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同志问题
    萧鹏拿起电话思考了一会儿,又放下了电话:“靠,不打了,真要有什么事黄鹤肯定也就给我打电话了。他不给我打电话那就说明没事,我可不能什么事都过问,要相信黄鹤。”

    狄玮问道:“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进屋坐坐吧。”萧鹏道。“进去喝两杯。”

    狄玮和李茹听了点点头,跟着一起进了萧鹏的小木屋。

    萧鹏撇撇嘴,这贱人就是矫情。像狄玮这样的,天天嘴上说什么害怕结婚什么的,这不和李茹在一起也挺好的么?

    李茹的反应倒也超出萧鹏的想象,他还以为李茹跟狄玮长不了呢,结果一看,李茹和狄玮相处的很好!恩,这电动的就是不如全天然的。

    萧鹏打开房门,却傻眼了:“蔡胖子,你在我这里干什么?”在沙发上斜躺着的,不是蔡俊伟是谁?

    前阵子萧鹏去中东,给过蔡胖子一把钥匙,让他帮忙打理一下,回来后忘记要回来了,结果一开门看到蔡胖子正在屋里呢。

    蔡俊伟苦笑道:“鹏哥,救命啊!我是到你这里躲清闲的。”

    萧鹏无语,看着狄玮:“你们俩还真是哥们俩,这怎么都一个德行?你又怎么了?”

    蔡俊伟道:“郑嘉怡来了。”

    萧鹏点点头,示意狄玮他们坐下,从酒柜上拿出一瓶芝华士,给每人倒了杯酒:“这事我知道,他们找你干什么?”

    蔡俊伟苦着脸道:“还能干什么?非要跟我恢复婚约,我好不容易自由了,怎么能再掉坑里去?特别是,鹏哥你知道的,那娘们还不太正常。”说完这句话,蔡胖子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忙对一旁的李茹道:“我不是说你,你很正常。”

    萧鹏看着蔡俊伟那嘴拙的样子,笑了起来:“蔡胖子,我必须要批评你老思想了。这同性之风可是遗传很久了,在《杂说》里就曾经记载过‘娈童始于黄帝’。从氏族部落时期就有了!而《诗经》里,‘郑风-子矜’一章其实就有不少关于男同间的情爱描写。”

    蔡俊伟听到这,拼命点头:“对了,我看过微博上还有微信上都写过,屈原就是一个同性恋,,说这屈原投江是一个可以媲美泰坦尼克的爱情故事。”

    狄玮一听,乐了:“真的假的?感情咱们吃粽子是为了纪念一对同性恋啊?”

    “啊呸!你们也真信!” 萧鹏耸肩:“那些微信微博无良营销号说的话你也信?他们为了博人眼球,无所不用其极。还尼玛为爱投江,屈原自杀的时候,楚怀王已经去世十八年了!你以为是小龙女和杨过?楚怀王留下一句‘十八年后,汨罗相会,攻守情深,勿失信约。’旁边一行小字写着:“槐儿嘱小受平儿,珍重万千,务求相聚”,结果十八年后屈原在汨罗江畔压根就没发现楚怀王的影子,悲痛的喊道‘这是你亲手刻下的字,怎地你不守信约?’然后从汨罗江畔一跃而下?那不是开玩笑么?”

    狄玮拨弄了几下手机:“嘿,还真有这个说法,而且这说法是19年时孙次舟教授提出的,闻一多和朱自清都赞同呢。这屈原真是同性恋么?”

    “屁啊。”萧鹏怒道:“孙次舟教授确实有学问,毕竟是古典专家,那个年代的专家和现在的专家可不是一个概念,人家那是有真学问。但是人家提出的观点也不是说屈原是同性恋,孙次舟当时在《中央日报》发表的文章是《屈原是弄臣的发疑》,弄臣是弄臣,同性恋是同性恋,这是一会儿事么?再说了,他也只是提出疑点,并没有确认!而更为扭曲事实的时,当时闻一多看到后,直接发文《屈原问题------敬质孙次舟先生》,闻一多并没有赞同孙次舟的看法,而是和他进行了学术方面的讨论,到了那些营销号嘴里,倒成了闻一多支持孙次舟的观点。那些无良营销号,为了迎合大众口味,随便搞一些野史秘闻当做所谓的‘真相’,再添油加醋的加入现代娱乐元素,配以什么‘课本骗了我们七十年’之类的标题噱头,这屈原之死就成了一段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而不是爱国主义教材。”

    萧鹏说到这,点起一根烟:“都说韩国人不要脸,抢咱们的端午节,可是在说这话的时候,请扪心自问,咱们中国人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屈原这两千多年,早已融入了民族的魂魄,端午节为了纪念屈原,迄今已经两千多年,就连毛爷爷都盛赞屈原有风骨,结果到了今天,却成了那些无良小人为了夺人眼球的工具。难怪抗战时期咱们国家的二鬼子比小鬼子还多,中国什么人都缺,就是不缺这些汉奸。”

