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杰西卡特
    听了卡特家的故事,萧鹏在一旁感慨万千,可以说除了那个可怜的临时矿工,所有人皆有罪。

    杰西有罪,她的罪在于对家人提出了超出家人承受能力的请求。可是对一个当年只有十六岁的孩子来说,那不就是个任性的年龄么?

    老卡特和安德烈卡特不用说,因为贪婪杀人。疼爱杰西是没错,可是不能建立在伤害别人基础上。过度的溺爱也是他们的错误。

    镇上所有的镇民也有错,尽管老卡特和安德烈的事情影响了镇上的声誉,但是不应该把怒火发泄到杰西身上:祸不及妻儿的道理不懂么?

    甚至说起来,那死掉的临时矿工也有罪,正像中国老话所说‘财不外露’,他不懂的中国的内敛之道,落得这个结果。显摆什么显摆?

    萧鹏不是道德法官,这事情到底是谁对错他不发表意见。杨猛这愤青听了之后倒不乐意了:“这事关杰西什么事情?一镇子的人来欺负一个小姑娘?祸不及妻儿,老卡特都死了,安德烈也入狱了,为难一个小姑娘干什么?几年前还是个想当超模的姑娘,现在好么,乍一看还以为是棺材里爬出来的‘大粽子’。没这么做事的。”

    杨猛可不怕得罪人,说这话还特意用英文,就是想让老板娘听听自己的看法。萧鹏听了杨猛的话,对老板娘歉意的笑了笑,杨猛说的也没错,他是用东方观点来阐述这个事情,中国人讲究情理,情在前理在后。

    哪知道酒吧老板娘毫不介意的样子,对着两人说道:“你说得对,镇上的人确实苛刻了一些。这孩子这些年也不容易。一个小姑娘天天拿着冲击钻的样子你能想象得到么?年轻人,如果我是你们,我会去帮帮她,其实她家所在的矿区很不错的,这些年一直没有过大规模开采。不然那个可怜虫也不会找到那么好的欧珀不是么?”

    萧鹏一愣,这老板娘这么说,倒让他不解了,镇上的人不是都恨卡特家么?老太太怎么让自己去帮杰西呢?

    “你。。。。。。”萧鹏觉得满肚子疑问。

    老板娘叹口气:“杰西是个好孩子,这个事情她没有错。难道旷工的孩子就要一辈子在旷场么?你没有看过她当时比赛时光彩照人的样子,和现在截然不同。她想出去,这个想法是正确的,人就要出去开拓一下眼界,她就不该属于这里。其实老卡特死后,她完全可以把矿场卖掉,去大城市去过新生活,但是你们也看到了,她没有那么做,而是守着这里,等她姐姐出狱。”酒吧老板娘停顿一下,又重新的说了一句:“她是个好孩子。”

    看着萧鹏的表情,老板娘笑了:“是不是好奇我为什么这么说?这个镇上都是一群糙矿工,不管男女,都是忙起来不要命的那种,他们会照顾孩子么?镇上所有的孩子,在我这里吃饭都几乎比在他们自己家里吃饭还多,他们都是我看着长大的。”

    萧鹏这才理解了老板娘为什么这么说:“你是一位善良的女士。”

    老板娘却苦笑着摇了摇头:“不不不,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就算这些话,你们离开这里我也不会承认的,毕竟这个小镇就那么大,我还要指望着那群糙矿工们养家呢。”

    萧鹏点点头:“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说出去的。”

    老板娘狡狯的笑道:“就算你说我也不会承认的。。。。。。”

    好吧,这也是个有意思的老太太。萧鹏问道:“那杰西卡特家在哪里?”

    老板娘听到萧鹏的话,露出一个舒展的笑容:“你们也是好孩子,我不会告诉你们,镇子最西侧的那个停着一辆帆布覆盖挖掘机的院子就是卡特家。”

    萧鹏伸出手比出一个ok的姿势,和杨猛结账走人,去找杰西卡特去了。

    当两人开车到了镇子西侧卡特家时,看到了那台老式考德威尔挖掘机,不过并没有被帆布蒙住,杰西卡特正在和一个男人正站在车前讨价还价。

    “这车太老了,我最多只能给四万澳元。”男人道。

    “这不可能!”杰西卡特急道:“当时买它的时候花费了二十八万澳元!怎么可能就这么少?”

