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四章 安慰
    萧鹏现在真的很羡慕杨猛,睡得那叫一个死。他现在是别想睡了------当杰西卡特看到了萧鹏挖上来的欧珀原石之后,眼珠都快变成电灯泡了。他以为杰西卡特能问什么说什么,结果杰西卡特一句话不说,直接扭头离去,开着车向着矿区深处走去。

    萧鹏心里也紧张,这杰西别是想不开出什么意外吧?毕竟她的家庭变成现在这样,就是因为一块欧珀,现在看到这么一堆欧珀,别出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萧鹏一路狂奔,跟着杰西卡特的行踪而去。嗅觉灵敏,倒也不怕跟丢了她。

    等到萧鹏找到杰西卡特的时候,发现杰西卡特正在一处又深又宽的地沟里。也就是她曾经说过的可以横向挖掘的区域。此时的她,正在拿着一个冲击钻拼命钻着岩层,钻开一部分后,就换成镐头猛刨,仔细寻找着欧珀。

    萧鹏并没有直接现身,他点上一根烟,坐在远处,想看看杰西到底想要做什么。结果杰西就是在那里不断的挖掘断岩层。看来应该没有事情。

    萧鹏刚想起身离开,杰西卡特那边却出现了意外:她的柴油发电机出现了故障,冲击钻无法使用了,杰西卡特想要修理柴油发电机,结果不管她怎么做,发电机依然处于罢工状态。杰西卡特突然像疯了一般,抡起扳手很砸那柴油发电机,用扳手砸了半天不过瘾,换成了镐头,生生把那柴油发电机砸成了废铁!然后她坐在地上痛哭起来。

    萧鹏叹口气,杰西卡特怎么坚强,那也不过是个二十岁的女孩而已,肩上承担的担子太重了。现在正是她急需钱的时候,突然间看到萧鹏他们挖到这么多欧珀,压垮了她心头的最后一根稻草:为什么我这么需要钱却找不到这些欧珀?像萧鹏这样明显是来玩的,却能找到那么多欧珀?这世界太不公平了。她的心理终于崩溃了。此时的她就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杰西哭了半天,却感觉不对,怎么好像听到打火机的声音,还有一股烟味?她回头一看,萧鹏就在她身后一米的位置坐着抽烟呢,地上已经好几个烟头了,也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刚才她哭的太专心,竟然没有发现。

    杰西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拿起自己的镐头。

    萧鹏微笑着摆了摆手,送口袋里摸出烟盒:“来一根?”

    杰西想了想,擦掉脸上的眼泪,把镐头扔到一边,一声不吭的坐在萧鹏身边,接过萧鹏的烟,点上狠狠抽了一口。

    两个人就这么坐在那里抽烟,一根接一根,不过两人都没说话。杰西一边抽烟,一边在一旁抽泣。抽了几根烟后,还是杰西忍不住了:“你不应该说点什么?”

    萧鹏一愣:“我说什么?”

    杰西道:“你至少应该问问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哭吧?”

    萧鹏耸肩:“我知道你家发生的事情,何必再问。”

    杰西无语:“那看到女人哭,你至少应该安慰一下吧?劝一劝,让我别哭了也好。”

    “为什么?”萧鹏反问杰西,把杰西给问楞了。什么叫为什么?男人安慰女人哭那不是天经地义么?

    萧鹏淡淡说道:“你在这里哭泣,说明你真的情绪激动,根据科学来说,哭泣是人类最能缓解情绪的方法,你现在需要发泄,我还不如等你彻底发泄完了再说。与其一直压制着,不如发泄出来。我只需要坐在这里保证你不会出事就好。”

    听到萧鹏这么说,杰西算是彻底不想哭了,愣愣的看着萧鹏,擦了一把眼泪:“你真是个怪人。”

    萧鹏撇撇嘴,不置可否:“怎么样?现在恢复正常了么?”

    杰西点了点头,萧鹏问道:“那个,杰西,我想问一下,这挖出来的欧珀要去哪里出售?”

    “镇上有一个交易中心,有人在那里收购欧珀,不少珠宝厂家都会派人在那里收购欧珀。”杰西平和了一下情绪,对萧鹏说道:“因为这样的,欧珀挖掘不容易,所有欧珀挖掘者都想卖个好价格,有竞争价格才更高不是么?”这时的杰西又恢复了她平时坚强的样子:“如果你想去出售欧珀,我可以带你去那里。”

    萧鹏听了杰西的话,看着手里的香烟,头也不抬的说道:“杰西,你知道的,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所以需要一个本地人帮我们把这欧珀卖出一个好价格,我会给他欧珀售价的10%作为酬金,不知道你有没有合适的人选介绍一下?”

