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四十八章 宁死不叫救护车
    “卢克,你要干什么?快点放下枪!”贝蒂喊了起来,琳达更是站了起来,想要制止卢克。

    卢克却像疯了一般,直接拿枪对准了琳达:“谁也别过来!你们都是一伙的!”

    琳达楞了:“卢克,你疯了?”

    “我才没有疯,我比任何时候都清醒!你们这两个贱人,一定是你们和他们串通好了,想要让我吃亏对么?你们这两头中国-猪,你们知道我是谁么?你们知道你们惹到谁了么?”卢克拿着枪左右乱晃,一副疯了的样子。

    萧鹏也一点不慌张,歪头问杨猛道:“这傻逼这么做算是持枪抢劫了吧?说实话,一个香蕉人骂咱们‘中国-猪’,我总感觉怪怪的。”

    杨猛脾气爆,一拍桌子站了起来:“特么的看我怎么弄死他。”

    “嘿哥们,别激动。”萧鹏拦住他:“不用咱弄死他,他自己就能玩死他自己。”

    杨猛一愣,不明白什么意思。倒是卢克看到杨猛拍桌子站了起来,直接把枪对准了他:“你特么的坐下!你知道我是谁么?我打死你就像打死一条狗那么简单!”

    “你特么的拿根破铁棍子吓唬谁呢!”杨猛直接指着卢克开骂起来,枪里没有子弹那不就是根棍子吗?

    卢克冷哼一声:“铁棍子?你们这些无知的中国人。”说完抬起枪口,向着天空扣动了扳机,结果。。。。。。没有任何反应。卢克一愣,又开了几枪,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卢克傻眼了,杨猛斜斜一笑:“你说那是不是跟破棍子?你还敢开枪?现在该我了吧?”说完向着卢克走去。卢克一愣,把枪往背上一背,想要逃跑,却突然大喊了一声,躺倒地上。在地上打着滚喊叫了起来,然后就陷入了半昏迷状态。

    杨猛这倒愣了:“卧槽,我还没过去他怎么就躺下了?”

    萧鹏笑道:“我刚才说过了,他自己就能玩死他自己。你看它旁边那是什么?”说完伸手指了指。

    众人随着杨猛的手指望去,只见地上一条背部漆黑,长着红色肚皮的的蛇正慢悠悠的离去。样子十分的显眼。

    “卧槽,这是冬天吧?怎么这蛇不冬眠?”杨猛楞道。

    萧鹏笑了:“并不是所有蛇都冬眠的,澳大利亚和非洲很多的蛇类都不冬眠,在澳洲,你到雪山上都能找到蛇。这是一个属于蛇的王国。”

    “这是毒蛇么?”杨猛问道。

    萧鹏点头:“当然是毒蛇了。不过别担心,你没看两位美女都不担心么?”

    贝蒂点点头:“这叫赤腹伊澳蛇,东澳的原生种毒蛇,也是我们这里最常见的毒蛇,通常出现在森林、沼泽,有时候在家里都能看到这玩意。这条还不长,最长的能长到两米长,虽然它的蛇毒能让人非常的不适,但是被它咬中一般来说不会致死,而且还经常出现‘干咬’的情况。”

    杨猛好奇问道:“什么叫干咬?”

    “就是只咬人不注射毒液。这也是这种蛇的特色。”贝蒂解释道。“不过看卢克的表现,那肯定是有蛇毒注入体内了。”

    琳达补充道:“幸好是这么常见的蛇,大家都经常遇见它。这赤腹伊澳蛇对人类的危险程度,远远不如其他任何毒蛇。被它咬到后,能引发严重不适,甚至还能造成孩童死亡,但是据我所知,目前没有纪录有成年人被赤腹伊澳蛇咬死的案例。在我们东部澳大利亚,有很多人都被这蛇咬过,没什么大事的。你们中国没有毒蛇么?怎么看你这么不了解?”琳达问杨猛。

    杨猛耸肩:“在我们中国,很多城市里长大的人,一辈子没有亲眼见过蛇。就算有蛇,也变成了我们的食物或者药材或者宠物。”

    “上帝,你们中国人还吃蛇?”贝蒂瞪大了眼睛。“这样恐怖的东西你们还吃?”

    杨猛点头:“味道非常棒,是最好的食材之一!想吃都吃不到呢。”说完指了指萧鹏:“不管什么食材,到他手里都是最棒的食物。”

    萧鹏看着地上躺着的卢克:“喂,我们可没有处理这样被蛇咬过的人的经验。现在该怎么做?”

    琳达想了想,问道:“你们这里有panadol么?”

    萧鹏点头:“当然,我还没有听说过有谁到了澳大利亚不买点panadol呢。你等我,我去给你们拿。”

    这panadol,被誉为澳洲神药。这么说真不夸张,几乎所有的澳大利亚人都吃过它。在澳大利亚看过病的人都应该深有感触,不管你是头疼、头晕、恶心、感冒、发烧,甚至是禽流感、痛经,澳洲的大夫都敢只给你开这panadol。很多从澳大利亚回国的人,都会带着这药回来,视为神药,随时应急。现在一看,被这赤腹伊澳蛇咬了吃panadol也能行?这特么的忒不科学了!澳大利亚人果然耐操,跟丰田皮卡似的,够皮实!