    男人笑了笑:“这个价格非常合适了!这老款的考德维尔,应该比你年龄都大了吧?我这个价格已经很合适了。”

    杰西据理力争:“可是现在这车我们保养的非常好,几乎和刚买的一模一样。”

    男人只给了她两个字:“呵呵。”

    杰西道:“你再加一些好么?我现在很需要钱。”

    男人却不为所动:“谁不需要钱呢?四万,你如果卖的话,我现在把车开走,如果不卖,那你就继续摆在这里,相信我,没有人出价比我还合适了。”

    杰西犹豫了半天:“我再考虑考虑吧。”

    男人笑道:“我可是听说了,你现在经济状况很不好,也没有顾客,你能撑多久?我可不想一次一次的往你这里跑。如果下次的话,恐怕不是这个价格了。”

    杰西在抚摸着那辆巨大的考德威尔挖掘机的车头,那里刻着自己的名字。那还是小的时候她自己刻上去的,把车头的油漆全部都画花了。当老卡特看到后,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在她名字旁边还刻上了自己的名字,安德烈也刻上了自己的名字。这辆车可给她留下了太多的回忆了。

    可是税务问题摆在眼前,她真的很需要钱,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做的时候,门口响起了车喇叭的声音,一看大铁门外,一辆土黄色的大房车正堵着院门,开车的杨猛正在跟她挥手。

    杰西面带喜色,跑过去把大门打开,让杨猛把车开进来。

    “你们这是?”杰西问道。

    萧鹏走下车:“你不是说我们需要向导么?而且我们也不能空着手去挖矿,而且也不想去那满是矿井的公共矿场,所以只能来这里找你了。怎么样?你这里没有问题吧?”

    杰西一脸狂喜之色,拼命点头:“当然,当然!”

    “我们可以谈谈价格了吧?”萧鹏问道。

    杰西直接说道:“六百澳元一个二十米的竖井,哦不,五百澳元如何?”想了想她继续说道:“我还可以为你们提供住处。这个价格你们接受么?”

    萧鹏笑了:“我们成交。”

    三百澳元一个竖井,听起来很便宜,但是真相是,平均二百个竖井里只有一口井能直接找到欧珀。有时候打下去一看只有岩石,只能换一个位置重新打井,这也是一个运气活。运气不好的,打十几口竖井都很正常,碰到脾气急躁的,再多些都很正常。

    听了萧鹏的话,杰西直接回头对那个男人说道:“那个,我的车现在先不卖了,你也看到了,我这里有生意上门了。”

    男人恶狠狠地看了一眼萧鹏两人,直接开车离去。

    也难怪他生气,如果不是这萧鹏,可能这生意他就拿下来了,老款考德威尔挖掘机,就算耗油高点,怎么说也可以也能卖个七八万澳元,这好不容易有了个捡便宜的机会,就让两个人这么毁了,他能不分恼怒呢?

    不过他的眼神可吓不到萧鹏,眼神吓人能如何?还能咬我?眼神又吓不死人。

    萧鹏直接无视了他。笑着问杰西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去矿区看看?”

    杰西一听,一愣:“这么着急么?你们刚到这里吧?不休息休息么?”

    “没关系,我们可以在矿区那边休息,说实话,我现在对你们的矿区确实很感兴趣。千里迢迢赶到这里不就是因为这挖矿么?”萧鹏性子挺急。

    杰西干咳两声,一脸难色:“如果真的那样,不知道能不能先给我一些订金呢?”

    “呃?”萧鹏愣了:“这是什么意思?怎么还先要付定金呢?”

    杰西尴尬说道:“这个,我要想办法给车加油。这车运作起来可是很耗油的。油箱也大,加满一次可就要接近四百澳元。”

    萧鹏无语了:“感情你这车放这里不用并不是因为珍稀它,是因为没钱啊。”

    杰西辩解道:“没生意自然就没钱,等我挖出一块极品欧珀,所有的钱就都有了。”

    杨猛在一边泼冷水道:“那如果没有挖到呢?”

    杰西让杨猛怼得直接说不出话来。萧鹏拍了拍杨猛:“得了,别折腾人家了,快点拿点钱出来。”

    杨猛冷哼一声:“你丫的出门从来不带钱。”

    “废话,哪有大哥出门带钱的?”萧鹏理所当然的说道。

    萧鹏从口袋里摸出钱包,扔给萧鹏,萧鹏从里面拿出两千澳元交给杰西:“这是订金。”

    哪知道杰西看到这钱反而不敢接了,小心翼翼的看着萧鹏:“你怎么给我那么多钱?我是缺钱,但是我不会为了钱出卖我自己的!”

    “噗。”杨猛两人一起喷了。这丫头,脑子里面想什么呢?

    杰西犹豫了一会儿,咬了咬牙还是说道:“难道不是么?所有人都跟你们说了我家的坏话了吧?你们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是不是想跟那丹尼尔卡罗尔那样,想占我的便宜?”

    萧鹏叹了口气:“好吧,别人怎么说的跟我们没关系,我只知道,我们是安德烈卡特介绍来的。不然还用专门来找你么?”

    “你们认识我姐姐?她现在还好么?”杰西急忙问道。

    这问题倒把萧鹏问糊涂了:“难道你都不去监狱看看你姐姐么?”

    杰西听了萧鹏的话,倒流出两行清泪:“我去了,去了很多次。可是她从来不见我,她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因为我的任性我家才变成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