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章 知识改变命运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的‘为’字,发音是二声,寓意是‘修为’‘修炼’,这句话的意思是人如果不修身,不提高自己的境界,会被天地所不容。而不是为了自己着想的意思。”萧鹏道。

    杨猛无语了:“真不愿意跟你聊天,你丫的看那么多书干什么?就是为了显得我是文盲么?这年头读书有什么用?有钱鸟就大。”

    萧鹏冷笑道:“现在满马路都是‘无数无用论’,谁相信这句话谁才是脑残!你看看那姓王的演员,被绿了之后家产几乎都被转移,打离婚官司都要找人借钱;再看看那个著名的经济学家,和前女友闹掰之后,不禁成功讨回自己给前女友买的房子,还利用商业和法律规则,让前女友倒赔九百万。这一比较高下立判,谁再说读书无用?知识就是力量!谁敢说包养"qing  ren"不是技术活?谁还敢说有钱能任性?一定要记住,有钱有知识才能任性!”

    杨猛愣了:“你说的那姓王的演员的事我知道,不就是那个老婆跟经纪人跑了的那个?那个经济学家是怎么回事?”

    萧鹏解释道:“反正这事大体就是这样,那个著名经济学教授在和他第六任妻子离婚前,找了个小三,是个空姐。两人一起的时候,这经济学家给那小三买了两套房子,一套在空姐名下,一套在空姐老爹名下。后来两个人闹掰了,开始争夺房产。一审的时候那教授起诉要求空姐和他爹退还购房款,空姐以自愿赠予为由抗辩,教授败诉。输了官司的教授不服气,跟他那第六任前妻合作,让前妻起诉自己非法处置夫妻婚内财产,要求空姐和空姐爸爸退还购房款。这样他前妻胜诉,作为两人婚内共同财产的两套房子的购房款也要了回来。但是遗憾的是,他要回的是原始购房款,而房价这几年涨了太多了。毕竟人家是经济学教授不是?或许为了挽回潜在损失,这教授又开始了第三回合起诉。这一回合教授,那技术含量知识含量绝对震惊四野!”

    说完,萧鹏也不说话,而是掏出一根烟,点上抽了一口,看着杨猛。

    杨猛急了:“卧槽,别说话说一半啊,快说,我还在听着津津有味呢。”

    萧鹏笑了,继续说道:“那教授把那小三和一家公司一起告上了法庭,这家公司是一个有限责任公司,空姐是法人代表。是两人一起时候,这教授借着小三名义成立的空壳公司,他起诉空姐,说自己向该公司购买了一千六百万的铜制佛像等物品,当时自己向民生银行借贷九百万支付了第一笔头款,但是物品一直没有交割。故要求该公司退钱。”

    杨猛接话问道:“什么佛像值一千六百万?民生银行为什么愿意借给那教授九百万去购买佛像?”

    萧鹏耸肩:“别问我,我特么也想知道。这里有什么私下交易之类的自己猜去。这下那小三急眼了,毕竟这公司是那教授以她的名义办理的空壳公司,钱一到账就转给了那教授儿子开的投资公司里去了,但是法院说了:一码归一码,这空壳公司虽然把货款打给了案外人,但是这个公司和教授之间的买卖合同依然有效。教授交了钱,空壳公司没交货,那就该退钱!由于那小三是空壳公司的唯一股东,又不能证明其个人财产独立于公司财产,所以教授要求那小三承担还款责任,法院则支持了这教授。”

    杨猛傻眼了:“卧了个槽,这么说起来,他当时让他小三成立公司的这一环节,那是早就下了套了?这人也忒牛了吧?这还真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了,你看他把自己为的,这道行,一般人还真扛不住!”

    萧鹏笑道:“当然,这个教授的做法也有问题,也是将个人消费贷款用于公司资本运作腾挪,是典型的套取贷款行为。但是需要那小三拿出证据举报,我觉得就那空姐小三的智商,应该是没有什么后手了。人家教授多精明,能留下把柄么?他就算是想要骗你,你也不会找到证据的。有钱有知识有门路的人如果足够耐心,总可以把所有事做得看起来很圆满。猛子,听了这故事,你还能说读书没用么?”

    杨猛点点头:“我服了,难怪他至少娶了六个老婆一个"qing  ren"还特么的不破产,感情每次离婚不但不赔钱,还能赚不少。这丫的够牛逼。”

    萧鹏笑了:“你想抓到这些人的把柄?那可太难了!前阵子他还为非法集资的互联网金融平台站台,让媒体给抓了出来,然后他矢口否认。人家做的就是漂亮,还有其他几个他站台过的财富平台都出了问题,结果他都推得一干二净。出事之前,开开心心收钱站台,出事之后,拍拍屁股‘我是清白的’,这就是所谓的‘中国最有良心的经济学家’。哥们,你就记得我的一句话,在中国,除了三甲医院的专家号,任何人再说自己是专家教授,大嘴巴抽他脸准没错。有一个算一个,全特么的王八蛋。”

    杨猛却在拼命摇头:“别,你可千万别这么说,我现在就想找那个教授拜师,这尼玛才叫男人。这家伙仅次于那个枪毙前女友的胖子了吧?”

