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七章 回家
    “老妈,你到底去不去?”萧鹏掐着腰问道。“你这整天在家里憋着干什么?”

    “小子,你翅膀长硬了是吧?还敢跟我吼?”老妈嗓门更大,干脆一伸手抓住了萧鹏的耳朵:“你这出去长本事了是吧?还掐着腰?你掐腰给谁看!”

    “痛痛痛痛痛。我投降了!别揪耳朵!说好了再也不揪耳朵的了!”萧鹏疼的嗷嗷直叫。

    听了萧鹏这么说,老妈这才松开手。萧鹏揉着耳朵:“妈,咱现在有钱了,出去玩玩怎么了?这次出去又不用你花钱,所有的花销都是我来负责。这还不行么?”

    “我知道你挣钱了,你夺冠的那段时间,体育局的领导还到咱家来了呢。”老妈淡淡的说道:“你妈我这么大岁数了,浪费那个钱干什么?你赚的钱好好攒着,这些钱今后都是留给你娶媳妇的,你现在还没结婚,也没有房子,这都要用钱。这些钱省着花,最后还是留给你的!现在少花点,今后日子过得就好点。”

    萧鹏觉得头疼,都说可怜天下父母心,中国绝大数父母的特色,那就是一辈子自己不舍的吃不舍的穿也要让孩子过得好点。自己一辈子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为了有朝一日自己走后能给孩子多留一点财富。在中国,爱的方向是向下的。

    或者可以这么说,中国人从来不是为了自己活着,而都是为了孩子活着。做中国的孩子是幸福的也是不幸的。说幸福是因为有人全心全意的爱着自己,关心着自己。而说不幸的原因,那就是一定要做乖宝宝,要听着父母的话,按照父母给安排好的成长路线长大。如果不听话?好吧,运气好的话就唠叨死你,运气不好的话,那就挨揍吧。

    现在还是很多人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毕竟那是老祖宗留下来的‘真理’不是么?

    “妈,我已经这么大了,你这些年来,把心都用在我身上了,现在真不用了,我已经长这么大了。你听我的,跟我一起出去玩玩去,过几天我和猛子要去澳大利亚,你就跟我们一起去玩玩去吧,整天在家里算什么?”萧鹏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交给母亲:“小时候我不懂事,整天闯祸。现在我已经长这么大了,有能力养家了,你现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使劲花钱行了,儿子还供得起!这张银行卡里有一千万,你花完了我再给你!”

    哪知道老妈听后反而一愣:“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这倒把萧鹏问糊涂了:“我参加迪拜世界杯拿了八个冠军啊,还能没钱么?这都是比赛奖金啊。”

    老妈说的话却让萧鹏愣住了:“我已经问了人了,你是骑师,就算拿了八个冠军,总奖金的5%才是你的奖金,也就是一百四十万美金,说起来你的收入也就是九百多万。这钱留着给你买个大房子,娶媳妇做个小生意也就够了。你从哪来的一千万?你把这些钱都给我了,你自己不留钱了?”

    萧鹏无语了:“你真是我妈,你这都是调查的清清楚楚了?没你这么财迷的吧?”

    “我不财迷行么?我是你妈,你这还没成家娶媳妇,我能不好好盘算着?”老妈理所当然的说道。

    萧鹏笑了:“妈,那你还真算错了,比赛时候的那匹马是我和猛子共同拥有的,还有马主收益呢。再算上乱七八糟支出,我这里现在还有一千万美金呢。这还不够你花的么?你今后就放心大胆的花,放心大胆的玩。儿子供得起你。”

    “真的假的?”老妈听了一脸震惊“一千万美金?”

    萧鹏叹口气:“当然是真的了。我骗你干什么?”

    “那你这个臭小子有一千万美金,你就给我一千万人民币?”老妈突然暴怒道:“你身上带那么多钱干什么?多不安全?把钱给我,我给你好好收着。放心好了,这些钱今后都是你的。”

    萧鹏无语了,好像每个孩子成长环境中,都会听到类似的话,尤其是在春节期间,几乎每个孩子都会听到类似的话语: ‘孩子,你装那么多钱干什么?来,妈妈先给你收着,等你长大了这些钱都是你的。’

    反正萧鹏是没听说过,哪个孩子长大后看到过自己小时候收到过得压岁钱?起码萧鹏自己是没见过自己的压岁钱。老妈这是又把这套说辞拿出来了。

    萧鹏干咳两声:“老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再说了,我现在只有美金账号。给你你也花不了啊。我一共就兑换了一千万人民币,都给你了。”

    老妈两眼一瞪:“我什么时候说要花你的钱了?我就是给你攒着。免得你乱花!”

    萧鹏无语了:“我过两天去澳大利亚,没钱能行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能乱花钱?你也真够财迷的。行了老妈,不然这样,我把这钱存到咱们国内银行,那这钱的利息也够咱们吃香的喝辣的了。我只花利息总行了吧?”

    现在他还有八百多万美金,存到国内银行,每年利息都能到四十万美金,怎么不够娘俩吃香的喝辣的?

    听到萧鹏这么说,老妈想了想,点了点头。萧鹏趁热打铁道:“妈,这钱你使劲花行了。花光了我再给你,我的马今后还会参赛,赚点奖金不要太容易呢。”

    老妈叹口气:“儿子,我打听了,这赛马可是很危险的,我就是怕你再去比赛,出点什么事怎么办?钱够用了就行了。”

    萧鹏笑了:“这才是亲妈,你放心好了,我出不了事,我的马术可是顶级的,不然怎么能拿那么多冠军?”

