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二章 克劳馥-摩尔
    其实在澳大利亚租车,那是非常方便的,这里租车业非常发达。高速公路基本免费,租车费用也不高,是一个非常适合自驾游的国家。

    萧鹏一开始倒不打算自驾游的,毕竟有个熟悉这里的人导游更好,但是想了想,还是要靠自己,首先第一,李书福熟悉新州,熟悉悉尼,但是萧鹏可并不是只在悉尼玩玩就算了,他来澳洲可不是为了在城市里待着的。其次呢,这李书福的性取向确实让萧鹏无语,倒不是他歧视同性恋,可是感觉他看自己和杨猛的眼神总是不对,萧鹏决定了,还是决定自己租辆车开。哦不,干脆买辆车吧。

    “李大哥,如果我想买辆车怎么办?”萧鹏问道。

    “那你要有澳洲的pr,如果没有你是没有地方注册的。”李书福答道。得,那只能租车了。

    可是在澳洲租车,又有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还车。要订好租车路线,比如你想租一辆车,从悉尼租车,到阿德莱德还车,不含保险四百多澳元的租金,三天半的时间,价格倒真不贵。可是你就要在这个时间点把车开到还车位置去。

    这尼玛就麻烦了。萧鹏还想在澳洲自由玩玩呢。

    想了半天后,萧鹏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这是当时办理签证的签证官给他的电话,说是在澳洲碰到任何问题,都可以联系电话号码寻求帮忙。

    萧鹏拨打了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电话,萧鹏说明来意后,对面女人沉默一会儿后,说这个问题可以解决,自己在悉尼市政厅门口等萧鹏。

    李书福开车到了悉尼市政厅门口,一个老太太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看到萧鹏到来。很开心的自我介绍道:“你一定是萧先生对吧?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悉尼市市长摩尔,见到你非常高兴。”

    萧鹏听了老太太的自我介绍一愣,这就是澳大利亚的传奇政客克劳馥-摩尔?应该70多岁了吧?可看上去就像五十岁一般!

    萧鹏赶紧和老太太握手致意:“摩尔女士,很荣幸认识你,很早之前我就听说过你的故事,没想到现在能亲眼见到你,这是我的荣幸!”

    悉尼有了今天这么繁华,克劳馥摩尔功不可没,毕竟是连任四届悉尼市长,而且都是以绝对压倒性优势当选。如果她没有能力能做到这样的事情么?在她的任期内,悉尼从一个小城市摇身一变,成为了澳大利亚的门户。

    克劳馥摩尔邀请萧鹏等人进市政厅,并且让李书福把车停到市政厅停车场。这倒是个好消息。原因无它,没到过悉尼,永远无法想象这悉尼的停车费多贵!在悉尼和墨尔本这样的城市,停第一个小时的费用,都是在三十澳元以上!很多初次到悉尼的华人,都被这天价停车费给宰过。

    相比起来,倒是首都堪培拉的停车费要便宜许多,每小时只要几澳元------这个价格也很贵了好不好!

    克劳馥摩尔把萧鹏二人带进市长办公室,让两人坐下:“喝点什么?可乐?咖啡?”

    萧鹏答道:“两杯咖啡,加奶不加糖,谢谢。”

    摩尔的助理给了两人两杯咖啡:“味道如何?这是我们本地咖啡。”摩尔问道。

    萧鹏品味了一下:“难怪白毛女苦茶馆在澳大利亚都开不下去,这澳大利亚的咖啡果然味道不错。”

    “白毛女苦茶馆?什么意思?”摩尔不懂。

    萧鹏微笑答道:“星巴克咖啡。”

    这是萧鹏的习惯称呼,你看那星巴克咖啡的logo,就是一个白头发女人像,而且那地方在中国根本就不算喝咖啡的地方,而是一家以咖啡为主题的摄影馆。很多女孩去那里,就是为了拍照发好友圈的。所以萧鹏喜欢叫星巴克咖啡馆叫白毛女苦茶馆,反正萧鹏是很不喜欢那里。

    很多中国假‘小资’,天天咖啡不离手,而且尤其中意拉美地区咖啡,什么牙买加蓝山、巴西咖啡、哥伦比亚咖啡等等,认为那就是咖啡中的极品。。。。。。

    其实单说口味的话,澳大利亚咖啡的品质绝不亚于那些咖啡。所以在澳大利亚当地,几乎所有的外来咖啡店都干不下去,包括大名鼎鼎的星巴克,就是因为本地咖啡品质太高。凭心而论,澳大利亚咖啡,绝对是被严重低估的咖啡。

    “萧先生,杨。。。。。。”摩尔收住了自己要说的话,因为杨猛喝咖啡的表情跟喝毒药一个样了。嗯,果断的无视他:“萧先生,既然你喜欢这咖啡,走的时候我送你一些作为礼物。”

    萧鹏笑了:“这怎么好意思呢?”

    摩尔笑道:“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在我们澳大利亚,这只是平常的咖啡。”

    萧鹏点头:“那就谢谢摩尔女士的厚爱了。那个我想你知道我来这里有什么事情,我想在澳洲待一段时间,但是现在我只有旅行签证,想要买车太不方便了。所以我想看看您能不能帮到我们?”