    杰西听了萧鹏的话,愣在原地不说话。她怎么不明白萧鹏的意思?什么人生地不熟要一个本地人帮忙出售欧珀,这都是措辞,挖出欧珀去交易中心卖就行了,需要个屁的代理人!萧鹏这是想要帮助自己!而且考虑到自己的自尊心,所以才用这个借口。

    杰西的眼泪哗的又流了出来,捂着自己的嘴巴努力让自己别哭出声音,萧鹏现在给她的帮助那真是太及时了。

    “你倒是回答我啊,有没有合适人选啊,咦?刚才不是不哭了么?现在怎么又哭了?唉,这女人果然是水做的,泪腺也忒发达了。不对不对,你不是水做的,你的眼泪再加上你这一脸灰,你是水泥做的!”萧鹏扭过头看着杰西又哭了起来,调侃道。

    “噗嗤。”杰西听了萧鹏的话,笑出了声,看着萧鹏。

    “这才对么,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哭起来多难看。”萧鹏看着杰西,微笑说道。

    听了萧鹏这么说,杰西一愣,却突然狠狠的抱住了萧鹏,把头埋在萧鹏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萧鹏叹了口气,摸了摸杰西的脑袋:“哭吧哭吧,想哭就使劲哭,我就一个要求,用我的衣服擦眼泪也就罢了,千万别用我的衣服擦鼻涕,这可是新换的衣服。”

    “你怎么这么讨厌!能不能考虑一下我的情绪?安静一会儿!别逗我好么?”杰西又哭不下去了,抬头佯怒看着萧鹏,露出一个恶狠狠地表情。说完抓起萧鹏的衣服,拼命地擤了一把鼻涕。

    萧鹏叹了口气:“唉,这人怎么这么讨厌呢?我说了别擤鼻涕,结果成了。。。。。。唔。。。。。。唔。。。。。。”萧鹏果然说不出话来了,嘴巴已经被杰西堵住了。。。。。。

    也不知道吻了多久,萧鹏猛的把脑袋挣脱到一边:“别,别,这里不合适,苍蝇太多。。。。。。唔。。。。。。唔。。。。。。”

    。。。。。。

    等到萧鹏两人回到房车的时候,杨猛已经醒来了,正在那里烤肉。看到萧鹏两人开着小皮卡回来。杨猛表情贱贱的对萧鹏说道:“怎么样?累不累?来吧,吃点烤肉补补,我这里有烤大腰子,你现在需要这个。”

    杰西脸蛋一红,萧鹏回给他一个中指:“我们去寻找新的挖井点去了。”

    杨猛耸肩:“我摇摇头,信了。快去洗个澡吧,看你们俩,这是从土堆里刚钻出来?休息室里有新衣服,给你们准备好了,洗完直接换上行了!”

    萧鹏一乐:“行啊,大管家,干得不错。杰西,你先洗吧,你洗完了我在洗。”

    杰西点了点头,去房车里洗澡去了。

    看着杰西进去洗澡,杨猛凑到萧鹏身边,像做贼一般小声问道:“喂,口味够重的啊,还去打野战了?感觉如何?看看杰西那两条大长腿,啧啧,腿玩年啊。”

    萧鹏摇了摇头:“其实我和她还真没有什么事。”

    “咦?”萧鹏一副不相信的表情。“这不像你的作风啊。”

    萧鹏拿了瓶啤酒,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跟杨猛说了说,包括杰西的所作所为,包括他让杰西帮自己销售欧珀给她提成,包括两人最后的热吻都说了一遍。对杨猛,他倒没有什么可以隐瞒的。

    “喂,猛子,不会怪我自作主场给她提成吧?”萧鹏把事情说完后,问杨猛道。

    杨猛佯怒道:“擦,你这不是骂我呢?我觉悟就那么低?掉钱眼里了?”

    萧鹏叹口气:“是啊,对咱们来说这就是赚多赚少的问题,可是这钱对别人来说就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或许能挽救一个家庭呢?这个世界需要帮助的人太多了。我们帮不过来,可是既然我们碰到了,能帮一下就帮一下吧。”

    杨猛却转移了话题:“到了嘴边的肉你不吃?这不是你的风格啊?”

    萧鹏白了她一眼:“你也知道杰西的故事,她是一个好女孩,她现在这么做,只是一时冲动,想要报答对我的谢意,为了表达谢意献出这不值得。如果她冷静下来,肯定会后悔的。如果是一个别的女人,我肯定不会放过,可是这样的好女人,我就不忍心伤害她了。”

    杨猛听了一下,突然摇了摇头:“萧鹏,你这事可能做错了。”

    萧鹏一愣:“什么意思?”

    杨猛道:“如果你和她发生了什么,有可能真如你所说,她冷静下来会后悔,你们还不一定有什么纠缠。但是你现在没跟她发生什么,在她眼里,那可是标准的绅士作风了。哇,绝世好男人啊,说不定她会更爱你了。我可告诉你,澳大利亚女人十六岁就可以结婚的,你带个洋媳妇回家,阿姨能开心的不行吧?”说完一副看笑话的表情看着萧鹏。

    萧鹏还在喝啤酒,听了杨猛的话倒愣住了。不会吧?他还想再说什么,杰西从车里走了出来:“你们俩再聊什么呢?”

    “呃,一会儿我们吃完饭,去交易中心看看去。”萧鹏赶紧道。

    “对对对,还要去镇上买点水,车上的水不多了。”杨猛紧跟说道。

    “可是你们俩表情好奇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