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一章 悉尼
    酒席接下来的事情,比较让萧鹏无语,就跟所有的狗血剧一样,萧鹏和杨猛成为了酒席的焦点:知道两人身份后,众人纷纷和两人合照发好友圈,显摆自己的交友圈子。这让两人倍感无趣。

    这人年龄变大了,当年的纯真已经荡然无存了。一个个都变得无比现实。

    何老师想要先走,萧鹏借口送何老师回家,和杨猛跟众人告别。

    “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走?这也太没劲了吧?不然我们换个地方好好喝一场?”于倩提议道。

    萧鹏摆手拒绝:“不了,下次吧,我们还要回家呢。从这里回家起码还要一个多小时呢。这马上要走了,好好陪陪家人。”

    冯坤道:“萧鹏,我有个事情想要跟你商量下,想让你帮我一个忙。”

    “哦?什么事情?”萧鹏问道。“能帮得上就没问题。”

    冯坤道:“我现在在北京一家美术辅导学校当老师,我想带着学生去写生,我刚才在网上看了你们马场的照片,觉得那是个很好地写生的地方,我可以带学生去写生么?”

    萧鹏想了想问道:“多少人?”

    冯坤说道:“不到二十人。三天时间。放心,我们会掏食宿钱的,呃,尽管不太多。”

    萧鹏道:“行了,我给你留个电话,你给他打电话行了,他就给你安排了。”

    冯坤点头:“那可真太感谢你了。”

    萧鹏笑道:“小事,但愿你能培养出什么美术大师来。也算给我马场做了个宣传。对了,我给你留电话的人也号称自己是画家,你可以和他交流交流。”他留的电话,正是狄玮的。正好狄玮和李茹正在马场里增进感情呢,趁这个机会让狄玮在李茹面前露露脸也挺好。

    萧鹏和杨猛二人搀扶着何老师走出酒店,身后同学都走出来送行,萧鹏等人交换了电话准备离开。

    萧鹏劝众人留步,但是同学们依然送两人出酒店。美其名曰送何老师离开,但是一个个的眼神都往停车场瞄着,这人的好奇心有时候就这么低俗。

    两人把车开了过来,萧鹏很热情的想让何老师上自己的车,但是不幸的是,他的小跑车空间太小,何老师坐在里面的话,太蜷人了。只能上了杨猛开着的牧马人。对此何老师也很满意。毕竟比起萧鹏来,杨猛更让他担心。趁机多教育教育他。

    这次参加葛达的婚礼,萧鹏是彻底感觉到无趣了。再美好的回忆也赶不上现实,就像歌里唱的那样,相见不如怀念。很多美好的回忆,在现实面前总是变得苍白无力。今后这样的同学聚会能少参加就少参加,还是留着点美好回忆吧。

    期间于倩还给萧鹏打过几次电话,邀请萧鹏这个老同桌‘去家里坐坐’。萧鹏毫不犹豫的拒绝了。现在这人都怎么了?正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于倩找自己没目的?打死萧鹏也不相信!能躲远点躲远点吧。

    对萧鹏来说,可能唯一的好消息就是,五月的悉尼和马场那边的气候差不多。不用再反季节穿衣。悉尼的冬天的温度,和伦敦夏天的温度差不多。也能到20多度。

    萧鹏两人刚下飞机,就看到有一个人举着牌子迎接两人,这是潘佩宇给两人联系的导游,名叫李书福,五十多岁的中国男人,已经移民澳大利亚二十多年了,是悉尼这边小有名气的私人导游。潘佩宇上次来澳大利亚,就是他负责接待,潘佩宇倒是很满意,就把他介绍给了萧鹏。

    李书福开的车倒让萧鹏很惊奇,他竟然开着一辆中国车,是一辆上汽大通t60皮卡。这车在国内都很少见,结果在澳洲倒看到了,这让萧鹏感到奇怪。

    李书福解释了萧鹏的疑惑:“这车是中国和澳大利亚同步发售,在澳大利亚这边还是很受欢迎的,价格便宜,而且在澳洲新车安全评测中,荣获五星安全标准,这可是最高级安全标准了。所以这车在澳洲还是很有市场的。”

    听着李书福的话,萧鹏倒也感到骄傲了,曾几何时,中国市场那就代表着粗制滥造,现在这几年中国生产业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中国制造工业产品走进了世界各国。

    不得不说,澳大利亚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就拿首都来说吧,很多人都以为澳大利亚的首都是悉尼,其实呢?这里的首都是堪培拉。悉尼因为靠近海边,风景优美。所以知名度更高。比如著名的邦迪海滩,几人还去邦迪海滩看了一圈。尽管是冬天,但是这里仍然有不少人在这里游玩。毕竟温度太高了。

    在悉尼街头,你几乎能看到四个季节的着装,有人穿着西装外套,也有人穿着背心短裤夹脚拖鞋,感觉这些人都不是活在一个季节里。

    这里还有一个特色,那就是华人泛滥。李书福开车笑道:“在悉尼有两个区,一个叫做‘小香港’,一个叫做‘小上海’。几乎都是中国人,在这里你不会英语也能生存。萧先生,杨先生,这是你们第一次到澳洲么?有什么感想?”