    摩尔笑道:“当然,其实你今天即使不来联系我,我也想找你的。你在迪拜的表现真的震惊了全世界。哇偶,你在马背上的英姿,让人印象深刻。我听说鲍勃-巴费尔现在也在你的马场,和你合作?”

    萧鹏微笑答道:“摩尔女士,你的消息很准确,现在鲍勃正在我的马场。”

    “我当然知道这一点,鲍勃可是我的好朋友,他当时来购买‘鸠占鹊巢’的时候,我们就认识了。”摩尔微笑答道。“我还听说,你的马场将会有一批马主准备采购马匹?”

    萧鹏笑了:“看来鲍勃把这些事情都告诉你了。”

    摩尔却皱眉道:“可是为什么这次不来澳洲购买马匹了呢?我听鲍勃的意思是,选马首站是新西兰?”

    萧鹏解释道:“澳大利亚现在每年都向中国出口至少一千匹纯血马,无疑是中国纯血马第一大进口市场。但是我作为马场主,肯定要为我们的马主考虑。虽说澳大利亚现在和新西兰一样了,都签订了自贸协定,有关税减免政策,但是从你们这里运马回去,那运费也太高了!就算马白送给我们,那运费也要两万澳元以上!我们是个小马场,没有自己的进出口公司和隔离场,所以要租场地,请人做代理进出口手续,这样的话,运费要再翻一倍!四万澳元!这个价格我都可以去新西兰买几匹两岁幼马了。出于对马主的考虑,我还是比较偏向于新西兰或者荷兰。”

    摩尔听后,思考了一会儿说道:“我听说你的马场,现在差不多有六十匹马的空缺?”

    萧鹏哈哈笑了起来:“我在考虑你和鲍勃到底是什么关系了,我们的事情你倒是都知道的非常详细。”

    摩尔微笑道:“鲍勃曾经也是我的练马师,我自己的马也在茱德蒙特马场,只不过没有跑出好成绩罢了。萧先生,我有这么一个提议,不知道你是否接受。”

    萧鹏道:“摩尔女士,你请讲。”

    摩尔道:“像您这么优秀的马术运动员。我可以给你悉尼荣誉市民称号,并且帮你办好澳大利亚pr,方便你随时来到澳大利亚。而作为交换,我希望你让你的马主团队,首先来澳大利亚选择马匹。”

    萧鹏想都不想,直接拒绝:“我的马主都是我的客户,我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利益影响到他们的权益,从你们澳洲买马,运费太高了。而且就算他们来了,我也不可能保证六十匹马都会从澳洲选择,或许来一趟一匹马都不会要,毕竟我的马场要做顶级马场。摩尔女士,既然你是鲍勃的朋友,你应该知道,我还有一匹和‘银子’不相伯仲的赛马,所以我要寻找的新马,也必须是顶级的马匹。不会找一些劣马滥竽充数的。”

    听了萧鹏的话,摩尔鼓掌:“萧先生,你倒真是个很好地马场主,听了你的这番话,我已经决定了,我也要让鲍勃帮我寻觅一匹好马,我也要去你的马场里做马主。”

    萧鹏微笑:“承蒙夸奖。”恩,悉尼市长成为自己的马场会员,这点倒不错。

    摩尔继续说道:“不过我刚才的提议还没有说完,你听我说完好么?”

    萧鹏道:“那您请讲。”

    摩尔道:“我会组织一场纯血马展销会,迎接鲍勃和你们的中国马主们,我会联系全澳洲的纯血马繁殖场,让他们提供两岁马来参展,供你的马主选择,不管最终选择多少匹马,哪怕只选了一匹马,我也联系包机给你们送回中国,运费控制在一万澳元之内,包括办理进出口手续,隔离场费用以及运费。”

    这倒把萧鹏给说愣了:“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想直接问摩尔是不是跌坏脑子了,这是血赔本的生意啊!不过想了想,老太太岁数也大了,还是给她留点面子吧。

    摩尔微微一笑,说道:“澳大利亚马业,是个很庞大的产业,但是还是不如那些纯血马传统国家,比如欧洲,美洲等地方,虽说澳大利亚也出了‘鸠占鹊巢’这样的名马,但是除了它之外,出成绩的马还真不多。”

    听到这里,萧鹏也笑了起来:“既然出成绩不多的马匹不多,为什么你能相信我们鲍勃会在这里选择马匹呢?”

    “鲍勃是有眼光的,我不相信整个澳洲的两岁马里就没有让他看中眼的马。有了第一匹‘鸠占鹊巢’,一定就会有第二匹。”老太太很有自信。

    萧鹏吹了声口哨:“整个澳洲的两岁马?那至少要有一两千匹吧?从中选择六十匹?这手笔也太大了吧?”

    摩尔微笑道:“恐怕还不止这个数,我说了,澳洲纯血马是个很大的产业,一定会让你们找到心仪的宝马的。”

    萧鹏一愣,这老太太到底想要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