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八章 库伯佩迪
    用萧鹏的话说‘谁家过年不吃顿饺子’?这鬼天气,给她们喝口啤酒舒服一下也好。毕竟南澳的冬天温差还是很大的,有时候能到小三十度,有时候又能到十度左右,这淋着雨,肯定这些人都不好受。

    最后两人讨价还价,还是给她们每人半易拉罐啤酒倒在水壶里,也就够她们解解馋而已。对柯特当然要另外优待一下,给了他一箱。

    当那些女囚喝到啤酒的时候,差点欢呼起来,萧鹏对她们做了个嘘的动作,这样的事情还是别激动的好。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她们被抓起来那是因为她们犯了错误,现在所有接受的惩罚都是为自己行为买单。但是这拿着锁链锁起来游街就忒特么的过分了。

    萧鹏不是圣母婊,也不是人权组织成员,但是这样的行为明显是太过分了,丫的这些国家整天口口声声中国有人权问题,可在中国可永远不会把一群人串在一起游街劳改!所以萧鹏故意跳出来捣乱。

    说是捣乱也好,说是同情也好。给她们根烟,喝口酒,吃口烤肉,这样力所能及的事情萧鹏还是没问题的。

    这场雨压根就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柯特不得已,给监狱方面打电话,让人派车来接。

    真要把这些人全部塞进萧车里带回去,也能塞的进去,但是那萧鹏的房车肯定就一片狼藉,而且柯特他们也不放心,让她们去车里偷点什么东西那就麻烦了!

    不过中国人总是说:好人有好报,一个女囚知道萧鹏要去库伯佩迪的时候,给了他一个名字,叫杰西-卡特,她的妹妹。说萧鹏在库伯佩迪遇到问题的话可以找她帮忙。

    ‘帐篷城’距离这里并不远,所以很快来了一辆巴士车。柯特带着众人上车离去。在她们离开的时候,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两队女囚要跟萧鹏两人告别,感谢两人的帮助,排队和他们吻面礼告别。

    萧鹏感觉那是怪怪的,但是自己约的炮,哭着也要打完不是?于是他很开心的把杨猛推上去,杨猛很开心的给萧鹏打前站,对他来说,这可是好事情!只见站在那里傻乎乎的和她们排队拥吻告别。不得不说场面看起来还挺温馨的。

    不过这个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

    到了第四位跟杨猛拥吻的女囚的时候,这个活动就进行不下去了:也不知道那大妈多久没有见过男人了,上来一个猴子偷桃,抱着杨猛那就是一个法式舌吻,往死里啃。

    柯特他们一看这情况,直接掏出了警棍。冲着那女囚就一通抽打,强迫两人分开,但是嚎的声音最大的还真不是那挨揍的女囚,而是杨猛。别忘了,他的‘桃’还在那大妈的手里攒着呢!

    看这架势大妈是打算不松手了。

    “扯断了扯断了扯断啦!”杨猛疼的嗷嗷大叫。

    最后还是萧鹏出手帮忙,才把杨猛解救了出来。那女囚挨了狱警一顿揍后,又让其他的女囚给揍了一顿------你丫的自己爽了,我们还没爽呢!

    不管怎么说,这活动是进行不下去了。柯特他们带着混乱的女囚上了巴士车离去了。留下一地狼藉,以及蛋疼的杨猛。

    这不是形容词,是真真正正的蛋疼。都特么的快要给人扯断了,能不疼?

    “你特么的就是故意的!”杨猛躺在床上,拿着冰块捂着小弟弟:“她们明明是要跟你告别,你把我拖上!”

    萧鹏耸肩道:“别把责任都推到我身上好么?明明是你自告奋勇要去占便宜的!”

    “我那是自告奋勇么?我的意思别少了我的那份!是你把我推上去的!”杨猛怒道。

    “那是我误会了。”什么是兄弟?必须是帮自己踩雷的对吧?看着杨猛这德行,萧鹏早就笑的不行了。不过脸上却非常平静:“你也说过,咱俩里面她们更喜欢你,尤其是你一直给她们提供那么好的食物,没看到你走过去的时候她们都尖叫了?你看她们多喜欢你!”

    “她们那是喜欢我么?就差把我的小弟弟带回去当纪念品了!太可怕了太可怕了!”杨猛愤愤的说道:“我的小弟弟不会就这么毁了吧?不行,我要找个妹子去。”

    萧鹏一愣:“找个妹子?干什么?”

    “那还用说?当然是检查零部件还好用不好用!”杨猛气道。

    萧鹏哈哈大笑,扔给他一包新的冰块:“行了,别矫情了,玩不玩游戏机?反正这么大的雨咱们也走不了。”

    “玩,为什么不玩!来吧,哆啦a梦,拿出点酒鬼花生来,咱们干点白的!”现在杨猛也算习惯了萧鹏随时掏奇怪东西了,现在不但不去瞎问了,反而直接开始张嘴要来起来。

    萧鹏无语:“你怎么知道我藏着酒鬼花生?”