    萧鹏挠头不说话了,这家伙的脑回路绝对不像正常人,不能跟他废话了:“你丫的快去帮人找行李去吧。”

    正好琳达从车里找到卢克的骑车头盔走了出来,递给杨猛,两个人骑着自行车去了昨天她们的露营地收拾残局去了。

    贝蒂还在那里照顾着躺在地上的卢克,萧鹏从车载冰箱里拿出可乐递给贝蒂:“他情况如何?”

    贝蒂道:“应该没什么问题,赤腹伊澳蛇的毒性就是让人难受一段时间而已,他到了医院就没事了。我很抱歉他给你带来这么大的麻烦。”

    萧鹏耸肩:“你们是朋友?可是我感觉不像你们是很熟悉的样子。”

    贝蒂点了点头:“好吧,我们确实不算很熟悉,我们是一个单车俱乐部的人,我们约好了一次从悉尼出发的骑行活动。结果没成想刚骑到这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这就能一起玩?你们的胆子好大。”萧鹏说完,转身回了车里。把那只让杨猛包成木乃伊的考拉抱了出来,拆开绷带看了看发现它伤口愈合得不错,想要找棵桉树把它挂回去。

    “野生考拉?我已经好久没看到了!”贝蒂凑了过来:“它受伤了?是你们救治的?”

    萧鹏点了点头:“看它受了点伤,现在看没问题了。正要把它送回去。”

    贝蒂一脸震惊之色:“你要放了他?我还以为你会把它吃掉呢。”

    “啊?”萧鹏愣了,这是什么脑回路?

    贝蒂不好意思的说道:“在我印象里,你们中国人是什么都吃的。”

    萧鹏叹口气:“我们中国人虽然喜欢吃,而且几乎所有中国人都喜欢宣传我们的文化,但是这不代表我们不热爱动物好么?我们现在也注重环境保护,也注重动物保护。但是有个前提,那要不影响我们人类的生命。我不是说你们这样动物保护不好。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等国家动物保护做的都非常好。可是过度保护的话,那就是对人类生命的不负责了。”

    贝蒂一听,疑问道:“你这样说是什么意思?”

    萧鹏道:“比如说印度,印度那边不杀牛和狗,很多狗比人都胖。这就导致了世界每年三分之一以上的狂犬病死亡患者发生在印度,每年几万人!再比如说美国,亚洲鲤鱼泛滥,要花几十亿美金治理,但是就这样还要保护它们,我一个在美国开饭店的同胞,因为使用自己钓的亚洲鲤鱼做食材,直接被罚款罚到差点破产!至于你们澳大利亚,呵呵,还有什么东西不泛滥么?别的不说,就那澳洲喜鹊就绝对应该治理,但是呢?你们还保护它们?那些被澳洲喜鹊啄瞎啄伤的人会怎么想?我不是说动物不该存在,相反,我很热爱动物,很多动物可以跟人类共存,那应该保护,而那些无法和人类共存的动物,就该让它们到适合他们生活的地方去。不然对人类也不好,对它们的生存也不好。”

    贝蒂听了后不说话了,这是不同的生活观点,到底是人类至上还是生命至上的不同选择。澳大利亚人习惯了和动物一起生活,什么蜘蛛毒蛇袋鼠澳洲喜鹊,对他们来说就像家常便饭。但是对萧鹏这些中国人来说,肯定就不习惯了。

    贝蒂转移了话题:“你们来这里有什么打算?”

    萧鹏笑道:“我们对澳大利亚也不了解,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贝蒂想了想:“我也不知道你们想玩什么,在澳大利亚,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特色。北澳有原生态丛林,有国王峡谷,爱丽丝泉,还有丰富的铝矿和鳄鱼,新南威尔士州有金矿,有这蓝山国家公园,有考拉和鸭嘴兽。对了,黑澳珀就在新南威尔士州的闪电岭出土,昆士兰州有大堡礁,有黄金海岸,南澳有蓝湖,有库伯佩迪澳珀镇,西澳出铁矿,还有著名的鲨鱼湾,你想把澳大利亚玩个转,没个一年半载的时间可真不够。”

    萧鹏一愣:“澳珀?”

    贝蒂点头道:“没错,你可以买一些做纪念,也可以看看运气,能不能自己挖到一些。”

    萧鹏来了兴趣:“你是说这新南威尔士州就有黑澳珀么,这挖出来的应该比买的更有意义吧?”

    贝蒂道:“如果你真的想要去挖澳珀,我倒建议你去库伯佩蒂。”

    “为什么?不是黑澳珀更值钱么?”萧鹏不解。

    “因为你们走错路了,从这个方向走,去库伯佩迪更方便,沿着公路一直走,直到踏上‘死亡公路’。你们可以先去领略一下南澳的风景,再从那里去闪电岭。反正闪电岭也在从库伯佩迪去昆士兰州的路上。不过我要先警告一下你,哪里和这里完全是两个世界。”

    萧鹏两眼一亮,这个主意好像不错,这下知道下一站去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