    老妈两眼一瞪:“淹死的都是会水的!那些玩马摔残了的哪个不是马术高超?我那天在电视上看你在赛道上奔跑,你知道我多担心么?”

    萧鹏笑着对老妈说道:“老妈,我知道你担心我,所以现在我们马场有了更好的练马师和职业骑师,根本不用再去比赛了,我现在就算让‘银子’退役,每年光拿配-种的费用,也妥妥是个千万富翁呢。我现在可是管理层,不用我再出去参赛了。这不过两天就要去澳大利亚选马去么?妈,咱一起去吧?去那里玩玩去!”

    老妈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不去!我才不要跟你一起出去呢,现在你好不容易长大了,我要自己好好去玩玩去。跟你一起玩能有什么意思?现在你好不容易长大了,才不需要你这个小累赘呢。”

    “你可别舍不得花钱。”萧鹏嘱咐道。

    老妈微微一笑:“不就是花儿子钱么?我能有什么不会的?”

    萧鹏一愣,揽住老妈肩膀:“老妈,你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了,你决定去哪里玩?”

    老妈思考了半天,认真的回答了萧鹏的问题:“先去省城看看吧。在那边玩几天之后再说。”

    萧鹏直接跪了:“你。。。。。。你。。。。。。老妈,咱们晚上吃什么?”萧鹏还是放弃了,果断转移了话题,你开心就好。

    萧鹏的厨艺可是出自于自己老妈的教诲,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而已,但是就算萧鹏做饭再好吃,这家的味道是无法改变的。老妈在家里可算舒舒服服的呆了两天。除了要忍受老妈那喋喋不休的唠叨外,一切都很好。

    不过现在听老妈唠叨的心情可是和原来听老妈唠叨的心情可不一样了。小时候的萧鹏,每次听到老妈唠叨,都恨不得赶紧跑路离开,但是现在萧鹏离家太久,听到老妈的唠叨倒觉得很温暖。

    呃,最起码开始时候是这样,听了几天后。萧鹏感到脑子都大了,幸亏杨猛来把他救了,他们一起去参加初中同学聚会,哦不,是噶大头的婚礼。

    婚礼是在县城,所以萧鹏和杨猛一大早就驱车赶去了县城。

    “猛子,你神经病吧?咱两个人开一辆车还不行么?非要开两辆车?”到了运通大酒店门口,两人把车停下。萧鹏抱怨道。

    杨猛冷哼一声:“噶大头什么操行你不知道?肯定就是为了来瞎显摆的,他今天敢在我眼前瞎显摆,我就敢呼他脸。”

    萧鹏摇头道:“都这么大的人了,你还跟他置什么气?我记得你不是揍过他么?”

    杨猛一听,翻了个白眼:“你小子说话讲不讲良心?我当时为什么揍他?明明是你丫挑的事,这事我可记得清楚。当时你给咱们数学老师的茶缸里放狗粑粑,是他把你给告了,我那是替你出气好吧。”

    萧鹏挠了挠头:“是么?我明明记得是你给数学老师的茶缸里放狗粑粑的。”

    “屁!这样扯淡的事情就你能干出来!”杨猛给了萧鹏一个中指:“还有往教师澡堂里。。。。。。唔。。。。。。唔。。。。。。”萧鹏已经捂住了萧鹏嘴巴。

    “那个,你说得对,我想起来了,那确实是我干的。可是你也不该打人家啊。”萧鹏干咳两声,给自己申辩道。

    “你丫的讲不讲良心?特么的还不是给你出气?结果这孙子别的不会,就知道告家长,害得我让我老子好一顿臭揍,揍得我三天下不了床。”杨猛道。

    “怎么样,这次回去感觉如何?你的报仇大计进行的怎么样?这次看你不错,脸上没伤啊。”萧鹏转移了话题。

    杨猛一听,冷哼道:“特么的,不提不上火,我觉得我够可以了,可就是打不过他。玛德,老家伙下手太狠了,这次还特么的动家伙了。你看看我身上的伤!”说完就要掀起衣服给萧鹏看。

    杨猛他爹是‘棍棒底下出孝子’一言的坚定拥护者。加上杨猛自幼习武,人又顽皮,所以从小挨了老鼻子揍了。

    杨猛自幼的梦想就是有一天亲手把自己老爹放倒,可惜到了目前为止,还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

    萧鹏赶紧制止他:“你丫的,大马路上脱衣服,还让人以为咱们有什么问题呢。我说,他们怎么还不来呢?”

    杨猛看了看表:“好像咱们来早了,这时候应该是接新娘的时间吧?算了,走,咱们去掏个红包,进去坐着,别在这里站着了。”

    “你带红包了么?”杨猛问道。

    “没啊,你带了么?”萧鹏反问。

    得,两个人对视了半天,先去买红包去。两人转了半天才买到俩红包,一边塞钱一边往回走。

    “二百就行了吧?”杨猛问道。

    “二百?拿不出手吧?”萧鹏道。

    “给二百我都嫌多!”杨猛不屑说道。

    还是萧鹏比较厚道:“算了算了,那么多年了。照着六百给吧!”

    两个人一边往回走,一边往红包里面塞钱。俩人又回到了酒店。

    刚到停车场,却听到身后传来按喇叭的声音。

    “按什么按?催命呢?”杨猛头也不回,先回了一个中指。

    “猛子,你这脾气还这么暴躁?”两人回头一看,嘿,一辆大众途观正在两人身后,驾驶员伸出脑袋:“靠,萧鹏也在?你们俩到底啥时候结婚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