    世界上真有神药么?当然没有了!那这panadol到底是什么?说白了,就是一种叫对乙酰氨基酚的药物。是不是有点耳熟?没错,就是我们耳熟能详的扑热息痛!所以说澳大利亚人耐操呢,不管什么病,几片扑热息痛就扛过去了!

    这扑热息痛在国内还很多人都看不上,觉得是便宜药物,药效不会好。经常看到有人从澳大利亚回来,带着panadol,说这事澳洲神药四处送人,真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这药其实就是扑热息痛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想法。

    萧鹏找出panadol,交给贝蒂,贝蒂帮着卢克服下,一边喂药一边说道:“真奇怪了,这赤腹伊澳蛇应该算是蛇类世界的绅士。因为它们不是无缘无故攻击的蛇,它是标准的防御性动物,不是攻击性动物,所以赤腹伊澳蛇攻击性很弱,一般来说,只在受困的时候才咬人,怎么会突然咬了卢克了呢?”

    琳达在一旁说道:“可能卢克站的这里就是那条蛇的领地吧。这个倒霉的家伙。”

    萧鹏听到这里倒也长出一口气,看来这卢克被蛇咬谁也说不到自己头上了,这可是他暗中捣的鬼。

    琳达想了想:“不管怎么说,还是打电话报警吧,顺便帮他叫个救护车怎么样?”

    萧鹏倒也一愣,一脸坏笑的看着琳达。这姑娘有意思,对自己口味。哪知道贝蒂听了,却一脸难色:“卢克是阿德莱德人,这样不太好吧。。。。。。”

    听到这里,萧鹏双手一拍,一脸正色:“不行,人的生命最重要,尽管他伤害了我,但是我还是决定帮他叫救护车!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如果不及时治疗,容易出现大问题的!”

    贝蒂听到萧鹏这么说,叹了口气:“算了,还是我帮他叫救护车吧,这里位置我怕你们说不清,咦,这里没有手机信号?这怎么办?”

    “好说好说。”萧鹏笑着跑回房车,从车上拿出自己电话:“我这有卫星电话,保证信号没问题。快点打急救电话吧,让急救车早点来。”

    贝蒂听后,看了一眼萧鹏,还是拨打了急救电话,让救护车赶来救援。不过打完电话还是一脸愁容。

    琳达倒是很开心:“贝蒂,你别多想了,这都是他活该的!刚才你没看到他怎么对待咱们的?现在我都想把他扔在这里不管他了!哼!”

    杨猛在一旁一头雾水:“兄弟,到底怎么回事?这打个急救电话怎么就跟要了他老命似的?”

    萧鹏点头:“你还真说对了,这叫了急救车,还真能要他半条命。”

    “啊?这急救车不是救命的么?怎么还能要人命?”杨猛不解问道。

    萧鹏笑着说道:“你以为这些国家都跟中国似的?救火车免费,救护车也就花一点钱就行了?在澳大利亚,宁死不能打救护车,除非你真的很有钱。”

    看着杨猛不解的表情,萧鹏解释道:“就说这新南威尔士州吧,咱们这里距离悉尼一百多公里。只要你叫了救护车,那就是364澳元,也就是一千八人民币,每公里还有3.29澳元。呃,回城的费用也要计算,患者运送过程中如果实施急救,被急救患者还要按照规定交急救抢救费,急救药费、急救处置材料费和急救医疗抢救设备使用费。你自己算要花多少钱吧?”

    “我特么怎么能算的出来,你告诉我多少吧?”杨猛问道。

    萧鹏笑道:“其实也没多少,他有个上限,最多也就是5971澳元,有整有零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算出来的。但是不幸的是,卢克是阿德莱德人。”

    “阿德莱德人怎么了?阿德莱德不就在这新南威尔士州旁边么?”杨猛不解。

    萧鹏道:“因为各个州的政策不同。特别是新南威尔士州和昆士兰州以及南澳州都没有办理对等的急救系统,所以按照新的计费方式收费。起步价就是714澳元,每公里再收6.澳元,算上急救费用上不封顶。有意思的是,由于中国人来澳大利亚,不管是留学还是什么,都会半强制办理保险,所以不用亲自掏全款支付澳洲天价救护车费用,倒是很多澳大利亚本地人,没有保险,所以反而承担不了这巨大的救护车费用。”说完对着卢克嘟了嘟嘴:“人家说了,他是澳大利亚人,但愿他有保险吧,不然的话。。。。。。呵呵”

    杨猛想了想:“我看电视里,这外国都有直升机救援不是?”

    萧鹏笑道:“那就更过瘾了,两千澳元起步,两万封顶。对待南澳又是一个高收费标准,那可真是谁用谁吐血。”

    杨猛听了后瞠目结舌,半响后说道:“卧槽,这澳洲救护车绝对不是救人的,是杀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