的各种不同的鸟,就干脆都叫做鹰,体型大的叫做雕,体型小的叫鹞子。

    而这鵟就是鹰里的一种,俗称‘飞豹子’。咱们中国人说的‘老鹰’,其实就是指这鵟。

    被捉到的两只鵟,学名叫做‘普通鵟’,虽说名字里有普通两个字,不过可真不普通,正经八经的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准确的说,所有的隼类动物都是国家二级以上保护动物。其中还有几种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碰到任何隼类的鸟类,就算不保护,也绝对不要伤害,不然很可能引火上身。

    萧鹏用戒指提取了它们的基因后,用网鸟网把那网鸟贼捆起来后拖着去找杨猛,大狗二狗一人叼着一个装满被盗捕的小鸟的鸟笼,萧鹏夹着那两只鵟一起往回走。

    “嘿,怎么拖回来的?”杨猛坐在那里抽烟问道。

    萧鹏冷哼道:“我这是客气的了,你看这是什么?”说完萧鹏把那网鸟贼的土枪拿了出来。

    “卧槽!还玩喷子呢?你没事吧?”杨猛从地上爬了起来,想看萧鹏有没有事情。

    “没事没事。别紧张。”萧鹏让杨猛放心。

    杨猛怒了:“他哪只手玩枪?老子废了丫的。”

    萧鹏赶紧拉着他:“我已经废了他一只手了。”

    “操,我废了他另外一只!”杨猛明显火气不轻。

    萧鹏赶紧把他拉得更紧了:“我去,你要让他下半辈子用脚丫子吃饭?你报警了么?”

    “警察已经到马场了。”杨猛道。

    “走吧,咱们回去吧。”萧鹏道。

    杨猛冷哼一声:“他们的都是大爷?还要把他们抬下山么?”

    萧鹏撇嘴道:“还不是你把他打晕了?”

    杨猛瞪了一眼萧鹏:“咱俩乌鸦落在猪背上,谁也别说谁黑,你也敲晕了一个。这不是给我增加了工作难度。”说完提着两个网鸟贼的领子,直接拖着往山下走去。

    萧鹏看了一眼没给敲晕的那个网鸟贼:“你,自己下山。”

    那网鸟贼一看,苦着脸道:“你们把我捆成粽子了。我怎么下山?”

    萧鹏笑道:“你有两个选择,你是自己蹦下山呢?还是跟你那两个同伴一样呢?”

    “兄弟,你们这样做太狠了吧。”网鸟贼道:“有事咱们可以慢慢商量,咱们私了不行?兄弟,我们给你们钱行不?你说你要多少钱?咱们有事好商量!”

    萧鹏把死掉的四只雕鸮挂在竹竿上,几个装满猎物的笼子挂在竹竿上,萧鹏扛着竹竿,看着那网鸟贼道:“谁特么的跟你们是兄弟啊?都掏枪要崩我了,我特么的还跟你们兄弟?我差你那点钱?老老实实蹦着!‘大狗’‘小狗’,给他点动力!”

    两只阿富汗猎犬一听,冲着网鸟贼叫了起来,看架势这网鸟贼只要一停就能扑上去撕咬。吓得网鸟贼蹦得那叫一个起劲。

    萧鹏几人下山后,警察已经在那里等待好久了。其中还有人在教育杨猛:“你这人怎么能这样?你就这么把他们拖下来?要不是他们都穿着军大衣,这几个人就让你拖废了。”

    旁边一个警察说道:“已经废了一个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你们也好意思下手。”几个网鸟贼年龄都是五十开外了。

    杨猛叼着烟,就跟没听到一般,在一边跟黄鹤说着什么。

    “你什么态度你?跟我们去局里去,我们这事情要调查清楚!”警察对着杨猛吼道。

    杨猛却像没听到一般,这更把警察气的够呛。

    被萧鹏带过来的网鸟贼一看警察,直接哭着大喊起来:“警察同志,救命啊!这里有人要杀人啊。”

    他这蹦了一路,腿都蹦肿了,看到警察,喊完后往地上一躺。死活不蹦跶了。

    带队警察的表现很奇怪,看到网鸟贼摔倒在地后,下意识的想跑过去看看,可是后来又停下了脚步。狠狠地盯了一眼萧鹏。

    看到警察的表现,萧鹏耸耸肩。看来这些网鸟的都是本地户,之所以在这里网鸟,一直是民不告官不究的样子,再说了,这样的一个小城市,那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认识几个当警察的并不奇怪。

    看来自己这正好赶上了。

    “你们怎么能这么做?”领队的警察对萧鹏道:“你们这是涉嫌故意伤害他人!”

    萧鹏冷冷一笑,把网鸟贼的枪掏了出来:“这是他们的枪,这是他们网到的鸟,碰到这样的情况我们还要对他们客气?让他们拿枪崩我们?”

    “那也不能下这么重的手!你们跟我们去一趟警局!”带队警察冷哼道。

    “我们去警局干什么?我们这是见义勇为,为民除害!”萧鹏道。

    “可是你们现在也涉嫌自卫过度过失伤人!必须跟我们走!”带队警察摆了摆手:“把他们带走!”

    “操!”杨猛直接爆粗口了,萧鹏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冷静。“走吧,咱们去看看去。”

    黄鹤还想说什么,萧鹏笑道:“没事,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

    “哼。”听了萧鹏的话,带队警察冷哼一声。能让你那么容易出来才怪!“黄老板,不是我不给面子,可是你们的员工如果触发了国家法律,那我们不会徇私枉法的。”

    也不怪带队警察这么生气,最后一蹦一跳回来的网鸟贼,不是别人,正是他的亲哥哥!网鸟在这里有几十年的传统了,多大点事?你们至于下这么狠的手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