    “当然,凭心而论,就算屈原是同性恋又如何?亚历山大也是同性恋,阿基里斯也是同性恋,世界上同性恋伟人多了去了。这不影响屈原的形象。但是你要说屈原投江是为了爱情?卧槽谁敢当我面说我敢刨谁家祖坟。”萧鹏愤愤说道。

    在一边不说话的李茹停了萧鹏的话倒是两眼一亮:“鹏哥,难道你也是同道中人。”

    “有男人敢碰我,我先剁了他的手再刨他家祖坟。”萧鹏淡淡回答李茹。

    众人:“。。。。。。”

    蔡俊伟干咳两声道:“鹏哥,咱们好像跑题了。”

    萧鹏一愣:“咱们聊天还有主题?主题是什么?”

    蔡俊伟咳的更厉害了:“鹏哥,那个郑怡嘉来要恢复婚约。”

    萧鹏倒不解了:“蔡胖子,我有个事情到现在也想不明白。你们谁能给我解答一下?”

    “鹏哥,你说行了。”

    “如果那郑怡嘉是为了跟蔡胖子恢复婚约,应该去找蔡胖子他爹吧?到咱们马场干什么?”萧鹏说出自己的问题。

    “这还用问么?肯定要征得蔡胖子的同意啊。”狄玮说道。

    萧鹏却有不同的意见:“他们的婚事原来就是蔡胖子他爹给他搞的,现在想恢复婚约,最大的问题应该在蔡胖子他爹那里吧,他跑咱们这干什么?”

    狄玮倒也一愣:“对啊,他们到咱们这里干什么?也不合情理啊。”

    蔡俊伟淡淡说道:“怎么不合情理?这些人办什么事情不是有自己的目的?我们原来的婚约不就是这样么。”

    狄玮疑问道:“目的?什么目的?”倒是萧鹏倒是有点明白了。“蔡胖子,我现在给黄鹤打个电话,让他赶走他们?”

    蔡俊伟摆摆手:“算了,毕竟和家父还有渊源。我实在不行,出去躲躲。”

    狄玮愣了:“到底怎么回事?”

    萧鹏道:“狄玮,你以为他们过来真是为了看上蔡胖子了?他们是看上‘银子’了!”

    蔡俊伟点点头:“上次我和狄玮去香港的时候,和郑伯父谈过咱们马场的事情,他知道我是咱们马场的股东。我们也跟他也介绍过‘银子’,这次在迪拜,‘银子’大发神威,全世界赛马圈里有几个人不关注这匹马?再加上你现在和鲍勃合作,更是引起轰动,现在香港那边赛马圈所有人都想跟咱们马场谈合作,包括咱们马场不少待定马主会员,都是香港那边的,准备来咱们这里。郑伯父这是打算近水楼台先得月,先一步搞好和咱们的关系。看架势还想成为咱们马场的遴选会员呢。”

    萧鹏笑了:“他这遴选会员当上瘾了吧?”郑怡嘉的父亲本身就是香港马会的遴选会员。

    蔡俊伟点头道:“如果咱们马场也形成规模,这遴选会员就很关键了。这些年,郑伯父因为他的香港马会遴选会员身份,为他争取了很多权益。”

    萧鹏认可蔡俊伟的观点。香港马会无数人都想加入其中,但是想要成为会员,必须要有他们的遴选会员引荐才行。

    可是人家凭什么引荐你?私下的交易多不胜数。香港马会的二百个遴选会员,个顶个的都是有权有势的大人物。可以这么讲,任何一个限制人数的私人会所,他们的遴选会员都是这会所里最受益的那批人。

    看来蔡俊伟的这个‘郑伯父’非常看好中华马场的前途,不但自己来了,还带着女儿一起来,这里有点政治联姻的味道了。

    ‘中华马场股东的老丈人’,冲这个谁不给他面?真采取会员定额制,那他要个遴选会员,萧鹏能不给么?

    萧鹏想了想:“蔡胖子,我过几天把马主会员的事情订一订,订好后我回家看看,然后计划去趟澳大利亚,实在不行你跟我一起过去?眼不见心不烦不是?”

    “啊?鹏哥,你要去澳大利亚干什么?”狄玮问道。

    “当然是挑几匹马了。”现在就有这个好处,去哪都有理由。就说自己去挑马就行。

    蔡俊伟想了想:“好吧,反正这次赚了点,正好我也去挑匹马,让鲍勃帮忙调理下。还可以躲个清闲。”

    “你现在也可以躲清闲。”萧鹏道。

    蔡俊伟一愣:“我怎么躲?”

    “去北京,看看小冰洁在那里上学适应不适应呗。”萧鹏道。

    蔡俊伟一听,快哭了:“鹏哥,你这是真拿着我当保姆用了啊?”

    “咱整个马场,就这活最轻松,你去不去?”

    “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