    “废话,这么好的下酒菜你能不带?我去开游戏机,谁先到谁玩1p。”听到玩游戏机,杨猛也来了精神,跳下床准备去开游戏机。结果刚一下床,又疼的嗷得叫了起来。

    “步子迈得太大,容易扯到蛋。”萧鹏呵呵一笑,也不管在一旁疼的骂街的杨猛了:“1p是我的。”

    “。。。。。。”

    这场雨连续下了两天,萧鹏他们也不着急赶路,就在车里玩了两天游戏,两天后雨水变小后,两人才继续前行。

    “玛德,不是说这南澳是世界上最干旱的地方么?这雨特么的突然就下这么大,一下还就是两天。让不让人活了?”杨猛开车吐槽道,一边开车一边还揉着自己的小弟弟。对他来说,这两天最好的消息,就是小弟弟终于恢复正常了,但是还是感觉不舒服。

    想想也是,换做任何一个男人碰到这样的情况,都不会舒服的。

    萧鹏乐呵呵的说道:“那是年平均降雨量,现在毕竟是澳大利亚雨季,总不可能一年不下雨不是?行了,别抱怨了,赶紧赶路吧,还有很远的路程要走呢。不然我来开车?”

    杨猛摆手:“算了,等我累了再说吧。”

    就这样,两人到达库伯佩迪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了,萧鹏他们遭遇的那场雨,对这里一点影响都没有,现在萧鹏终于明白为什么南澳这里的车都那么脏了,萧鹏他们的车已经看不出本来颜色了。曾经纯黑色的车身,现在已经变成土黄色的装甲车了,看上去就像是开了几十年的老爷车。谁敢相信这辆车只买了几天?

    在加油站的时候倒是可以刷车,但是萧鹏也没打算去刷车,这里水费忒贵了。把车刷了后,没几天肯定又变成这样子。两人只是把挡风玻璃上的苍蝇尸体处理了就不管了。

    于是当他们这霸气十足的房车来到库伯佩迪著名的‘欧珀矿井’时,压根就没引起人们的注意。话说每年来库伯佩迪拼运气的人,真是太多了。

    库伯佩迪镇的人口总共还不到两千人,到了今天这个小镇依然存在的原因,也就是欧珀。数十年来,人们蜂拥而至,希望能发笔横财,现在依然如此。当然,绝大多数人都是一无所获。

    怎么知道到了库伯佩迪了呢?很简单,在别的地方,马路两边都是荒野,一眼能看到地平线的那种,而在库伯佩迪,都是小土堆,这都是欧珀旷工从地底下挖出来的。

    萧鹏把车停在库伯佩迪小镇的加油站,加满油进去交钱时,问加油站员工是否认识杰西卡特。毕竟有个熟人在这陌生环境下指路,倒也不错。

    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是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听了萧鹏的问话后冷哼一声:“在这里,谁不认识杰西卡特?你们是她的朋友?”

    萧鹏摇了摇头:“我没有见过她,是朋友给我们介绍她的。”

    胖女人冷哼一声:“你那朋友肯定不是你的好朋友,不然的话,不会介绍杰西卡特给你认识的。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萧鹏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还是实打实的回答道:“他们说这里可以开采欧珀,我们想来这里试试,拼拼运气。”

    胖女人听后说道:“好吧,我猜就是如此,每年都有太多人来这里碰运气了,你去库伯佩迪镇办公楼,办理官方蛋白石开采证明后才能开采欧珀。”说完还给萧鹏指明了方向。

    萧鹏急忙向她道谢,来到了库伯佩迪镇办公楼。

    库伯佩迪是个小镇,都是些小平房建筑物,如果说这个镇上最宏伟的建筑物是什么。那肯定是镇办公楼。呃,说它是办公楼有点憋屈,因为这是一个------大平房。

    也真能看出来澳大利亚的土地有多开阔了,这镇办公楼门口的停车场,至少能停一百辆车,还是卡车。不过现在这里倒是异常空旷,只停着几辆小车,应该是办公人员的车,停车上上只有一辆卡车:刷着黑白两色,摆在一个大架子上,作为库伯佩迪镇的象征。

    萧鹏去了办公楼里,第一反应就是大,至少有五百平以上的面积,但是里面只有三四个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知道萧鹏来意后,给两人办理了手续。

    在这里办理手续倒是简单,验证过两人身份后,填写了一张白色表格,又在电脑里面输入个人资料,交好钱后,工作人员给了两人两张淡绿色的表格,两人这就可以合法开采欧珀了。。

    走出办公厅,两人大眼瞪小眼,杨猛问道:“这就可以挖欧珀了?但是咱们怎么挖?用手去刨地么?”

    萧鹏点点头:“理论上讲,咱们确实可以开采这欧珀了,但是谁能先告诉咱们?这矿区在哪里?”

    “这个问题,我能告诉你们。”这时一个女人的声音从两人背后传来。两人回头,只见一个年轻女人站在两人身后,正是她在跟两人说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