    萧鹏想了想,嘴里蹦出一个字:“土!”同样都是外国,这澳大利亚比英国那边人的穿着可要土气的多。

    李书福哈哈大笑起来:“你这说的还真对,当年h&m和zara旗舰店开张的时候,在这里排队的景象绝不亚于第一家麦当劳在中国开门时候的景象。这里就没有什么时尚因素。唯一能说的比较时尚的一点就是,这里的人忒热爱环保了,你在悉尼街头穿的多么稀奇古怪都没人看你,你想果奔的话,估计有人能拍下来放上youtube;悉尼还流行什么裸泳狂欢、果体骑自行车等宣传环保的活动。对了,世界著名的mardi gras更是吸引了无数果体爱好者的积极参加,好像这澳洲人喜欢果体的特别多。”

    “mardi gras?狂欢节?”萧鹏疑问道。

    李书福摇头道:“是同性恋大游行。从1991年开始,澳大利亚的同性恋以庆祝悉尼夏天为由,进行狂欢活动,从那时候开始,这游行越高越大,参加人数逐年增加,观众最多时高达百万,号称全球最大的同性恋聚会,悉尼自然也就成为同性恋国际狂欢城市。”

    萧鹏愣了:“不是说同性恋在澳大利亚不合法么?怎么还有这么大的聚会?”

    李书福哈哈大笑起来:“还不是为了钱闹得?最初的时候澳大利亚政府是坚决反对的,但是后来成为了既成事实,只好既不支持也不干涉。悉尼所在的新南威尔士州政府看到同性恋游行有大笔的旅游收入,视之为滚滚财源,于是开始大力支持。现在这项活动已经成了悉尼的摇钱树了。”

    “还真尼玛有钱能使鬼推磨。”在一旁闷不做声的杨猛吐槽道。

    李书福笑道:“其实当年爱尔兰公投通过同性婚姻法案之后,澳洲就已经炸锅了。澳大利亚一向认为在文化、人权和经济发展上跟美、英、加等国家是同一阵营的,结果现在在同性平权方面不仅落后于他们,连小小的爱尔兰都赶到前面去了,澳大利亚人纷纷表示不服气。说起来澳大利亚其实在保护同志权益方面一直是前列的,联邦法律很早就认可同性伴侣关系了。不管同性异性,只要同居超过一年,就是事实婚姻关系。享受几乎和结婚夫妻差不多的福利待遇。同性伴侣关系也可以像夫妻一样申请移民、配偶担保等等。但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联邦曾通过法案定义‘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跟美国那个什么法案是一个样。到现在还没有被推翻。所以就变成了现在这样子,同性恋在这里被认可,但是不合法。”

    “真是个奇怪的国家。”萧鹏下了一个结论。

    李书福看了看萧鹏,再看了看躺在后排座的杨猛,突然问道:“你们俩是一对?”

    杨猛本来躺在那里,听了这话像是触电一般,直接跳了起来:“扯什么淡呢。我们俩是发小!是兄弟!”

    李书福微微一笑:“别担心,我没有任何歧视的意思,我当年就是我的他帮我申请的移民。”

    “噗。”萧鹏喷了,这个导游看来是不能用了,这尼玛要人命啊。

    李书福也感觉到自己说的有点问题了,看来是误会了,急忙道:“那个,如果你们需要的话,在这里可是有正规的j院的。在这里,j院可是合法的,小姐也是有上岗执照的。墨尔本还有一家名字叫做‘日日新星’的特许j院,已经成为上市公司了。”

    杨猛听到这里两个眼睛倒冒光了:“这倒有点意思,价格如何?”

    李书福道:“像一般中式按摩店差不多二百澳元左右一小时吧。里面大部分都是中国和台湾的,少量日韩和其他国家的。而本地的j院则是洋妞多点,大概二百五十澳元一个钟。”

    杨猛听到这,就跟撒了气的气球似的,又躺回后座上:“特么的我跑半个地球找老乡?那是我脑子有病!”

    李书福跟杨猛解释道:“里面很多都是留学生。在澳大利亚的留学生里,很多都是在打工,有很多人误以为出国都是有钱人,其实错了。很多都是工薪阶层的出来的孩子,想出国见见世面,为未来图个很高发展。现在出国又不算贵,很多家庭都能承受的了。你想想,为什么咱们国家出国的男人几乎都回国了,女人都选择留在外国?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女人好混呢。”

    萧鹏倒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你不是同志么?怎么这么了解这方面的事情?”

    李书福咧嘴一笑:“让我做导游的国内男性客户,一般下飞机第一件事情就是先问j院在哪,我能不熟悉么?”

    萧鹏决定了,必须要换个导游了,这尼玛是把自己往错误的方向越带越远了啊。

    “那个,我想租辆车,在哪能租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